November 29, 2003

雨季巴里(4)—號稱總統住過的Bali Cliff

到比本國落後的地區旅遊的人,多少有點「升級」的心態。所謂「升級」,表示用相同的代價,獲得較好的服務或商品。不管是日本人到台灣,台灣人到中國大陸或東南亞,大半是這種情形。然後這非絕對,因為觀光是種經濟活動,商人一旦看到「錢」力,自然會加碼提升產品水準,企圖讓消費者用更高的代價來獲得。市場的機制仍存在,也因此當巴里島的五星級大飯店招攬不到出手闊綽的日本觀光客時,便轉而招攬台灣觀光客。據說我們所住的Bali Cliff,本來就以日本人居多,不知從何時開始,也收台灣觀光團,不然難以經營。

當初在eztravel選擇機加酒的飯店時,毫無頭緒。只好上椰林自助旅遊板看,Bali Cliff在第一個,看到幾乎都算好評,最重要,這家飯店被強調安靜、景觀好,既然我這趟是為了度假,當然不希望太吵雜。而且聽說前總統蘇哈托投資的,李登輝以前住過,覺得那應該夠隱密、安全,且符合一定水準吧。

room.jpg但是往飯店的路上,我們真有點傻眼了。雖然之前有人告訴我,這邊的五星級大飯店都在偏遠的地方,購物吃飯都不方便,感覺像金絲雀在個金鳥籠一樣,處處受限,儘管設備好。但是Bali Cliff未免太偏僻了吧!沿路都是人煙稀少區,落後到像是鄉下。而且飯店安靜地好像只有我們兩個人住而已。偌大的飯店,大廳連燈都不開,扶手電梯也停了。這家飯店有個特色在於從扶手電梯可直達美麗的沙灘,但飯店人員卻說電梯暫停使用,為了安全緣故,那個海邊禁止游泳,據說有鯊魚(天知道是真是假,他們說話都笑笑的)。若想去的話,飯店會開巴士送我們過去。如此費事,便懶了,再說吧。

後來去Sherton Laguna、The Ritz-Carton等,看到那邊入口處都有警衛盤查車子,深怕夾帶爆裂物進入,危害五星級飯店安危和生意,尤其是後者,警衛人數多到五、六個,更覺得 Bali Cliff好像太偏遠,門禁又太鬆懈了。或許是蘇哈托下台,什麼都過氣了,儘管號稱五星級。有一點點像住在台灣圓山飯店的味道,但圓山飯店目前仍保持相當充裕的人員在服務。唯一慶幸的,是Bali Cliff還滿新的,不必擔心什麼東南亞飯店有鬼怪之類的事,而且他們客房服務做的還算細心。房間不算小,浴室也還夠寬敞。

由於對這間飯店的旅客人數好奇,因此第二天拼著早起吃早餐。這邊的早餐相當棒,雖然我挑嘴,但那邊的新東西還是讓我興味盎然地嘗試。先上盤水果,符合養生之道。牛角麵包、可頌和吐司都有,最好吃的,我們都選外面有點糖粒的可頌。果汁非常純,堪比台北晶華酒店一杯兩百的果汁。一大碗優酪可加水果,都是新鮮水果,不是罐頭水果。加了香料的印尼炒飯雖然看來略帶橘紅色,但不辣。兩面熟的荷包蛋煎的很圓。倒是咖啡差了,實在太稀,雖然不是即溶咖啡。這麼一頓吃下來,其實中餐也可免了,反正我這半年本來就一天只吃兩頓。這一頓的價錢我沒記,大概也要台幣兩三百吧。

balcony.jpg吃早餐時,我們只看到一對日本情侶、一個可能是台灣籍女生。稍後在飯店的花園閒逛、拍照,才又碰到一個澳洲來的白人。他竟以為我是日本人。真氣人,難道膚色白晰一點,而且會到處亂跑,就是日本人來著?而且我度假都不化妝,日本妹去巴里島超市都還頂著大濃妝、踩著高跟鞋哩。

對於飯店客人的正確人數,還是最後一天早上,我因為不舒服先獨自回房間,竟然被飯店小弟藉機搭訕,我跟他瞎扯時才問到,只有二十個左右。難怪這邊的商店關了好幾家,連海邊的餐廳也於今年六月關閉,看來都是受到去年十月Kuta爆炸案,主要的日本客人不再上來光顧有關。

這家飯店有四間Villa,一間是400美金,我們住的客房約是一百多美金,但照生意不好的樣子,其實可以殺價,只是我們付給旅行社,就免掉這些了。

導遊跟我們說,Bali Cliff是休息的地方。的確,若是想安靜度假,其實這邊很適合。游泳池都沒人,要不是我身體不好,又在外奔波,就會像其他大飯店的客人一樣,在躺椅上曬太陽、在涼亭吹風看海,然後去游泳,這邊至少有三個游泳池呢!

導遊還曾跟我說這家飯店有猴子,會進房間拿水果。我本來不信,但小弟跟我說話時,突然看到有兩隻猴子在陽台門外,出去一看,赫然發現一群猴子向我狂奔而來,嚇得我趕緊關緊玻璃門。但這些猴子似乎怕人,伸手貼到玻璃門上,牠們會嚇得後退,不像高雄壽山那群潑猴,會搶人東西吃不說,還會傷人。飯店小弟說這些不是野猴,十年前此地是猴園。而且猴子在巴里島被當作神聖的。雖然沒去巴里島的猴園參觀,但離開前,我在自己的飯店房間看到,也算省事了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7:03 PM | 迴響 (0) | 引用

明日報新聞台即將改版

遭使用者詬病已久的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終於傳出要改版的消息。

在去年跳槽用Blog後,我曾寫過〈Blog>明日報個人新聞台:多一點彈性和自由〉,文中提出明日報新聞台的多項缺失。雖然從改版聲明看來,並沒有把所有我挑出的缺點都改掉,但至少可以刪除舊文(保證沒有幽靈文章嗎?)和可以修改文章兩點看來,或許是讓我還可以接受的。之前受這兩點制約,讓我對明日報非常不滿,因此不喜歡用明日報新聞台。

明日報所說的新聞台形象圖不知會是怎樣,目前我覺得圖像做得最好的,可能是blogcn。面版選擇多,表情圖案多到讓我眼花撩亂,個人設定的圖案部分複雜到我用了這麼久還不會用。

但說到彈性,仍是Blog彈性較多。即便不同系統的Blog,也各有其受限的地方。就我嘗試過這麼多種不同系統後,至少MT系統還算是不錯的,只是目前很難找到免費又(系統、人事和隱私)穩定的MT。

由 debby 發表於 05:23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5, 2003

雨季巴里(3)—美麗梯田綠油油

「沒去過海神廟等於沒去過巴里島!」我在瀏覽其他巴里島相關網頁時,突然見到這麼一句話。我沒去過海神廟,但我確實去過巴里島。如果有對應的一句話,可能是「沒去過一○一,等於沒去過台北!」目前一○一關閉中,或「沒去過中正紀念堂,等於沒去過台北!」但中正紀念堂是台北人懶得去的地方,實在沒啥好玩,除了最近有埃及文物展,但我早就在大英博物館看過木乃伊了,或許明年有空還是會去吧,等人不多的時候。

似乎每個地方都有一些地標,拍了有那個地標的照片,就證明「到此一遊」似的。然而,這卻是我最鄙夷的方式。我有沒有到過一地,無須這種地標式遊覽法。更何況,對觀光客才需要用那種標語式說服法,我並不甘心只做一個觀光客的。雖然我沒去過海神廟,沒去吃一些台灣人喜愛的髒鴨子餐廳(真是好險!),沒去大肆血拼,沒去看巴龍舞,但我自有自己的體驗。接送機的華人導遊因為沒賺到我們的錢,後來送機時有點報復似的說,沒去看巴龍舞真是非常可惜,到一個地方就要體驗一地的文化。我沒說的是:「你是說被你耍的團團轉,然後還被抽高額佣金,是吧?」

倒是在上賊山時,沿途看見非常美麗的梯田,這也是巴里島的特色之一。許多台灣人在看到當地的梯田時,都有種見到早期台灣農村景色的感覺。只是台灣的農村路邊還會有一些雜亂的景色,好比亂丟垃圾之類掃興的,我後來只看到有處梯田旁有個「可口可樂」的小遮陽傘立在一旁,稍微有些異文化感,不至於髒亂。

我們讚頌梯田之美時,沈默寡言的司機說,他就住在路邊某條路再進去的村子,我們齊呼「哇!真遠!」他為了到金巴蘭Bali Cliff接我們到處玩耍,得開車一個多小時。因此我們才知道他一週到一次巴里島高級的Nusa Dua區做生意,像我們這樣雇他一整天的,算是相當好的狀況,因此他每天都很開心地在我們回飯店後,跟我們說「明天見!」

由於是當地的夏季,因此我們見到的是綠油油的梯田,雖然早一點的話,在台灣可能見到黃澄澄的梯田。但是那時在車上,而且暈車,所以沒拍到。最後下賊山時,才在路邊拍到一張看來不美的梯田,似乎準備整地或插秧的樣子。以及路旁的景況,相機有些晃到,縮小尺寸看來還好,有點印象派的味道。山上是典型的巴里島建築。

由 debby 發表於 01:47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2, 2003

未完成的書

兩週前偶然碰到某位長輩時,聊了一陣,他順勢把我介紹給身邊的同事,提到我曾經要幫他們寫本書。我沒想到他突然會提此事,頓時覺得十分尷尬,因為早已決定不寫那本書了,沒想到他還記得。

其實慶幸自己沒寫成,對於做不成的事,並沒有挫敗感,反而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因為就台灣發展的狀況來說,其實找不到那麼多所謂的「黑客」來寫成那本書,真正符合我心目中條件的,或許我認識的人不夠,其實一直只有autrijus吧。而且後來在某些壓力下,一度為了幫T的忙,而接了雜誌的外稿,曾經認為累積足夠的份量就可以成書,但後來發現,光是為了每個月的人物稿,我就頭痛不已。更何況,我有事前做功課的習慣和自我要求,名單的難產,也讓我準備時間縮短,就我的自我寫作要求來看,並不是好事。所以該雜誌倒閉,遠離某圈子,不用再把精力用在做起來痛苦的事情上,對我都是好事,除了稿費沒拿到不爽外。

對於寫作的人,有種說法是,第一本書決定別人對妳的印象,也某種程度決定往後的寫作之路。儘管我的某些優勢在寫那本書時可以用上,但我不認為那成為我的第一本書會是好事。我的寫作要求和人格潔癖,使得想寫的名單過了一兩年仍列不出來,台灣的大環境也同時變了,市場不再。同時為此進入某圈子長期觀摩,沒看到什麼實質成效,最後還會有莫名其妙的流言,也真是夠了。更何況,許多事在國外行得通,不一定在國內行得通,國外有很多人才的產業,未必台灣可以對應的。所以,要看黑客書,看看國外的就好,知道典型是怎樣的,或許就夠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5:08 PM | 迴響 (0) | 引用

雨季巴里(2)—衰頹的印尼

雖然我並不喜歡東南亞,但好歹東南亞是我主修學門的其中一科,所以對印尼的認識並不是零。之前對梅嘉娃蒂從選副總統到成為總統的過程,也始終保持關切的狀態。而在巴里島不時看到飄揚的紅底黑色雄牛頭圖案的印尼民主黨黨旗,而且有時還在滿荒涼的地方出現,代表梅嘉娃蒂算是掌控這個島嶼,跟前總統瓦希德家鄉爪哇不時傳出反抗梅嘉娃蒂的事件來比,巴里島算是相當平靜了。當然也有人解讀為巴里島人比較溫和懶散,不喜歡搞暴動。另外一方面,她們信仰也比較虔誠,巴里島從事性產業的女性大多是來自鄰近的爪哇或泰國,當地女性不太會成為性工作者,倒是當地男性很多都是性工作者,早年深受日本女性喜愛。沒想到陳雪在《別愛陌生人》也有跟隨日本女人腳步的味道,讓我遭逢她們種下的惡果。

印尼的重稅、對華人的歧視等,對旅客也不便,尤其我們也是華人,雖然我不開口的話,都被當成日本人。雖說英文在印尼可通,但他們的英文並不好,因為印尼文是一切,華文則被禁,甚至有人說帶書去的話,最好放在大皮箱。當地華人只會說,不會寫中文。有次在烏布一家餐廳吃中餐,可能是因為我們坐在裡頭,之後又下雨,陸續進來不少外國人。但我竟在菜單上看到「omelette with “everythink”」,確定everythink應是everything之後,我的職業病發作,很想找支紅筆圈起來。大飯店的人英文比較好,但有時也聽不太懂他們講什麼。但當地君悅飯店的人跟我說,去巴里島的台灣人不太會說英文,雖然有些一樣是年輕人,我們只能猜想因為許多人跟團,而且中老年人比較會往東南亞跑,我在愛之船上就看到有老人戴著「進香團」的帽子。基本上,我覺得日本人更不會說英文才對,他們的旅遊導覽詳細,幾乎都可以不用開口了。

在以前的報告中,我寫到這麼一段:「軍隊涉入社會的程度太深,向來都是問題。軍隊甚至干涉社會的改革。此次(一九九年)軍隊對大選持較疏遠的態度,但是否會持續到大選完,仍值得觀察。除了Aceh和東帝汶,其他地區的選舉應能順利舉行。若是動亂導致大選延期或取消,都會導致印尼的民主受困。」沒想到會在去火山區的途中被他們的軍隊攔下要錢,看著那些軍人衣冠不整地做在一旁,面露兇色,好似看到電視新聞中拍攝到的赤柬等叛軍畫面。

就最近幾年的假期短暫的程度,我大概只能在亞洲旅行,所以東南亞大概還會去個幾次。下次大概去香港、泰國或新加坡等地,讓我覺得好歹政經狀況好一點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3:51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1, 2003

雨季巴里(1)—走下坡的巴里島

此次前往巴里島算是相當倉促。不但出發前一週才決定,就連護照也是出發前四天才發現過期了,好在第二天休假,只好趕緊去外交部多加一千元辦速件,第二天取件。臨時要照片還找不到,於是在從不去的快速照相留下因重感冒而鼻子紅紅的樣子,這護照還得用十年。。。

說不巧倒又算巧,因為我的幾天休假快過期了。以及此時是當地雨季,也就是南半球的夏季,也是台灣觀光旅遊淡季,機票價格沒那麼貴。因為華航自由行比長榮還貴,機上乘客不多,許多人(尤其是白人)都跑去中間的四人座躺下睡覺。華航客服人員態度非常好,回程時,空服人員不時拿酒或飲料問旅客需不需要。最便宜的行程是印尼的天堂航空,但在外籍航空當空姐的親戚沒聽過這家航空公司,而且印尼人的做事態度讓人不敢領教,即使便宜,我不敢考慮。天堂航空搭配的飯店也不算好,雖然號稱五星級。從十二月起,去印尼要加簽證費30美金,他們司法部長說:「印尼貧窮,收取大約30美元的簽證費,為何要大驚小怪?」態度讓人不滿。但他的話也顯示當地人對觀光客的態度,因此親臨巴里島之後,此地不再是我心目中的度假勝地,即使當地蒼蠅男非常希望我盡快再去。

雖然買的是eztravel的自由行,但他們很雞婆地安排三個免費行程,除了SPA,都是到充滿台灣觀光客的地方,讓我痛苦萬分。出國我最怕碰到日本和台灣觀光客,日本觀光客去的地方表示很貴,台灣觀光客去的地方則表示很吵,通常水準不高,而且周邊店家都會被「訓練」成獅子大開口的德行。由於去年十月的爆炸案、今年夏天的SARS,都讓此地觀光客人數銳減。阿貢山(Gunung Agung)從當地聖山變成我眼中的強盜山,也因為觀光客不敢去,當地缺乏經費,惡態頻出,顯示此地的觀光走下坡。日本旅客已經大舉退出這個市場,倒是台灣人還很喜歡去,又讓當地人留下不良印象,也弄大商家和旅行業胃口,eztravel安排接送機的導遊素質差,耍了我們,讓我非常不開心,即使後來十分警惕,仍決定下次另覓其他旅行社買機票。

PS.後來又陸續看到其他網友談到eztravel的惡形惡狀,更不想再跟這家旅行社打交道。

由 debby 發表於 03:54 A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16, 2003

Hello! Bali!

時間是8:30,位於登機門前,等待搭機前往巴里島。
凌晨四點起床,這時間是往常的就寢時間。
天黑著就搭車到中正機場。
劃位前買了星巴克肉桂捲和薄荷茶當早餐。

中正機場的無線網路並不佳,時好時壞,壞的時候多。
想要付費,中華電信的人卻還沒上班。
但聽說巴里島網咖不少,照我的習性…

在免稅商店看了一下數位相機,但依舊沒出手。
這趟用眼、用心的機會,比用相機的時間多吧。
相機和心靈有時是不相容的,用了其一,另一者必然走味。

雖然此季是巴里島雨季。
但能在看到美麗海岸的五星級飯店裡看小說,也是好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8:43 A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12, 2003

讀郭敬明《幻城》

當小說人物猜測西方護法的真正身份時,我想起Patricia A. McKillip的「御謎士」三部曲的石破天驚大結局。果然結局離我猜測不遠。

作為一本中文奇幻文學,郭敬明《幻城》的確和西洋文學有不同之處。然而,在華麗的中文之下,我卻嗅到濃厚的日本漫畫味。而書末的訪談中,十九歲的郭敬明談到他喜歡,也受到CLAMP的影響。難怪。但我很快又疑惑起來。CLAMP的東西是我國高中時著迷的,郭敬明年紀比我小一截,怎麼也在迷CLAMP?而且CLAMP那些人都三十好幾了。顯然大陸感受到的漫畫熱潮比台灣慢。

雖說結局讓我想起Patricia A. McKillip,但郭敬明功力離她還很遠。郭敬明的文字鋪陳讓我總覺得有種不均衡的力量,有時還很幼嫩,有時稍微早熟。「哥,請你自由地…」和 CLAMP《聖傳》中「姐,請你自由地…」實在味道太像,郭敬明在那篇訪談回應,表示他不是抄襲,但他用的次數過於頻繁,到後來讓我覺得有些陳腔濫調,更不覺得表現什麼親情。然而,讓我覺得真正怪異的地方,是這些人物的關係。雖然卡索表現出來的是對櫻空釋及叫嵐裳、梨落或離鏡、剪瞳的兩名女子的深情,然而我卻覺得這個角色最大的問題在於「卡在他自己的閉索」裡。卡索總是在人死後才發現這些人的可貴,然而,在她們在世時,他卻很少表現出關懷她們,彼此間更是溝通不良,卡索一直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也因此他以為尋獲離鏡、剪瞳後,卻始終沒和她們談及往事和彼此的情愛,才會落得那般的下場。也因此結局看似他被耍了,我卻認為是他應得的下場。其實櫻空釋成全的不是卡索的「自由」,而是「自私」。自由的愛,絕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別人,卡索卻只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對待那些人,實在稱不上「愛」。就《男人實在很憂鬱》的看法,我懷疑卡索有隱性憂鬱症。

而那些女子,除了被郭敬明負面化的櫻空釋之母,形象實在過於傳統,總是守候與默默承受。對比Patricia A. McKillip給予筆下女性相當大的發展空間,我寧可看McKillip的作品,而不是郭敬明缺乏性別意識的小說。

陳腔濫調的地方不只「哥,請你自由地…」。裡面每個「壞人」被猜到後,一律問卡索怎麼知道的,然後都是咬牙切齒地要求「說下去!」顯得人物塑造功力還欠缺,不夠陳熟。

據說《幻城》在大陸賣了快五十萬冊,在暢銷書排行榜久居不下。我實在好奇那些幻城迷究竟為那個部分而著迷?而其中的CLAMP漫畫味嗎?台灣的聯合文學版竟然有篇北大教授的好評,我讀完全書後,實在好奇大陸書評的標準為何?這樣的小說,作為一個挑剔的讀者,我很難寄予厚望,雖然郭敬明的用字有超齡的水準,但要作為一個作家,他還談不上。


幻城

作者:郭敬明/著
出版社:聯合文學
初版日期:2003 年 08 月 27 日

由 debby 發表於 09:08 PM | 迴響 (1) | 引用

November 11, 2003

December回家了

趁著去看一個高傲老外回來的路上,順便把December帶回家。

這回又換了一個明暗控制卡,上週換了一個,但是不到三天就爛了,只好再度送廠維修。。。以及換了全新電源線一條,之前的破皮了,為防走火,也屬保固之列。

再加買的保固到期前,我想應該還可能換掉一些東西,基於自然淘汰的道理,天知道我也不想沒事送修啊。所以八千的保固費應該還算合理吧(自我安慰)。

最近的要務,是找時間用傳輸線把December和June的內容物統一。不然其中一個不在,我都很難做事,不時卡住,這就是工作被電子化之後的壞處。雖然不時備份是需要的,但人性易懶,更何況,最近忙工作外,也忙生病,更沒心思做這些雜事。真希望有個聰明能幹的貼身小助理來處理這些瑣事。

說到那條傳輸線,還是第一台ASUS NB維修時順便買的,但是至今沒用過。。。

由 debby 發表於 05:37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06, 2003

茄子咖哩

雖然離開急診室的時候,醫生說注意盲腸炎徵兆,吩咐我這幾天飲食要清淡,可是第二天一聽到茄子咖哩,馬上說要去,儘管在車上被威脅只能吃白麵包,還是吃了一頓咖哩大餐,而且是2辛的,真是辣啊!聽了「不可以生病!」點點頭,然後偷偷擔心我的腸胃,不敢說……好險現在看來沒事。

之前去過南京一、二店,這次則是就近去忠孝東路四段上新開的分店,位於頂好市場斜對面的bisto 98那棟三樓。因為地址的關係,人依然相當多,還是得登記排隊。這家由於用厚玻璃裝潢,隔絕外界車水馬龍的吵雜,但同時也把內部的聲音聚集,人聲鼎沸,真是吵的要命。或許南京東路二段11號b1那家環境算好一點。bisro 98那棟樓全租給店家,作法真聰明。原本那邊是一棟平房,我們以為是崔苔青的家,但問了停車場的守衛,才知道屬於遠東集團。欸,真是有錢人。

這次點了吃了起司和蔬菜咖哩飯和義大利麵後,又單點春雞和豬排。前兩者是2辛,很好吃,但是實在太辣了,只得不顧咳嗽的喉嚨,拼命灌冷水和冰芒果汁。春雞是我的排行第一名用手抓著吃完,意猶未盡,很想把手指也舔乾淨。豬排上得太晚,或許因為我已經吃到不能再撐了,淺嘗兩口而已,而且烤雞的味道較強烈,豬排顯得平淡多了,或許下次要點兩者時,應該先吃豬排才對。

茄子咖哩 忠孝店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98號3F

由 debby 發表於 05:20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