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07

告別2007

今年十二月,爺爺過世滿十一年。就在爺爺忌日後六天,中風九年多的奶奶,也撒手人寰。這下子,我的祖父母輩,全都不在了。於是,我在今年,多了一個直系親屬,失去兩個直系長輩。2007年,讓我面對生老病死。

收到奶奶去世的消息後,我抱著小J,跟他說:「太婆走了,你看不到她了。」他什麼都不懂,只是傻傻地看著我。然而,我不免感嘆,想要讓四代同聚一堂,對我們而言,真是難。我也沒見過我的曾祖父母輩。

如果這能給我什麼感觸,莫過於健康是人世間最寶貴的資產,必須盡全力去爭取與維護。如果生來健康,那是自己與父母前世與今生的福報。如果生來不夠健康,那就必須在此生努力以求。金錢、工作、愛情等,都不足以擁有比健康更重要的優先次序。

要不是我不夠健康,小J也不會有這麼多狀況了。我想起當年奶奶因中風而半身不遂後,曾經努力用自己健康的手,去拉另一隻不會動的手,想要恢復以往的靈活,卻沒有辦法,之後反覆中風,讓她的健康每況愈下,最近兩年,她已經很難認出什麼親人了。

在努力還有成果的時候,就算必須犧牲一些眼前的享受,也必須割捨。如果我在2007年能學到什麼,以及,在未來能告訴小J什麼,應該是:「當一個人真正關心你、愛你,他會重視你的健康,勝過其他。」

由 debby 發表於 11:59 P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27, 2007

誰教孩子說「不」?

平安夜,在餐桌上,小J的一歲半表哥不時從碗裡撿起一點食物,拿給他媽媽,然後說:「No!」他媽媽跟我們說,他奶奶和外婆弄的豆乾他都吃,但是媽媽弄的他不吃,總是跟她說:「No!」才說完,他又拿了一條不知道什麼東西給他媽:「No!」

我聽了不免吃驚。不是才一歲半?傳說中,孩子動輒說No的兩歲(terrible two),還沒到啊!而他外婆說,他現在會說的話不多,除了「媽媽」、「No」,還有一個詞是代表「外公」,但是他不會發「外公」的音,所以變成「阿 布」。所以,「No」居然是他第二個常說的詞彙。

有個資料提到,父母對孩子怎麼說話,塑造孩子的語彙和認知。當兩個小孩一起玩,然後打架時,有些媽媽會說:「不要打架!」於是孩子學到「不要」和「打架」 兩件事。有專家因此建議,不要用「負面」(不要)加「負面」(打架)的句子跟孩子說話。否則,孩子就會學到兩件負面的事。

不過,這並不容易。

小J常抓我的頭髮,最近還會抓我的臉,看我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倒很樂,居然裂嘴大笑。我跟他的治療師提起這狀況。她便要我跟他說:「Be gentle.」

但是我可不想小J以後只說英文,所以都跟他說中文。在中文裡,要不說:「不抓媽媽」、「別抓媽媽的頭髮」之類的話,該怎麼說?

這得好好想一想。我可不希望他像他表哥那樣,還不到兩歲就一直跟我說「不」。


由 debby 發表於 04:49 P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26, 2007

好累的平安夜

小J的第一個聖誕節快到時,他奶奶來電說要去姨婆家過節。他的一歲半表哥和三歲半的表姊也會到。所以三個小孩會是平安夜的重心,也是禮物的主要訴求 對象。在美國這個注重聖誕節的國家,讓小孩快樂度過這一天,禮物是免不了的。無限商機因此而來。但是,小J什麼都不懂,過不過聖誕節,其實是大人決定。既 然奶奶這麼說了,我們就帶他去過節吧。

只是,這對我們和小J來說,會是個大考驗。因為他晚上七點多要喝奶,通常八點左右就寢。他的表哥、表姊和眾長輩,沒那麼早睡。而且,從我們家到爺爺 奶奶家,至少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從爺爺奶奶家到姨婆家,最少也要半小時,如果爸爸開車迷路,那就可能要一小時。從姨婆家回家,則要一小時。總之,要過個 平安夜,代價是要花很多時間在路上。如果再考量到他的喝奶時間,以及喝奶後,為避免他的胃食道逆流嚴重發作,不宜立刻上路。這麼一來,時間變得很難控制。

不過,某人考量沒像我這麼多。他想到爹娘想抱孫子,於是一大早就準備出門。小J的第一頓點心,因此取消。第二頓奶,則比往常晚一小時。換了新環境, 他不熟悉,哭了一陣子,弄了很久才睡,第三頓又往後延一小時。之後本來準備早點去姨婆家,就可以吃第四頓。但是因故沒能在下午四點出門,再加上某人又開錯 路,因此第四頓奶,比往常晚兩小時,拖到晚上六點才喝。這下子,該怎麼辦?要幾點再喝下一頓?小J要在幾點就寢?如果要照他平時的規律,此時的狀況完全無 解。

做娘的,這時再急也沒用,因為其他人還沒準備這麼早拆禮物。於是等到七點多,交換禮物時間才到。大家都很興奮,除了小J和內心很焦急的我。

打道回府是八點多的事。照往常,他已經睡著了。於是小J不舒服地在車上哭了一陣。九點多到家,我們打開車門時,他還是睡著的。最後一頓奶,照例十分 難餵,兩個大人輪流餵了半天,還是餵不完,我們累到放棄,於是讓他去睡了。他吃的比平常少,這陣子吃藥後,半夜三點左右常哭醒,所以應該平安夜的凌晨三點 也會哭才對。不過,我太累了,完全沒聽到。

他今早也不知道幾點醒的。總之,等我聽到他的聲音驚醒,往時鐘一看,居然已經八點四十分了,嚇得我從床上彈起,因為他往常六、七點就起床,今天可能 還是那麼早醒。某人進去看他時,他無聊地在床上玩熊貓,一副已經醒很久,也等很久的樣子。而且,他有便便,不可能因為等得太無聊而睡著。唉,我們又失職 了。

對家有小baby的家庭來說,出門過節到底是大人高興,還是小孩高興?萬聖節的時候,有人說是大人爽。可是這次的聖誕節,我覺得如果是大人高興,那一定不是做娘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5:08 PM | 迴響 (1) | 引用

December 19, 2007

惡夢般的副食品開端—rice cereal

當小J到了可以吃副食品時,醫生說,從rice cereal開始。某人問,Enfamil AR裡不就有rice cereal?醫生回答,那加的很少,並不夠。所以,當小J不肯喝奶時,我們無計可施,只好開始餵他rice cereal,儘管我看了很多次Tracy Hogg的恐嚇,說胃食道逆流的寶寶太早吃副食品,很容易便秘云云。

在小J開始吃rice cereal之前,我跟某人說,有的寶寶對rice cereal過敏。他以為那是洋寶寶。但那是一個同樣在美國的台灣媽媽提到的。我不知道她的寶寶是不是混血兒,至少有一半血統是亞洲人吧。我們以為那是特例,並不放在心上。

我們打從一開始,以為rice cereal以為是最安全的。畢竟,我們都是吃米長大的,而且AR裡頭加的也是米澱粉,小J已經喝好一陣子的AR了。如果不喝AR,小兒科醫生也會建議胃食道逆流的寶寶喝加rice cereal的奶。

剛開始,我只給他三小匙的rice cereal,用水去調。消化狀況似乎還好,會吐,但看來還好。他有次吐比較大量,是治療師要他坐的時候。我想那姿勢壓迫到他的胃吧。

過了幾天,我改用配方奶去調,可怕的事情就發生了。小J在應該睡覺的時候,明明很累,已經在床上了,卻大哭,我把他抱起來拍嗝,一直拍,他一直打 嗝,但他並沒有比較舒服的跡象,仍哭個不停,而且整個人往後仰,我幾乎沒法抱住他,也很難拍嗝,他不舒服到邊哭邊抓,我的頭髮被他扯得很痛,偶爾被他指甲 抓到也很痛。而且連續一個多小時,拍嗝拍到手快斷掉,我最後招架不住,趕緊打電話叫某人趕快回家幫忙。

就這樣過了幾天,我發現這總是發生在吃完rice cereal近一小時到兩小時間發生的事。於是趕緊跟小兒科醫生Dr. Rubin說,問她怎麼辦。她覺得有嗝是很正常的事,而且覺得他哭是因為吃不夠。於是,我又實驗幾天,結果還是一樣。我相信自己的直覺比小兒科醫生正確, 於是停掉rice cereal,換成oatmeal。他還是如我預期,在吃完近一小時到兩小時中間痛苦地大哭大鬧,吐奶數次。

我覺得rice cereal和oatmeal真是怪物食品。而小兒科醫生在他兩個多月時,還說什麼奶都可以,八盎司加兩個tablespoon的cereal,可以減少他的吐奶。還好那時沒加,否則不是更慘?

於是,我在友人和親娘建議下,自製米湯。吃了米湯,小J沒有大哭大鬧,他後來喉嚨一直發出水聲,好似有酸水不斷冒出。這酸水甚至導致他喝了新的配方奶之後,再度像以前那樣噴射吐奶。 試了兩天,我覺得他可能對米類消化不良,於是停掉。然後改看黃醫生。

黃醫生說,那就讓他慢一點,別的寶寶四個月吃rice,讓他五個月再吃;別的寶寶五個月吃蔬菜、六個月吃水果、七個月吃雞肉,都讓他延後一個月。如果他對米類反應不佳,那就改吃蔬菜。

於是,繼續食物實驗。只是,至今通通不佳,吃低過敏性的胡蘿蔔吃到第七天時,他出現紅疹。不過他那時還吃oatmeal。後來我幫他停掉副食品,改餵Nutramigen,紅疹就消失了。

今天餵他吃西洋梨罐頭,想了想,加了一大匙的rice cereal,用水調。惡夢又重演。而且,這次不只一個多小時。他下午三點多吃完西洋梨泥和rice cereal,四點多喝完奶,想睡卻開始不舒服。我一直拍嗝,他偶爾打嗝,偶爾吐奶,然後在床上翻來覆去,從床頭翻到床中間,整個人轉了九十度。弄了一個 多小時後,最後我讓他去遊戲毯上趴著,他玩一玩,又吐了好幾次。

之後七點多喝最後一頓,喝一點又開始不喝。我和某人(一人喝奶,兩人伺候)只好在他停下來時幫他拍嗝,即便他只喝一盎司。拍一拍,他又吐了我和某人一身。喝了半天才喝完。睡了之後,三不五時哭,不停地哭醒。入睡後三小時還突然哭醒……

今晚不知道能不能睡。我趕緊先把剩下的Earth's Best Rice Cereal倒掉,這種怪物食物趕快消失在我們面前吧。你把我們整得好慘哪。

(唉,又得查過敏食物列表了。為什麼上次找到的過敏食物分類不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4:57 P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13, 2007

黑麥汁在美國

說到發奶食物,許多人都會提到黑麥汁。但是我從數個月前開始嘗試尋找,始終沒找到這東西。台灣的Costco有,但是美國的Costco沒有。而且,黑麥汁的英文到底叫什麼?這是個關鍵。

有人說在上海可以在德國人聚集的地方買到。美國應該有很多德裔吧?那應該也會有這種飲料才對。

今晚透過網路,我終於跟F研究出來的,美國應該有黑麥汁。

黑麥汁不叫wheat juice或其他,而是malta

先前查"non-alcohol beer",也查到一些東西,但是有人說其中一款Beck沒有發奶效果。

所以看來,malta應該才是黑麥汁。

用英文去查,也會查到一些媽媽提到malta有助於增加母奶的分泌。不過資料不是很多,美國人好像沒有強調這東西的發奶功效,可能喝mother's milk tea的人比較多吧。

有了名稱,要找出哪裡可以買,應該就簡單多了。


後記:

這類飲料在美國似乎不像在台灣那樣有名。

第二天晚上問一個加拿大朋友,她說沒聽過,這名稱倒是讓她想到那個島國。

Malta是義大利南方的馬爾他。
 


相關:黑麥汁不是德國人的專利

由 debby 發表於 04:27 PM | 迴響 (11) | 引用

December 09, 2007

「看」醫生如是說

拖了這麼久,小J終於在黃醫生的介紹下,要去看小兒腸胃科專門醫生。之前兩個小兒科醫生都不覺得小J有什麼大問題,但以媽媽的直覺,我覺得小J需要更進一步的診斷。

這次要看的醫生姓「See」。我跟某人說,這姓很怪,不知道是哪國人。他說,See's Candies不就是姓See嗎?我說,喔,那是加拿大移民過來的。他說,那大概就是英語系國家的姓氏吧。所以我們猜,「看」醫生是個洋人。

沒想到,我們到了她的診間一看,哇!好多中國畫啊。難不成是華人?某人之前從保險公司查到她是從菲律賓的大學畢業的,於是我們猜想她可能是華僑。

等了半小時,正忍不住過熱的暖氣時,她出現了。踩著Coach涼鞋的「看」醫生,感覺是個傻大姐。某人問她說中文嗎?她說不會,她說福建話。喔,那就算了。

她進來時,小J正在打飽嗝,她立刻說他有胃食道逆流,然後指著牆上的構造圖解說。她的英文有很重的(福建?)腔,再加上一堆醫學用詞,我不是很懂,總之,她一下就看出小J的問題,是個好的開始。然後,小J的咳嗽、弓背等,都被她一再確認。

所以看診完,某人說我們早該換小兒科醫生了,Dr. Antal和Dr. Rubin都沒說要讓小J看專科醫生。之前我就問過Rubin,為何小J常咳嗽,她一點都不以為意,或者覺得我大驚小怪,說baby很容易如此。 Antal更差勁,他說每個baby都有胃食道逆流,不給任何對策,讓我覺得一點幫助都沒有。所以當我看到《Colic Solved》(這本書還不錯)的讀者評論,有人提到,醫生和其他人都不能理解身為胃食道逆流兒家長的辛酸時,我真是心有戚戚。

「看」醫生聽到小J之前過敏,最近吃很貴、很腥的Nutramigen低過敏配方奶就沒事時,很驚訝地笑著問:「他肯喝?」「是啊,他全喝了。」她 之後便說讓小J繼續喝Nutramigen,不要換回AR,過一陣子再說。如果我的母奶量足夠的話,我不準備讓他一直喝Nutramigen,那味道總讓 我想起小學時養過一天的金倉鼠飼料味。據說那種腥臭是牛奶蛋白被破壞後產生的氣味。這種臭配方奶特別貴,小小一罐就要25美金,是其他同牌配方奶的1.6 倍。胃食道逆流兒一般而言很挑食,比其他寶寶容易厭奶,小J厭奶很多次,這次這麼捧場,每次都喝光,所以即使這配方奶再貴、再臭,我們都得餵他。當初我會 知道這種配方奶可能有幫助,也是因為看了《Colic Solved》。當碰到的醫生都很混時,家長只好自立自強,努力充實相關知識了。

關於副食品,「看」醫生跟《Colic Solved》的說法相同,什麼都可以餵,反正新食物就連續給七天就對了。因為他的生理問題,所以大部分的食物都會被吐出來。她說,但是不表示他就不能吃 東西了,他還是要學習咀嚼,所以開了藥給他,晚上還是吃Axid,白天要吃一種藥丸。這藥丸得先融在針筒中,然後再一滴一滴地餵小J或加到奶中。

至於餵母奶會不會比較好?她說,那我就不能吃很多東西,主要是奶製品,包括熱狗、漢堡、披薩等。我問,那豆漿呢?她說豆類最好也不要吃,但是很難, 因為華人食物有醬油、豆腐等,都是豆類製品。她這麼一說,我才想到,醬油也是耶,我差點忘了醬油是來自黃豆。這麼一來,還真的很難。我只能盡力而為了。某 人說,自從有了小J之後,我就變了一個人,這個不吃,那個也不吃。唉,這非我所願啊。當一個母親看到自己的孩子那麼痛苦時,如果犧牲一點會讓孩子好一點, 多數的母親都願意放棄眼前的享受吧。反正,再怎麼戒口,頂多一年吧。

好吧,希望兩個月後再去看Dr. See時,小J會健康一點。

由 debby 發表於 04:25 P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08, 2007

乾燥會傷人

第一次在美國感冒,我覺得難受極了。不單是因為生病還要帶小孩,還因為這裡太乾燥,讓我十分不舒服。連續好幾個晚上,我在凌晨三、四點時,因為止不住的咳嗽而醒來。咳到連自稱睡著就不會因為聲音而醒來的某人也醒來,然後幫我拍背。

打電話跟朋友聯絡時,提到小J可能被我傳染。她說那是當然的,因為小J喝母奶(後來另一個餵母奶的媽媽則跟我說,小孩從母奶中可以同步得到媽媽體內 逐漸產生的抗體,所以不易生病)。然後說,如果小J流鼻涕,要買增濕器,否則睡覺時鼻涕乾掉,他會很難受。那就要用baby的生理食鹽水噴,等乾掉的鼻涕 流出來,或者用吸鼻器吸。最好不要用美國的吸鼻器,用日本的比較好,因為美國的太強力了,會讓baby很不舒服。

我聽了之後,突然覺得我需要買一個增濕器。待過東岸的某人覺得在加州沒有買增濕器的必要,因為他認為加州沒那麼乾。但是我的比較基準是台灣,這裡就算比東岸濕,對我來說,還是太乾了。

不只是耳鼻喉,我的手一到冬天,就很容易乾裂,像得富貴手一樣,但是一回台灣就好了。某人和公婆認為我洗手過度,但是我洗手的頻率跟在台灣時相同, 做某些事之前和做某些事之後,一定要用清潔劑洗手,尤其現在要處理小孩的東西,洗手更是必要。可疑的,或許是清潔力太過的softsoap和這裡的乾燥, 它們聯手毀了我的手。現在就算拼命擦護手乳,也不太容易救回原本的皮膚狀況。我之前還想過從台灣搬洗手乳過來,但是沒真的實行。下次回台灣再帶來,看看是 不是在美國一樣有傷手的功效。不然,就能確定softsoap是萬萬用不得的洗手劑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3:16 PM | 迴響 (1) | 引用

December 03, 2007

為人父母沒有生病的權利

餵母乳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吃力不討好的事之一。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謹守著界線,讓自己不至於過勞而病倒,同時也不讓某人生病。忘了多久以前,某人要做什麼事,我阻止他,跟他說:「我們人力吃緊,資源不足,沒有人有生病的權利。」

然而,撐了這麼久,我還是生病了。

前天試圖多pump幾次,儘管量看起來沒有任何改變。為了在黃金時段pump,我弄到近兩點才就寢。沒想到,小J突然在三點多醒來。我累得要命,不 想理他。因為他已經可以睡過夜了,而且醫生也說照他的體重來看,就算他半夜醒來,只要他不是很餓,我可以不餵他。醫院給的手冊也說不要餵,他應該要自己入 睡,不要靠著喝奶才能入睡,要打破喝奶和入睡間的關連。

但是他叫了一、二十分鐘,吵得我沒辦法睡,只好起來餵他。但是那時存量不夠,而且我累得要命,餵沒多久,我就把他放回床上去。我以為他可以睡著。沒 想到,他沒多久又叫了。我餵完之後,沒拍出他的嗝,只好再把他抱起來拍嗝。此時他很有興趣的環顧四周,那種精神翊翊的模樣,讓我頭痛。我很快又不支了,再 度把他放回床上。但他還是叫個不停,於是我又把他抱起來。如此幾回,弄到五點,終於打嗝(胃食道逆流的baby特別難拍嗝),他才睡了。

我睡了沒多久,又聽到他叫,伸手拿時鐘一看,七點!我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爬起來之後,覺得喉嚨好痛。近中午帶他去某人公司的兒童派對,被冷冽的寒風吹得頭暈腦漲。某人同事的太太說,這風太冷,小J可能會生病。

傍晚時分,我就知道自己終於被病魔纏上了。喉嚨痛也就罷了,我居然發燒,於是四肢無力。這燒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下午。好在是假日,所以某人可以幫忙看小J。只是,某人下午也宣告感冒了。

小J睡午覺時,我們也去昏睡。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聽到小J的叫聲,於是驚醒。某人說他至少叫二十分鐘了。病情較輕的某人去看小J之後,跟我說小J便便了。唉,可憐的孩子,媽媽之前都會立刻幫你換掉的,這次讓你忍受了那麼久的不適。

某人說,以前感冒,只要睡個大半天,感冒就會好。但是現在沒辦法,小J需要人陪。

的確,這就是我當初料到的,對我們這種小家庭來說,後盾有限,所以不能生病,尤其是做母親的。我大半天跟小J保持距離,他很納悶,一直想黏我,但是我不敢靠他太近,怕傳染給他。我抱他的時候,也覺得特別吃力,他好像比平常重很多。

希望病魔趕快退散,我沒時間跟你耗下去。

 

由 debby 發表於 04:01 PM | 迴響 (2)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