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 2011

美好的六月

六月真是植物美好的月份。草莓、藍莓、覆盆子、油桃、毛桃、哈蜜瓜、無花果、櫻桃等我愛吃的水果都上市,前院的玫瑰、尼羅百合等花開得正美,後院的海芋也開始開花。再晚一點,尼羅百合的花掉了,開始結果,就不好看了。

令我開心的是,兩個小男生也喜歡吃這些水果。只是小P好像特愛漿果類,他會自己一顆一顆塞進嘴裡吃。我和小J都愛的油桃,雖然甜軟多汁,他的捧場程度就不如藍莓和覆盆子。

自從看了EWG(環境工作團)2011最乾淨和最骯髒的蔬果名單後,現在買特定水果都會看看有沒有有機的,為此得上Whole Foods或Trader Joe's才行。覆盆子不在兩份名單上,也沒看到有機的覆盆子,或許買一般的就可以?

覆盆子倒是在這美好的月份,留下一點不美好的痕跡。

還不會走路的小P,前不久開始爬上哥哥的小凳子,然後扶著哥哥的booster seat,試圖搜刮餐桌上的東西。那天麵包刀離他的小手好近,嚇得我再也不敢把危險的東西放在餐桌上。

不過,今天我在廚房忙時,聽到他唉了兩聲,之後沒聽到聲音,探頭一看,赫然看到小P左手扶著哥哥的椅子,右手把盤裡的半片土司弄出來吃....哎呀,我居然餓到小孩了?趕緊抓他去洗手,讓他自己吃覆盆子(他這週的新歡),結果他邊吃邊玩,把紅色的覆盆子弄爛了還丟到地毯上,去年十月洗過的地毯因此遭殃。看來這個夏天又得找人來洗地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9 PM | 迴響 (0)

June 25, 2011

我兒子有第六感?

小J大概從前陣子開始,睡前都會交代我和某人:「妳晚上要來看我喔!爸爸也要來看我喔!」我都會跟他說好,然後關門下樓。等到我真的要睡覺時,上樓之後到處都黑黑的(我是最後睡的),去他房間也看不到什麼(尤其上上週我才幫他換了深色窗簾,讓他不會太早起床),有時頂多走到他房門外站一下聽聽有沒聲音,有時就直接進房睡覺了。

沒想到,大前天我要他睡午覺時,他躺在床上突然跟我說:「每次都說晚上會來看我,每次都沒來看我!」我聽了一愣,覺得很心虛,。

今天晚上,小J跟他爹說:「你昨天晚上有來看我嗎?」某人很心虛地說:「有啊。」小J便問:「那我怎麼沒看到你?」他爹事後跟我說:「我每天晚上想到都會去看他一下,他都在呼呼大睡,他第二天也沒跟我說什麼。就是昨天晚上沒去看他,他居然就問了。」

我突然想問:難道小J有第六感不成?以後還是走到他房間去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9:05 PM | 迴響 (0)

June 19, 2011

老父老母的時代

記得以前學校有家長會,或者任何活動,同學的父母會出現時,大家似乎都會比較彼此的父母。那些看來年紀特別大的家長往往是我們的焦點。我們因此知道有些同學是意外出生的,跟前面的兄姊年紀有不小的差距,或者有人是父母年紀比較大時才生的。

沒想到,等到我們這一代生育子女時,時代整個大轉變。我們已經比上一代晚五到十年,甚至以上才生育子女。比我們年長的一些名人更晚,吳淡如、李嘉欣、璩美鳳等,都是四十歲以上才生小孩的。這是一個標準「老父老母」的時代。

吳淡如在〈懷念我美麗的單身時光〉寫道:「如果妳覺得我還算是個還不錯的母親,我想,這得歸功於,我度過很長很完美的單身階段。我是個很甘願的母親,我玩夠了、走遍了、看多了、該有的都有了、該痛的都痛了、該享受的都享受了。所以我明白,所羅門王的寶藏比不上清晨的一朵野百合花,而妳正是我的小小野百合花。」

那麼,那些年輕時忙於工作,沒有充分玩到,然後因為生理時鐘召喚,於是做了母親的人,會有所遺憾嗎?這個問題或許還不能太快回答。因為此一時彼一時,養育子女的開頭是大量精神和體力的耗費期,除非像吳淡如、李嘉欣等,自己或夫家擁有充分的資產,得以擁有充分的外來資源幫忙,否則年輕一點生育子女還是比較好,至少體力好一些。更何況,生育子女是種緣分和機遇,不是那麼容易計畫的。有時妳沒準備好,孩子就來了;有時妳準備好了,孩子怎樣都不肯來。

再往後看,如果我們的下一代同樣晚生育子女,那我們至早六、七十歲,甚至七、八十歲時,孫輩才會出生。到時垂垂老矣的我們,可能像上一代那樣幫忙照顧孫輩嗎?

老父老母現在應該趕快加緊健身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37 PM | 迴響 (0)

June 14, 2011

搬家後重建中

由於本部落格的主機管理員前些天搬家,所以這個網址曾經指到樂多分站去。現在主機已經搬到新址去,但是硬碟有點問題,最近三個月的文章和留言因此消失。等我這幾天有空,才能慢慢重貼回來。

由 debby 發表於 10:36 PM | 迴響 (0)

June 06, 2011

學校來的病毒特別毒?

以前聽別人說,小孩一上學之後,全家大小就會因為上學的小孩陸續生病。我們家不是例外。小J上學差不多三個月了,我們病了兩輪。

最慘的是小P,因為不會表達意思,又不能吃藥,只能看著他鼻涕流不停,睡覺時鼻子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醒來就猛咳嗽。最近這一次的病毒好像特別毒, 最早生病的小J發燒兩天,小P幾天後也中獎發燒兩天,抱著生病寶寶,近距離直接傳染的結果,我也這幾天跟著發燒兩天。這波中獎之後,我覺得虛弱無比,睡也 睡不好,什麼事都沒辦法做,偏偏某人工時長,下班後又跟同事去喝酒鬼混,我一個人在家撐著帶小孩,簡直快累死了。

公婆下午終於從阿拉斯加回來。平時他們很少生病的,這次居然兩個都生病了。婆婆也是發燒咳嗽。她說是在船上傳染的。

小J發病的前兩天,他回家後,跟我說,他中午吃東西前,沒有洗手。因為那幾天有一個老師休假去,只有一個老師和另一個助手帶他們。老師漏掉他了,偏 偏他不知道怎麼講,就只好去吃東西了。學校本來就是病毒聚集的地方。他很快就因此中獎。公婆擔心到立刻開車帶他去遙遠的洛杉磯看中醫。平時小J都吵著不要 午睡的,那天他在車上睡了兩回。

剛開始吃中藥,小J非常抗拒那強烈的苦味,我們只得混以大量的蜂蜜。因為甜味,他後來居然很期待吃中藥。

小P年紀小,生病之後,我們只能讓他在家休息,有空時多餵他喝水,偏偏他老是故意張嘴讓水流出來。而且這寶寶至今不會主動吸水杯的水,都是我把沒有防漏裝置鴨嘴杯倒進他嘴裡。

其實小P一開始只有咳嗽流鼻涕。但是memorial day假期時,某人突然心血來潮帶全家去海邊。事先他沒查氣溫。到了才發現那邊滿冷的,風又很大,小P和我因此冷到了。隔天小P就開始燒了兩天。然後我們 換了好幾個溫度計。某人覺得台灣來的泰爾茂耳溫槍不準,因為他在CVS買的一種額頭貼片顯示已經超過華氏100.4度,也就是攝氏38度了,泰爾茂只顯示 37度。
我們另一隻美國的額溫槍更不準,左額頭和右額頭量出來的體溫可以差一度。小孩生病時,碰到體溫計各說各話的情形,真的會讓人氣急攻心。我們不太想給他吃西 藥,但是為了讓他晚上早點降溫,睡前給他吃了退燒藥。第二個晚上照西醫的指示,讓他穿薄薄的睡衣睡覺,不用睡袋,因為怕他繼續發燒下去。半夜我幫他蓋了一 層毯子,但是一早他還是冷醒,因為那時已經退燒了。我去看他時,他安靜地坐在毯子中間等我。據說以前美國人會讓發燒的小孩洗冰塊浴,我覺得太極端了,不想 這樣虐待小孩。

這次生病大作戰真是辛苦。希望夏天趕快來,病毒死光光,我們不要再生病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2:47 PM | 迴響 (1)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