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7

學習差異這回事

今年兩個小孩都沒被分到他們心儀老師的班。他們喜歡年輕(貌美)點的老師,但他們的老師都是老太太。我本來有點擔心。忘了聽誰說,小孩要先喜歡他們的老師,學東西才學得快。到目前為止,似乎都還好。

上週是例行的老師家長會議週(conference week),老師會和每個學生家長各別談小孩開學一個多月來的學習狀況和整體問題。某人回來後告訴我,他很喜歡小J的老師。

往年這場合,小孩都不能跟著家長去。但小J很早就說他要去,因為老師在課堂說,五年級的學生年紀已經夠大了,希望他們屆時也能在場了解自己的學習狀況。

因為我們家有兩個小孩,所以兩個班的老師就把時間安排在一前一後。某人先去小P的班上,據說老師都講好話。老師注意到小P覺得目前教的數學太簡單了,別的小朋友都規規矩矩地做老師講的頁數時,他一下就做完,然後一直往前做。老師發現了,跟他說不能往前做,然後他就無聊了。所以老師想知道我們是否教他乘法。某人說我們沒教,大概是他哥教的。老師便說之後會給小P比較符合他程度的習題。

我後來聽到時,跟某人說,其實不是小J教的,是之前他上珠心算課時,學了一些。但他的最後一堂課是七月,之後就沒上了,他是自己看台灣帶回來的墊板上的乘法表背的。小J有時嫌他弟九九乘法背得慢,他以為自己一年級就背完了。實際上,他到二年級以後才背完的。我記得我小時候是三年級才背,所以我沒要他那麼早開始背乘法,當年是某人讓小J在二年級時背的。

說到二年級數學,小J那年還在我們的學區小學,二年級數學和一年級數學的差距感覺不大,依舊在做一位數和兩位數的加法。某人在開學兩三週後的家長之夜問老師:之後數學的難度會不會慢慢增加?那年小J的班有兩個老師,其中一個老師就不悅地回答不會。那個老師是我們最不喜歡的老師,也是把我氣到決定讓小J去抽現在學校的關鍵。轉學之後一比,現在的老師感覺比以前學校的老師有責任感多了。他們都會注意到學生的學習差異。

會談後的第二天,小P跟我說他可以升級到做乘法了,但他不要升級,因為他會喪失若干積分和若干寶物。我一聽就知道,這是說他們用來練習數學的電腦遊戲。我跟他說,如果開學不到兩個月,你就能拿到那麼多積分,那從現在到明年五六月,你可以累積到的積分會更多。而且明年之前遲早得升級,早點升級就早點開始累計,會有較長的時間可以累計之後的積分。他馬上就明白了,跟我說,媽媽,我明天就去升級。他說他們班就他跟另一個爸爸是土耳其裔的男生最快升級到做乘法。

最初我不知道,原來美國小學有在同一個班裏,依據小孩不同的程度,給予不同的習題的做法。小J第一年轉進來時,上海媽媽的小孩還沒轉進來,她跟我打聽這件事,說從另一個南京媽媽那聽來的。南京媽媽的小孩比小J低兩級,據說閱讀和數學都被分到最好的組,家長就覺得壓力很大。但我當時壓根就不知道他們有能力分組。後來去問越南媽媽,她也說有。既然小J都不知道,也不覺得有甚麼壓力,那我也就沒管,不想庸人自擾。他到幾個月後,才跟我說他的數學被分到最好的那一組,但他的閱讀只排到他們班第六。

小P去年轉進來後,很快就跟我說他的閱讀和數學都在最好的那一組。我聽了就很驚訝,原來一年級就開始分組。小P的閱讀在他們班排第三,比他厲害的是一個白人女生和一個印度男生。我覺得這已經很好了,因為我們家是講華語的,他學英文的起點比別人晚。然而,他跟哥哥不一樣,他進幼稚園大班時,同樣因為母語不是英文,所以考了英文能力檢定,檢定證明他的英文程度很好,不需要像哥哥那樣上ESL課程。雖然因為發音不清楚,他也上了發音矯正,不過一年學校就認定他可以不用上了,小J以前好像上了兩年。

幾個月前,臉書跳出一則我在六年前寫的動態。當時因為小P比哥哥還要晚才會走路,一般小孩在十到十七個半月間會走路,但他卻拖到十八個月才走,差點把我急死。我便在一次門診中請教醫生:老二不是通常發展比較快?

當時我是這麼寫的:「 醫生說她女兒十八個月大才會走路(如果我沒記錯,可能是不到三十週就緊急剖腹出生的早產兒),現在她念柏克萊加大。走路早晚跟智力發展沒關係。走路早是先發展運動神經,走路晚的小孩先發展語言。

小P九個月時,醫生就說他的肢體發展是男生的平均值,但是語言發展比較好(因為會發出各種音。不過嬰兒發展會變化,那時他發的一些音,例如爸爸媽媽,後來就不再講了),像女寶寶(語言發展較早)。」

所以從九個月大起,我們家兩個小孩就有發展差異,他們的語言和運動能力非常不同,這應是打從娘胎就有的差異,即使爸爸媽媽是一樣的。小P一年級下學期測的閱讀程度超過他哥二年級上學期的程度,最近做的閱讀能力檢定顯示,他已經超過他哥三年級的程度了,所以他期待著隨時追上他哥的閱讀能力。我並沒有特別針對他們的閱讀做甚麼,唯一做的,就是每週帶他們去圖書館一次。但是小P的運動神經真不行,他哥上兩期就過的游泳班,他上了八期才過,簡直天差地遠。

回到小J這邊,他現在的老師,也是隔壁高他一級的上海學姐的導師,同樣是我們社區一對高他兩級的四川雙胞胎學姐的導師。可能因為教過不少華人學生,這位來自烏拉圭的老太太老師,是唯一能正確念出我們姓氏的老師。

暑假的時候,隔壁的上海太太跟我閒聊時提到,她女兒在五年級時是她們班僅有的三名可以超前學六年級數學的學生之一,進中學前考過一個數學考試,所以六年級時可以繼續跳級上七年級數學。雖然小J數學也不差,他在同一老師班裏沒有此等待遇。他爹帶他去跟老師會談時,老師問他最喜歡哪科,他說科學。然後問他最不喜歡哪科,他說數學,因為很無聊。老師便問他,如果他覺得數學太簡單、太無聊的話,為什麼他的每次考試沒法拿到滿分呢?這真是一針見血的問題,因為他就是那種漫不經心的學生,經常犯粗心的錯,偏偏不愛檢查考卷。某人因為老師這段犀利的觀察,十分欣賞這位老師。

因為要讓他們提早準備明年的中學生活(本地小學只到五年級),所以五年級學生依據數學程度,分成三個班,每到數學課,他們就要換教室上課。小J被分到進階班,據說中級班人數最多,另有初級班,他們還有同學仍在上三年級的數學,所以程度差異很大。小J今天回來說,現在輪到今年新來的老師帶進階班,偏偏她一直教錯,於是他跟越南同學決定之後的習題都要做錯來抵制這個老師。我聽了就覺得頭痛,碰到這情形應該是去請教自己班的老師,而不是私下抵制老師吧。算了,這年紀小孩需要爸爸來管,等他爹回家時再讓他們去談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2:31 AM | 迴響 (0)

October 18, 2017

找到可靠的雜活工

前不久請人來處理淋浴間磁磚間隙。那位先生非常健談,而且有不少資訊。像他第一次看到我們淋浴間底座受損的狀況,就當場幫我們打電話找人來修。我們當時根本不知道那看似塑膠還甚麼材質的底座是可以修的。後來他邊工作邊跟我聊天時,我問他知不知道什麼人可以幫我們修門?因為去年底我們請人油漆房子,油漆沒乾就把門關上,那時又常下雨,漆乾得慢。之後要開門都很困難,經常被黏住,要很用力拉才打得開,因為門縫邊的weather guard都被漆沾到,毀了。

他立刻就跟我說,要幫我們處理淋浴間底座的提姆就是很好的雜活工(handyman)。

過了幾天,約好要修浴室底座的人來了。一開門,我就問對方是不是叫提姆?他說不是,問我非找提姆嗎?我說不是,我指著門的邊緣給他看,然後說,聽說提姆可以修,我想問他能否幫我們。那位西語裔大叔看了看,就說他可以修。

但他那次主要的任務是修我們的淋浴間底座。某人前一天要我也讓他看看小孩用的浴缸,因為水孔周遭也磨損了。所以我讓他看了我們的淋浴間後,就讓他看小孩的浴缸。那個浴缸有點麻煩,看起來跟牆是連在一起的,我很煩惱地問,是否需要整個換掉?他看了就說,大致狀況都還好,浴缸不需要換,那個磨損的地方他可以修,然後就加了筆費用,我覺得不貴就同意了。

他來的時候大約是九點,本來跟我說要到兩點才能完成。沒想到,我中午前去學校送個飯,回來後,他就說修好了。我一看,覺得非常滿意,因為我們的浴室底座看起來就跟新的一樣。原來最上面那層是可以修的,我們以前都不知道,本以為要大費周章整個換掉才行。如果能加一層新的塗層,讓它煥然一新的話,那就比整個換掉便宜多了。

後來我想起廚房的洗碗槽,也有一塊塗層不知何時被敲掉。白色的洗碗槽有個黑黑的疤,一點都不好看。我想他可以用之前修浴缸的辦法處理。他說整個處理要350,通常都是人家要賣房子時會這樣做,他不幫我做整個,只處理局部那兩個受損的地方,如果是他公司的話,大概要一百多,他跟我收65就好。我說沒問題。其實對我都沒差。只要有人修就好。

他的動作挺快,沒多久就弄好。他跟我說,廚房水槽的表層大概沒法像浴缸那樣可以保持比較久,因為有盤子、刀叉等,都會刮到。另外不要用硬的東西去刷洗,只能用海綿,也不能用有醋酸和漂白劑的清潔劑。我一聽就想,顯然把浴缸和廚房水槽弄壞的罪魁禍首就是某人了,因為他最喜歡用漂白劑加很硬的刷子用力刷洗,然後跟我炫耀刷得很白。我多年前聞言過去一看,差點暈了,表層都被他刷掉了,於是這次要花個好幾百來處理,而且只保固五年。然後有一兩天的時間不能用,得讓這表面塗層徹底乾掉,這段時間要常開窗通風才好,因為那塗料很臭。

我看他手腳挺快,講話也挺實在,價錢算公道,便問他還能做什麼。他說他可以做房子裏面的小件活。於是就敲定今天來幫我們處理前門。前些天又想到我們需要在浴室裝些新的毛巾環和毛巾架,某人最痛恨做在牆上打洞的事,後來又想到之前某人要裝一個浴巾鉤時,打錯洞需要補,於是傳訊問他能否做,他都說可以。

以前約這類工人,最怕就是等很久,然後等半天不來。這週是老師家長會議週(conference week),所以小孩不到一點就到家了。我中午前傳訊跟他說一點就可以來,他挺準時的,一點多一點就到了。

他買的weather guard比我們原本的窄一點,我看看說沒關係,因為不知道有什麼差。他先用砂紙把漆黏到的地方磨掉,然後重新上漆,再換上新的weather guard。弄好之後,把門開著等漆乾,然後就幫我裝毛巾環和浴巾鉤。有經驗的人動作真的很快,之前每次要某人做這個要在牆上打洞的活,他就很痛苦,每次都要進出屋裏屋外數次找合適的工具,又是量又是鑽的,中間說不定還崩潰地說弄壞了。但這個西語裔大叔動作很快,我只聽到幾次鑽洞的聲音,沒多久,他就弄好了。牆上的洞他也一下就補好了。我趕緊讓他看一下小孩房間牆上的毀損,那是以前小J一兩歲時,開關舊櫃子的門把,不小心把牆打壞了。多年來,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修。他看看就說這要用另一種東西先補上,再上漆。但他手邊沒有,下次我要找他時,先跟他說,他會一起帶來。於是我就開張支票送他出門。雖然花了筆錢,但是終於有機會把心裏一直想做,卻沒法做的事做好,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原本我們還有三個百葉窗需要換。以前某人都自己換,現在他就說找那位西語裔大叔來就好,因為他對這種苦差事一點都不在行,寧可請人來。既然找得到人,他就不願自己動手。看來我得趕緊看看家裡有什麼需要處理的,請那位大叔來幫我們做。這近二十年的老房子,有很多需要修、需要換的,實在是百廢待舉。有時心裏惦記很久該處理某事,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做、該找誰,之後就不了了之,然後淡忘了。現在既然來了有利的風向,陸續找到合適的人,是時候該順勢而為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58 PM | 迴響 (0)

October 04, 2017

機會無限的美國

快二十年的房子感覺很舊了,再加上某人可能覺得我不夠忙,最近陸續安排修紗窗、修籬笆、修浴室和治害蟲白蟻的人來我們家。

修紗窗那位老先生來的時候,我正好去領團購的蔬果了,沒碰到。其他幾位來工作時,都是我負責接待的。於是我有個意外的發現。

除了來噴藥的那位先生比較年輕,頂多三四十歲外,其他幾位都是六、七十歲,而且他們都是四十歲以後中年轉業,不但轉業,而且自雇,做的是跟以前不同的工作。

例如修籬笆的那位工頭,今年64歲,他本來是學修車,後來開拖車公司。拖吊車輛是一個顧人怨的工作,不管在哪,任何人的車被拖走了,都會很不高興。因此他年輕時要應付一些拿刀槍上門的凶神惡煞。他應該也滿兇的,在yelp上有人給他惡評,別人都是客客氣氣地回覆,他倒是兇巴巴地罵回去。不過他對我們都還挺客氣。因為我們這次請他修我們和鄰居中間的籬笆,我們的鄰居比我們難纏多了,所以他寧可跟我們打交道。

他之所以四十多歲才改行,是因為有次心臟病發,他太太不希望他做這麼危險的工作,整天提心吊膽的,於是他就改行修理房子內外的東西。而且他說,他拖別人的車,沒人感激他。但他幫別人修房子,反而成客戶成好朋友。轉眼他改行有二十年了。

今天來幫我們清浴室磁磚間隙的那位先生,今年67歲,他很快帶過以前做的工作,我現在也記不得了,總之他也說現在這行已經做二十年了,是四十多歲才開始的。他現在就是個一人公司,因為他說自己比較好控制,請人的話,他不知道別人做得如何,可能還得幫忙檢查,太麻煩了。

他聽到我說學油畫,便給我看一位七十一歲畫家的油畫作品,他說他幫忙賣畫,然後用手機給我看那位畫家的作品,報的價都是上萬美金,因為她一年只能畫八到十幅大作品,每幅都是畫工很細的逼真畫風。那位畫家同樣也是中年改行,因為她畫畫的時間是三十年。我聽到他說幫忙賣畫時很驚訝,因為賣畫不容易,一般都請經紀人或交給藝廊打理。他顯然懂得不少這方面的東西才能賣畫,而且他跟我帶過賣畫流程,滿多事要做的,而且得先花錢參加各種art show。於是某人一度傳訊要我幫忙問他知不知道哪裡有鋼琴老師,這是某人現在最想打聽的消息,所以他想亂槍打鳥,不過我覺得他直接去問出身自音樂世家的整脊師較好。

而修紗窗那位老先生,據說大概有七十歲,也是做了二十年左右。之前他不是做紗窗的。

不管是修籬笆、修紗窗還是修浴室磁磚間隙的,這些人都是所謂的戰後嬰兒潮世代(Baby boomers)。按照台灣的標準,他們都該退休,或者準備退休了。但他們看來精神體力都還不錯,做的是出賣勞力的工作,每天案子排得滿滿,行程頗緊湊,完全符合戰後嬰兒潮吃苦耐勞、腳踏實地的形象。而且他們都不只轉過一次行,市場有需求,他們才有工作。

台灣的戰後嬰兒潮世代應是最容易累積財富的世代,美國也差不多,我每次去看畫展,其他的觀眾和買家差不多就是這年紀的人。這些中年轉業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令我敬佩的是,他們身懷不同才藝,才能輕易轉換跑道。同時,這個社會給予各種機會和可能性,只要願意努力、找對方法,似乎都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財富,難怪很多人說美國藏富於民間。美國夢之所以強壯,就是給予一般人這些機會和可能。

不過,這些美國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可能也跟亞洲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一樣,常覺得年輕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不夠刻苦。修磁磚間隙的那位先生就跟我說,千禧世代很多都不學人際溝通技巧、不跟人打交道,甚至也不愛出門,只是整天拿著手機按來按去,他們的人際網絡就只有在手機上。他有朋友在北加灣區想找人負責把漢堡肉翻面的工作,一小時二十塊(加州最低工資是十塊)都找不到人,他聽到都想去了,因為年薪至少四萬,很不錯了,但那邊的年輕人卻只想進那些大公司工作,沒人想做勞力活。

做為夾在戰後嬰兒潮世代和千禧世代中間的X世代,我無意去排解他們的歧異,我應該先加緊腳步把這惱人的房子修好才是。

由 debby 發表於 10:07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