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2019

Amazon正體中文電子書有什麼看頭?

每次回台灣前我都會花時間在博客來或讀冊上物色目標,然後下單,這樣回到台北時,才能去領我買的書。不過今年不用這麼忙了,因為Amazon終於有正體中文(註)的Kindle電子書了!我樂得都想放鞭炮了。等了好多年,差點都要放棄,本來還想這次回台灣要去買Readmoo讀墨的閱讀器。現在當然就不必了,Kindle是我的第一選擇。既然有第一的,就不需要用第二的。

早在去年十一月,我就看到Amazon要賣台灣的正體電子書的消息。新聞本來說去年底或今年第一季就會上市。但我等了又等,一直看到Amazon在台徵人的消息,不免猜想他們進度落後,所以始終沒有下文。我曾以為他們會開個台灣站,於是測了可能的網址,不過最終還是導向美國站。

5月21日中央社發布消息說Amazon將有兩萬本正體中文電子書要上市。新聞說:「Kindle今天在APP推播表示已擁有繁體中文書2萬餘本,但目前在Kindle電子書店頁面,雖可找到許多繁中書的封面,甚至有才下檔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本書,但點進去後並無法完成後續動作。」但我和朋友分別在美國和台灣,都查不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本書,只找到mp3。直到5月24日,我在聯合報的「高品質Amazon繁體中文電子書上架」新聞裡看到正體中文電子書的入口,點進去之後發現他們在美國站開張了,才查到前述的劇本書。

作為一個Amazon多年的忠實顧客、台灣出身的讀者,以及對台灣出版界有些許認識的人,我對Amazon目前差強人意的正體中文書門面,其實有很多意見,我覺得連要打六十分都很勉強。我甚至拉到頁面下端,點進他們徵人的選項,去找是否有相關工作的職缺。不過我沒找到他們有相關職缺,也沒有相關人脈,就算了。

就我看過的所有報導,似乎沒有記者直接找到Amazon進行訪談,大部份的報導看來都是用消息有限的公關稿來發揮,都是很表面的泛泛消息。前兩天我花了不少時間在Amazon的頁面搜索上百筆,展開地毯式搜索,也就主要出版社逐一檢視,終於有些心得。Amazon目前上架的兩萬本正體中文電子書,不但遠低於其他台灣業者,而且有相當比例是來自香港、中國大陸。姑且不提台灣一些大部份人都沒聽過的小出版社常年從中國大陸取材,把文字轉換、稍微編輯後在台灣出版,這次上架的書裡,有好多家是香港的出版社,例如香港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圓方出版社、明報出版社、明窗出版社、紅出版、新雅文化、中和出版和小明文創等。這些出版社的電子書上架量也不少。

相較於台灣一些比較有名氣的出版社謹慎釋出部分書籍試水溫,那些台灣很多出版人可能都沒聽過的小出版社丟出來的量大到可說是濫竽充數。就連過期的命理書都拿出來賣,而且還賣得挺貴,居然要7美金,比在博客來上還貴(台幣160),例如水星文化的2011金兔年運程

我忍不住要懷疑Amazon的管理邏輯和合作條約內容了,我以為他們最重視獲利表現。這種過期命理書恐怕十年也買不到幾本,難道只因為硬碟很便宜,就可以讓出版社隨便把賣不出去的書通通上架,然後號稱有兩萬本書嗎?到底兩萬本裡,像這樣的書有多少?我記得我以前從事跟出版有關的工作時,每個月都收到很多贈書,有些書一翻就知道完全沒有品質可言。如果在書店買書,翻到這種書,我會知道是地雷不要買,但現在這些電子書都沒有試閱,單憑書名、封面和簡介,再加上完全沒有人評論過,讀者要如何判斷那是地雷書與否?

就大出版社上架的電子書裡,偶爾也有些問題,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冊數不齊。像遠流的法布爾昆蟲記昨天只有3和4,今天才出現1、2、5-10。而金庸天龍八部的標題不統一, 天龍八部6標題格式硬是跟其他七本不一樣。我真想問編輯:你看了不難過嗎?遠流的格式問題不只一個。Agatha Christie中文譯名是阿嘉莎.克莉絲蒂,有時作者部分顯示中文,有時則顯示英文。目前這兩者並沒有關聯性,所以用英文名字查,就不會看到用中文譯名那3本。若用中文譯名查,則不會看到顯示英文名的那6本。

另外,也有人說他買的書跟下載的書不一樣。我想跟那人說,碰到這狀況,應該寫信給客服,那本書就這樣突如其來多了一個一星的惡評,有夠冤枉的,而且我記得星星不能改,錯誤修正後他要是覺得那本書很好,已經送出的一星也沒得救。在英文書的評論裡,這種人經常會被罵,因為一星的惡評會誤導其他人。不過正體書新上線,很多人不懂這些,恐怕這情形無可避免。

我一開始最想知道的,是我可以在Amazon買哪些作家的書,於是花了非常多時間一一搜尋。金庸、瓊瑤和倪匡(有些作者顯示為「衛斯理」)等的書似乎挺齊的,古龍完全沒有,但是有「女金庸」鄭丰的22本書。香港通俗小說家梁望峰有49本書,也很驚人。兒童作家管家琪27本正體書和1本簡體書,可以造福那些有國小高年級和中學生的海外華人家庭,至於裡面有沒有注音,我就不知道了。再來是蘇偉貞的21本小說,陳樂融的19本書,黃春明和吳若權14本書,林良、羅智成和吳鈞堯11本書,許悔之10本書,何飛鵬和痞子蔡9本書,隱地、郭強生、剛和同志伴侶結婚的陳雪、駱以軍、苦苓、許常德和米果都有8本,章詒和有7本正體版和一本簡體書,焦桐有7本,蔣勳、達賴喇嘛和河合隼雄有6本,傅佩榮、洪蘭、楊照、劉炯朗、廖玉蕙、游乾桂、顏艾琳和藤井樹有5本書,白先勇有4本正體和11本簡體版,張國立、宇文正、彭菊仙、王聰威和甘耀明有4本書,王鼎鈞、劉克襄、簡媜、琹涵、廖輝英、陳文茜、吳淡如、蘇絢慧和劉威麟有3本書,吳明益、陳雨航、方梓、李維菁、鍾怡雯、張小虹、李欣倫、廖偉棠、蔡穎卿、張啟疆、阮越清、許榮哲、臥斧、周慕姿和林立青有2本書,余光中、黃錦樹、張默、李昂、張曉風、平路、郭強生、張曼娟、蔡珠兒、陳玉慧、吳繼文、袁瓊瓊、金士傑、鄭如晴、何致和、蔡逸君、董啟章、阮慶岳、成英姝、鍾文音、王盛弘、孫梓評、林燿德和盧蘇偉只有1本。朱天心有7本簡體版,但正體版一本也無。唐諾則有3本簡體版,正體版掛蛋。龍應台的3本書變成一本簡體電子書,同樣也沒有正體版。劉墉正簡體各兩本,而朱振藩正簡體各有一本。然而,琦君、逯耀東、齊邦媛、王文興、陳映真、林文月、張大春、朱天文、詹宏志、王宣一、張拓蕪、韓良露、韓良憶、郭箏、黃寶蓮、舒國治、凌拂、 陳幸蕙、阿盛、黃碧雲、蔡素芬、柯裕棻、胡淑雯、馬世芳、黎紫書、張惠菁、陳大為、葉怡蘭、邱妙津、袁哲生、徐國能和鄧惠文等人,一本電子書也沒有。 亦舒有一本簡體版,但不是小說,於是我無法確認那是否為小說家亦舒的作品,豆瓣上有書迷說那應該是盜版的,真相可能只有亦舒本人和出版社才知道,這是我不太敢買簡體版的原因。

翻譯書當然很多,經典少不了。神曲、獅子.女巫.魔衣櫥、愛麗絲夢遊仙境、O孃、自己的房間、燈塔行、祕密花園、一千零一夜故事集、一九八四、動物農莊、緬甸歲月、伊凡.伊里奇之死、流浪者之歌、德米安:徬徨少年時、小王子、給菲莉絲的情書:卡夫卡的文學告白、蛻變、漂鳥集、快樂王子及其他故事集、大亨小傳、機器人四部曲、老人與海、莫泊桑小說精選、古典時代瘋狂史、齊克果日記、紅字、亞瑟王之死、最美麗的王爾德童話、最真誠的安徒生童話、最勇敢的格林童話:奇異的旅程、小氣財神:彰顯寬容與愛的狄更斯經典等都有。這些書因為是公版書,常有一本書有多家出版社出的狀況,我沒細細檢查,目前只看到《傲慢與偏見》有兩個版本。現在除了價錢差異,讀者似乎沒有更好的方式選擇自己要的版本,因為如同前述,尚無章節試閱,根本無從得知那一個版本比較好。

雖然目前網站上很多地方讓我不滿意,不過我已經買了兩本,也記好幾十本書,準備在未來的一兩年間慢慢買來看。Kindle最強的一點是他們的勘誤作業。買了兩本正體中文電子書後,我進我的帳號檢視之前買的電子書,好些書都被標記需要更新檔案,因為他們修正錯誤後,會釋出新的版本,讓讀者重新下載,就算是免費的電子書也是如此。這是在Amazon買電子書最值得信賴的地方。其他來源的電子書,恐怕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和人力物力在這上頭吧。所以就算目前有不少錯誤,只要透過客服回報,假以時日,我相信他們會越做越好。


註:雖然Amazon上顯示為「繁體中文」,但我們並沒有將中文字繁體化,我堅持我們使用的是正統的中文字。

由 debby 發表於 11:01 PM | 迴響 (0)

May 22, 2019

小孩的吹牛比賽

小P有天跟我說他的兩個好朋友跑過馬拉松。美國同學克萊頓說,他用四小時四十分鐘跑完馬拉松,而且是在下雪時跑的。印度同學席發立刻也說,他跑過馬拉松,只用了四小時二十分鐘,是在一年最熱的那一天跑的。我聽了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有朋友練多年的馬拉松,似乎沒跑這麼快。這兩個小孩今年才剛滿九歲,所以他們說的是八歲的事?而且在雪地裡跑步不容易,南加州小孩有辦法在雪地裡跑那麼久嗎?他們算吹牛不打草稿吧。我沒講什麼,但是小J立刻跟他弟說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我就想到,當初小J同學那些「特殊事蹟」,也是在三年級時出現的。

小J三年級時,有次在餐桌上說,跟他一樣剛轉學來的猶太同學李連姆抱怨他以前學校的數學老師很差,因為他說1+1=3,然後他一年要糾正老師五次!我聽了就笑了,我說李連姆是開玩笑吧!小J說不是,因為李連姆強調這是真的。某人在一旁說,他要去學區辦公室檢舉那個學校,居然用那麼不適任的老師。我在旁邊已經笑歪了,如果那個老師真的說錯,被學生糾正一次這麼簡單的問題,已經夠丟臉了,何況還五次?

後來我們聊過這件事幾次,因為很好笑。小J說在四年級,李連姆又提到他以前糾正老師的事,但次數從五次變成十幾次。這樣聽起來就不好笑了,因為誇張到太離譜的程度,連那好笑的部份都沒了。年初我們又聊到這件事,小J說上六年級後,他曾跟李連姆講到這件事,問他是否真有其事,李連姆仍信誓旦旦地說那是真的。

最近幾個月,小J說李連姆很討厭他們好班的數學老師,故意把自己的成績弄到很爛,所以上七年級時,他就不必待在好班了。小J還跟我強調,他爸媽都沒說什麼。我突然好奇,李連姆如果不是數學特別好(也許是數學天才),就可能是對某種數學教學無法接受,因為他不是第一次對數學老師有意見了。他們現在的數學老師的確不好,小J也抱怨老師講解不清楚,做習題時經常需要某人幫忙,他也有其他同學說不喜歡數學老師,但只有李連姆不喜歡到要讓自己被踢出好班。說不定這是他當初從山上學校轉到科學小學的原因,因為他們家就住在山上,而且他有好多個兄弟姊妹,包括他的雙胞胎兄弟等其他兄弟姊妹全在山上的學校。我想他爸媽大概對那個狀況沒轍,所以只好同意讓他轉學。這一帶的初中也就我們這所學校和山上他原本的學校兩間而已,在要兼顧其他小孩的狀況下,若我是他爸媽,也只能同意他改念普通班數學了。

小J那年還提過他印度同學克瑞許的事。他轉述,克瑞許說他爸是史丹福大學畢業的,他爺爺也是史丹福畢業的,他媽是洛杉磯加大畢業的,他哥也會念史丹福。那時約莫三、四月左右,所以我就問小J:他哥是十二年級嗎?已經收到學校錄取通知了?小J說他不知道。幾個月後的暑假,我碰到克瑞許的媽媽,她說她的大兒子要升十年級,暑假也很忙。那克瑞許之前講的「他哥要念史丹福」,顯然是期待未來發生的事,而不是一定會發生的事。雖然校友子女有較高的入學率,但是沒有保證學校一定收,除非他們家捐個上百萬給學校。今年他哥已經十二年級了,所有錄取通知早已發出,準大學生現在都知道要念什麼大學了,不過小J至今沒聽到克瑞許談論這件事。

克瑞許喜歡跟小J走很近的一個原因是,他們都打網球。當克瑞許知道小J會打網球時,在我去學校接小孩,主動過來跟我說他想跟小J打網球。我問他打多久了,打到什麼程度,克瑞許說他打了幾年,打得非常好。所以我就跟他媽媽聯絡,安排好場地和時間。

當天我沒去,是某人帶小J去。克瑞許則是爸爸和哥哥陪同,他們家父子三人都打網球。但是那天小J打完就再也不想跟克瑞許打了,因為克瑞許打不好,球都打得非常高。隔了兩年,幾個月前,克瑞許又來跟小J約著打網球。小J跟我說克瑞許有進步,他現在也參加比賽,比他低一階。好吧,那我們再試一次,所以我又幫他跟克瑞許的媽媽聯絡。這次打完,小J覺得克瑞許比上次好,但比不上他的某些球友,就不想再約下一次。這次的重點是克瑞許的哥哥來拉生意,他想要當小J的私人教練,但開出的價碼並不低。克瑞許哥哥的高中校隊隊友是小P教練以前的助手,打得更好,去年暑假還去西班牙當教練,而且我們家兩個小孩都有私人教練,不管球技或教學經驗都大勝他哥,所以就沒考慮。

無獨有偶,隔了三年,小P今年的印度朋友席發也會打網球。他去年開學時就跟小P說他參加十歲組的比賽,拿過第一名。難得聽到有同學也打網球,所以他要約小P打球。我自然幫他們安排了。席發沒吹牛,他的確打得很好,顯得小P很遜,後來就變成小J跟席發打,最後是小J幫弟弟扳回一城。

話說席發曾跟我強調,他每天都打網球,我很好奇地問,是跟爸爸打嗎?他爸說他們有發球機。他們相約那天,他媽媽就扛著那部發球機去球場。後來我上網一查,那發球機不便宜哪!再往後我才知道他媽媽是腦神經外科醫生,他爸爸是軟體工程師,那當然買得起啊。

席發有天跟小P說,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是印度國王,非常非常非常有錢。但他有很多小孩,所以每傳一代,錢就會變少一點。等他爸傳給他之後,也會再少一點,因為他有姊姊,但還是很有錢。之後一個星期三,我跟他爸的車都停在初中後門外等家裡的第一個小孩。席發來找小P時,看了我的車,就說他媽媽開的是BMW。我挑挑眉毛,沒講話。我心想,我們沒有皇親國戚,而且我家沒人當醫生,只是單薪家庭,有車可以開就好了,我不想跟你們家比。

前兩天,席發跟小P說,他爸爸的朋友的表弟是籃球明星Kevin Durant。小P自然又是羨慕地不得了。我立刻想到,我們的韓裔鋼琴老師說過,她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是貝多芬。Kevin Durant退休以後就不會有太多人知道,但是貝多芬死後幾百年,名氣還是響叮噹啊,就算不學音樂的人也知道。再要不然,我有大學同學在台灣的運動產業工作,有機會時,讓我問問他們認識什麼名人好了。這樣小P也可以說「我媽媽的同學的朋友的XX是OO」。

不過我最後覺得我不要幫小P這個忙,免得變成幼稚鬼。小孩要吹牛鬥嘴都隨他們去,我才不要介入哩。

由 debby 發表於 10:06 PM | 迴響 (0)

May 20, 2019

每個學生都是明星的頒獎典禮

約莫三週前,我們收到小J學校的信,要我們在五月中的星期四參加六年級頒獎典禮,小J是受獎人之一。信裏附了三張門票,受獎人入場不需要門票。信上說,座位有限,如果我們有多餘的票,請盡快把多出來的票交回辦公室。這時不免慶幸我家只有兩個小孩。

我們勢必要參加頒獎典禮,雖然完全不知道他要領什麼獎。但我頭痛的是當天的行程安排,因為星期四是我們家一週中最忙碌的日子,我要先把兩個小孩送到不同的地方,然後和某人分別接一個小孩回家。

小J說:「不用擔心,領獎的人不會很多,頂多全年級的十分之一,很快就結束了。」希望如此,不然我們可能要弄到八點以後才能吃晚飯了。

我們六點四十幾分趕到,大老遠就看到排隊等著入場的人排成長龍。排在我們之後的,寥寥無幾,因為典禮七點就要開始,我們只能坐到倒數第二排。

坐下後,我打開在門口拿到的得獎名單一看,當場傻眼,密密麻麻一整面,這人數未免太多了吧!一共四排的名字。我算了算,一排有34人,轉頭要旁邊的小P心算34*4是多少。我跟某人說,這絕對不是十分之一。某人說,應該幾乎人人有獎了。事後小J承認他資訊有誤,但不至於到過半的人得獎,他說六年級有四百人。我至今沒有在學校的網站或任何刊物上看到他們列出各年級詳細人數,六年級是否有四百人,我只能暫時接受他的說法。

跟以前小學的頒獎典禮不同。校長先說明他們要頒發的獎項,包括校長獎、各科學業績優獎,以及學業成就獎三項,前兩項基本上都是要成績好才拿得到,但最後一項就是所謂的進步/努力獎,是老師看學生的努力程度而給予的獎項。學校為每位受獎學生做了他們個人的投影片,投影片上會秀出他們學生證上的照片和所領的獎項,受獎人則會上台亮相。師長並不上台,而是在台下念他們的個人資料。他們把這些學生當作校園明星一樣,事先讓學生回答某些問題,輪到他們上台時,老師就會念出來其中兩三項。這些問題包括:最喜歡的書、最喜歡的電影、最喜歡的食物、回家不能沒有的東西、暑假最喜歡的活動、給即將入學的六年級生的建議等。

一百多名學生照姓氏的字母順序出場,所有獎項都被打散。當第一個上台的女生帶著燦爛的笑容、扶著走路輔助器吃力地出現在台上時,我立刻認出那是小J在第一個學校同校過的女生。我記得以前每次看到她媽媽清早把車停在離門口較近的殘障車位,小心地扶她下車時,總覺得我們該為自己的好手好腳慶幸,也該為自己的人生做多些的努力。她拿到的是學業成就獎,每個人應該都會認為這是實至名歸,給她最熱烈的掌聲。

之後大家都在等自己的小孩出場,老師念的那些得獎人看法,間歇給我們一些娛樂。引起最多笑聲的,是一個女生給下一屆六年級的建議。她說,絕對不要聽七年級和八年級的話。大家發笑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家小孩這一年來免不了都有跟高年級生處不來的經驗,這是一句非常有代表性的宣言。回家後小P很犀利地點出她的語境和身份的弔詭之處:當下一屆六年級生入學時,那個女生就是七年級了。如果他們聽了這句話,但因為她到時是七年級生,所以他們不該照做。

上台顯然是件大事。不少女生都盛裝打扮,大部分男生穿著雖然比較普通,也是有一個印度男生穿全套西裝的。我看了不免暗暗捏把冷汗,因為出門前,小J本來堅持要穿襯衫配運動褲,好在某人說服他換成牛仔褲,不然他上台時,我要把眼睛遮起來。

雖然學校把每個上台的學生塑造成明星般對待,但在觀眾可以用自己的標準,在這些明星裡找到最耀眼的。我特別會注意的,是那些投影片上的字特別多的。因為很多人領兩個獎,投影片上會有三行字。校長獎比較長,Principal's Award for Educational Excellence會被拆成兩行。這些人有相當比例的人會再得一個學科的學業績優獎,例如小J拿到的是Academic Excellence in English. 當我看到有人投影片上的字有四行以上時,我就會特別注意。於是看到一個女生拿到三科的學業績優獎,小J以前學校的飛毛腿同學有兩科學業績優獎,其中一項是體育。最厲害的一個女生拿到四科學業績優獎,除了體育以外,她全包了。

後來我們問小J認不認識那兩個女生,他都不認識。他說在普通班要拿好成績比較容易。這倒是。因為這裡的公立初中一樣照程度分班。我們的學校有科學學程,一共四班。像小J這種念科學小學的,可以直接申請進入,念其他小學的就要申請後抽籤。我本來不清楚科學學程除了比較多科學課,以及一年有四次校外教學外,跟其他班有什麼差別。一個女兒念八年級的四川媽媽跟我說:「就是好班啊!」這說明非常直接了當,我立刻就懂了。然而,在科學學程裏,以及在科學學程外,學校依舊會照學生的數學程度分班。如果小學五年級的數學成績好,數學和英文都會被分到好班,此外就是普通班。

好班和普通班中間的程度差異不小。小J的越南華裔死黨去年入學後,才發現被分到科學學程外,但他應該是跟小J一樣念科學學程,中間不知道哪裡出錯。他媽媽到處陳情爭取,學校好不容易鬆口,但是科學學程的數學好班已經額滿,他若要進科學學程,就必須待在普通班,若成績夠好,六年級期末經過諮詢和申請,他才能進七年級好班。他媽媽為了讓他回到科學學程,只好勉強同意讓他去普通班。

為此,越南媽媽跟我抱怨好多次,她兒子在普通班上得很痛苦,因為他都會了,他的老師要他先忍耐,因為老師要幫其他同學趕上來,於是他上課都在發呆、放空中度過。越南媽媽說,她兒子都被同學當成電腦,因為覺得他反應很快。照理說,他成績那麼好,應該領個數學績優獎,但是沒有,他只領到一個校長獎。

我們無意中發現,所有的亞裔學生的投影片頂多都只有三行字,就是兩個獎項而已。反而是白人,尤其是女生,在這個學校看起來特別優秀。這是否為事實,個人見解不同。就我們而言,我所知的亞裔家庭對小孩的學業都是很要求的。或許老師有種族偏好,而這種偏好干擾的結果顯然不能反映學生的程度。我對於小J沒拿到體育績優獎有點好奇,因為據說他都是他們班第二名,他每週打好幾次網球,記在額外的月表上,可以拿到額外的分數。他跟我說,他們班的體育老師沒給任何人獎,包括第一名的錢德勒。聽起來就是好班老師對於給獎的標準似乎比其他班的老師高?若是如此,那也沒轍。

無論如何,小孩拿到獎項,都是值得高興的事。學校能一口氣鼓勵那麼多學生,包括體育表現卓越的小孩,也反映美國教育的特點,值得只重視考試科目的台灣教育借鏡。


由 debby 發表於 12:52 AM | 迴響 (0)

May 15, 2019

蝴蝶滿天飛

兩個月前看到在加州南邊聖地牙哥的台灣人說看到非常多蝴蝶,甚至有人說,他這輩子看到的蝴蝶,都沒那一分鐘看到的多。之後有新聞說,因為冬天充沛的雨水,讓加州各地充滿野花,吸引大批小紅蛺蝶(painted lady butterfly)由南往北遷徙。

新加坡朋友不久之後也在臉書上曬出她拍的蝴蝶照。我們有天一起吃飯時,我問她哪裡有蝴蝶,我很想看。她說到處都有,我一定會看到。但她住的地方附近有很多野花,顯然比較多蝴蝶。我們這一帶沒有大片空地,因此我沒看到什麼蝴蝶。雖然遙遙望著遠山有大片鮮黃色,該是大批野花增添的色彩,然而,我忙到沒時間去爬山看花找蝴蝶,只能在電腦前和手機上看別人拍的蝴蝶。

某人聽到我整天嚷著想看蝴蝶,又澆我冷水。

他說,我以前成天說蜜蜂大量減少,要種花保護蜜蜂,結果去年一個蜂群就住進我們家。我現在又整天說要看蝴蝶,哪天說不定又出什麼狀況。

我聽了真是哭笑不得。那個蜂群又不是我引來的,而且蝴蝶也不會有什麼狀況,頂多就是產很多卵,變成很多毛毛蟲。但是我們院子裏似乎沒什麼植物會吸引蝴蝶產卵,只有一株乳草(milkweed),而且那主要是吸引帝王斑蝶(Monarch butterfly)的。

沒想到,五月初的第一個週末,開車帶小孩走山路去上課時,我看到好多好多的小紅蛺蝶在車子間飛舞,有些都差點撞上我的擋風玻璃,讓我看得驚心肉跳,很擔心它們飛錯路線,半路就夭折了。

地方報不久就報導這第二波的蝴蝶大規模遷徙。這些蝴蝶是第一波蝴蝶在遷徙過程中產卵孵化而來的。小紅蛺蝶是世界上最常見的蝴蝶之一,它們的平均壽命是三週,遷徙時每天最多可移動一百英哩。

母親節的時候,小孩教練說不上課,所以我們終於有機會去附近爬山。最好的賞花時節已過,很多植物已乾枯,畢竟已經兩個月沒下雨了(零星非常短暫的毛毛細雨不算數),不過還是有些花可看,處處聞啼鳥,只是抬頭都找不到鳥,兩小時下來,我總共只見寥寥三兩隻小鳥。最讓我著迷的是,山上好多小紅蛺蝶!只是它們小小的,又不斷移動,我用手機不好拍,一路因此走走停停,想拍都不成功,還好在下山前有隻很專心地在我眼前的花叢裡吸食花蜜,總算讓我拍到了。

後來想到,前幾年春假我們延著加州一號公路北上,曾到過一處會吸引很多蝴蝶在遷徙過程中棲息避冬的地方,我曾看過有人拍到至少數百隻蝴蝶停在樹上的畫面,非常壯觀。但我們那時去晚了,通常蝴蝶是十一月到二月間在那,我們卻是三月中才造訪,早已看不到蝴蝶。之後曾想著要再去,偏偏蝴蝶過冬的時候,我們都很忙。過了好幾年,這個念頭還是停留在紙上談兵的階段。

接下來的幾個月,還是蝴蝶活躍的季節。查了會吸引蝴蝶的植物列表,發現我只有薰衣草、馬鞭草、鼠尾草三種香草,準備再次種松蟲草(Scabiosa)、波斯菊(Cosmos)、天藍繡球(Phlox )和金盞花(Marigold)。這些花以前都種過,也許我還有些種子,不然就再去買好了。

去年種下的細葉雪茄花,如今每天吸引蜂鳥來訪。希望還有別的植物吸引蝴蝶也常來我們後院飛舞,這樣我也算為蝴蝶的遷徙,提供一個小小的食物供給站。

由 debby 發表於 11:04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