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 2019

小孩的吹牛比賽

小P有天跟我說他的兩個好朋友跑過馬拉松。美國同學克萊頓說,他用四小時四十分鐘跑完馬拉松,而且是在下雪時跑的。印度同學席發立刻也說,他跑過馬拉松,只用了四小時二十分鐘,是在一年最熱的那一天跑的。我聽了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有朋友練多年的馬拉松,似乎沒跑這麼快。這兩個小孩今年才剛滿九歲,所以他們說的是八歲的事?而且在雪地裡跑步不容易,南加州小孩有辦法在雪地裡跑那麼久嗎?他們算吹牛不打草稿吧。我沒講什麼,但是小J立刻跟他弟說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我就想到,當初小J同學那些「特殊事蹟」,也是在三年級時出現的。

小J三年級時,有次在餐桌上說,跟他一樣剛轉學來的猶太同學李連姆抱怨他以前學校的數學老師很差,因為他說1+1=3,然後他一年要糾正老師五次!我聽了就笑了,我說李連姆是開玩笑吧!小J說不是,因為李連姆強調這是真的。某人在一旁說,他要去學區辦公室檢舉那個學校,居然用那麼不適任的老師。我在旁邊已經笑歪了,如果那個老師真的說錯,被學生糾正一次這麼簡單的問題,已經夠丟臉了,何況還五次?

後來我們聊過這件事幾次,因為很好笑。小J說在四年級,李連姆又提到他以前糾正老師的事,但次數從五次變成十幾次。這樣聽起來就不好笑了,因為誇張到太離譜的程度,連那好笑的部份都沒了。年初我們又聊到這件事,小J說上六年級後,他曾跟李連姆講到這件事,問他是否真有其事,李連姆仍信誓旦旦地說那是真的。

最近幾個月,小J說李連姆很討厭他們好班的數學老師,故意把自己的成績弄到很爛,所以上七年級時,他就不必待在好班了。小J還跟我強調,他爸媽都沒說什麼。我突然好奇,李連姆如果不是數學特別好(也許是數學天才),就可能是對某種數學教學無法接受,因為他不是第一次對數學老師有意見了。他們現在的數學老師的確不好,小J也抱怨老師講解不清楚,做習題時經常需要某人幫忙,他也有其他同學說不喜歡數學老師,但只有李連姆不喜歡到要讓自己被踢出好班。說不定這是他當初從山上學校轉到科學小學的原因,因為他們家就住在山上,而且他有好多個兄弟姊妹,包括他的雙胞胎兄弟等其他兄弟姊妹全在山上的學校。我想他爸媽大概對那個狀況沒轍,所以只好同意讓他轉學。這一帶的初中也就我們這所學校和山上他原本的學校兩間而已,在要兼顧其他小孩的狀況下,若我是他爸媽,也只能同意他改念普通班數學了。

小J那年還提過他印度同學克瑞許的事。他轉述,克瑞許說他爸是史丹福大學畢業的,他爺爺也是史丹福畢業的,他媽是洛杉磯加大畢業的,他哥也會念史丹福。那時約莫三、四月左右,所以我就問小J:他哥是十二年級嗎?已經收到學校錄取通知了?小J說他不知道。幾個月後的暑假,我碰到克瑞許的媽媽,她說她的大兒子要升十年級,暑假也很忙。那克瑞許之前講的「他哥要念史丹福」,顯然是期待未來發生的事,而不是一定會發生的事。雖然校友子女有較高的入學率,但是沒有保證學校一定收,除非他們家捐個上百萬給學校。今年他哥已經十二年級了,所有錄取通知早已發出,準大學生現在都知道要念什麼大學了,不過小J至今沒聽到克瑞許談論這件事。

克瑞許喜歡跟小J走很近的一個原因是,他們都打網球。當克瑞許知道小J會打網球時,在我去學校接小孩,主動過來跟我說他想跟小J打網球。我問他打多久了,打到什麼程度,克瑞許說他打了幾年,打得非常好。所以我就跟他媽媽聯絡,安排好場地和時間。

當天我沒去,是某人帶小J去。克瑞許則是爸爸和哥哥陪同,他們家父子三人都打網球。但是那天小J打完就再也不想跟克瑞許打了,因為克瑞許打不好,球都打得非常高。隔了兩年,幾個月前,克瑞許又來跟小J約著打網球。小J跟我說克瑞許有進步,他現在也參加比賽,比他低一階。好吧,那我們再試一次,所以我又幫他跟克瑞許的媽媽聯絡。這次打完,小J覺得克瑞許比上次好,但比不上他的某些球友,就不想再約下一次。這次的重點是克瑞許的哥哥來拉生意,他想要當小J的私人教練,但開出的價碼並不低。克瑞許哥哥的高中校隊隊友是小P教練以前的助手,打得更好,去年暑假還去西班牙當教練,而且我們家兩個小孩都有私人教練,不管球技或教學經驗都大勝他哥,所以就沒考慮。

無獨有偶,隔了三年,小P今年的印度朋友席發也會打網球。他去年開學時就跟小P說他參加十歲組的比賽,拿過第一名。難得聽到有同學也打網球,所以他要約小P打球。我自然幫他們安排了。席發沒吹牛,他的確打得很好,顯得小P很遜,後來就變成小J跟席發打,最後是小J幫弟弟扳回一城。

話說席發曾跟我強調,他每天都打網球,我很好奇地問,是跟爸爸打嗎?他爸說他們有發球機。他們相約那天,他媽媽就扛著那部發球機去球場。後來我上網一查,那發球機不便宜哪!再往後我才知道他媽媽是腦神經外科醫生,他爸爸是軟體工程師,那當然買得起啊。

席發有天跟小P說,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是印度國王,非常非常非常有錢。但他有很多小孩,所以每傳一代,錢就會變少一點。等他爸傳給他之後,也會再少一點,因為他有姊姊,但還是很有錢。之後一個星期三,我跟他爸的車都停在初中後門外等家裡的第一個小孩。席發來找小P時,看了我的車,就說他媽媽開的是BMW。我挑挑眉毛,沒講話。我心想,我們沒有皇親國戚,而且我家沒人當醫生,只是單薪家庭,有車可以開就好了,我不想跟你們家比。

前兩天,席發跟小P說,他爸爸的朋友的表弟是籃球明星Kevin Durant。小P自然又是羨慕地不得了。我立刻想到,我們的韓裔鋼琴老師說過,她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是貝多芬。Kevin Durant退休以後就不會有太多人知道,但是貝多芬死後幾百年,名氣還是響叮噹啊,就算不學音樂的人也知道。再要不然,我有大學同學在台灣的運動產業工作,有機會時,讓我問問他們認識什麼名人好了。這樣小P也可以說「我媽媽的同學的朋友的XX是OO」。

不過我最後覺得我不要幫小P這個忙,免得變成幼稚鬼。小孩要吹牛鬥嘴都隨他們去,我才不要介入哩。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22, 2019 10:06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