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 2003

割離

每回到原本的辦公室拿信,總覺得頭痛,因為會不期然地發現自己留下不少東西,好像怎麼收拾都收不乾淨。像是梳子、杯子、海報、咖啡、餅乾……以及永遠弄不清楚究竟轉址沒的信件、帳單。

而且,當我猶豫著要怎樣一股腦完全收走,還有人挽留地說,這樣妳就還會回來嘛,反正不急。因為不急,更是拖著,連球鞋都還在。

於是,留下一種印象,似乎要跟一個真正生活過的地方分手,比跟一個人分手還要困難許多。

牽扯太多,很難完全割離。

由 debby 發表於 September 18, 2003 05:1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