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1, 2007

誰來把多餘的塑膠袋變不見?

NoPlasticBag.JPG曾在加州唸書的P,有回跟我說,「美國人最不環保了,塑膠袋都用兩層!」我到美國後,的確發現超市常會套兩層塑膠袋以裝肉類等東西,因為這裡的塑膠袋非常薄,容易破。

這種作法同時使得每個人的家中都有無數的塑膠袋。我們家過去買東西而累積的塑膠袋,都裝在一個上下都有開口的臘腸袋,掛在冰箱旁,以便隨時取用。但這個臘腸袋由於過去吞下的塑膠袋太多,早已呈現結腸狀態。我想許多人都有類似的問題,因為每回到別人家,都看到垃圾桶上套的是超市的塑膠袋。雖然我們同樣拿超市的塑膠袋當垃圾袋,消耗的速度總趕不上增加的速度,所以塑膠袋過多的問題,瀕臨無解。

所幸我從台灣帶了一個可愛的環保袋來。自從決定盡可能減少家中收集塑膠袋的機會後,那個環保袋就成了我去超市必帶的袋子。

當時我不知道洋超市有bag refund制度,很單純地只是不想要再拿新的塑膠袋回家。沒想到,結帳時,那個環保袋不但被稱讚,收銀員還給我每只袋子0.05元的bag refund,做為獎勵。雖然省下的錢不多,以現在的匯率折合新台幣,不過是1.65元。但是多準備幾個袋子,買比較多東西時,可能就省下0.05的兩、三倍(甚至更多),而且不會使家中的塑膠袋漫無目的的擴增下去。對於關注家庭經濟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節流方向。

我因為從小學開始學習做環保,因此做這類的事,從不嫌麻煩。但是對某人那種沒有舉手做環保習慣的人來說,這個bag refund制度,是個誘因,讓他願意這麼做。

而我的臘腸袋疏通政策,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之後,終於使尾端得以暢通,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我一直認為,愛吃的人,要比別人關注環保,畢竟我們的食物來源與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而人類往往位於食物鏈的高層。若不做好環保,有毒的東西透過食物鏈一層一層地增加,到達人體時,往往已經累積到相當驚人的量。現今由於環保問題,許多海鮮類已經不適合吃了(更別說生吃),如果人類再不關注環保,不能吃的食物未來勢必會更多。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看法,法國名廚艾倫杜卡斯(Alain Ducus)也是這麼認為的。

台灣似乎沒有這種bag refund制度,而是三月即將全面擴大的全面回收制度。我想這也是個好事的,至少就可以使許多人家中多餘的塑膠袋快速變不見。而我還得慢慢消耗那個臘腸袋裡的塑膠袋哩。


相關:塑膠袋 3月起全面回收
環團:塑膠袋回收好 少用更好
消滅塑膠袋》10個芭樂11個塑膠袋…
美食》保育不做好 海產美食將絕跡

由 debby 發表於 11:04 PM | 迴響 (2) | 引用

January 30, 2007

好的服務讓人上天堂——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

餐飲業最難的,一般業主都說是人才管理,因為這行薪水不高,好的人才難尋。而我每次碰到差勁的服務,總會覺得這家餐廳失敗七成,就算菜好吃也沒用,因為人的忍耐度有限,為了好吃而受氣,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碰到好的服務時,再加上餐飲內容的豐富,我雖不知上天堂的滋味(畢竟沒去過),難免覺得應該多少相仿吧!人生在世,求的不過是被尊重,以及某些慾望的滿足,而口腹之慾正是其中一項。

有回和朋友去信義三越A4的隨意鳥地方聚餐,因為碰到不錯的服務生,讓我們那頓吃得很盡興。

當時是我提議在隨意鳥地方聚餐的,因此由我訂位。信義區有兩家隨意鳥地方,一家在台北101的四樓,另一家比較晚開,在信義三越A4的六樓。前者我去過三次左右,每回都覺得環境挺吵雜,服務生態度冷冷的,並不喜歡。有人說新開的那間氣氛比較好,加上我沒去過,想比較一下,就地點來看,也比較方便(距離捷運站較近),因此訂了信義三越的那間。

那天生意很好,這正是考驗一間餐廳服務好壞的時刻。我們運氣不錯,碰到一位叫阿剛的服務生。阿剛的臉圓圓的,讓人想到古代有福氣的員外,他總是笑臉迎人,給人的第一印象不錯,馬上就打了一個及格的分數。我們戲稱他是經理,他很不好意思地說自己只是工讀生,只是比其他人來得比較早而已。這點滿重要的,表示他相對有經驗,而且後來證明他做事挺靈活的。

我們一共有六人,請阿剛推薦,我們應該怎麼點比較好。他跟我們說先點四道主菜,升級成套餐的話,就可以選八個配菜或湯,如果覺得不夠,再點兩到三道義大利麵。他離開後,M忍不住誇他,滿會幫餐廳著想的,如果我們點六道義大利麵,那消費額就比較低了。我們參酌他的建議,點了四道主菜(分別為豬、牛、羊肉和海鮮),八個前菜,不點湯,以免難分配。這樣就有十二樣了,夠我們觀察這間店的菜色。就份量來看,其實也差不多了,所以沒點義大利麵。

這裡的餐前麵包是圓形的大蒜餅,沾著油醋醬吃,還算有特色。

嚴格來說,這裡的八個前菜走精緻路線,份量有限,很難讓我們六人均分,因此有些只有部分人吃到。像是鮮蝦蘆筍沙拉,只有兩隻蝦,沒有人會想把蝦分成兩段或三段的,因此只有兩個人吃了蝦。焗烤田螺中,一共有六顆田螺,但是湯匙垂直挖下去,不一定會挖到田螺,我覺得我沒吃到田螺,只吃到配料。生牛肉沙拉上桌時,孕婦友人一聽是生的,就說她不能吃,便宜了我們。至於我在2004年去義大利第一個晚上吃到的蜜瓜火腿,跟我失之交臂,因為壽星跟他女友把火腿吃了,我回頭看到蜜瓜孤伶伶地站在盤子中央,問他說怎麼沒裹著蜜瓜吃?那才是標準的義大利吃法啊!他便趁還沒把火腿嚥下去時,趕緊把蜜瓜塞進嘴裡。。。至於烤洋菇,就簡單多了,沒有雞兔同籠的數學問題。

如果只吃前菜,是絕對吃不飽的,還好主菜的份量比較大,夠我們分。松子青醬羊小排有四份,想減肥的人,便跟另一人分一半。松阪豬也是一塊肉分兩半。720元一道的海鮮總匯就棘手了,如果選了魚,就吃不到蝦。至於這些主菜的配菜,都一樣,而且有些人沒興趣,所以也沒什麼分配的問題。至於味道嘛,都中規中矩,算及格吧!

我訂位時,曾問過有沒有生日蛋糕,得到的答覆是:只有切片蛋糕,沒有完整的圓形蛋糕。不過,我們跟阿剛說有人生日後,他說可以請廚房幫忙準備一個蛋糕,是用六塊方形芒果蛋糕排在一個圓盤上。他還請其他服務生過來和我們一起唱生日快樂歌,讓內向的壽星高興到說不出話來。

相較於隔壁的「發現越」,這間隨意鳥地方給我們的感覺好多了,雖然菜也不好分配,但至少氣氛對了、服務不錯,因此讓我們笑著離開,而不是氣飽地走出去。

至於價格,由於持三越卡可打九五折,所以加上服務費再均分,一人出六百多元。


以下是這頓飯的照片,點入小圖可看大圖: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為壽星準備的芒果蛋糕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海鮮總匯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松子青醬羊小排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松阪豬肉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蜜瓜火腿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生牛肉沙拉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焗烤田螺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烤洋菇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大餅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鮮蝦蘆筍沙拉

隨意鳥地方(信義三越A4)的海鮮沙拉


隨意鳥地方(新光三越A4店)
Tel:(02)2723-5918
Add:110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9號6樓

隨意鳥地方(台北101店)
Tel:(02)8101-8268
Add:110台北市信義區市府路45號4樓

由 debby 發表於 11:22 PM | 迴響 (2) | 引用

January 29, 2007

投遞有法與投遞無法

下午郵差來按鈴,原來是好友從台灣寄的掛號信到了。我老是忘記提醒台灣的親友,寄信到美國,不必掛號。除了掛號比較貴以外,另一個原因是美國的郵政規定嚴格,除了郵差,一般人不能任意觸碰信箱,否則就是侵犯聯邦財產,違反刑法,會惹上官司。因此這裡不像台灣,不是閒雜人等都能亂塞形形色色的廣告到別人信箱的,也沒有人能拿別人的信。那些廣告信因此必須透過郵局,投遞到目標客戶家,讓郵局大賺一筆。付不起大量郵資的,就沒法這樣發送廣告信到一般人家了。

前年我在台灣碰到一樁銀行寄掛號信給我,我卻沒收到的事,那是我用信用卡點數換的禮券遲遲沒寄達。偏偏那時工作十分忙碌,我根本忘了及時追蹤。數個月後才想起,我去電詢問,銀行傳真一張簽收單給我,表示已經有人代收那封民間郵局的掛號信了。那歪歪扭扭的字跡,根本不是我或家人的,看了氣到說不出話來,不知道是哪個可惡的鄰居冒名簽收,領走我的數百元禮券。

所幸,這裡是嚴刑峻法的美國,這種事情理當不會發生,就算發生,也有可循之道爭取回我的東西。

相對於實體信件的投遞有法,垃圾郵件和垃圾訊息四處可見,卻沒有管道能阻擋。主站從大前天開始,又開始被垃圾訊息攻擊了,許多網址是來自德國的,有些還利用blogger.com的帳號。我的封鎖名單從一百多個,暴增到接近四百個,而且都得一個一個手動清除。真希望有天有人能想出徹底之道,讓我不必再清這些不請自來、防不勝防的垃圾訊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56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8, 2007

加州海邊的海豹與海獅

我們走一號公路沿著加州海岸線北上時,經過一個地方,可以看停車在路邊看象海豹(elephant seal),卻由於趕路,沒有停車,錯過了。晚上到了蒙特利半島的Motel,某人看到床頭的旅遊簡介有海豹的圖片,便拿給我:「拍一下,表示妳看看了!」我只好哀怨地拍下來,等下次有空去Ano Nuevo State Reserve,再好好地看真正的海豹吧。那個保留區據說有三千多頭海豹,全年都可以看到海豹,只是十二月到六月是牠們的繁殖期,必須先申請才能進入,以免過多遊客湧入,使牠們受到驚嚇。

第二天在39號漁人碼頭,我看到有個公共電話旁有個賣海獅(sea lion)圖案的販賣機,再度哀怨地拍下來,因為DK版《舊金山與北加州》是這麼說的:「這些在39號碼頭船塢上做日光浴的海狗為遊客們帶來歡樂,但是卻讓船主們傷透腦筋。牠們都在一月來到此地。」當時是十二月,因此我以為看不到這些海獅(也就是DK版《舊金山與北加州》說的「海狗」)。

海豹和海獅可說是遠親,都屬於食肉目中的鰭足亞目。但是,海獅有外耳廓,能夠利用鰭足在平地上走動,所以是動物園、海洋世界裡,能擔綱表演的動物明星之一。而海豹沒有外耳廓,因為臉部有點像貓科,因此被稱過「海豹」。在南極會獵殺企鵝的,就是海豹。這兩種動物都是生活在比較接近極地的海域中,尤其後者多聚集在南極海域。但牠們現在能在加州看到,這可以說是加州人和旅客的福氣吧!

我們逛完39號碼頭後,又走到41號碼頭拍了幾張相片。在兩者中間的行人道旁,有個海獅塑像,再度顯示海獅是這一帶的明星。

我們一直走到41號碼頭尾端,我奇怪為何遠方傳來奇怪的噪音,往39號碼頭方向一看,哎呀,海面上那群動個不停的黑色動物,不就是DK旅遊書說一月才會出現的海上貴客嗎?

我們毫不猶豫地走進那群觀賞人群中,靠在木頭欄杆旁,憋氣看這群在木頭船塢上曬太陽的海獅,因為這群海中的葷食動物,發出的氣味並不好聞。

這群遠看像海上的黑豬的動物,並不溫馴。牠們會互相打架。就算躺在一起,其中一隻要是不高興了,便起身把另一隻推落海裡。有的會起身踩過其他同伴的腹部或背脊,到另一個有較多空間的地方躺下,繼續曬太陽,順便高聲嚎叫幾聲。我在41號碼頭聽到的「海上豬叫」,就是牠們發出的。

這一帶的船主知道牠們是觀光客的焦點,於是在一旁設立一塊牌子「Pier 39」,做為免費宣傳。漁人碼頭就以這個39號碼頭最熱鬧了!就連海鳥都來湊熱鬧,停在附近的柱子上,有時要拍海獅時,也會把這些搶鏡頭的海鳥拍進去。

有人說,美人魚的原型是海牛,那是另一種海中的哺乳動物,與海豹、海獅不同目,前者是是海牛目,後兩者是食肉目。然而,牠們的下半身都有點類似,跟美人魚下半身也挺相近的。看著圓滾滾的海獅在匣板上翻來覆去的圓胖模樣,再想到海牛體型比海獅還要胖碩,難免覺得,當初把海牛想像成美人魚的人,真是超級有想像力的!

附近有個小攤販,販賣各種小動物布偶,當然也有海獅的。我們看到兩、三位穿西裝的大陸人正聚精會神地研究一隻海獅布偶。某人在一旁開玩笑說:「那人可能會說:『買十隻,公家會出錢!』」不過,台灣的第一家庭用國務機要費買了奢侈品、女用內衣褲、童書等,其實不遑多讓。唉,我們還是別笑大陸人了!

以下是這群海獅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海獅群集在39號碼頭(sea lions at the fisherman's wharf pier 39)

海獅群集在39號碼頭(sea lions at the fisherman's wharf pier 39) 3

海獅胖得跟豬一樣

大家都在看....

海獅的雕像

39號漁人碼頭有海獅圖案的電話卡

由 debby 發表於 11:38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6, 2007

水邊的泰國餐廳——Pookie's Thai Westlake Cuisine


超級愛吃蝦的某人,上次跟我在Exotic Thai Cafe想點有蝦的「湯姆羊羹」,卻只點到只有雞肉的Tom Yum Gai後,一心想要吃到正確的湯姆羊羹(Tom Yum Goong),於是打聽到另一家泰國餐廳——位於Westlake的Pookie's Thai Westlake Cuisine。

對沒來過的人來說,Pookie's Thai不太好找,因為它位於一大群建築物的裡頭,開車經過時,無法看到。我們當晚繞著建築物開了一會,決定停車走進去找。先下樓進入那群建築,經過彎彎曲曲的池邊走道,因為一隻鴨子在路上呆頭呆腦地引路,我們才找到這家餐廳(不過鴨子應該不是餐廳養來吃的啦。我們離開的時候,沒看到這隻鴨子,只看到一隻塑膠鴨子在水池裡)。

相較於Exotic Thai Cafe,Pookie's Thai高級許多,燈光相對昏暗、有氣氛,地上鋪了地毯,不適合那種帶了小孩的家長,價位也比較高。除了我們,當天看到的全是洋人,而且衣著挺正式的,有幾桌像是交際應酬的飯局,隔壁那桌則是約會。

除了正宗的湯姆羊羹(Tom Yum Goong),我們還點了牛肉沙嗲、涼拌綜合海鮮(Yum Tale)、泰式炒河粉(Phad Thai)。

前三道都很好,挺有泰式風味。沙嗲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東南亞食物之一,記得在巴里島度假時,當地的食物以沙嗲最讓我喜愛。綜合海鮮則讓我想起在台灣大啖海鮮的日子,到美國之後,就很少吃到那麼多種海鮮了。

至於泰式炒河粉,我就皺眉頭了,居然是甜的!這根本就是給洋人吃的口味嘛!從他們的客群來看,他們的確有理由把菜調成洋人偏好的甜味。

我們後來點了一道甜點,是芒果和糯米。剛開始不知道要合在一起吃,分開吃的結果,是再度皺眉頭:糯米是鹹的!我們忍不住低聲討論,廚師該不會放錯調味料了吧?把河粉弄成甜的、糯米卻是鹹的!後來,試著一口芒果、一口糯米混著吃,意外地發現,這樣比較可口,芒果的酸,有了略鹹的糯米調和,各自的味道不再那麼強烈,反而中和成一種獨特的味道,感覺還不錯。

這幾道菜加上一瓶泰國啤酒,不含小費,約是五十七元。

亞洲餐廳中,除了日本料理,大概是泰國餐廳的服務比較像樣。至於衛生,這裡的洗手間則不如日本料理店,但是比中餐廳好些。他們有一家姊妹餐廳是日本料理店,叫KUMO SUSHI,我們未曾試過,無法得知是不是真正日本人開的,以及好不好吃了。

以下是Pookie's Thai Westlake Cuisine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及說明:
Pookie's Thai 的甜點

Pookie's Thai 泰式炒河粉(Phad Thai)

Pookie's Thai 涼拌綜合海鮮(Yum Tale)

Pookie's Thai 正宗的湯姆羊羹(Tom Yum Goong)

Pookie's Thai 牛肉沙嗲

Pookie's Thai Westlake Cuisine

Pookie's Thai Westlake Cuisine

Add:Water Court Plaza(Downstairs)
900 Hampshire RD #X
Westlake Village, CA 91361

Tel:(805)381-0094

由 debby 發表於 06:47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5, 2007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舊金山中國城

chinatown.jpg

前大老闆是個求知慾強烈的人,雖然已屆退休年齡,但她的口頭禪仍是:「學習」。退休、度假這些常人夢寐以求的事,不在她的字典裡。就連旅遊,她總是說要出國去學習,所以都往美歐跑,像巴里島那種度假勝地,她是不屑去的。(所以員工旅遊往往變成戰鬥營。)然而,美國也不是每個地方都進步,都有可以學的,例如舊金山的中國城。

舊金山的中國城是到舊金山的旅客會去的地方之一,畢竟這裡是亞洲以外最大的華人社區。然而我對舊金山的中國城印象並不佳,一如我對美國中餐館的看法。要承認這點,我不是沒有掙扎,無論如何,我是百分之百的華人。若說要在美國看到熟悉的事物,也就是這些地方了。然而,當我每次看到華人的劣性在這些地方充分展現,我覺得自己像是清末民初那些到過西方世界的人一樣憤慨,恨母國不爭氣,恨華人跟不上世界文明的腳步。尤其在看到與我們有民族仇恨的日本人,在美國如何成功地攻佔一席之地,這種憤慨就更強烈了。

我已經把美國的中餐館列為中餐館裡落伍的品種了,因為進步緩慢,不只衛生環境和服務差,菜色也跟不上現代人要少油、少鹽、吃得健康的需求。每回到中餐館,由於這些差勁的條件,總讓我覺得自找罪受,跟自己過不去,花錢買氣受以及買不健康。

相較於白人小孩總是乖巧地跟在父母身後,一不守規矩就被父母當場(也當眾)嚴厲斥責,許多華人的小孩似乎顯得沒規矩多了。不是到處亂跑、亂撞人(有的父母就在後頭追),就是做出可怕的侵略性行為。上回在San Diego Wild Animal Park時,一個華人小女孩看不到貓鼬(meerkat),居然用力拍牠們的籠子,而她的爸媽也不在旁邊立刻制止這種會讓貓鼬嚇得衝回非洲的行為。

華人小孩的沒規矩,往往源自於父母沒有做好榜樣。在華人社區、華人超市裡,總是可以看到華人的違規或不顧他人的無禮行徑。上回在某知名華人超市,看到那些挑水果的人把不要的扔回去,已經讓我很不舒服了,偏偏一回頭又看到一個應該是陪其他人來超市的年輕華人爸爸,把蘋果當玩具拿給他稚齡的小孩玩。小孩的手很小,拿不住蘋果,蘋果就像球一樣滾到地上,摔個鼻青臉腫。那個沒教養的爸爸二話不說,立刻把蘋果丟回架上,然後再換一區,繼續挑另一種水果當球玩。我看了很不高興,心想,誰要當那個買到爛水果的倒楣鬼?從此不在華人超市買水果。

這些點滴,常讓我疑惑,這些在美國的華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都沒發覺華人在這個移民社會的普遍印象很差,就跟華人看不起的西裔(墨西哥移民居多)差不多了?骯髒、沒禮貌、陰險狡詐等,是美國主流社會對華人的刻板印象。事實上,這些看法不是沒來由的。

我內心對美國的華人有許多疑惑,一直到了我在舊金山的中國城走過兩趟之後,才算找到一些解釋。

那天我們從漁人碼頭開車前往Crowne Plaza Hotel的途中,經過中國城。看到許多中文招牌,我自然很興奮,終於到了傳說中的中國城了!某人問我:「感覺很熟悉嗎?」如果是指中文招牌,那的確比英文招牌讓人有幾分親切感。可是仔細看招牌上的用字和詞彙,以及街道和人群的感覺,我又覺得陌生了。

到飯店Check in之後,我們散步去中國城。按照飯店服務人員的說明,我們從Grant Ave進入Chinatown。Grant Ave和Bush Street交接的路口,就是有國父手書「天下為公」的牌坊(Chinatown Gateway,因為上頭有兩條龍,所以也叫龍門Dragon's Gate)之處。

走進這個牌坊,街道的名稱開始有中文,只是,每回看了都讓我納悶不已,Pine Street是「板街」,Grant Ave為何是「都板街」?位於這條街的Grant Plaza Hotel的中文名稱則是「嘉蘭旅店」,這比較接近我們的發音。可惜我不會廣東話,無法得知廣東話是怎麼發這幾個字的音。最傻眼的莫過於看到「唐人街」的那一刻,因為英文路名居然是「Sacramento street」,這兩者根本搭不起來啊!住在加州的人都知道,Sacramento是加州首府,想找現任加州州長阿諾的辦公室,去Sacramento就對了。

經過Old St Mary's Church時,我們聽到有老人拉胡琴,有些人在一旁聆聽,甚至打賞。有資料說這間教堂是舊金山最古老的天主教堂。但是我們對華人實際生活的地區比較好奇,就沒入內參觀了。

在都板街,可以買到許多洋人心目中典型的中國玩意,包括:旗袍、油紙傘、燈籠、繡花鞋,以及有當年生肖的衣服等相關物品。由於狗年已近尾聲,所以有家商店已經擺出豬年的小孩T-shirt和豬寶寶玩偶。另外也有一些不是中國人原有的東西,像是用書法字寫的英文名字牌。實在不是我要說,那個書法寫得極醜,而翻譯又很怪,偏偏這名字牌還賣的不便宜。有些地方賣的雜物,會讓我想起以前的光華僑下的攤販,或者現在的台北玉市也有的雜七雜八小物,像是看不出真假的玉石等。比較扯的,莫過於日本人的招財貓也混進這個中國人的世界來了。

如果再仔細一點,甚至可以在這裡挖寶,我在一家堆的有點雜亂的店裡,就看到老的廣告畫曆。只不過,這些商店的老闆臉都很臭,如果無意購買的話,還是少流連為妙。也因為那些臭臉,我幾乎沒買什麼東西。這些中國店的老闆實在不懂得待客之道。

我唯一買的東西,是一個0.75元的芝麻球。那間糕餅店的裝潢維持幾十年前(或者更久)的老樣子,走道狹小,店面陰暗,櫥窗裡有一堆食物模型,一點都不吸引人。但是他們又同時懸掛幾張照片,表示前總統柯林頓有次來中國城時,曾到他們店裡買東西。我們忍不住討論,就算柯林頓來過,也不代表這家的東西好吃,而且,柯林頓很可能是被安排到這裡作秀的,所以可能沒付錢,就算帶了東西走,也不一定吃了,甚至覺得好吃。就算柯林頓覺得好吃,也不見得合我們的口味。總之,這家店招攬客人的方式,在我看來有點古怪,不像是針對華人,也難以說服洋人。

後來,我還是好奇地走進去,準備買個東西來嚐嚐。由於他們的東西太不吸引人了,我看了半天,不知道該買什麼。最後因為前面一個廣東人爸爸幫小孩買了一個芝麻球,所以我也決定買一個芝麻球。令我意外的是,那個態度冷淡的店員會說普通話。所以我就拿了一個紙袋裝的芝麻球,邊走邊吃,然後發現這個小球真是油膩難當,紙袋都被油漬弄髒不說,我也弄到滿手都是油。

離開舊金山的那個早上,因為找不到中式的早餐店,我們冒雨再度來此,碰到一個只講廣東話、態度傲慢的店員,買到兩個不好吃的包子(他們叫做「╳╳飽bun」),讓我覺得真是來錯地方了。

除了這種糕餅店,中國城的麵包店也沒有一家吸引我駐足的。台灣那些知名的麵包店要是前去開業,應該可以很快把他們都打敗吧?Thomas L. Friedman那句名言:「世界是平的」,傳遍了許多地方,但是傳不進此地,舊金山的中國城根本就位於世界之外,既不抬眼看看這世界是怎麼一回事,也沒想過如何改善經濟條件似的。

後來看到當地報導,中國城的商人憂心「旺丁不旺財」,覺得生意越來越難做。我認為他們應該到美國其他地方去看看,瞭解一下現在服務業的進展,改善一下他們的服務態度和店面。其實只要走出中國城,到別條商業幹道一看,就會發現,其他商店的裝潢、擺飾都好看許多,店員態度友善多了,東西不會擺得那麼雜亂,燈光也充足許多。

走過一條與Grant Ave垂直的街道,到了士德頓街Stockon Street,我們赫然發現,這裡才是真正華人生活的地方!而Grant Ave是給觀光客看的。

骯髒、擁擠、嘈雜、破敗,這是我走過士德頓街的感想。這裡的人很多,來來往往,撞到人也不會像洋人那樣說聲「Excuse me」。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讀到在美國成長的華人第二代,跟著母親到了中國城,因為當地的腥臭和吵雜,使他在路上吐了起來,此後非但不肯去中國城,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抗拒一切與中國有關的東西,使得他父母只好計畫帶他去香港、台灣及北京,「讓他知道中國不是唐人街,真正的中國,是美麗而清潔的。」

香港、台灣及北京沒有骯髒、嘈雜的地方嗎?未必,去傳統市場一看就知道。不可否認的是,美國最大的華人社區,給人的感覺真的很不好,不需要美國主流社會割離華人第二代的認同,有較好衛生習慣的華人,都不會喜歡這種地方,進而懷疑起華人究竟為何把自己的形象弄成這麼腐敗?一名大陸人在他的遊記中,提到,中國城的破敗,是因為距離中國太遠,「接不到地氣」。我不懂風水,不會那樣說,但我覺得原因出在心態和觀念,而不是風水。

忍著腳踩著油膩街道的噁心感,我們在傍晚時分,看到這裡的華人是怎樣就在街角的蔬果店搶起食物來了。蔬果的狀況不怎麼好,但是很便宜。大家只顧著要搶到便宜又相對美好的食材,滿地的垃圾都沒人管。

抬頭往這些建築的頂頭望去,除了美國國旗,多半是五星旗飄揚,很少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這可以判斷這裡的移民多從哪裡來。再把視線往下移一點,我居然看到有人把衣服晾在窗外!類似的景象,我似乎在陳果的電影裡看過,他拍的是香港比較中下層的住所時,會有類似的一幕,但我沒料到在美國,居然有人這麼做。這應該是不合法的。

我想起數個月前,去Getty Center看了「Where We Live: Photographs of America from the Berman Collection」攝影展,其中一名攝影師喜歡拍廢棄的房子,其中一張就是有棟廢棄的屋子掛了一個牌子,表示抱歉,破壞了這區的景觀。更別說G曾跟我提過,有次去法國,把毛巾掛在窗台,立刻被制止和警告,說不得破壞景觀。歐美人是很在意這種事的,為何中國人到了美國,還不懂得入境隨俗,硬是要照在母國的方式亂搞?難怪華人會被看不起,唉。

聽說其他的中國城,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紐約、洛杉磯的,我都聽人用骯髒、破敗來形容。舊金山的中國城,當初可說是美國政府讓他們視為次等人的華人聚集的地方,以免華人跑到別的區域去。不過,後來排華沒那麼嚴重,有些人的經濟條件改善,就搬離這一區。中國城陸續就成了收入低的華人群居之處。

不過,我不認為收入低就理所當然生活在髒亂的地方,或者使生活環境變得髒亂。我曾讀過日本人在二次大戰之後的貧窮年代,還企圖保持衣著和住宅整潔,以保持尊嚴。奇怪的是,我卻沒讀過類似的中文文章。難道中國人相對欠缺這種觀念嗎?走過長長的士德頓街,我似乎只能肯定前述的問題。難道他們用這種環境和生活態度緬懷故國?我認為大可不必。

華人除了喜歡跟華人住在同一區,在美國還有個現象,就是跟著白人跑。偏偏白人不喜歡跟華人住在同一區,於是陸續搬走,然後華人陸續進駐。在比較昂貴的地區,據說一開始有些是台灣移民聚居之處,畢竟台灣經濟起飛的早。後來有大陸移民遷入後,台灣移民陸續搬到更貴的地區,原本的地方就由大陸移民陸續進駐。我猜,這現象的形成,也跟華人移民都找華人房地產掮客有關。

過去傳說中國城是黑社會的所在,我認為,現在比較嚴重的問題,恐怕是合法居留與否。看看那些躲在角落裡、語焉不詳的「華人移民」廣告招牌就可猜到一、兩分。偏偏那是另一個社會問題來源。在美國的華人由於語言不通、不懂美國法律等,傾向找華人辦事,結果造成許多不肖的華人專業工作者欺負華人顧客,造成許多「華人坑華人」的案件。就連公婆,都曾在請大陸移民修理大門時,被坑了一筆。這種事情知道的越多,只會讓人越不喜歡跟華人打交道。

移民一般而言,可以分成主動移民和被動移民兩大類。當年一船一船運來美國的華工,屬於後者。像我的祖先當初會到台灣,恐怕也是第二種。不管是哪一種,第一代移民都是很辛苦的,這是我在十年前讀保真的〈兩代之間〉就知道的事。然而,更清楚地體會箇中滋味,還是來美國生活以後。

那些住在中國城的移民,應該還是抱著未來能更好的期待吧,不然也不用花那麼多力氣到美國,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家謀口飯吃。如果是這樣,我認為,他們應該更注意這個國家的一點一滴,瞭解這裡的法律和風俗,小則保身,大則求發達。不想搞懂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恐怕就像世界日報報導過的例子,一個等了很久才申請到公民的中國人,因為很寶貝好不容易申請到的social security card,於是拿去護貝。偏偏這東西被規定不能護貝,於是他有天去辦事時,被辦事員檢舉,因此惹上牢獄之災。

很多實際的例子證明,在美國這個移民社會,只要你肯付出、肯掙出一片天,沒有人會在乎你的出身。我想,這是那些美國知名華人力爭上游的動力之一,他們用個人的成就,擺脫種族包袱。

可是,看了舊金山的中國城,我仍認為,這個國家對華人的看法,許多還是來自對所有華人的印象。華人一旦上了新聞,尤其是負面新聞,那種隨之而來的輕視,恐怕是一層一層地加深,難以擺脫。偏偏前不久,洛杉磯接連爆發華人汽車保險理賠和醫療保險欺詐案,涉案人員包括律師,高達八、九成的涉案者都是華人,再度讓這個社會認為華人就是不守法。

離開中國城之前,我在一個把不值錢的penny壓成龍形紀念幣的機器前,投了0.5元,做了一個紀念幣。在滿清末年,列強割據時,許多人都說中國是睡龍,忘記發揚它的威望。而前陣子,一個搞不清狀況的大陸學者引發一項爭論,他說要去除龍代表中國的形象,理由是「在西方被視為霸氣和攻擊性的龐然大物,易招致誤讀、誤解」。經過票選,麒麟第一,然後是熊貓。這個搞不清狀況的學者顯然不知道,日本人都用KIRIN啤酒的海報,在日本料理店教育洋人,麒麟是長成什麼樣的動物,說不定洋人已經認定麒麟是日本人的吉祥物了。想到「龍的傳人」就可能變成「熊貓的傳人」,雖然我很喜歡熊貓,還是覺得可笑又可悲。因此在龍圖騰還沒絕跡前,趕快弄一個回家,紀念這一趟失望又失落的中國城之旅。

以下是中國城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及說明: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22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21

bakery in Chinatown 3

bakery in Chinatown 2

bakery in Chinatown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20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9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8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7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6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5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4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3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2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1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10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9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8

Dragon(Chinese Loong)penny souvenir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7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6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5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4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3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2

Chinatown in San Francisco

延伸閱讀:中西人士對北美唐人街的印象

由 debby 發表於 11:55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3, 2007

舊金山的仿古廢墟——藝術宮

舊金山曾於1915年舉辦巴拿馬太平洋博覽會(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那場盛會唯一留下,至今還看得到的,就是藝術宮(Palace of Fine Arts)。這是當時知名建築師Bernard R. Maybeck的傑作。許多人都說這裡像古羅馬廢墟,實際上,圍繞圓頂主體建築的,是希臘的科林新柱式廊柱。

由於當初沒打算要讓這棟建築長存,因此用的是便宜的建材,後來腐蝕、崩壞的情形便很嚴重。一直到1962年,地方政府才用混凝土補強,減緩建築物損壞的速度。

現在,這裡除了是地標外,也是附近居民散步、舊金山一帶華人拍婚紗照的熱門地點。後者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台北的大同工學院就因為一棟有歐風建築(尚志教育研究館,現在被戲稱「婚紗大樓」),備受婚紗業者青睞,這裡有古典建築和湖景,可拍攝的地點更多,當然受歡迎。據說這裡也曾出現在史恩康納萊主演的電影「絕地任務」中。

我們正要走進藝術宮時,我看見一個職業遛狗人,他兩手牽了六、七隻狗,叫我這個怕狗的人暗暗稱奇。

當天來這裡散步的亞洲人不少,還有一個老爺爺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看風景。

乍看之下,這裡的確令人印象深刻,在看過舊金山的其他面貌之後,藝術宮因為模仿古典,因此顯得不同。

然而,逛久一點,比較吸引我的,反倒是瀉湖中的天鵝。因為我在2004年已經在真正的古羅馬廢墟中走了一遭,那裡讓我產生思古之幽情,不禁讚嘆羅馬在千餘年前,就已經有這麼卓越的藝術、建築成就了,難怪後人能在各領域繼續獨領風騷。至於此地,當時只是要彰顯給各國來賓看美國的富強,兩者的歷史意義相去甚遠。

不過,也不必失望,就在藝術宮旁邊,有一個探索博物館(Exploratorium),適合對科學有興趣的人,尤其是帶著小孩的父母,在裡頭耗上一整天。

以下是藝術宮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Palace of Fine Arts 13

Palace of Fine Arts 12

Palace of Fine Arts 11

Palace of Fine Arts 10

Palace of Fine Arts 9

Palace of Fine Arts 8

Palace of Fine Arts 7

Palace of Fine Arts 6

Palace of Fine Arts 5

Palace of Fine Arts 4

Palace of Fine Arts 3

Palace of Fine Arts 2

Palace of Fine Arts 1

Palace of Fine Arts旁邊的公園

以下則是羅馬廢墟的照片:
眺望羅馬廢墟區

真假羅馬建築並陳

又一個孤伶伶的廢棄建築

精美的雕飾

這好像是修道院

羅馬廢墟區的一個大型建築

另一幅春天與老建築相逢的景象。

在廢墟中閱讀的女性旅人

羅馬廢墟區

精美的雕刻

正值春天

羅馬競技場裡有許多黑人小販

復活節假期的羅馬競技場超多人!

羅馬競技場外的職業演員

羅馬競技場一角 3

羅馬競技場一角 2

羅馬競技場一角 1

前往羅馬競技場(Colosseum)!

相關:羅馬復活記(五)在古羅馬廢墟中閱讀的女性旅人

由 debby 發表於 11:50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2, 2007

在舊金山北灘與美味相遇——Rose Pistola


在舊金山的最後一晚,我們面臨晚餐的抉擇問題:還有這麼多好餐廳想吃,到底該選哪一家?

由於我們都看中的一家港式飲茶只賣中餐,所以我提議說去北灘(North Beach)吃義大利菜吧!我們各自從不同的旅遊書挑選,共同選中Rose Pistola。有中文旅遊資料說這是舊金山前幾名的好餐廳,我沒看到外文資料這麼說,不過,還是值得一試。

後來請巴貝魚翻譯,義大利文的「Rose Pistola」就是「玫瑰槍」。不知道這家餐廳的命名者選這名字有什麼來由,總之令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走進北灘,在電線桿上可以看到代表義大利國旗的綠、白、紅三色標誌,代表我們進入義大利後裔的區域了。

我們的運氣很好。這家超級熱門餐廳,除了菜好吃,週五、週六晚上,還有Live Jazz演奏,旅遊書都說一位難求,尤其是週末假日晚間。我們沒有預約,雖然到的時間不早,超過七點,但還是很快就有座位,而且有位長得很帥的服務生來招呼我們。

我們點了淡菜做為開胃菜,海鮮醬義大利麵作為前菜。至於主菜,我們琢磨了許久才決定。由於舊金山的特產是海鮮,而Rose Pistola尤以魚類料理出名,理當點一道魚。不過,好幾種魚我都不能吃,只好捨棄魚菲力,點了一個鱸魚,某人則點了一道雞。這裡還有一個特色,就是用傳統的木頭爐烘烤披薩,我們的胃沒那麼大,自然點不了這麼多。

在等候食物上桌前,服務生陸續送來一小碟橄欖和麵包。因為橄欖有核,所以同時送來的是一個空碟子,可以放吐出的核。而鬆軟可口的麵包吃完時,服務生貼心地過來詢問是否還需要。

有網路謠言說這裡的服務很糟,但我們碰到及看到的,其實都很好,甚至讓我覺得貼心。這裡的點菜服務生都是俊男美女,讓顧客覺得賞心悅目。他們也會抽空詢問每一桌客人對餐飲是否滿意,我們都說很好,而我們左邊那桌講義大利文的年輕女子,則在吃沙拉時,把服務生叫過去,表示不滿意,服務生自然得把意見往廚房傳達。


淡菜熱烘烘地上桌時,服務生用一個鐵架,把淡菜放在上層,另外擺一個空盤子在下層,以便讓我們放殼。這種貼心的服務,是中餐館幾乎未見的。

這裡的每道菜價格都不便宜,但是送上來之後,我們覺得都是真材實料,貴得有理。像海鮮醬義大利麵,我們原以為那個「海鮮醬」像是紅醬、白醬之類的,沒想到,居然是各種海鮮混雜其中,例如:淡菜、花枝、蝦仁等。


在我們的主菜上桌前,右邊那桌男女的魚菲力上桌。令我們意外的是,那兩道魚菲力,真的非常大!服務生貼心地詢問是否需要切,然後在一旁擺個臨時小桌,當場切給客人看,以讓客人確定他們吃的就跟看到的一樣。等工作完成後,服務生再把小桌搬走。

相形之下,我們沒那麼貴的主餐,份量則小多了,就是一般的主菜大小。我們對自己的主菜都感到滿意,某人雖然不偏愛雞肉,吃了他那份主菜,也說好吃。

我們最後還吃了一份巧克力蛋糕。那是我覺得當晚唯一的敗筆,因為巧克力蛋糕上的葡萄柚過酸,和巧克力的甜味不搭。

Rose Pistola的平均消費在旅遊書被列為「適中(moderate)」,只有兩個錢的符號。有本中文旅遊Mook還說這家「被公認為北灘最棒的餐館,平均每人消費額是36美元」。不過呢,某人雖然只點了一杯白酒,而不像別桌,幾乎都點了一瓶酒,這頓飯不含15%小費的帳單,就已經高達一百一十多美金了!

有個旅遊網站的資訊比較接近真實,它說主菜的平均價格是22元。與中餐館比起來,尤其是與我們前一晚在中國城「大華閣」的晚餐相比,這裡一道主菜,就差不多是我們兩人在中餐館吃飽的總價。原因?除了食材、氣氛,最重要的一點,莫過於服務吧!一般而言,這種西餐廳的服務生,會非常關心顧客的用餐感受,相形之下,中餐館的服務生就冷漠許多,服務態度也欠佳,整體消費水準難免有別。

以下是Rose Pistola的照片,點選小圖可看大圖及說明:

chocolate cake of  Rose Pistola

fish dish of  Rose Pistola

chicken dish of  Rose Pistola

spaghetti of  Rose Pistola

mussel dish of Rose Pistola

bread of Rose Pistola

Rose Pistola

Add:532 Columbus Avenue, San Francisco, CA 94133
Tel:(415)399-0499

由 debby 發表於 11:23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20, 2007

麥當勞教會中國人排隊?


因為送公公出國,於是來到洛杉磯國際機場(Lax)。每次來洛杉磯國際機場,感覺規定都不太一樣。之前我碰到的是,先檢查行李(不能上鎖,檢查通過之後,再把鎖交給行李運送人員,由他們上鎖),再去航空公司櫃臺報到、劃位。但是這次,卻是先去航空公司櫃臺報告,再檢查行李,然後人就可以入關了。

由於我們檢查行李的地方,就在中國東方航空櫃臺對面,於是在等待時,就近觀察大陸旅客。


東方航空為了使顧客有排隊的方向,因此拉起了排隊線。排隊線的盡頭是兩名女性員工。一名大陸男子向其中一名詢問之後,該員工要他排隊辦理。但他不願,於是拉起排隊線,強行進入,直奔櫃臺。此時那名女性員工臉上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並未阻止。當時櫃臺正有顧客在處理事情,該闖入男子根本置之不理,就在旁邊問起櫃台人員話來,然後很快地辦好他的事情離開。

對於這種作法,或許有大陸人覺得他很有辦法,別人都要乖乖排隊,等候不知道多久,才能辦好,而他三兩下就解決了。

看在我們的眼裡,不是這麼一回事。於是想起上回去Santa Barbara Mission的事情。

那天的遊客非常多,小小的顧客服務中心擠滿了人,許多人在看各種紀念品,流連忘返。這裡的結帳櫃臺跟買票的櫃臺是合一的,再加上櫃臺也展示一些紀念品,因此有點混亂。

無論如何,我們照規矩排隊,等候買票。當時的隊伍由於人多及動線問題,是向右的。然後一名美國男子冒出來,就站在我們前面那個人的後方,也就是我們的左方。櫃臺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注意到他了。當我們前面的人結完帳,他立刻向前準備結帳,某人一直注意他,趕緊出聲是他先來的。但在某人出聲前,櫃臺的人,那個握有權力的人說話了。她對那個插隊的美國人說:「I can't help you, the line is over here.」那個美國人於是乖乖地走到隊伍最後去排隊,而我們順利買票進入。

這一幕讓我們印象深刻。在台灣,甚至在大陸,如果該排隊的地方有人插隊,除了隊伍中有人出聲,否則也沒有人會管吧!至於不排隊的混亂情形我就不討論了。然而,在美國這個地方,該排隊的時候,是所有人都會共同維持這個秩序,包括面對隊伍的掌權者,不管他們是賣東西、提供諮詢或任何服務。

《公司的歷史(The Company: a short history of a revolutionary idea)》作者引用《Golden Arches East: McDonald's in East Asia》一書的說法提到:「教會中國人排隊的也是一家公司:麥當勞」(p.36)。

雖然我們排隊處的斜上方就是麥當勞,但我不認為中國人真的學會排隊了。不排隊、插隊、就算排隊了,但是臨時讓認識的人一併插進隊伍……這種事不但在中國大陸、台灣常見,中國人在國外也是這樣,因此被國外的一些媒體列為中國遊客的通病。還有,在公廁總是在每間廁所前面排隊,而不是在入口處只排一條隊伍。

中國時報的一名旅遊記者在一篇〈日本休息站不只是下車尿尿〉文章中提到,她曾在日本成田機場公廁碰到一批台灣遊客,她刻意擋在門口,要所有人在入口處排一條隊伍就好。她說台灣遊客覺得她很怪,用怪異的眼神看她,她當場解釋:「排一排比較公平。」但在她進入廁所後,台灣遊客立刻「散開」,在每間廁所前各排一條隊伍,讓她出來之後頗為氣餒又無奈,好難教育這些人啊!

前述那名直奔東方航空櫃臺的男子,犯的錯誤不只是插隊。他越過正在辦事的人,向櫃臺人員問話,完全視原來和櫃臺人員交涉的人為無物,不尊重前面的人。而櫃臺人員也非常失禮,他應該照先後次序解決顧客的事,而不是放任那個插隊者。

在美國,如果你需要通過別人身邊,一定要跟對方說:「Excuse me!」對方往往立刻會說:「sure!」然後讓點空間使你得以通過。中國人似乎都不懂這個禮節,我每次在華人超市講這句話,一堆人都好像沒聽到一樣,也不讓我過,擋在路中央不動,非要再補個一句:「May I get by?」他們才會聽懂。

我曾在Costco碰到不懂得講「Excuse me」,就狠狠推我一把的華人女生,讓我十分火大。雖然她懷孕了,肚子很大,但是也不應該隨便推人,而應該出聲說一句:「Excuse me」。更何況,我當時並沒停住不動,也不是走在路中央。

上次回台灣時,飛台北的馬航跟飛首爾的某家航空公司剛好在同一區,在那一帶逛免稅商店的,幾乎都是東方人。這種不懂得講「Excuse me」就狠狠撞人的情形更明顯,而且有些韓國男人很粗魯又惡劣,還會故意用手臂撞人。當時我不免心想,難怪亞洲人在美國的形象不好,禮貌太差是其中一個原因。國家的形象最容易展現的地方之一,就是國際機場,尤其是大型的國際機場,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在此碰到各國的人,因此會讓人建立、強化或更改對某些國家國民的印象。

中國大陸媒體甚至痛心地指出,在法國、德國、日本、泰國、新加坡等地,先後有簡體中文的警示牌出現:「中國人,便後請衝水」、「請不要隨地吐痰」、「請安靜」等。這讓我想起1903年,上海租界的一個公園入口那個讓中國人知道了都會憤怒的規則:「犬與華人不准入」。以前讀到這段歷史時,非常不愉快,然而,當我在美國見多華人(不管是來自大陸、台灣或其他地方)的惡劣行徑,我覺得華人應該反省,到底為何被人看不起。

美國反歧視的相關法令,從歷史來看,可以說是黑人用血淚爭取來的。而華人想要在這片土地不被瞧不起,是該用個體結合集體的力量,贏回自己的尊嚴,也贏回母國的名聲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1:32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19, 2007

Albertsons請我吃無籽綠葡萄

Whole Foods Market賣的咖啡豆我們在此地的許多台灣朋友,都是Trade Joe's超市的忠實顧客。律克升官請一群朋友到他家吃飯時,Amy從Trade Joe's買了一條比兩歲的傑洛米身高還要長的餅乾帶去。上回H託我們照顧三盆植物,來回都拿了一大堆Trade Joe's的紙袋來。前不久,我們去查爾斯家吃飯(正確地說,應該是我們去China Kitchen買了食物帶去他們家一起吃),他們也說都在Trade Joe's買菜。大黛比說,Trade Joe's的水果很新鮮,買回來就可以吃了。公婆前不久去了Trade Joe's,也說感覺非常好,此後常去買小瓶的脫脂鮮奶。

我們因為距離遠的關係,不去Trade Joe's。我去過跟Trade Joe's有些類似、賣許多有機食物的Whole Foods Market,看到井然有序的各類食物、顏色鮮豔的各種蔬果、種類繁多又衛生的現成食物(Deli),以及香味四溢的各國咖啡豆,心情很好,印象也佳。

不過,因為距離的關係,我們只能是Albertsons的常客。我曾經把Albertsons蔬果區的照片寄給媽媽,她看了也忍不住回信告訴我,看了這些美麗的各色蔬果,讓她感受自然食材的美好。

Whole Foods Market的咖啡機比起亞洲超市,這些洋超市的價格都比較高,但貴得值得。例如蔬果,洋超市的貨色感覺比較新鮮,也很少看到沾有許多泥沙、糜爛的情形,但亞洲超市就會。還有肉類,華人超市的肉類聽說因為冷凍庫溫度不夠,因此新鮮度不若洋超市,加上距離遠,開車一個多小時回來,肉都快壞了,所以我們現在都就近在洋超市購買。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超市本身的管理、制度,乍看之下跟顧客無關,卻因為攸關員工素質和福利,所以間接影響顧客權利。

例如我在韓國超市目睹的員工偷用店內商品事件,在這些洋超市應該比較不會發生。因為東方超市的員工福利(主要是健保)比洋超市差許多,所以在那邊工作的人,可能產生揩老闆油的不良心態,在超市內做偷雞摸狗的事,對顧客的態度也不佳。

今天由於被Albertsons請吃無子綠葡萄,再次由衷地感受到這家洋超市的制度和服務,的確比亞洲人開的超市健全、完善許多。

由於看了數天的新聞,都說前幾天的寒害重創加州的果園,因此下週開始,水果就會調漲。趁著今天雨停了、溫度上升了,我趕緊去Albertsons買水果。

如同美國和台灣的許多商家,Albertsons有自己的信用卡,連帶發行一種Preferred Savings Card,只有信用卡的一半大,可以掛在鑰匙圈上。用Preferred Savings Card,就是享有會員權益,就算付現、用支票都可以。

紫色和黃色花椰菜為了吸引顧客用Preferred Savings Card,Albertsons有許多減價項目,都是用這種卡,才能享有的。所以我通常會先看看現在有哪些東西有折扣,今早便買了原價一磅3.49,現在特價一磅2.99的無子綠葡萄一袋。

但是我回到家一看,收銀員居然算成3.49元一磅的原價,一共兩磅,正好差了一美元。所以我便帶著葡萄去Albertsons服務台說明。

櫃臺的服務人員查明事實後,便將我當初支付的錢退給我,不是只退一元而已,所以等於請我吃那一袋葡萄。

之後又發生一個小插曲。我收了錢之後,就離開,走到一半,想起忘了把葡萄拿走,於是折返。服務人員從垃圾箱撈出那袋葡萄,跟我說,他拿一袋新的給我,原本的被他扔到垃圾桶過。因此他去架上拿了另一袋無子綠葡萄給我。

我拎著葡萄回家的路上,不免讚嘆,這種服務是我在台灣沒碰過的。台灣的商家頂多退顧客多付的錢而已,而且,如果顧客遺忘的葡萄被扔了之後,顧客又回來說要拿,他們可能趁顧客不知道或沒注意,就把從垃圾箱撈出來的那一袋原袋奉還,不會換一袋新的。至於此地的華人超市,我想差不多如此。

這種事,我不是第一次碰到。

剛到美國時,我有次買最便宜的黃洋蔥,一磅0.69元,居然被一位年輕的白人男店員算成最貴的洋蔥,總價要八塊多!換算成台幣,就是兩百多塊,貴到嚇人。我覺得被欺負了,於是跟某人抱怨。他帶著我到Albertsons的服務台詢問,那個服務人員跑去洋蔥區一看,發現那個收銀員錯的離譜,很不意思地吐著舌頭跑回來,然後把八塊多全部退給我。那時,我才發現Albertsons真是一個有制度的超市,而這種對顧客友善的制度,充分保障顧客的權益,申訴過程,顧客也能感受到被尊重。這是我在台灣沒體驗過的。

他們似乎對不同的商品,有不同的作法。某人有次買一盒雞蛋,被算成兩盒的價錢。那次Albertsons不是一口氣退兩盒的價錢,只退了一盒的錢。但是某人拿了一張法國麵包兌換券回來,打電話去albertsons的電話調查中心做客戶滿意度調查,就可以取得兌換券上所需的編號,然後就可以換一條 1.29元有大蒜醬的法國麵包回來。

在美國,有許多種商業模式,有各種族裔的商店,經過比較,我認為,亞洲人的商店或服務(除了日本),有許多地方應該向洋人好好學習。

圖說:上、Whole Foods Market的咖啡區。
中、Whole Foods Market咖啡區旁的咖啡機。
下、Albertsons的蔬果區。

02/26/2007補記:
前些天,因為買的蕃茄又被算貴,去退費的時候,注意到服務台有個標示,表示只要是廣告單上的特價項目被算貴,就可享受全額退費。所以,如果不是特價項目,就只有退回多算的金額。

我終於弄懂是怎麼一回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39 A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18, 2007

終於買到荸薺了!

好不容易在華王超市買到的荸薺(water chestnut)在美國買了幾次絞肉,想做獅子頭,但是因為沒買到荸薺,於是屢屢做罷,悵然若失。雖然荸薺不是非用不可,但我喜歡荸薺的口感。加了荸薺的肉團,不管是獅子頭、水餃、包子(還有小籠包)等,吃起來就是不一樣,味道比較有層次。

公公憶起他小時候在四川吃到的超美味紅油抄手,說那個餡非常多,但那時肉類不易買,而且貴,所以主要是菜。他說之後吃過很多紅油抄手,都沒當年的那家好吃,他猜測是加了荸薺。婆婆聽了便說,公公覺得好吃的東西,都說是加了荸薺,包括他後來在北平吃到的小窩窩頭。

不能否認的是,有了荸薺,食物的味道比較引人入勝。

有一天,我在難吃的中餐連鎖店Pick Up Stix的Shrimp with Vegetables中,發現有荸薺,感到非常意外,為何我在超市都沒看過,但這家卻用了荸薺當材料?那荸薺應該不至於在美國買不到才是。

後來,某人為了買恰恰瓜子,跑了一趟香港人開的華王超市(另一家規模更大的華人超市沒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恰恰)。就在我們步出超市時,我瞥見門口有個小攤,一名女性工作人員在請人試吃東西。我問婆婆那是什麼,她說是荸薺。

荸薺?ㄟ,原來華王有啊!

後來再到華王超市,便趕緊在蔬果區鑽來鑽去找荸薺。果然被我找到以紅色網狀塑膠袋裝的荸薺,它的洋名是water chestnut。chestnut是栗子,而板栗現在在華王等華人超市也買得到。wiki說荸薺是用在中餐中的植物,看來洋人不吃這果實,難怪洋超市沒賣。

好不容易買到荸薺,仍沒法做獅子頭,因為沒有絞肉。沒關係,荸薺這種水田裡的植物,洗淨去皮後生、熟食皆可,不一定要加到肉料理中。

我拿了部分來當水果吃,味道脆甜,不過,據說生荸薺性寒,煮熟之後沒那麼寒,所以我不敢吃太多生荸薺。另外還加了一些到泰式紅咖哩牛肉中,味道也挺不錯的。

既然知道哪裡可以買到荸薺,改天就去買絞肉回來做獅子頭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3:12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17, 2007

在舊金山公車上被搭訕

走出Ghirardelli Ice Cream and Chocolate Caffe後,某人若有所思地跟我說,東方女子在這個城市應該有很多練習英文的機會,我不過在店裡喝個熱巧克力,居然有店員跑來跟我講那麼久的話,如果是超級美女的話,這種機會豈不更多?我聽了,額頭出現三條黑線,跟他說,那是因為我拿著相機在店裡拍了很多照片,像是研究Ghirardelli的樣子,所以八字鬍先生才走過來跟我講解的嘛!

但是某人反駁我的說法,他說後來有兩個年輕人走進來,之後還有掛著相機的中國大陸男人到店裡,八字鬍先生都沒理他們,只跟我講解。我不置可否,仍認為那是他們不像我,走到巧克力機器前去看半天。

至於異國情侶\夫婦(東方女子+洋人的組合),我們在舊金山的確看到不少。不過我認為,要有露水姻緣很容易,但是東方女子要和美國洋人長久相處,就東西方的教養環境來看,其實不簡單。

沒想到,那天傍晚,又有陌生人跑來跟我說話,不過,這次說的是中文。

舊金山的公車那是看完金門大橋後的事。我們準備搭公車回到市區。一輛公車急駛過來後,某人跑上前去詢問有沒到某地,司機說有,於是我們上車。沒想到,這個公車司機就跟台北的公車司機差不多,人還沒站妥,他就開車。我怕跌倒,趕緊找了前排的位子坐下。某人跟我說那是身心障礙者坐的位子,我趕緊跟他移動到後排去。

此時公車上有兩個長得不錯的年輕人引起我的注意,因為他們穿的衣服,有幾分像台灣的高中生制服,不過,他們的樣子可好看多,不像台灣的男高中生站沒站像、坐沒坐像、書包斜掛、衣服又不合身的樣子。其中一個金頭髮的,就坐在我之前坐的位子的後一排,另一個黑頭髮的則站在一旁。

我同時打量車廂內的廣告,然後指著一個有數種語文的公車標語跟某人說,「嘿,那個『請向後走』用的是正體中文耶!」洛杉磯的華人人口也多,但是很多標語都是用簡體中文寫的,像是洛杉磯機場到市區路上的「歡迎」,那個「歡」一看就知道是簡體字。

不久,那個金頭髮的男生走過來用中文問我:「你們是從台灣來的嗎?」我說是啊!意外他的中文講的不錯,沒什麼洋腔,只有一些用法不太正確,像是「不習慣」,他會說成「沒有習慣」,不過我都可以理解。他說他們想到台灣去傳教,我於是問他們是摩門教徒嗎?他說是。他表明自己對台灣有興趣,對中國大陸則沒興趣,還說他還沒念大學,想去讀台灣大學,我跟他說這倒是有一些交換學生的機會可以試試看。他問我在美國多久了,還習慣嗎,他是加拿大人,剛到舊金山時,不習慣,不喜歡美國,現在比較好了。最惹某人反感的,是他問我在此地的生活有沒問題,需不需要學英文,他們教堂有教人英文,我可以去,於是遞給我一張名片,說我可以打電話給他,如果他不在家的話,可以留言。我雖然跟他說我們不住在舊金山,他還是這樣跟我說,令我滿困惑的。

我低頭一看他的名片,嚇了一跳,這張名片完全是用正體中文寫的,難怪他的中文這麼流利,顯見他的傳教對象就是會說中文的人,尤其是來自台灣等地的人。唯一讓我覺得怪怪的詞,是「信息」二字,像是大陸的用詞,台灣人應該比較習慣「訊息」吧。

這張名片一面寫的是:「免費英文班!免費英文班是由精通國英雙語的美國人授課。分級多班‧有教無類‧完全免費‧歡迎參加」,然後是時間、地點、地址和地圖。另一面則寫的是:「我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我們希望與您分享一個在我們生命中帶給我們許多祝福的信息——關於我們的家庭,就是一個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家庭會有哪些好處。你們有否想過你們從哪裡來,為何會來到這世上及死亡後會到哪裡去?我們知道這些信息會改變您們的生活,請致電給我們!」下面寫的則是傳教士姓名(他填的是「劉長老」)和電話,以及聚會時間和地址。

他下車前還交代我要打電話給他,我心想,那可是我的決定了。

某人自始至終都坐在一旁一語不發,不願意跟他們講話。事後才跟我抱怨,這些摩門教徒都叫人去教會學英文,實際上是要傳教。他記得小時候,就有摩門教徒到他家按鈴問要不要學英文。聽起來,那個摩門教徒沒做好功課,不知道那一區有許多人的英文程度還不錯。

他的印象跟我不太一樣。我家附近似乎一直都有騎腳踏車的摩門教徒,總是兩個一起出現,但是不同時期,看到的人不同,應該是附近有他們的據點,因此這一批服完役了,就換另外兩個來。

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是高中放學後,走路經過菜市場外圍時,看見兩個摩門教徒跟一個老太太傳教。我那時不清楚他們其實是會說中文的,於是大老遠看到,心裡就冒出許多問號,疑惑他們怎麼不去找年輕一點的人傳教?

直到這次自己被搭訕傳教,被詢問在此的生活能力,突然有種感覺,他們好似專門針對老弱婦孺?可惜我的內心不夠徬徨,對排他性的宗教沒有興趣,在這裡的生活也大致還好,就算有需要學英文,寧可選擇去adult school等機構,而不是上教會。

我跟某人對摩門教的感覺,倒是有點挺相似的,就是覺得他們跟直銷有幾分相似。那些做直銷的,累積越多下線,就越容易升級(變成「鑽石」等級之類的),然後收入也更多。而這些摩門教徒,讓越多人開始信教,「宗教下線」越多,他們上天堂的機會就越大。說來說去,其實是為了他們本身,但是他們表面上的說法,都會說是為你好,他們的福音要向你傳達。

無論如何,被搭訕,進而被傳教,對我而言,都算是個奇怪的經驗。


參考:wiki—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

由 debby 發表於 10:12 PM | 迴響 (2) | 引用

January 15, 2007

加州的寒害

前些時日才看到媒體說今年是美國的暖冬,美東的大衣業者都愁眉不展,因為天氣暖和,沒像往年那麼多人要買厚重的衣物。沒想到,前天聽婆婆說,清晨的低溫破了歷史紀錄。詳細的氣溫我忘了,換算成攝氏的話,是低於零度。而今天早晨我們起床時,戶外僅華氏36度,相當於攝氏2度。

往昔溫暖的南加州,居然有這麼低的溫度,於是出現一些災情。根據世界日報今日報導,405號高速公路和14號公路都結冰,最嚴重的莫過於農業損失:「加州十億元的柑橘種植業因兩夜破紀錄的低溫,面臨巨額損失。……全州主要的橘子、檸檬與橙栽種縣,周六與周日兩天的黃昏,氣溫均下降至20度左右。……寒流可破壞收成,導致大量農場工人失業,並對果樹留下長期的損害。……1998年維持三天的寒流,造成加州85%的柑橘收成遭破壞,損失高達到七億元。據統計,2007年尚未收穫的柑橘類作物價值9億6000萬元。」新聞圖片是一顆顆的橘子,都掛著一條長長的冰柱。為了保暖,這些果園經營者便讓水果吹暖氣,但是仍抵擋不了寒害的侵襲。看來,未來兩年的柳丁、檸檬和橘子價格不會便宜了。

因為超低溫,阿諾史瓦辛格宣布加州進入緊急狀態,州政府開放地方兵工廠做保暖中心,緊急避難中心也啟動,因為光是洛杉磯縣的遊民,大約有九萬人。相關單位擔心即使開放這麼多單位,床位仍不足。

奇怪的是,這個週末正好碰上聖誕節後真正的減價大折扣的最後(?)一週,Mall裡超級多人,摩肩擦踵,而且有許多人很勇猛地只穿一件短袖T-Shirt和牛仔褲而已。

過完馬丁路德紀念日,回到家一看,幾個月前種下的夜來香,似乎也受不了低溫,葉子已經枯萎了,另外一種植物的葉片顏色也變得很古怪。

「溫暖的聖誕節」後,我們沿著101高速公路去Ventura和Santa Barbara的Mission參觀,路上碰到強風,冷得我直打哆嗦,Ventura Mission對面的噴水池不時被風吹到把水都灑到行人道上,所以經過時要小心,不然可能一陣大雨灑在身上。最扯的莫過於某人的車被強風吹到有點不穩,好似會左右移動。那時我以為碰上南加州最冷的一天了,沒想到,那其實不算什麼,還有更厲害的在後頭哩!

由 debby 發表於 10:54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13, 2007

甜食迷的巧克力夢工廠——Ghirardelli

在格林童話「糖果屋」的故事裡,漢斯和葛麗特兄妹在森林中找到一間用薑餅做的糖果屋,裡面充滿許多誘人的糖果,讓他們一時忘了更重要的事——找回家的路。

當我到了漁人碼頭39號碼頭(Pier 39)入口不遠處的巧克力天堂(chocolate heaven)時,我覺得自己頓時成了「糖果屋」故事中的小孩,看著滿屋子各式各樣的巧克力,心花怒放,不想離開了!

想買舊金山紀念品的人,到巧克力天堂不會後悔。這裡有各種舊金山紀念巧克力,不論是盒子上有舊金山的風景、用舊金山的Cable Car造型做成的鐵盒裝巧克力,或者是利用附近的Alcatraz Island做訴求,推出填有幾枚巧克力金幣的囚犯豬撲滿,甚至以金門大橋做造型的巧克力,都是可以讓人邊吃巧克力邊回味舊金山之旅的紀念品。

想買多一點的人,可以買散裝、秤重的巧克力。至於怕胖的人,這邊則有無糖(sugar free)的巧克力可以選購。不過,這裡的酒心巧克力(liqueur),由於在巧克力中包了酒,必須滿21歲才能購買。跟我一樣心花怒放的人,最好事先上網站做點功課,列一張購物清單,不然可能一買就發現立刻瀕臨破產。

在巧克力天堂,有一點讓人無法不注意的,就是這裡有非常多的Ghirardelli巧克力,這是在加州誕生的巧克力品牌之一,另一個則是在洛杉磯誕生的See's Candies。See's 的歷史短一點,她是1921年加拿大移民創立的品牌。而Ghirardelli則早在1852年,就由義大利移民在舊金山創立。Ghirardelli的巧克力並非只能在舊金山才買得到,我們附近的Albertsons超市就有幾款Ghirardelli巧克力,但是不齊全,想買比較不一樣的 Ghirardelli巧克力,必須在舊金山等直營店才買得到,可以參考官網的列表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6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5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4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3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2

39號漁人碼頭的Chocolate Heaven 1

依依不捨走出巧克力天堂後,我跟某人說,我想去Ghirardelli Square喝Ghirardelli 的Hot chocolate。在米其林出版的《San Francisco》旅遊書中,將Ghirardelli Square列在「Musts for Fun」和「Musts for Kids」中。我們本以為就在39號碼頭附近,但是把手上的那張39號碼頭商店列表看來看去,並沒看到Ghirardelli Square。直到晚上在飯店研究了地圖,才發現原來在North Point Street。

於是我們第二天一早,第一個景點,就是Ghirardelli Square。我們在Powell Street的票亭買了All Day Pass,然後就近搭乘Powell—Hyde路線的Cable Car到漁人碼頭,然後再走過去。

我們到的早,Ghirardelli Ice Cream and Chocolate Caffe還沒開,於是繞了Ghirardelli Square一圈,發現原本的入口處,正在大興土木。轉了一圈再度走上巧克力廣場,已經十點了,店家開始營業。

雖說旅遊書都推薦這裡的奶昔、聖代、熱巧克力,尤其是以「地震」(Earthquake)為名的超大冰淇淋!這讓人想起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這個超大冰淇淋,據說用了八球冰淇淋,加上八種料、香蕉、堅果和莓果類製成,特色?當然是很容易倒塌囉!

不過,此時正值冬天,我們不想點這種份量可觀的冰品,於是點了熱巧克力,一杯稅後是3.96美元,不算便宜。另外還吃了店家提供的小片的Ghirardelli,雖然是含有6成可可的黑巧克力,但裡頭包了焦糖,因此甜的很,讓我很想找杯茶來喝。

聽說這間店平時很多人,不過此時空蕩蕩的,只有我們和另一桌客人,然後有隻鴿子在店內飛來飛去。一位八字鬍先生幫我們把熱巧克力送過來,看到我正在玩相機,因此幫我們拍照。後來我看到一旁的巧克力機器,正在拍照時,他不知從哪冒出來,然後開始幫我做導覽。

八字鬍先生說,這些機器雖還在運轉,但只是為了展示,不是真的用來生產。工廠早已搬到奧克蘭附近的San Leandro,不再用這些舊型機器。

他指著樓梯口的老照片,說當年的工人就是這樣操作機器的。這些機器來自德國,是很好的機器,所以可以用這麼多年。身為Ghirardelli的員工,他挺自豪地說,Ghirardelli跟許多品牌巧克力不同,本身擁有完整的生產線,從可可豆開始,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Ghirardelli有固定的可可豆來源,挑選其中較好的六成,其他四成淘汰不用,以製造品質較好的巧克力。這些被淘汰的,就流到其他次等巧克力工廠去。至於留下來的巧克力,都是在室內烘焙,以便有穩定的品質。

他先走到機器旁,指著一張可可樹的照片,跟我說可可豆就是長這樣。然後走到櫃臺,拿出一瓶可可豆,繼續跟我說,可可豆含有脂肪,所以要把可可豆的脂肪和可可分開。他指著白色的可可脂肪,說白色巧克力就是用這個做的。我因此恍然大悟,難怪白巧克力沒有那些被人傳頌的巧克力益處,就在於不含有可可成分。他還說,不同產地的可可豆,味道不同,因此他們的人花費心思將各種可可豆做不同比例的混合,以便製造出最好、味道最獨特的巧克力。同時, Ghirardelli是最早開始生產罐裝可可粉的廠商,以便做為家用。

老照片示範當年怎麼用這個機器

可可豆(左)和可可脂肪(右)

巧克力原料—可可樹的照片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10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9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8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7

Ghirardelli Hot Chocolate

Ghirardelli chocolate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6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5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4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3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2

Ghirardelli Ice Cream Shop & chocolate Manufactory

Ghirardelli Square的Ghirardelli Shop

Ghirardelli Square的入口

Ghirardelli巧克力的招牌

關於Ghirardelli創辦人Domingo Ghirardelli,他也說了一些,不過,後來參考Ghirardelli Square庭中的說明牌,我發現他有些地方講錯了,因此以下是正確版。

Domingo Ghirardelli是義大利人,父親本身就是經營甜食的。他後來搬到南美洲做貿易,先後待過烏拉圭和秘魯。舊金山的淘金熱吸引許多外國人前來, Domingo Ghirardelli的鄰居在1848年帶著Ghirardelli的600磅巧克力到了舊金山,而且很快就將巧克力賣完。這讓Domingo Ghirardelli因此隨後到了舊金山。

八字鬍先生說,Domingo Ghirardelli淘金不成,因此只好賣起糖果、義大利麵等義大利人的祖傳絕活謀生。我們沒看到關於他淘金的紀錄,倒是看到他賣糖果、酒心巧克力、義大利麵、咖啡等,給那些淘金的人,而且賺了一筆。於是他在1852年開始在舊金山經營Ghirardelli這個巧克力品牌。八字鬍先生講了另一段軼事,是當時的淘金者為了提神,因此有用藥物的習慣,但Ghirardelli提倡吃巧克力替代,因為巧克力含有可可成分,也有使人精神振奮的效果。

Domingo Ghirardelli在1892年退休後,將巧克力事業交給他的兒子,現在的Ghirardelli Square就是他兒子在1893年買下的,原本是磨坊。第二代的Ghirardelli繼承人請原本磨坊的建築師繼續為此地興建幾棟建築物,所以現在我們能看到不同建築物上有不同的年代,但是風格相近,不至於看起來彼此不搭。這個地方逃過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沒有受到破壞,於是 Ghirardelli能在此繼續發展,並且在一次世界大戰時因為供應巧克力給軍方而大賺一筆。在二十世紀的20年代,Ghirardelli是西部最大的巧克力製造商。

但到了50年代,美國人的家庭進入電器化時代,工廠所用的機器也不同以往。Ghirardelli原本的生產模式,是相當勞工密集的,因此顯得過時。在60年代初期,經營者不再是Ghirardelli家族之後,這個廠辦合一的地方就被出售。

現在的Ghirardelli Square變成舊金山眾多舊工廠再造的景點中的佼佼者,William Roth功不可沒。他和母親兩人在1962年將Ghirardelli Square買下,企圖保持原貌,不讓此地被改建成公寓區。1982年,此地成為美國的國家歷史地標,Ghirardelli家族在此地興建的建築物,得以保存。

Ghirardelli店內的冰淇淋廣告

Ghirardelli的大廣告

Ghirardelli 以前的廣告2

Ghirardelli 以前的廣告

現在這裡除了Ghirardelli的巧克力店和冰淇淋店(兩間分開但相鄰),有餐廳、藝品店、服飾店等。就在磨坊的那棟建築物中,還有家華人餐館呢!

至於Ghirardelli本身,經營權前幾年不斷轉手,現在是瑞士Lindt & Sprungli擁有。 Lindt & Sprungli是誰?就是擁有Lindt(有人譯做「瑞士蓮」)的那家公司啦!跨國企業的併購,有水平和垂直兩種方式,這家公司都在水平併購其他的巧克力公司。

離開Ghirardelli冰淇淋店時,看到店內的冰淇淋廣告海報。哎,好誘人喔!下回等春、秋季,沒那麼冷的時候再來舊金山吃吧!

Ghirardelli本身的歷史說明

Ghirardelli Square再利用的功臣說明牌

Ghirardelli Square的老建築之一

Ghirardelli Square的模型

Ghirardelli Square中庭的水池

Ghirardelli Square的解說牌

Chocolate Heaven

Add:Pier 39, D-1
San Francisco, CA 94133
Tel:(415)421.1789


Ghirardelli Square - Ice Cream and Chocolate Caffe

900 North Point St.
San Francisco, CA 94109
Tel:(415)474.1414

Ps. 點入以上小圖,可看大圖和相關說明。由於圖片很多,不再此重複貼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58 PM | 迴響 (2) | 引用

January 11, 2007

在漁人碼頭被黑人嚇到

去舊金山之前,某人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那裡的治安較差,有些區域不適合去。而LA這一帶,除了downtown讓我覺得有些可怕,環境髒亂,很多目光不善的行人、乞丐外,其他的地方都讓我覺得挺安全的。

到了舊金山的漁人碼頭,我的確看到許多黑人乞丐,有些人立了一個牌子會表明需要錢去酒吧喝酒,有些人則表演路人無法預料的街頭行動劇。

在我們參觀完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潛水艇USS Pampanito後,我們沿著漁人碼頭走,要回到叮噹車(Cable Car)的終點\起點。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我發現碼頭上的船,有艘亮起聖誕燈泡,於是想要過去拍照。但某人此時卻過來拉我,我想我拍一張就好,於是掙脫他的手,往岸邊靠過去。

就在此時,先前我沒注意,也沒在意的路邊障礙物,突然動起來,而且「長大」了!一個黑人從聖誕樹後跳出來,發出狗叫聲,嚇得我尖叫。

路人看了當然很樂,有的便打賞那個嚇我的黑人乞丐。

後來,某人才跟我說,他早就發現那個黑人躲在聖誕樹後面,準備伺機行動,沒想到我越走越過去,他很怕我被嚇到,發生把相機摔落水裡等事,所以去拉我,沒想到我還是要靠過去,而且被嚇到了。

所幸,我嚇了一跳之後,並沒把相機丟到水裡。

在我之前,另外有兩個男黑人裝作同性戀,讓路人覺得好笑而打賞。不過,我實在不覺得那是幽默。尤其在舊金山這種同性戀可以在卡斯楚街(Castro Street)光明正大相擁的城市,拿別人的性向來取笑,實在不是好事。

以下就是我被嚇到前拍的照片:這也是47號碼頭一帶的船隻 2

由 debby 發表於 12:13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10, 2007

惡夢般的肉團三明治—PIZZA PORT

在開車到舊金山的六百多公里中,我們無法計算中途可能會在哪裡暫停,因此沒有預先計畫該在哪停留用餐。

出發那天,除了中途加油,某人一口氣開了幾小時。到了中午時分,他把車開進一個叫Morro Bay的小城,問我要吃什麼。在當地的Albertsons超市附近,我們看到Berger King等兩家速食,他說就選一家吧!我過去很少吃速食,能不吃這類垃圾食物,就不吃。我以為他懶得找其他的店,跟他說我看到路上有家叫Pizza Port的Pizza店,去那家好了!

進了空無一人的Pizza Port,呼喊兩聲後,我們到櫃臺各點了一種雞肉三明治。一個年輕的男人在紙上寫了之後,才抬頭跟我們說沒有雞肉了,要我們改選別的。

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選什麼。某人看了旁邊的小黑板,寫著今日特餐是meatball sandwich加飲料,便說我們都點那個好了。然後他要可樂,我要雀巢檸檬紅茶。

這家小店準備今日特餐的時間,遠比我們預期的久。在這段時間,我們坐在木頭長板凳上,打量起這間店的布置起來。


十足陽剛,我只能用這四字形容。天花板上掛了一堆沖浪板,店面的後方有幾台電動遊樂機,兩側的牆上各掛一台電視,方便客人看新聞和球賽,就跟其他的酒吧一樣。在我們之後走進來的客人,清一色是男性,而且是某種白人男性。隱隱約約,我覺得這裡的氣氛不是很友善。如果我只有一個人,不會想到這裡來。

特餐來了之後,我低聲跟某人說,好難吃。雀巢檸檬紅茶完全沒加糖,味道很怪,我第一次喝到這麼難喝的雀巢檸檬紅茶。meatball腥騷,用許多蕃茄醬都壓不住那股可怕的味道。唉,虧我之前看food channel,每回看到Giada De Laurentiis用充滿感情的語調談起meatball,讓我對這種義大利人的肉團充滿期待。此刻一吃,大失所望。唯一及格的食物,大概是隨餐附贈的小包Lay's洋芋片吧!雖然我平日也不吃這種東西,但是稍後在車上,我很快就把兩包洋芋片吃光了。

後來在網路上查到別人說這家的食物還可以,比一般連鎖店的Pizza好吃,我想,我們可能點錯了。另外有人說這家的服務態度欠佳,「服務可以更好(service can be better)」,倒是跟我體會的相近。

某人後來在車上跟我說,他知道我碰到沒吃過的東西和餐廳,喜歡冒險嘗試,但是在旅途上,找連鎖的速食店比較保險。因為在這種陌生地方的陌生小店,可能碰到我意想不到的事,到時我被氣個半死,也拿他莫何。因為連鎖店有制度,不管在哪,都有辦法申訴,而獨立小店的惡劣行徑,除非嚴重到可以報警,而且我也犧牲旅遊時間願意跟他們耗在那裡等事情解決,否則,是沒必要前去冒險的。

我同意這個說法,於是,到舊金山前,以及回程的路上,就成了我體驗美國速食的旅程了。


Pizza Port - Morro Bay

Add:787 Main St., Morro Bay, CA 93442
Tel:(805) 772-9540


以下是Pizza Port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Pizza Port的meatball sandwich

Pizza Port的天花板

Pizza Port的內部

Pizza Port的櫃臺2

Pizza Port的櫃臺

由 debby 發表於 06:25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09, 2007

老廣的規矩真是多—大華閣

Resize of SF626.JPG

當我們在舊金山中國城走了數個小時之後,我覺得走不動了,必須盡快找地方坐下來歇歇腿、喝杯茶才行。我們在這一路上,似乎只看到一間餐館比較多人,因此折返,回到那家「大華閣」。

但是剛坐下來,我們都發現情況不對,除了我們,其他三桌全是洋人。洋人的口味,跟我們完全不一樣。洋人喜歡偏甜的中菜,那些連鎖的中餐館,像Pick Up Stix,就是專門做這種洋人口味的中菜。我研究好一陣子,猜想可能因為早期的美國華人是廣東移民,粵菜中有些菜偏甜,例如糖醋排骨、橙汁雞排,剛好很對洋人的口味,銷路特別好,所以現在那些洋口味的中餐館,一定有Orange Chicken等偏甜的菜色。但是在我們的嘴裡,那些偏甜的中菜並不好吃,甚至讓人難受。

大華閣的裝潢實在不怎樣,就像台灣的許多鄉土餐館,牆上到處貼了看來有點稀奇古怪的菜色:「紅燒乳鴿」、「香港老鼠斑」(應該是魚,不是長斑的老鼠)、「鼓汁炒田螺」等。我們很好奇,那三桌洋人,是靠著什麼做依據,選擇來這吃飯的?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這家餐廳如果難吃,也不會比我們前一天中午吃到的義大利披薩店難吃。我們拿起菜單,準備點菜。某人從只有中文的菜單,選了椒鹽排骨,我則點了蠔油芥蘭。然後我又從有英文、給洋人看的菜單,選了一道炒牛肉河粉。我本來還猶豫要不要點一道有蓮藕的菜,因為不知道這邊的份量,所以暫時沒點。

沒想到,第一個上來的,居然是蓮藕綠豆排骨煲!我立刻招手要找服務生,準備跟她說送錯了,但是走過來的是老闆。

他一聽我說我們沒點這道湯,一邊幫我們盛湯,一邊說:「不要擔心,這是送你們的,很好喝!」

婆婆後來聽到我說這段,笑說好在我沒把這個去火湯退回去。她的朋友一家,有回在別州到了一個廣東館子,點了一道湯,侍者卻來了另一道湯,並且告知是餐館送的。她們認為既然點了湯,就不需要,把送的湯退了回去。沒想到,侍者把湯送進廚房後,出來告知,她們點的湯沒了。於是她們只好拿了菜單重新點一道,但又被告知沒了,接連數次,連最普通的雞蓉玉米湯都點不到。她們最後才發現,原來在廣東館子裡,退餐廳送的湯是表示對廚師的不尊敬,廚師看到心血被退,火氣上來,所以不幫他們做湯了!

我們因為沒有點湯,既然老闆說是送的,所以我們就喝了。我還跟某人說,他點的椒鹽排骨是炸的,很上火,這個湯剛好可以幫助去火。所以兩人都喝了不少。

至於我們點的菜,沒讓我們等太久,陸續上桌。讓我們不知所措的,是蠔油芥蘭,居然完全沒切段,這麼長一條,該怎麼吃?偏偏這是中餐館,我們又是中國人,若跟服務生要一副刀叉,感覺說不過去,所以只好盡可能不用手地解決。

最令我們吃驚的,是白飯上來的那一刻。當兩碗飯多到凸出來成半球狀的白飯上桌時,我們真的是哭笑不得。以前我似乎在漫畫裡看過這種形狀的飯,萬萬沒想到,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有人把飯盛成那種形狀。

既然我要吃炒牛河,就不碰那碗飯了。某人則是把那多出來的半球飯,撥到小盤子裡,才有辦法像往常那樣吃飯。

小時候在四川待過的公公,看到那碗白飯的照片,忍不住笑出來了。他說以前在四川,的確有人把飯添成那樣,但是,用的是貓兒碗,比照片裡的碗口要寬一點。我疑惑,把飯弄成那樣,怎麼吃菜?他說,那時的人就是要吃飯哪,不像現在的人,是為了吃菜才吃飯。

這間讓我有點摸不著頭緒的廣東餐館,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他們的櫃臺。一般人都知道廣東人喜歡「8」,因為諧音「發」。他們對「8」的愛好,可以看出廣東人在意的是什麼。在他們的櫃臺上,除了彌勒佛像、發財樹之外,有個小箱子,上面寫了:「Tip常滿」。我邊吃飯邊看著那幾個字,暗暗嘆道,果真是廣東人啊!大概因為在美國,所以不寫「小費常滿」(說不定也因為「小費」不好聽,與其他詞有諧音),而寫「Tip常滿」。

這頓飯的帳單是22.8元,算挺便宜的。背對「Tip常滿」四字而坐的某人,給了侍者4元的小費,高於一般的15%水準,算是服應他們「Tip常滿」的願望吧!


大華閣(Great Oriental Chinese Restaurant)
ADD:848 Washington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94108
TEL:(415)398-3691


以下是大華閣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1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2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3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4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5

舊金山的大華閣餐廳(Great Oriental)6

大華閣的櫃臺

大華閣的飯

由 debby 發表於 10:59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08, 2007

舊金山華埠出現倒扁餐廳?

?到舊金山的第一個晚上,我們準備在聚集廣州和潮洲移民的中國城吃晚餐。按照觀光客法則,最簡單、保險的方法,就是找一家很多人的餐館,就不至於太離譜。

我們沿著中國城的主要幹道邊走邊找,偶爾拐進小巷子裡,看看會不會有奇蹟。因為某人聽說,有一家不錯的港式飲茶,位於不起眼的地點,而且在二樓。若從一樓推門進去,會看到監視電眼,讓人奇怪這是什麼地方。我們試圖尋找符合這種奇怪描述的港式飲茶。

但是,走到一半,某人突然在一家幾乎沒人的餐館前停住,盯著櫥窗上的菜單看半天,然後笑了起來。我覺得奇怪,走到他旁邊一看,也忍不住笑了出來,舊金山出現倒扁餐館啦?

我們看到的畫面如下: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3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1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2

我笑到幾乎沒法把這幾個字拍清楚一點。我們很快就知道,這家當然不是倒扁餐館,就算是,也不必以此明志。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好笑的巧合,完全是簡體字轉換到正體字產生的問題所致。如果用微軟的簡繁轉換(應該叫「簡正轉換」才對),「乾扁四季豆」簡體化會變成:「干扁四季豆」,可是如果再轉換成正體中文,就變成:「幹扁四季豆」啦!

這大概是繼「余光中」被簡繁轉換弄成「餘光中」,不但筆畫增多,還變得更可笑之後,第二個讓我們覺得捧腹的例子。

看看招牌,明明用的都是正體字啊!可是為何會用到簡繁轉換,弄出一個笑話菜單出來,就不在我們的理解範圍內了。

如果有人到舊金山中國城,想去瞧瞧的話,以下是地址:

寶漢海鮮館
Bow Hou Restaurant

ADD:850 Grant Ave, San Francisco
TEL:(415)362-0601

等我們吃完晚餐再度經過這家餐館時,已經有好些人在裡頭用餐了,或許食物有吸引人之處吧!只是,對我們來說,那個讓人有所聯想的菜單比餐館本身,更吸引人。

如果以上圖片顯示不出來,可點選下列小圖,以便看大圖: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3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2

舊金山中國城出現倒扁餐廳?1

由 debby 發表於 11:11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05, 2007

有尊嚴的美國老人餐

在面積和人口都排名世界第三大的美國,不同的角落,可以認識美國文化的不同面向。雖然我從電視廣告和許多場合,發現美國雖不像日本、台灣那樣高喊「高齡化社會」,但他們對老人的關注,絕對不少於日本。而公婆由於年紀的緣故,擁有管道見識了我所不知道的美國老人服務。

他們最近津津樂道的,是城裡提供的老人餐服務。這項老人餐的訊息,是附近一位消息靈通的老鄰居告訴公公的。那位現在已經搬去與兒子同住的鄰居,過去由於常到別人家串門子,所以知道很多地方上的事,被公公稱做「地保」。

很久以前,這位「地保」就常數著銅板,走到公婆家門口,吆喝公婆跟他一起去吃(城裡提供的)老人餐,就在他們社區旁邊的公園裡,當時的價格非常便宜。公婆由於瑣事甚多,一直沒能與他同行。

直到前陣子,他們兩個中午開車經過公園時,突然想起這件事,於是去登記第二天要吃老人餐。登記之後,那裡的工作人員請他們於次日的十一點半過去。

他們次日中午抵達,工作人員已事先安排好座位給他們。每日的老人餐,有一個主菜和二或三個配菜。當天的主菜是雞肉,他們告知吃素,工作人員立刻問他們要不要多拿一份配菜代替,因此公婆各選一樣。至於份量,公公食量較大,原本以為會吃不飽,但他說,其實老人餐的份量不少,吃得挺飽的。

待他們入座後,其他老人也都坐定,工作人員向大家介紹他們兩位,然後其他人鼓掌歡迎。之後,一群老人前來致意,有些人年紀很大,身體較差,坐輪椅或拄著柺杖前來,跟公婆說他們在這裡吃飯吃很久了,歡迎他們過來一起吃飯。

那是公婆感受到文化衝擊的時刻。若在台灣,我們可以想像,這種場合,一般會認為是主辦單位施捨給那些窮苦、殘疾的老人,因此主辦單位的高層會在台上發表官腔官調,尤其是選舉前,一定不忘自我宣傳,根本不認為台下的老人是主體。而那些老人,也衝著免費吃一頓的心理,隨便打扮就前來。到了吃飯的那一刻,通常也是爭先恐後,唯恐少吃了。至於彼此的關係,他們似乎沒那麼在意了,因此推擠是免不了的。

但在美國,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只要年紀到了,就可以用相當低廉的價格來吃老人餐,公公說,我也可以去,但我不是老人,所以是四塊多。在那個場合「相對」年輕的公婆,注意到整個過程,工作人員都很禮貌、客氣且尊重這些老人,而前來用餐的老人,也都懂得維持自己的尊嚴,有的甚至接近盛裝,不因為是吃一頓1.75元的老人餐,就穿個拖鞋、汗衫,邋裡邋遢地前來。

至於收費方式,這裡沒有專人收錢。工作人員放了一個箱子在一旁,寫的是「donation(捐獻)」,讓吃飯的人自己投錢,沒有人在一旁監督。我們難免想到,若在台灣,一定會有人故意少投錢,甚至忘記投錢,連在台北坐公車,我們都曾見過故意趁人多、司機不注意時,從後門下車而不投錢的乘客。但在這裡,大家都很自動,雖然沒人管,但是基於誠實原則,一定會投1.75元以上。這一點,我想多少與基督文化有關。

工作人員還登記了公婆的健康情形,以及緊急聯絡人等,以便在突發狀況發生時,能在第一時間做最好的安排。他們還詢問日常生活是否需要協助,是哪方面的協助等等。像有些身體狀況太差的老人,會有專人將午餐直接送到家門口。若能出門用餐,也有專人開著小型巴士前去迎接,到了目的地之後,工作人員兼司機會將老人的輪椅先拿下來,然後將老人抱下車,讓他們到安全的地方,才開車離開,同樣也是以很友善、尊重的態度。

工作人員甚至給公婆一整個月的餐表,上面清楚寫明每一天的餐點內容。他們告知公婆,看了之後,可以自行決定哪些天要去,因為那麼多人,食物沒法完全符合每個人的口味。要去前一天,再打電話通知他們,讓他們可以照訂餐的人數準備食材。

公婆回來之後,對美國的老人餐服務讚不絕口,對照台灣的情形,自然有些感慨。人人都說家鄉好,但這種時候,你可以很清楚地判斷,家鄉比不上這裡。

我不免也想到我碰過的經驗。

那是數年前,由官方邀集的一場文藝聚會,邀請文藝界人士到圓山飯店喝下午茶。我們這群被施捨者,必須先乖乖地坐在台下,第一年是等李燈灰,第二年則等陳水騙上台講話。他們的官腔官調就不必記了,台下一堆老人似乎是一年一次出席這麼盛大的場合,因此忙拍照。我左右張望,覺得自己可能是年紀最小的幾個之一。

等這些政客講完話,然後幾齣樣板表演結束後,才正式進入午茶時間。我自然隨著人群依序前往擺了食物的長桌。沒想到,一接近食物,這些原本好像快要走不動的老人,突然變得蠻橫有力起來,每個老人爭著拿一堆食物堆在自己的盤上,一副餓很久的模樣。我實在不喜歡被人推來擠去,甚至被踩,也不想跟老人搶東西吃,趕緊想辦法脫身,退到一邊去。

我站在一旁看他們搶奪食物的兇相時,心理十分納悶,這些人,不是作家,就是畫家、攝影家、藝術家之類的,應該是發揚人類文化真、善、美的一面,而且也應該比一般人知書達禮,知道美好的文化可以多精緻,有些人甚至應該很懂得吃,知道好的用餐禮儀是什麼。但是,為何這些人一到了食物前,就跟飢民、難民沒兩樣?而且拿那麼多,真的吃的下嗎?

雖然食物不錯,但我不覺得有必要搶成這樣,也難怪主辦單位高高在上,一副施捨者的嘴臉。我仍相信「人必先自重而重之」,爭來搶去的行為,不是自重的行為。這實在不是令人愉快的場合,所以參加兩次,知道這個聚會是做什麼之後,我就再也沒興趣參加了。

我跟公婆討論,為何中國人(含台灣人)跟美國人會差這麼多?中國人以前喜歡說自己是禮儀之邦,但是一比較,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公公認為,美國做為世界強國,本土沒有發生過(國際)戰爭,富裕時間比較久,人民長久以來過著安定富裕的生活,所以心胸比較寬大,也比較注重禮貌,待人和善,沒太多防備之心。反觀中國,以及一般印象而言,個性比較粗魯的韓國人,還有非常自私、不顧別人的越南人,都是在百年內經過戰爭的國家,人性在求生存過程中,變得扭曲。像越南人向外逃亡時,是顧不了別人的,在海上為了生存,甚至發生過推人落海、人吃人等可怕事件,這些人和他們教育出來的下一代,免不了是自私、殘酷、不顧別人的。韓國雖然沒像越南這麼恐怖,但他們結束戰爭的時間太短,需要時間變得文明一點。至於中國人,照黃仁宇的見解,是還活在封建裡,落後西方世界一百餘年。對於落後中國人的感觸,另文再述了。

一樣是有人贊助的飯局,可以對照出中西兩樣情,分出國家、制度、人性的優劣。若要選擇,我相信,有識者會選擇吃頓有尊嚴、菜色差一點的老人餐,而不是沒尊嚴、菜色較好的免費飯。

由 debby 發表於 12:35 PM | 迴響 (2) | 引用

January 04, 2007

八小時的櫻桃趕集

Albertsons的八小時特賣傳單昨天在一堆廣告單中看到Albertsons超市又推出八小時限時特賣的消息,仔細看了一下特賣的項目,發現櫻桃居然降價到1.99元一磅!雖說我才剛以2.99元一磅的價格,買了兩小袋櫻桃,仍決定今天要去趕集!

這次的八小時特賣,從下午一點到晚上九點。我一點多走路過去,已經看到不少人了。平常這時的人都很少,顯然這些採買者多半是來趕集的。

除了限定項目外,其他的東西沒什麼特價,畢竟聖誕節過了。所以我直接去找櫻桃。而櫻桃區早已有數個人,每個人都是拿三袋離開,我也不例外。為了讓後面的人也買得到,不時有墨西哥工人來補貨。我結帳時,後面的那位高大男士,看著我放在籃子中的櫻桃,便說我也是來趕集的,我瞄一眼他買的東西,哈,他也是!許多人似乎都衝著櫻桃前來,不然,這麼冷的天氣,大家都躲在屋裡不出門。

櫻桃大約是在聖誕節前左右上市的。我們剛從舊金山回來時,我就在這個超市買了一袋舊金山產的櫻桃,不過那時是3.99元一磅。這次特價的櫻桃,似乎是智利或其他南美國家進口的。在收據上,有一行字說明櫻桃原本一磅5.99元,若是這麼貴的原價,我不敢買。

從Albertsons買回來的櫻桃小時候,我沒見過新鮮的櫻桃,只有吃蛋糕上的罐頭櫻桃的份。前些年櫻桃大批進口台灣,許多人都是集結辦公室等團體之力,購買一整箱櫻桃,以便買到比超市價更便宜的櫻桃。那時我才算吃到真正的櫻桃,但是要吃真正新鮮的櫻桃,恐怕還是要去美國或南美的產地了。所幸,加州是農業州,各種蔬果都有,就算沒有或產量少,進口的速度也很快。像現在這個季節,居然還有芒果可以買,真叫我意外。

聖誕節前,我買了一盒Russell Stover的櫻桃巧克力給嗜吃甜食的公公吃。那盒巧克力裡的櫻桃,可能是製作過程中沒處理好,居然有紅色的果漿流出來。

不過,櫻桃本是漿果類,很容易碰壞。好在這個洋人超市裡的顧客都比華人超市裡的華人顧客有格調,選購時,只會拿起來看一看,不要的話,就輕輕地放回去,不像華人,不要的水果,就用丟的、重摔,一副我不要的都是爛東西,誰在我後面買到這些爛東西,算他倒楣!

把買回來的櫻桃放在鹽水中浸洗一陣,待會就可以吃富含鐵質、胡蘿蔔素和維生素B1、B2、C的櫻桃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3:04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03, 2007

2006最有趣的廣告

veryfunnyads把2006最有趣廣告頒給紐西蘭的「Toyota:Happy Together」。那支廣告描述一對夫妻為了開Toyota汽車,在對方早晨會經過的路線布置許多機關,陷害對方,以便搶到開Toyota的權利。他們兩人即使知道對方搞鬼,被整得很慘,還是裝作不在乎的樣子,配樂則放「Happy Together」,諷刺這種「相敬如兵」的婚姻生活。

然而,我心目中的第一名,是法國電影頻道的廣告「Canal Plus:March of the Emperor」。這個廣告大開之前的熱門片《企鵝寶貝─南極的旅程(March of the Penguins)》的玩笑。一名男子向一名沒看過《企鵝寶貝》的女生描述他在電影頻道看到的這部電影,因為他把片名講成「March of the Emperor」,所以那個女生就跟隨他的描述,想像一堆皇帝(拿破崙)在南極冰上行走、被海豹追捕等過程,情節爆笑。

另一支讓我覺得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爆笑廣告,是挪威的「Statoil:Snow」。一個男子在下過大雪的清晨,提著公事包,努力地汽車上的雪清掉,然後拿出鑰匙來啟動,沒想到,發出聲音的卻是前面的那輛車……某人大笑說,這種事他做過。我想,這應該是許多人有過的經驗吧!:b

日本有一支廣告入選,是「Shizuoka Broadcasting:Samurai」,也融合了許多電影的元素,例如貞子等,還算有意思。

中國大陸也有一支motorola的廣告在十名之內,但我不覺得有趣。

亞洲國家(另外還有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多半只有一支廣告入選,但泰國有三支,最爆笑的是「Top charoen optical:Thieves」。

不同國家的廣告,居然可以讓不同文化的人捧腹大笑,因為許多跨國品牌,都在各地打出名號,廣告只是用不同的形式來演繹商品語言罷了。這的確印證了〈Transnational Advertising: The Impact on the Periphery〉所說的,消費習慣的一致,是全球化的物質基礎,而廣告正是促成消費全球化的手段。

由 debby 發表於 11:23 PM | 迴響 (0) | 引用

January 02, 2007

LA的永和豆漿餐廳別壞了我的印象

永和豆漿餐廳的鹹豆漿有年獨自在人生地不熟的南台灣展開新生活。那個冬天非常寒冷,我不知道北緯23.5度以南,居然會冷成那樣。有人說那是南部少見的寒冬,連當地人都受不了,紛紛趁百貨公司週年慶時,跑去買大衣和厚冬被。因為不適應氣候和食物等而變成水土不服的我,無端想念起鹹豆漿。

說來奇怪,鹹豆漿並不是我在台北時會吃的早餐。水土不服時,一般人往往會想吃家鄉的食物,但我卻想吃外省老兵在台灣發展出來的鹹豆漿。在我當時住處的方圓數里之內,沒有一家早餐店賣鹹豆漿。我向南部出身的大學同學打聽,然而,她們離鄉出外就學、工作日久,就算記得哪邊可能有永和豆漿店或賣鹹豆漿的早餐店,距離也挺遠的。

喝碗鹹豆漿,成為當時的執念。皇天不負苦心人,忘了花多少時間,獨自騎車晃過多少地方,我終於找到了不正牌的永和豆漿店,買到鹹豆漿。一吃完那份鹹豆漿,我覺得水土不服的症狀減輕大半。

從那時開始,一旦離家,鹹豆漿成了我的療癒性食物。

?剛到美國不久,一個周日早晨在公婆家醒來不久,聽見某人正在公婆討論要去哪吃早餐,是永和、四海還是迦南?迦南我去過,東西不好吃。某人說他們有次去四海,有名年輕的大陸侍者居然把一碗泡了面紙的豆漿端上來,而且還不承認,推說是客人自己扔的。聽來太不衛生,服務態度也太差了,我於是投永和一票。

永和豆漿餐廳居然得到洛杉磯雜誌評選為前五名的最佳早餐獎此地的永和豆漿有兩家。可能一開始都是台灣人開的,但有一家現在改成大陸人經營,那家我去過了,東西不好吃,許多顧客好像沒梳洗就去了,感覺很邋遢,我對那家店沒什麼好印象,因此我們去位於San Gabriel的那家。

跟台北那種走幾步路就有早餐店的情況不同,在美國,尤其是住在非華人區的地方,出門吃頓早餐,開車一個小時甚至更久,是常有的事,因此「選擇」是件重要的事。若不好吃、不合理想,就沒必要大費周章。

這家門面不怎樣的永和豆漿餐廳,在內外都貼了佈告,說他們被洛杉磯雜誌評選為2006年前五名最佳早餐獎。我十分好奇這個獎是怎麼評選的,以及另外四名是哪些早餐店?

永和豆漿餐廳的內部裝潢這家永和豆漿餐廳的生意很好,即使價格比別家早餐店貴,我們等了一陣子才有位子。另外還有好些人在外賣區排隊。外賣的價格比內用便宜,至少不必付小費,但我們不住在附近,不傾向外帶,不然,再開車一個多小時到家,早餐都冷了,而且變成中餐。

除了一般永和豆漿店該有的東西,這裡還賣「台灣小吃」,例如:筒仔米糕、大腸麵線、蚵仔麵線、臭豆腐、魷魚羹麵、紅燒牛肉麵、羊肉米粉等。可是他們也賣台灣的永和豆漿店沒有的東西:麥片豆漿,這看起來是因地制宜,符合生活有點西化的華人的需要。永和豆漿餐廳居然賣「麥片豆漿」

雖然公公認為這家早餐店應該是台灣人經營的,但服務生看來都是大陸人,尤其明顯的是那個負責點菜的女領班。她大力跟我們推薦蘿蔔糕和蘿蔔絲餅,我們有意點這兩樣,但是必須弄清楚到底是葷是素,如果是葷的,只有我和某人能吃。那個女領班打包票說是素的。我們以為她很清楚葷素的區別,同時也知道廚房裡的製程,因此各點一份。

永和豆漿餐廳的燒餅和蘿蔔絲餅等蘿蔔糕和蘿蔔絲餅上來,公公嘗了一口蘿蔔糕,立刻說是:「葷的!」某人和我先後也嘗一口,的確有蝦米的味道。唉,果真是不懂葷素的大陸人啊!

公公很多年前去大陸開會,跟當地人告知他吃素。那個主辦單位的相關人員,以為吃素就是不吃豬肉,問他吃魚肉或別種肉可否。據說這種離譜的認知漸漸有改善,但從我們的經歷,顯見還是有許多大陸人搞不清楚葷跟素有何不同。而且,在我們告知女領班之後,她一臉驚訝,一副不知情,也不知道讓吃素的人吃到葷食有何不對的樣子。

這裡的早餐,似乎只有蘿蔔糕和蘿蔔絲餅特別好吃。其他像鹹豆漿、燒餅、蔥油餅、蛋餅等,都很普通。我們還點了一份大餅夾牛肉,但是不如京玉的。

永和豆漿餐廳的肉圓至於台灣小吃,我曾點過肉圓,感覺很失望,因為肉不夠新鮮,味道不佳,他們為了遮蓋,就加了一大堆醬,可是怎樣也掩蓋不了肉質不佳的事實。

後來有次我和某人去吃中餐,分別點了鮮肉餛飩麵和油豆腐細粉。後者先上桌,香菜的味道很濃,但是我們很快就警覺似乎不該點這個的。因為當時Taco Bell剛傳出大腸桿菌污染的事件,禍首疑似是青蔥,而台灣人的食物中,青蔥和香菜都是不洗就直接丟進煮好的食物裡,很容易出問題。以及,龍口粉絲稍後也傳出有問題,我們不知道這裡的粉絲來源為何,應該避免才對。至於鮮肉餛飩麵,餛飩裡不但包鮮肉,還有一隻蝦,味道尚可,但是麵沒有入味。

由於第一次的印象還可以,所以我們後來陸續去了兩、三次,但是印象越來越壞。讓我不禁懷疑,難道我們第一次較好的印象,是他們為了迎合媒體宣傳而特意營造的?

在這裡,幾乎沒有外國人,有的也是台灣人或大陸人帶去的。我甚至覺得這裡都是留學生和第一代移民,不像是第二代以後的華人移民想來的地方,因為衛生水準跟美國一般的速食店或餐廳相比,還是太差了。最恐怖的一次,是我們被告知有座位了。就在我們站在那個杯盤狼藉的桌旁不久,一個大陸侍者來擦桌子。他不是把髒東西用抹布包了或用盆子接住收走,而是直接用抹布把一堆髒東西揮到桌底,我驚呼一聲,差點奪門而出。別說是從小習慣衛生乾淨的美式速食店的華人第二代了,我都受不了這種「清潔」方式。坐下時,覺得腳底踩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非常難受。他們還用髒兮兮的抹布,一連擦好幾張桌子,中途都不去清洗,讓我坐下後,小心翼翼,不敢碰到桌面。

上一次我見識到這種恐怖的擦桌子法,應該是四年前,在屏東的豬腳專賣店「海鴻飯店」時。沒想到,這種落伍的印象,居然在美國重現。難道華人在美國尋找家鄉味,就得忍受服務差、環境差等的惡劣待遇嗎?

這家早餐店也很多大陸客人,可能生活水平比另一家永和豆漿店的高,所以願意來這裡消費,但是同樣很多人也是一副不梳洗就出門的樣子,連一個跟著女友來買外帶早餐的白人,也入境隨俗,頂著一頭亂髮,蓬頭垢面地前來。

有次我們快離去時,旁邊坐了一桌五、六人大陸客人。其中一個說永和豆漿是台灣的東西,另一個堅持「這是老兵思鄉所做的家鄉食物」。我們暗暗好笑,若是如此,永和豆漿到了大陸,就不該那麼紅,因為回到「家鄉」,一堆家鄉食物,顯然味道更正統、更合「家鄉」人的口味。不像永和豆漿,在台灣幾十年來,多多少少還有些變化。更何況,永和豆漿之所以在大陸受歡迎,完全是因為「台灣」這兩字的關係。兩岸隔閡這麼多年,就算大陸人一講到台灣,常要企圖佔上風似地說:「祖國的台灣」,可是對大陸人來說,台灣就跟其他國家一樣,有那麼幾分異國情調。

在這一區,特別容易碰到不守法的華人駕駛。有次我們還沒轉進金世界廣場,有部車居然罔顧他面前「禁止左轉」的標誌,硬是左轉,差點撞上來,讓我虛驚一場。為了吃頓飯,看到一堆華人不守法的行徑而受氣,似乎也不太值得。

印象逐漸破滅之後,我不禁要問,在LA一帶,到底哪裡還有食物、服務和環境都像樣的中式早餐店呢?

目前吃到LA最好吃的中式早餐店——永和豆漿餐廳

永和豆漿餐廳的鮮肉餛飩麵

永和豆漿餐廳的油豆腐細粉

永和豆漿餐廳的蔥油餅(左)

永和豆漿餐廳的蛋餅

永和豆漿餐廳
Yung Ho Tou Chiang Restaurant

Add:1045 E. Valley Blvd., #A105, San Gabriel, CA 91776 (金世界廣場Gold World Plaza內)
Tel:(626) 280-9317


Ps. 以上圖片是小圖,點入可看大圖。

由 debby 發表於 10:41 PM | 迴響 (3) | 引用

January 01, 2007

新年快樂!LaLa長大了!

pinkLaLa5.JPG

新年到,新年到,提花燈,看花炮。
小娃娃,長一歲,走路不用媽媽抱。
~~兒歌〈新年到〉


原本走路就不必別人抱的LaLa,今天長一歲!從外觀就可以察覺她不一樣了,她從紅色轉變成桃紅色!

雖然不像其他同種的紅色mero,有的長出兔子耳朵,有的改戴花帽子,有的耳朵旁邊各長出一朵小花,有的變成辮子頭,有的變成垂下的長耳朵……LaLa只有變色而已,可是我還是要當老王,稱讚一下LaLa,她仍然很可愛!

meropar自從推出蜜瓜幣之後,想盡辦法要從mero身上搾出更多的錢來,因此用資本主義那一招,推出許多布置房間的玩具。喜歡新鮮的LaLa,在聖誕節前斥資裝潢房間,花了好多錢,買了一棵聖誕樹、一盆禮物、兩個雪人等。可惜的是,這些東西都擺不久,照美國人的習慣,今天就該收起來了。所以以下是 LaLa、Kiki在她們的2006聖誕房間最後一張合照:

LaLa的聖誕房間佈置

日本人洋化地徹底,把新年改到跟西曆的新年同一天,因此meropark販售一堆新年布置,都有濃厚的日本味。LaLa找不到有中國新年味或西洋新年味的道具布置房間,勉為其難,只好買了一些東洋道具,拍下這張新年照:

LaLa的新年房間佈置

新年快樂!有空到LaLa房間來坐坐!

桃紅LaLa悠哉悠哉地坐在草原上

LaLa也有KiKi的流鼻水惡習

桃紅LaLa接受小鳥的贈花

LaLa變成桃紅色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3:02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