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4, 2017

機會無限的美國

快二十年的房子感覺很舊了,再加上某人可能覺得我不夠忙,最近陸續安排修紗窗、修籬笆、修浴室和治害蟲白蟻的人來我們家。

修紗窗那位老先生來的時候,我正好去領團購的蔬果了,沒碰到。其他幾位來工作時,都是我負責接待的。於是我有個意外的發現。

除了來噴藥的那位先生比較年輕,頂多三四十歲外,其他幾位都是六、七十歲,而且他們都是四十歲以後中年轉業,不但轉業,而且自雇,做的是跟以前不同的工作。

例如修籬笆的那位工頭,今年64歲,他本來是學修車,後來開拖車公司。拖吊車輛是一個顧人怨的工作,不管在哪,任何人的車被拖走了,都會很不高興。因此他年輕時要應付一些拿刀槍上門的凶神惡煞。他應該也滿兇的,在yelp上有人給他惡評,別人都是客客氣氣地回覆,他倒是兇巴巴地罵回去。不過他對我們都還挺客氣。因為我們這次請他修我們和鄰居中間的籬笆,我們的鄰居比我們難纏多了,所以他寧可跟我們打交道。

他之所以四十多歲才改行,是因為有次心臟病發,他太太不希望他做這麼危險的工作,整天提心吊膽的,於是他就改行修理房子內外的東西。而且他說,他拖別人的車,沒人感激他。但他幫別人修房子,反而成客戶成好朋友。轉眼他改行有二十年了。

今天來幫我們清浴室磁磚間隙的那位先生,今年67歲,他很快帶過以前做的工作,我現在也記不得了,總之他也說現在這行已經做二十年了,是四十多歲才開始的。他現在就是個一人公司,因為他說自己比較好控制,請人的話,他不知道別人做得如何,可能還得幫忙檢查,太麻煩了。

他聽到我說學油畫,便給我看一位七十一歲畫家的油畫作品,他說他幫忙賣畫,然後用手機給我看那位畫家的作品,報的價都是上萬美金,因為她一年只能畫八到十幅大作品,每幅都是畫工很細的逼真畫風。那位畫家同樣也是中年改行,因為她畫畫的時間是三十年。我聽到他說幫忙賣畫時很驚訝,因為賣畫不容易,一般都請經紀人或交給藝廊打理。他顯然懂得不少這方面的東西才能賣畫,而且他跟我帶過賣畫流程,滿多事要做的,而且得先花錢參加各種art show。於是某人一度傳訊要我幫忙問他知不知道哪裡有鋼琴老師,這是某人現在最想打聽的消息,所以他想亂槍打鳥,不過我覺得他直接去問出身自音樂世家的整脊師較好。

而修紗窗那位老先生,據說大概有七十歲,也是做了二十年左右。之前他不是做紗窗的。

不管是修籬笆、修紗窗還是修浴室磁磚間隙的,這些人都是所謂的戰後嬰兒潮世代(Baby boomers)。按照台灣的標準,他們都該退休,或者準備退休了。但他們看來精神體力都還不錯,做的是出賣勞力的工作,每天案子排得滿滿,行程頗緊湊,完全符合戰後嬰兒潮吃苦耐勞、腳踏實地的形象。而且他們都不只轉過一次行,市場有需求,他們才有工作。

台灣的戰後嬰兒潮世代應是最容易累積財富的世代,美國也差不多,我每次去看畫展,其他的觀眾和買家差不多就是這年紀的人。這些中年轉業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令我敬佩的是,他們身懷不同才藝,才能輕易轉換跑道。同時,這個社會給予各種機會和可能性,只要願意努力、找對方法,似乎都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財富,難怪很多人說美國藏富於民間。美國夢之所以強壯,就是給予一般人這些機會和可能。

不過,這些美國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可能也跟亞洲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一樣,常覺得年輕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不夠刻苦。修磁磚間隙的那位先生就跟我說,千禧世代很多都不學人際溝通技巧、不跟人打交道,甚至也不愛出門,只是整天拿著手機按來按去,他們的人際網絡就只有在手機上。他有朋友在北加灣區想找人負責把漢堡肉翻面的工作,一小時二十塊(加州最低工資是十塊)都找不到人,他聽到都想去了,因為年薪至少四萬,很不錯了,但那邊的年輕人卻只想進那些大公司工作,沒人想做勞力活。

做為夾在戰後嬰兒潮世代和千禧世代中間的X世代,我無意去排解他們的歧異,我應該先加緊腳步把這惱人的房子修好才是。

由 debby 發表於 10:07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