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 2003

離經叛道

緩慢地閱讀《鄉關何處》,想著「離經叛道」這一回事。

對許多人來說,薩依德或一些傑出人士的行徑,鶴立雞群,他們的思想和言行看似離經叛道。然而,薩依德在書中表示,他父親要他走一條路,即使他走出另一條,依舊受到父親的影響。而林懷民當初政大法律系轉到新聞系,也未與父親決裂,連大學志願都是爸爸填的。他甚至說,他都照家人的意思去做,只是最後決定去跳舞,而不念新聞了。他們思索自己真正想走的路,即使選擇不一樣的,也知道先前會在自己身上留下什麼痕跡,這不只來自他們的天賦,也來自他們的自省。

這些有天賦的人,並沒有一開始設定他們要走一條離經叛道的路線。然而,許多人卻是直接設定他們要用另類的方式來做事。觀察了許久,我不認為他們的方式可行,因為他們依舊希冀世俗的、正常軌道的金錢或名聲。用常人認為匪夷所思的行為來行事,不顧慮一般人的後果,就是事情容易失敗,至於名利,就更別談了。到頭來,他們並稱不上「離經叛道」,而只是愛搞怪的失敗者,沒有能力承擔責任和要求,於是只好逃避。

由 debby 發表於 05:28 PM

September 24, 2003

來自雲南的禮物

早在爸爸去雲南前,我就拿著書跟他說,千萬記得要從三折開始殺價!爸爸什麼都沒記住,連外套都不肯帶,但記住我那句話。但他到了當地才發現,根本就是把台灣人當「呆胞」,別說三折,一折都可以殺到!拿了一串折合台幣才40元的手飾,忍不住說,這個好像不怎樣。媽說,妳打一個結恐怕一個小時都打不出來呢!說的也是,這麼看來,對岸的城鄉貧富差距依舊懸殊的可怕。

最明顯的例子,大概是爸爸提到去西藏邊境的香格里拉時,給六個藏胞三十元,她們便一路載歌載舞陪著下山,因為許多人年收入不過台幣兩百元。那邊的廁所不但沒門,氣味強烈地可怕。但上海通叔叔前不久告訴我,剛蓋好的上海觀光局大廈,雖美輪美奐,裡面的廁所也是沒門的。許多人一到廁所門口就開始脫褲子。這已經變成他們文化的一部份了,廁所沒門。老瓊則說,不知道要正面對人,還背面對人。猶記得高中時曾跟人說,我要等到大陸廁所有門,而且是沖水式的,才考慮去那個地方旅遊,但若這已經是他們文化的一部份,可能要有魄力的領導者出現,經過幾年的改革,才會見效。就像當初老蔣來台灣,見到此地人民生活水準差,推行各種衛生、禮儀運動,台灣的水準才逐漸上軌道。

至於我的生日禮物,除了一堆小玩意,爸買了一支玉鐲、銀手環和一件雙面披巾給我,為了找我的東西,他被同團的人嘲笑說怎麼都買女孩子的玩意。銀手環上赫然出現「壽比南山」四字,這不是晚輩給長輩祝賀用的嗎?O_o

由 debby 發表於 04:59 PM | 迴響 (1) | 引用

September 18, 2003

割離

每回到原本的辦公室拿信,總覺得頭痛,因為會不期然地發現自己留下不少東西,好像怎麼收拾都收不乾淨。像是梳子、杯子、海報、咖啡、餅乾……以及永遠弄不清楚究竟轉址沒的信件、帳單。

而且,當我猶豫著要怎樣一股腦完全收走,還有人挽留地說,這樣妳就還會回來嘛,反正不急。因為不急,更是拖著,連球鞋都還在。

於是,留下一種印象,似乎要跟一個真正生活過的地方分手,比跟一個人分手還要困難許多。

牽扯太多,很難完全割離。

由 debby 發表於 05:11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5, 2003

麗似夏花的生命

生命真短暫易變,完全不能掌握悲歡離合。

剛接到電話,一個高中同學心臟病發,過世了。
一個好漂亮的女生,還想她會有著什麼人生,沒想到……
通知我的同學語帶哽咽,一時無法從工作的情緒抽離說些什麼。

雖然不熟,但因為她生前喜歡熱鬧,因此被通知參加她的告別式。
如果這是我能為她及家人做的最後一件事,那我就去吧,時間並不衝突。

生日前九天是大學同學婚禮,前一天是高中同學告別式。
繁花似的生命,可能一夕就凋零了。
花開堪折直須折……

由 debby 發表於 05:09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3, 2003

洋味十足的Carnegies

遇見Carnegies是個巧合。那天因為經過,發現這家pub好特別,有個陽台可以坐在外頭喝酒聊天不說,外國人好像挺多的!真奇怪的地方,進去瞧瞧吧!

一進去就發現,老老外比我感覺多太多了,而且都是四五十歲左右的商務級老外。頓時覺得自己成了未成年少女,好像走錯地方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人過來檢查我的身份證呢。這裡的洋味十足,讓我憶起那些在國外去的pub,但這家規模大許多。連餐點都十分齊全,其實可以來這裡吃晚餐兼喝酒的。

和朋友坐上吧台,bartender走來走去,就是不往我這瞧,明明我都看好要點什麼了。於是我叫一聲:「大伯!」bartender不但回頭,還問我要什麼?(默)

點了杯琴湯尼,好像是190,竟然比一些台北小pub的台灣啤酒還便宜!薯條一份一百多,配上特製的醬料,非常好吃。那個醬料比Mr. Paco的還棒。聽說以前Mr. Paco的薯條有很多種配料,但前不久去,居然只有最普通的蕃茄醬,因此覺得遜色不少。

這邊該是台北敦化南路商圈的外國人談生意的地方,因為十二點一到,老外們消失的差不多,剩下我們這些本地人。聽到隔桌黃皮膚黑頭髮的本地人看到老外也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感覺真像在國外。怎麼在自己的國家,也要說別人的語言?轉念一想,這就是各國勢力不均的展現啊,要認清現實。若有人可以操閩南語和只懂英文的老外談下幾百萬的生意,我也會拍拍手。

Carnegies有時會有樂隊表演,不適合想喝酒談天的人。星期三是Ladies Night,晚上九點以後,女士有免費的香檳一杯。詳情可參考網站中的Events Calendar。

看了網站上的照片,發現那個陽台的白天夜晚味道各不同!

地址:台北市安和路二段100號 電話:2325-4433

由 debby 發表於 05:14 PM | 迴響 (0) | 引用

September 11, 2003

母親 Vs. 兒子

童話是超越的故事。

惡魔非死不可,選擇靠邊站,就是向自我個性中邪惡的力量宣戰,同時認同善惡的力量。另一層面來說,也是學著從對母親的依賴而獨立,母親變成那個巨大、邪惡、難以抗拒的形象,直到自我浮現。

然而,現實生活中,似乎難多了。許多兒子終其一生,都難以從母親的羈絆脫離。

那些會有婆媳問題的家庭,或許早可從兒子與母親的關係一窺。會因為母親,而作為\不作為的兒子,是從沒獨立過的男孩。他們的問題若非從妻子和母親關係失和展現,也會從其他方面顯示。

這不是佛落依得,而該是秋多若。

由 debby 發表於 05:05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9, 2003

?女作家

「怎麼會有這麼肉麻的男人呢?像瓊瑤小說裏的男主角,是真的嗎?怎麼這個男的講話,態度像個同性戀,我看了以後起一層雞皮疙瘩,決不聳人聽聞。要不他是臺灣來的?」

看了某「情女作家」的小說,真是頭皮發麻。剛開始以為是我太久太久沒看羅曼史級作品了,後來發現覺得噁心的不只我一人。但這位中國網友的留言讓我噴飯,很想上去留言:「你搞錯了,台灣是有同性戀,但台灣的異性戀生理男沒有肉麻的本事,連浪漫都沒有!」

然後覺得作家前面被冠形容詞都不會是好事。

「女」作家已經比「作家」低一級了,為什麼不標「男」作家呢?

「美女作家」、「玉女作家」更糟,好像寫不出東西,只有臉蛋可以看。
(偏偏之前鬧大新聞的某「美女作家」讓大家看著媒體上的照片一直發問:「哪裡美?現在媒體的審美觀這麼差嗎?」之後「美女作家」的身價更是一落千丈)

「慾女作家」就更慘,這個封建保守的社會,看不起太開放的女人。
「情女作家」倒是我第一次聽到,還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但看來也不怎樣。

總之,做個「作家」就好,千萬不要被冠什麼亂七八糟的奇怪形容詞。

由 debby 發表於 05:06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