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17

麻煩的地毯

感恩節連假的最後一天,我們出門去玩,回來就看到一大個箱子躺在家門口。原來是我前兩天訂的洗地毯機來了,這是我等了好久,才在黑色星期五下單的東西。

幾個月前在網路上注意到這個商品時,想起我們臥室門口的地上有塊汙漬,怎樣也除不掉,很可能是小J嬰兒時期吐奶造成的。雖然也曾找過人來洗地毯,但他們沒洗掉。雖然他們在網路上的評價很好,但看到他們穿著鞋洗地毯,我覺得不太可能洗得很乾淨,只能當做減少部分汙垢。而且每年小J總有至少一兩次病毒感染時,會嘔吐到地上,讓我們清好久。如果能有個洗地毯機,我就不至於覺得某些區塊總清不乾淨了吧。

還有,前些時候請了好幾組工人來,有些人堅持不脫鞋,也沒有鞋套,就穿著鞋子踩在我們的地毯上走來走去。我不是那種不在意的人,事後只能立刻用吸塵器把地毯吸一遍。此外也不知道能怎麼辦了。

其實我很討厭地毯,除了容易藏汙納垢、不好清楚,還可能造成過敏源。偏偏某人有觸覺敏感,曾說沒有地毯他會死。但是小孩三不五時嘔吐在地毯上,我們忍著不舒服清半天之後,他終於鬆口說可以換啊。然而這是大工程,人都住在屋裡,還有那麼多東西,要清掉地毯,換成地板,不是一兩個小時的事。眼下也就只能先買洗地毯機,自己處理了。

以前請人來洗地毯要挑日子,不是挑黃道吉日,而是要挑天氣最熱的日子,這樣地毯才乾得快。雖然前些天南加天氣異常,熱到可以穿短袖,有些地方甚至熱到要開冷氣,但今天已經開始降溫了。洗地毯時,我開著窗戶,感覺冷風一陣一陣地吹進來。到小孩要睡覺時,氣溫居然已經降到華氏63(攝氏17)度而已,都得開暖氣了。

因為是第一次開機使用,再加上時間晚了,我只洗了家中局部的地毯。我買的是一個也出吸塵器的美國牌。以前我們家好像有個很笨重的吸塵器是這個牌子,但我們兩個大人都有背痛問題,所以後來買了一個輕便型的歐洲牌吸塵器,就用舊的吸塵器換了幾個濾網回來。很久沒用那麼笨痛的機器,雖然只是握著機器握把往前推、轉彎和後退,洗起來並不輕鬆。洗了一遍之後,我換水又再洗一遍,才能把清潔劑洗掉。洗完之後,看著洗地毯機裡的黑色髒水,只能慶幸我終於買了這台機器,可以三不五時自己清一清地毯。

現在就等著明天白天大家出門時,再把窗戶打開,讓地毯能徹底乾了。如果以後有機會換房子,希望能用木頭地板就好,用地毯實在太麻煩也太累人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2:37 AM | 迴響 (0)

November 10, 2017

哪來的臭油餅?

從暑假以來,本城多了兩間中餐館,一間賣湖南菜,另一間賣上海菜。前者的菜辣得不得了,完全沒問你要不要吃辣,辣的程度如何,清一色都辣得讓人吃不出其他味道,連肉新鮮不新鮮都不知道,而且辣得我耳朵裏都痛。別說我了,有一半湖南血統的某人都說吃不了,於是我們再也沒去過。但是那裏卻非常受本地的中國大陸年輕人歡迎,排隊等著要吃。這讓我很不解,中國不是有八大菜系,為何中國大陸的吃辣人口有那麼多?

上海餐館的菜則是鹹得不得了,讓人要頻頻喝水,而且讓我很想要個小碗把所有菜都先過水一遍(我這輩子還沒做過這件事),再夾到自己碗裏。我們吃一吃就沒法吃了,剩下的菜全打包回家用水洗過再熱來吃。偏偏這間生意也不錯。這真讓人費解,中國大陸來的人都那麼重口味?

我們心目中口味最好的中餐館的生意,因此受到影響,現在每次去都很驚訝:這麼多空桌?以前生意多好啊!我們每次去都要有心理準備,至少得等個二三十分鐘才有東西吃。現在都不必等那麼久了。

今晚我們就去那吃飯,點了一個小J最愛的蔥油餅。吃到一半,旁邊來了一桌美國人,是一對大約六十歲左右的夫婦和他們大約三四十歲的兒子。那個年輕點的男人看到蔥油餅,便問侍者我們吃的是什麼,還問中文名稱,侍者跟他說是蔥油餅。他就照念一遍蔥油餅,乍聽覺得他發音還可以。但再聽他跟他爸媽解釋,我就要收回前面對他發音的評價。因為他說,ㄘㄨㄥ\就是臭stinky的意思。也許他知道也吃過臭豆腐這食物,但蔥油餅可不是臭油餅,明明就香著呢!我和某人面面相覷,便跟彼此說他弄錯了,蔥是scallions,某人說是green onions,其實兩種英文名稱講的都是一樣的東西,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只有臭豆腐是臭的,蔥油餅可不是臭的啊!華人沒吃那麼多臭東西!

由 debby 發表於 11:00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