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07

讓家具玩大風吹

自從三月初,次級房貸業者爆出財務危機之後,全美的房地產進入近十多年來最嚴重的衰退期,而過去房價很高的加州房市因此萎縮的成交量,據說高於全美平均值。不知是否與此有關,最近幾個週末出門,總是看到路邊有許多「Open House」的牌子,表示有人要賣房子。「Open House」數量之多,讓人訝異是否加州房地產降溫問題真的新聞所說的(另有一說,洛杉磯一帶的房價不降反升,因為許多新移民優先選擇洛杉磯定居,需求大於供給,因此沒有降溫的問題)。

有些人會趁房子賣家「Open house」的時候,入內參觀,看看別人怎麼布置家居。美國賣(二手)房子有個特色,就是不把家具清空,要讓(潛在)買家看看實際布置的狀況。如果清空了,有些人認為反而會得負分。所以「Open House」前,屋主通常會精心整頓一番。

其實,想看陌生人家的環境,不需要等到「Open House」的那一天。美國的reality show有很多種,不只淘汰秀而已,有一種是屋主請專家幫忙裝修或重整房子,看這種節目,就可以看到別人的家居怎麼布置了。許多台都有這類的節目,而我最喜歡的是HGTV(Home & Garden Television)頻道。這種reality show讓我可以很快地看到美國人生活的實際狀況。

HGTV有許多關於室內設計、DIY的節目,感覺都很美式。最近沈迷於這個頻道的原因,是有些節目的主持人,把一些看來很無味的室內空間,變得有色彩感又溫馨、有個性。這讓我不免大嘆,以前學的色彩觀念,真的是太淺薄了!

目前最常看的是「Get color!」,在這個節目中,主持人兼室內設計師Jane Lockhart總是很有技巧地瞭解屋主的職業、喜好等,再從這些資訊中,擺出一個繽紛絢爛的色彩盤。例如,對於喜歡海洋的人,藍色的地方會放與海洋有關東西,紫色放貝殼,白色放沙礫等,這樣屋主以後看到家居中特定的色彩,就會想到那些他們喜愛的事物。她通常會很適當地引導,例如在選第二種顏色(第一種顏色常是牆壁,第二種可能是地毯或天花板或家具)時,她會把已有的色彩,和相稱的色彩放在一起,說明優點,方便屋主選擇,而且不至於太離譜。有些夫妻檔可能會搶奪選擇權,此時她又要扮演婚姻諮詢專家的角色,適切地引導他們看對方的優點(正確選擇)。當最後一切完美呈現時,她都會歸功於屋主。換句話說,她非常懂得人性,不會因為自己的專業,擁有凌駕屋主的氣勢。每回看她從諮詢到最後的呈現,都是一種享受和娛樂。

這個過程挺美式的。美國人即使知道攝影機就在面前,也不忌諱上演夫妻(或姊妹)意見不同的一面。而且絕大部分的屋主,要的都是呈現自己的喜好,而不是設計師的喜好。這讓我想起,以前曾有位風格讓我無法苟同的設計師(我有點懷疑能不能用「設計師」稱他,因為他是美術系出身的。不過他的名片寫的是「設計師」)跟我說過,每一個室內設計案,都是要幫屋主圓夢。這話的確不假。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或有錢,能找這類專家前來幫忙。HGTV有另外一種類型,「Design on a Dime」和「FreeStyle」都是用小錢,甚至不花錢就改變家居的節目。後者尤其專注在舊金山和紐約這兩地空間狹小的案子。不管是哪一種,都能給人啟發。

自從看了這類節目後,一度也想要大肆改變我們家,尤其是白色的牆壁,因為看起來太單調了。但是看了「Design to sell」和「Buy Me」等節目後,發現很多弄得很有味道的房子,在賣房子前,還是得漆回白色,因為這是最安全的顏色,最能讓新屋主感受房子的架構。所以,為了省事、省錢,我只能採取「FreeStyle」的方式,換換家具的位置,找一些擁有但沒展示的東西,適當地安排它們的位置,給予家居不一樣的味道。

我們不像那些美國人,車庫裡有一大堆祖父母、父母留下來的東西可以運用。換個角度想,就是因為家裡東西不多,家具才有空間玩大風吹。不然,等到我的書都報到了,我頭痛的日子才真正來臨。

由 debby 發表於 10:51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8, 2007

台式香腸在LA——辛巴樂

在我們去過的(中)餐廳裡,辛巴樂可能是最多人提過的,屬於人氣挺旺的那一種。

那天頂著烈日,好不容易找到辛巴樂時,果然看到一堆人在門口等位子的景象。我們必須在門口一個矮櫃上的小冊上填上名字和人數,等候叫位。在這之前,我們只有去Cerritos的Cho Dang Tofu Restaurant會碰到這種人多到要填人數按次序等位的情形。

?

這一帶有好幾家中餐廳。往左邊幾家,有間「大鍋大」,也是賣簡餐的。對面還有其他的中餐廳招牌,但我們懶得走過去。在等位子期間,我們一度猶豫要不要去大鍋大,那裡雖也是客滿,但比較少人等著要進去。大鍋大的玻璃上貼著「A」,表示他們的衛生還不錯。奇怪的是,辛巴樂居然沒貼。我們在那排商店街走來走去,每家都貼了衛生評鑑的結果,幾乎都是「A」,就只有辛巴樂沒貼,讓我們納悶他們怎可能沒做衛生評鑑?難道是他們把結果藏起來了?後來進去才發現,原來他們貼在櫃臺旁,是「B」。難怪。

這裡的客群幾乎都是那種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加上這裡的裝潢,讓我想到台灣的大學附近的簡餐店。就連menu上面的東西,也看起來像是那種簡餐店會有的。我們兩人已經離開學校這麼久了,很久沒吃這類東西,剎那間,不知該點什麼才好。東張西望的時候,我瞄到店裡有張海報,寫著辛巴樂的排行榜第一名是香腸飯,人氣第一則是麻辣牛肉麵。於是,我們就點這兩樣,另外加點一道看起來比較正常的芥末香腸。這裡的香腸還有許多奇怪口味,像是巧克力香腸、百香果香腸等,似乎跟台灣的夜市有得拼。

其實,香腸和香腸飯飯在我的認知裡,屬於不健康的食物,來這裡點這兩種東西,只是湊熱鬧,看看網路上的人氣食物,到底如何。吃了之後,覺得還好,不在我的「美味」範疇裡。至於麻辣牛肉麵,調味料加太多,味道很人工。嗜辣、喜歡重口味的某人,也不覺得這道牛肉麵好吃。

至於這裡的各種調味飲料,我們自然也放棄了。如果要吃如此人工味的東西,回家自己弄,還比較划算。所以,辛巴樂對我們而言,就是一次店了。不過,這一帶有機會還是可以來,因為我在附近的光華超市買到不少我想要的菜,那裡有很多台灣人熟悉的蔬菜和食品,蔬菜的狀況也比大華九九的要好。

以下是辛巴樂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辛巴樂人氣第一名的麻辣牛肉麵

辛巴樂的芥末香腸

辛巴樂排行榜第一名的香腸飯

辛巴樂的內部

辛巴樂牆上的布置 2

辛巴樂牆上的布置

辛巴樂(飲料‧簡餐‧香腸專賣店)
電話:(626)446-0886
地址:651 W. Duarte Rd., #F, Arcadia, CA 91007

由 debby 發表於 11:59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7, 2007

美國 人/植物 不一樣

中午出門的時候,發現有些人家的自動灑水系統,居然在此時運作。看了不免納悶,因為在台灣的時候,我得到的觀念是,絕對不可以在日正當中時分澆花,這樣水很快就會被陽光加溫,從根部開始把植物「煮熟」,讓植物很快完蛋。

但是,美國人不一樣,他們在正午的時候澆花,植物仍一片青青綠綠,狀況好得很!

不只是美國人的植物,許多美國人也選在這種太陽最烈的時候慢跑。在台灣,大部分的人會選擇在清晨或傍晚慢跑。若在中午慢跑,我們可以預期,應該很快會導致脫水,有些人可能會暈倒。而且此時運動對身體不好,正午應該是用餐、休息的時候,不該是運動的時候,這樣的運動,對身體無益。

美國人的行徑,讓我疑惑,只能猜想,他們的基因跟我們這種在亞熱帶出生的亞洲人不一樣。不過,婆婆後來提醒我,冬天應該在中午澆花,因為這裡就算太陽強烈到非戴太陽眼鏡不可,溫度不會太高,跟台灣不一樣。而且晚上澆水,可能因為氣溫低,水結冰,使植物凍傷。我恍然大悟,難怪我們的植物遭受凍害的程度,好像比鄰居嚴重,因為我們的自動灑水系統,就是在子夜運做的。

淮橘為枳,這下子,我得重新學習有關植物的知識,畢竟美國跟台灣的氣候、環境,都不一樣。

由 debby 發表於 11:30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6, 2007

中大獎與飛來橫禍僅在一線間

因為樂透,一夕之間成為富豪的人,之後過得是怎樣的日子?這個問題想必除了我以外,還有許多人想知道。拜美國電視台對各種樂透得主的遭遇投以相當的關注所賜,尤其是「樂透的詛咒(The curse of the lottery)」這種節目,使我知道美國的樂透有許多種,而且有不同的領獎方式,除了一次全數領完,還有像領終身俸一樣的方法。

不過,得頭彩而且一次領完的得主,有許多都是不懂理財,甚至本身有失控性格的人,這同時表示會買樂透的人,有相當一部份是那種期待不勞而獲、不懂腳踏實地的人。「The curse of the lottery」列舉的許多頭彩得主,往往是失業、有酗酒習慣、負債累累的人,這種人一次把鉅額獎金領完之後,很快就踏上自我毀滅之途。

這類人的典型行為,就是很快就買一個大房子,然後買名貴的跑車或轎車,若有子女的話,自然對子女也很慷慨,這使得他們的子女也跟著走上自我毀滅之路,因為他們會以為天底下的錢財和舒適來得非常容易。因為這些人的錢來得太容易,自然有親戚、外人想分一杯羹。有些人一開始覺得要把錢用在幫助窮人等身上,然後他們很快就會收到雪片般飛來、訴說各種可憐的故事的信件,或者不斷上門傾訴自己悲慘遭遇的人們,這些人紛紛把這種樂透得主當肥羊,希望有機會分到一筆錢,過程中也會奉承這個暴發戶,讓當事人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有一名得主的妻子看不慣這種人的新生活,於是離開他。那名得主因此得了憂鬱症,不管花多少錢,只想與前妻破鏡重圓,但是他弄錯了方向,所以失敗,於是以自殺收場。

另一名得主的妻子則是因為太多陌生人在他們四周虎視眈眈,使他們的安危受到相當威脅,於是帶著女兒離開,很快地結束他們的婚姻。

有數個例子後來都惹上牢獄之災,因為他們有錢之後,原本失控的性格更顯失控,想要做瘋狂的事。於是,比賽誰開車開得快的,發生嚴重車禍,導致親友受傷或死亡,本身得坐牢;有酗酒、嗑藥習慣的,有了大筆金錢之後,他們覺得要買什麼都不是問題,這使得他們的生命有了相當嚴重的問題,最後錢花光了,人也坐牢去了。

不過,這節目還是有極少數正常的例子。有個年輕女孩當初只是希望得了獎,能讓在伊拉克當兵的男友脫離軍隊。她得獎後,果然讓男友很快返回美國,兩人結了婚。他們雖然在加州買了很大的農莊,但是沒有亂花錢。他們的房子裡,沒看到什麼極度奢侈又奇怪的收藏品(有名得主會買了一堆機器人放在豪宅的大廳),就連汽車,也都只是兩、三萬美金那種普通跑車,而不是一堆法拉利、保時捷等級的昂貴跑車。那個女生說,她在得獎後,曾看到一條昂貴的鑽鍊,看了價格,她突然發覺自己買的起。但是,如果買了,很快就沒錢,身上只剩一條鑽鍊,那又如何?她覺得這種亂揮霍的生活很可怕,因此買了農莊後,過著養馬、依舊有勞動的生活。她的朋友因此說,得大錢並沒改變她,只是讓她更有機會過自己的生活。

看了這些例子,我還挺慶幸自己沒有偏財運,也早就放棄買樂透得大錢的不實夢想。就像婆婆說的,人一旦從一個地方得到好運,就要從另一個地方拿點運氣補過去。人生本來就是在平淡與艱難中往前行,偶爾碰到好運時,則要感謝上蒼的眷顧,至於不勞而獲,還是不要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1:54 PM | 迴響 (2) | 引用

March 24, 2007

自行卡位曬太陽的天竺葵

今天在Albertsons物色新的植物種子時,赫然發現有一包種子的照片,跟側門那棵不知何時開始長出的紅花植物很像。抄下名字,回家後趕緊上網一查,原來那個花叫金蓮花(Nasturtium)。有人說這種植物不好養,種了半天都不開花。但我們家門口這棵,好生好養到跟野草沒兩樣。秘訣?我想只是「陽光」二字罷了!

由於院子裡有數種香草,所以最近忙於研究香草。大部分的香草都喜歡日照,難怪我們院子裡卡到日照時間最長位置的薄荷,長得特別好!

而金蓮花這種植物也是。它雖然長的位置不在自動灑水器附近,我偶爾想起時,才會開門出去幫它澆點水,但次數屈指可數。從去年底發現它至今,澆水的次數不超過五次。但是它似乎無所謂,沒太多水、沒施肥,它照樣好端端的,甚至在一個多月前開始開花,花期甚長,而且花苞不斷。唯一能讓它如此開心的因素,應該就是陽光吧!那個位置能吸收到的日照,不比薄荷佔的位置少。

我一度想要幫它換位置。因為它生長的環境實在太狹窄,就卡在籬笆跟短牆間。但是我研究半天,覺得移植困難,如果它那麼喜歡那個位置,就讓它好好在那裡生長吧!

根據查到的資料,金蓮花的花葉都可食,南投甚至有家餐廳把金蓮花沾粉油炸,然後當沙拉吃。不過,我沒有勇氣嘗試。

婆婆聽了,為了避免我誤食不該吃的東西,趕緊跟我說,很多植物都很相似,最好把花和葉子剪下來,拿去Home Depot問那裡專門負責植物的人。她說,最好問那種年長的,他們通常比較敬業也專業。唔,年輕的店員通常是打工仔嘛,打工仔有時只是遊戲人間,賺點零用錢,因此態度跟那種因為喜好或經驗充足而在一個領域待很久的人,態度自然有別。這恐怕不只是美國Home Depot的情形而已。不過,Home Depot最近的營運狀況似乎不太理想,前陣子調降盈餘,就一個市佔率如此高的品牌來說,看來跟他們的經營狀況很有關係,當然美國房地產市場的不景氣,也是重要因素。對於消費者來說,至少目前那裡還是一個可以找到好東西,甚至可以諮詢的地方。

2009/10/07更新:

經 gardener指正,這是天竺葵,而不是金蓮花。

我們院子另一角後來出現黃色的金蓮花,這是一位賣花的長輩說的。我比對那種金蓮花和這種花的葉子,發現不一樣。黃色金蓮花的葉子像個小荷葉,據說這是「金蓮花」的名稱來源。

我後來買了天竺葵,比對起來,上面這種花應該是天竺葵,而不是金蓮花。

下面這種才是金蓮花:

橘黃色的金蓮花 1

橘黃色的金蓮花 2

由 debby 發表於 02:31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3, 2007

有如海裡監獄的潛水艇生活——USS Pampanito

以前看戰爭片時,每回看到同盟國潛水艇(多半是美國)出現的片段,總有許多疑惑。為何這些潛水艇上的海軍,特別喜歡潛水艇像船一樣航行在海面的時刻?一旦發現軸心國(總是德國)的潛水艇,他們便慌慌張張把潛水艇往海底潛去。所謂的「潛水艇」,顧名思義,不是多半在海面以下才是常態?為何他們的反應卻好似相反?

這個疑惑,直到這回從舊金山漁人碼頭登上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才找到答案。

我們在漁人碼頭的導覽牌發現它的蹤跡後,趁著天還沒完全暗,趕緊登上船艦一探。這個「一探」的代價,不算便宜,要九美金。六十二歲以上的,則為五美金;十二歲以下的,是四美金;五歲以下不用錢。

這艘目前功成身退的潛水艇,目前停靠在海岸邊。因此走下狹窄的階梯,進入同樣狹窄的潛水艇內艙後,依舊能感覺到這艘船艦在水面上晃動,所以許多照片因為我站不穩而宣告失敗。

買了票之後,會拿到一個小小的導覽機,可以掛在胸前(這是最穩當、不會掉落的方式之一),拿在耳邊聽。這個導覽工具挺不錯的,每進入一節新的船艙,裡頭會有一個告示牌要人按導覽機上的某個數字,然後繼續聽導覽。就算有些人會因為船艙內部充滿機械,而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但是看到數字,就可以一清二楚自己進入第幾個部分了。

導覽中提到,潛水艇一潛入海中,艙內就會持續有噪音。何時會停?潛水艇停止(壞掉或被打掉)的時候。難怪在潛水艇服役的海軍都不喜歡被關在裡頭的生活。這裡除了空間狹窄、充滿噪音,而且無趣、充滿壓力。要是不幸在這裡收到Dear John Letter,恐怕會崩潰吧!

這艘潛水艇有床位不足的問題,因此永遠都要有人輪值,分批睡覺,更慘的是,這艘潛水艇曾經救起80人,使得空間狹小、床位不足、食物補給困難等問題,顯得更嚴重。他們的深綠色臥舖都很狹小,一看就覺得不舒服,有些人的臥舖甚至就在魚雷上方,要是魚雷爆炸,睡在上面的人,首先腦袋開花、身首異處。

我們去監獄島Alcatraz Island時,島上的解說員曾提到,為了穩住囚犯的情緒,食物算是很不錯的。我不知道在高壓又不舒服的環境裡,當時在這艘潛水艇服役的官兵,是如何度過那段日子的。他們的環境比Alcatraz擁擠,食物也比Alcatraz的犯人吃的糟,而且最快半個月才能在狹小的浴室洗一次澡(這裡的淡水不足問題,當然比Alcatraz嚴重)。那聽起來像是海裡監獄的生活,實在不是一般人過得了的。

Alcatraz的犯人難免會放美女圖在囚室中,在這艘潛水艇裡,我們則在廚房旁,看到一張瑪麗蓮夢露的露背泳裝照。這個照今天的尺度來看,實在不算什麼。但是在當時,應該給那些苦悶的官兵,許多想像的娛樂吧!

爬出船艙,經過大砲,因為船艙搖動而歪歪斜協地走著下船,我突然感到慶幸,感謝自己生在太平盛世。在戰爭的時代,不管是哪一方,不管是戰勝國或戰敗國,沒有人民可以享有安樂的生活。希望那些掌權的政客要記住和平的可貴,千萬不要無端挑起戰爭。


USS Pampanito開放時間:
週日到週四 早上九點到晚上六點
週五到週六 早上九點到晚上八點

以下是USS Pampanito相關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潛水艇紀念幣

潛水艇(USS PAMPANITO)附近的景觀2

潛水艇(USS PAMPANITO)附近的景觀2

潛水艇(USS PAMPANITO)附近的景觀1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6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5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4

導覽工具的進一步說明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內部3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內部2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內部1

導覽的工具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2

美國二次大戰時的潛水艇(USS PAMPANITO)

47號碼頭一帶的說明牌 2

由 debby 發表於 02:45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2, 2007

兩千美金的植物景觀

DSCN0222.JPG

最近前院的玫瑰花開了數朵,之前不知名的香草,也開了黃心的白花,讓我發現,原來它是洋甘菊(chamomile),這些算是院子裡比較令人開心的事。除此之外,還是有好些植物讓我頭痛,像是車庫旁邊那棵爬藤植物,似乎嚴重凍傷,至今只有一點點綠意。但是它攀爬地太高,又緊緊地相互纏繞,同時捲在花架上,就算我修剪掉部分,也沒法把枯枝處理掉。這一切,叫人苦惱。我總是拿了花剪,站在這些植物前發呆,不知該如何下手。

不過,我不是唯一對院子裡的植物傷腦筋的人。大黛比家之前也是一堆爬藤類讓她們不知如何是好,那是她婆婆之前種的南瓜,雖然結了幾個壯碩的果實,但是爬藤到處衍生,破壞整體景觀。無奈之際,她們找人來估價,準備重整院子裡的綠色景觀。估價的結果,對方報價赫然是兩千美金!依現在的匯率換算,就是要台幣六萬六千兩百八十元。這數字令我吒舌。

這筆費用,包括把一些她們不喜歡的樹清掉,另外把想要保留、體積較大的樹,則移植到牆角。然後重新鋪草皮,以及小規模種植新的植物。由於她們的兩個小孩都會走路、漸漸大了,因此她們希望院子裡有塊綠地能讓小孩奔跑、遊戲,這也是促使她們下定決心花這麼一大筆錢重整院子的重要原因。

這讓我想到,為何有些美國人買房子時,不願意買全新的房子了。因為全新的房子,代表院子裡是一片泥土,但是社區一般會規定要鋪草坪等,所以那是一筆不小的費用。但是買舊房子,困擾則是,前人留下的植物景觀,不見得是自己喜歡的。如果是得過且過的人,也就罷了,頂多按時除除草,不想自己做,就花錢找人來做。不過,我們這一帶的鄰居,有不少都是花大錢在打造自己喜歡的院子景觀的人,有一戶不但種了許多花草,還在植物中間放置許多兔子雕像,每回經過,都以為那裡要上演《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某個片段。

聽到改造院子的費用如此驚人後,我只好再度拿起花剪,趁春天還沒過去前,一點一點地修剪我不喜歡的植物。如果鐵杵都可以磨成繡花針,那堆枯枝爛葉,也不算什麼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1:34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0, 2007

美味海鮮水餃在LA——元寶小館

要是有人問我哪裡有魚肉水餃,我一定會想到木柵的三老村。這間名字不太一樣的小店,我本來以為是外省人開的,因為初入三老村,就是一位外省籍的長輩帶我去的,店面和氣氛頗有外省味。不過,後來聽說他們好像是韓國華僑之類的。爹娘之後看了胡天蘭在報上的推薦,每逢要祭拜地基主、需要打牙祭的時候,都會去三老村買點醬肉回來,那是她們出名的項目。她們同時以魚肉水餃出名,只是沒有天天賣,據說老闆買到新鮮的魚肉時,才供應魚肉水餃。有日我爹便碰到她們賣魚肉水餃,於是興沖沖地買回家。可惜我不在,沒嘗到。事後,我問我娘,味道如何?她頗為悵然地說,似乎還是不夠新鮮哪,不算好吃。這麼一來,我便放棄三老村的魚肉水餃,但是內心還是期待哪天能吃到真正好吃的魚肉水餃。

到了美國,想吃海鮮,機會沒有在台北的時候多。偶然間聽人提到元寶小館有不錯的魚肉水餃,我十分興奮,第二天便拉了某人,開車前往。


我們到的時間不算早,但是夠巧。待我們坐定後,突然一大批客人上桌,很快就客滿了,晚到的人,只好排隊。每逢這種時刻,我和某人都說自己是那種會幫店家吸引客人的人,不過我們沒機會驗證到底是誰的「磁場」強一點。

翻開元寶小館的菜單,光是水餃就有六種,雖沒有我在徐州上的那間餃子館種類多,不過也夠我們考慮了。由於我們都不喜歡韭菜,因此有韭菜的龍利、魷魚水餃,以及有韭黃的鮮蝦水餃,都不考慮,最後點了三鮮水餃和石斑水餃。

除了海鮮水餃這裡還有其他的海鮮相關食物,例如石斑魚丸湯、海鮮豆腐湯。但是我們已經點了一個石斑水餃,就不再重複點石斑魚的相關食物。於是點了醉土雞、燙青菜和筋肉牛肉麵。

最先上桌的是醉土雞。雖然元寶小館特別強調這道菜,但我不覺得做得夠好,味道不夠細緻。讓我不滿的是,這小小一盤就要將近六塊美金的醉土雞,居然有兩節雞脖子。雞的脖子有多長?居然給我們兩節,簡直就是欺負我們。雞脖子不但沒肉,而且可能是雞被注射荷爾蒙、抗生素等有的沒的地方,有時甚至會長瘤,我可不想碰。

其次上桌的是燙青菜。元寶小館用的是小白菜,上頭澆了一堆肉醬。味道還好。如果想吃更清淡的燙青菜,那就去旺旺小廚。不過旺旺的燙青菜有很重的蒜味。

我們期待已久的三鮮和魚肉水餃,終於依次上桌。嘗過三鮮水餃,再吃石斑水餃,某人表示他比較喜歡前者。石斑水餃的口感比較鬆軟,三鮮水餃因為有豬肉,所以比較綿密,再加上有蝦、海參等其他配料,吃起來口感比較豐富,味道也比較重。

我對某人的反應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做水餃、肉丸等這種有肉餡的東西,本來就是豬肉的彈性和黏性最好。有人因此主張做牛肉丸時,最好加一點豬絞肉,免得牛肉丸散開。像以小籠包出名的頂泰豐,進入印尼市場時,考慮到當地回教徒多,所以特別研發雞肉小籠包,但是只在印尼販售,其他地方沒有,因為他們認為,還是豬肉小籠包的口感最好。

最後上桌的是筋肉牛肉麵。這裡的牛肉和牛筋都燉得挺嫩軟,但是不辣,所以某人心目中第一名的牛肉麵,至今還是大和滷味的辣味牛肉麵。

這一頓不含小費,大約是將近34元。我們決定,下次來,就專點這裡的水餃。對了,據說元寶小館的親戚在台北開劉家小館,就是魏海敏在聯合報推薦,有薺菜和黃魚水餃的劉家小館。想試試看不同水餃的人,也可以去劉家小館一探。

這裡的服務生幾乎是大陸人,但衛生還不錯,我記得沒錯的話,衛生評鑑應該是A。這裡裝潢還有一個特色,就是用深綠色,不但招牌、桌布、碗盤,甚至最後送的糖果包裝,都是深綠色,讓我十分好奇是不是老闆以此作為他的政治傾向表態。

以下是在元寶小館拍的照片,點入可看大圖:
元寶小館的石斑水餃 2

元寶小館的筋肉牛肉麵

元寶小館的三鮮水餃 2

元寶小館的石斑水餃

元寶小館的三鮮水餃

元寶小館的燙青菜

元寶小館的醉土雞

以海鮮類水餃出名的元寶小館


三老村
電話:(02)8661-7681
地址:台北市木柵路三段5號

劉家小館
電話:(02)2721-7377
地址: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219巷10號

元寶小館
電話:(626)350-0188
地址:10053 Valley Blvd. #2, El Monte, CA 91731

由 debby 發表於 08:42 AM | 迴響 (3) | 引用

March 17, 2007

誤種毒草

南加州的春天,就跟其他地方的春天一樣,氣溫不穩定。這幾天溫度又稍降,往後幾日似乎會更冷。於是傍晚趁太陽還高高掛在天上時(自從3/11實施夏令時間後,太陽下山的時間變很晚),趕緊去院子裡種花,一連把四包花種全部種下。蹲著種花的結果,就是髖關節突然發疼,行動變得很遲緩。唉,真後悔沒好好聽話,之前我被規定不准做院子裡的活超過十分鐘的。

這不打緊,後來一查,赫然發現我今天種了兩種毒草。

?這兩種毒草,分別是飛燕草(delphinium)和洋地黃(foxglove)。這兩種植物都可以長很高,前者可以長到五英呎,差不多155公分;後者則有三英呎,也有93公分。它們不但長得高,也長得好看。我買的兩種種子,似乎會開出粉白、紅紫色的花。但是美麗的植物,如果沒有刺,恐怕就有毒(美麗總要人付出代價?),這兩種植物全株都有毒性,而飛燕草的種子尤其毒。洋地黃雖可做為心血管藥物,但是資料提到,治療的劑量跟中毒的劑量,其實相去不遠。

後來再進一步查,水仙、萬年青、上次被凍死的夜來香,也都是有毒的植物。

這讓我想起,前不久在附近散步時,婆婆跟我說某戶鄰居種的是有劇毒的夾竹桃,我訝異他們為何要種這種植物。現在想來,都跟我一樣,一開始都不知情吧!

還好我們都是成人,不至於隨便摘葉子來吃。雖然院子裡還種有可食的蔥、蒜、薄荷等,距離也挺遠的。而且我種完花向來都會洗手。不過,以後要記得戴手套處理那些植物,這樣還可以避免被傳說中的黑寡婦螫到。


參考:有毒植物

由 debby 發表於 03:32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16, 2007

留一束青絲給血癌兒童

到美國之後,因為交通不方便(最近又加上油價太貴了),行動力減弱,很多過去的習慣都改變。例如,頭髮就很難常修剪,只能任由它變長,直到看不下去,再想辦法。

不過,今天聽說留長的頭髮有個用處,就是捐給血癌兒童做假髮。

?

要符合捐贈,條件不只是夠長而已,還要接受評估,看髮質和髮量是否符合標準。如果符合標準,要一直細心呵護,留長到長到腰際,甚至腰際以下,然後綁成麻花辮,以便夠長時剪下。消息來源當初接受評估,因為髮量太少,所以被拒絕,相關單位不接受分開捐贈兩次以湊齊髮量的辦法。

我查了一下,這些捐贈的頭髮所需的長度,至少是12英吋,也就是30.5公分左右。這不一定到腰際,要看各人的身高。或許我有機會留到這麼長,只是,我的髮質夠健康到可以做假髮嗎?或許可以找機會接受評鑑,這樣就可以知道自己的頭髮是否可以讓有需要的人用上了。


相關:Donate your Hair to Wigs for KidsHow Does Your Hair Become Their Hair

由 debby 發表於 12:02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14, 2007

主站秀逗中

因為不明原因,主站自3/12開始出狀況,至今仍查不出原因。現在任何更動,包括增添新文章、更改模版,甚至留言等,都會有錯誤訊息。因此暫時只能用這裡替代。

由 debby 發表於 02:15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11, 2007

洛杉磯熱暈了

昨天半夜把腿伸出被子外,依舊感到寒冷,然而,早上一到,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趨車前往Arcadia覓食的過程中,我一路看著車上的溫度計從華氏八十幾度,持續往上飆升,最高的溫度是華氏一○七度,也就是超過攝氏四十度!!!事後還聽說Riverside有失火的消息,不知道跟這種天氣有沒有關係。

於是,我們在台式餐館附近,看到一堆穿短褲和夾腳拖鞋的台灣年輕人。有些人似乎來美國已久,和同伴用英文交談,只有跟餐館人員說:「老闆買單!」時,講的是清晰標準的中文。從台灣到美國,我依舊不習慣看到夾腳拖鞋出現在海灘以外的地方,總覺得太過隨便。

吃完飯,在附近的華人超市採買食物。某人挑了寧記東北酸菜白肉鍋的料理包,台灣大概一包賣183元,此地則要7.29美金,相當於241台幣。嗯,還好,價差不算太驚人,多出來的就算是運費吧!

於是,就在這種大熱天,我們的晚餐就吃起火鍋來了。靠著來自台北信義路的火鍋湯底,再加上桂冠的火鍋餃,以及一大把的茼蒿,我們從皮膚到胃裡,都在反芻記憶中的火爐台北。

由 debby 發表於 11:46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10, 2007

台味早餐、糕餅這裡尋——義美豆漿點心世界

???自從打算不去LA一帶的永和、四海早餐店後,我極力物色新的中式早餐店,最後找到Monterey Park的義美豆漿點心世界(招牌寫的是「義美糕餅店」)。婆婆一聽到「義美」二字,臉有猶豫之色。她說之前和公公去過,感覺並不好,但是聽到我描述的方向,她又不確定是不是她去過那家了。所以,我們還是上路(當白老鼠)了。

?過了墨西哥人很多的城市,我們來到華人聚集的Monterey Park,順利地找到義美糕餅店。一下車,我就有點遲疑,不知道自己是否來對地方。這家店,好小,店裡看起來沒什麼裝潢,或說開了很久,感覺挺陳舊的。推門進入,沒有太多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外帶,所以像我們一樣內用的客人有限。

在這裡用餐,必須先到櫃臺點餐付帳。我們看著牆上密密麻麻的品項,隨口點了幾項過去常吃的。這家店看來又舊又小,食物的價錢卻不算便宜。

我們坐下等候時,一名暫時坐在我們旁邊的女性,跟婆婆聊了起來。她說她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來此,是同事介紹的,這家店開了二十幾年,挺有名的,所以她買了一大堆,準備帶回去給同事吃。有名?我們半信半疑,因為不知道這家店哪一點可以出名。

東西陸續上桌。有些食物的賣相不特別好,例如蘿蔔糕,煎得不好看,就算上面灑一些蔥,也改變不了這項事實。但是吃起來,似乎料比較多,例如我點的鹹豆漿,居然有酸菜,而且婆婆說這是材料比較好的酸菜,難怪比較貴。婆婆點的素菜包,餡料據說也挺多的。不過,好吃與否,還是要看食物,像大餅捲牛肉的味道就很普通,蘿蔔絲餅倒還不錯。

我看到這裡有碗粿,忍不住好奇點了一個。送上來時,雖然碗粿不是裝在碗裡,而是倒置裝在盤裡,上面放了一根香菜,但這形狀,就跟在台灣看到的一樣。這點讓我覺得很親切,這間店果然是台灣人開的啊!

我們還點過小籠包和菜肉餛飩麵。前者皮很薄,因此一不小心,湯汁就流出來了,真可惜。後者餛飩的皮又嫌厚,感覺沒抓到恰到好處的中道。

農曆新年前去吃早餐的時候,我意外地發現她們賣有各式年糕,包括:紅豆、紅棗、桂花、白冰糖、紅冰糖、蘿蔔糕、芋頭糕、發糕、八寶飯等。因為一堆八寶飯就放在我們附近的一張桌上,似乎是剛出爐的,於是我們離開前,買了一盒六點五美元的八寶飯。這個八寶飯不算特別好,只是普通而已,但它讓我在國外過年時,還是有那麼一丁點過年的感覺。

至於衛生,玻璃上貼的好像是「B」。地上雖略有糕餅碎屑,但大體上比永和好很多。

我們後來發現,這一帶叫「義美」的台式餐館挺多的,在San Gabriel的順發超市旁邊也有一家義美,至於婆婆說的,則是另一家了。不過他們跟台灣的「義美」,顯然都沒有關係。

在找到更好吃、更乾淨的早餐店之前,我們大概會先選擇這裡吧!

義美豆漿點心世界
賣有:燒餅‧油條‧小籠包‧菜肉包‧蘿蔔糕‧蛋餅‧飯團、油飯‧壽桃。年節有各式年糕。

地址:736 S. Atlantic Blvd., Monterey Park, CA 91754.(前頂好市場旁)
電話:(626)284-9306

義美糕餅店的八寶飯

義美糕餅店的菜肉餛飩麵

義美糕餅店的小籠包

義美糕餅店的素菜包

義美糕餅店的蘿蔔糕

義美糕餅店的燒餅、蘿蔔絲餅和大餅包牛肉

義美糕餅店的碗粿

義美糕餅店的鹹豆漿

義美糕餅店的座位區

義美糕餅店的櫃臺

義美糕餅店賣有各種年糕

義美糕餅店(義美豆漿點心世界)

由 debby 發表於 03:21 PM | 迴響 (4) | 引用

March 09, 2007

KiKi和LaLa的春日花瓣浴

LaLa 在大年初八經歷最後一次形體變化,耳朵裡長出花瓣,接下來就是等著時候到,差不多要迎接第三代了。KiKi和LaLa其實挺期待這件事的,因為最近 LaLa到別人家串門子的時候,發現很多有趣的mero第四代,有一種長大之後,頭上頂著鬱金香,身上會打不同顏色的領帶,另一種圓頭的,則是穿不同的條紋裝。她們很期待未來的新同伴也有這麼有趣又可愛的外型。

不過,既然時候未到,現在是春天,應該做點應景的事。

她們先合力把房間重新布置了一下,把壁紙換成有花的粉紅色壁紙(後來因為要欣賞花瓣浴,因此又換成藍底壁紙),然後斥資買了浴缸,在房間裡泡花瓣浴。泡完了,還可以吃巧克力糕點。真是愜意啊!

像她們這樣懂得享受的mero不少。不過,不是每隻買澡缸的mero都泡花瓣浴。有隻把房間弄得一片漆黑的mero,泡的是彩虹浴。另外一種則是很普通的泡泡浴。

不管是哪一種,都讓人覺得,日資的meropar真是好會做生意啊!三不五時就變出這麼誘人的東西,讓她們心花怒放地前去大肆採購,遲早把這些mero弄到破產。現在連mero的蜜瓜點數都可以用真實的貨幣買到,要當心破產的,還有mero的主人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3:18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8, 2007

Top Chef也要懂人和

在等候Project Runway第四季開播的時候,只能改看Top Chef。Bravo TV的慣例是,這些淘汰賽進行中的時候,節目總是不斷重播,現在的Top Design就是這樣。等比賽結束後,才會擇日一口氣全部播出。幾個月前,我還沈迷於food channel時,曾斷斷續續看過一點Top Chef,但是那時常看到重播的,於是沒好好地看那個節目,直到Bravo TV這週把第二季一次播出,我才窩在電視前把這節目看完。

在這麼多競賽中,我特別喜歡沙灘上的那一場。這些廚師事先都不知道他們要在沙灘上做早餐給衝浪者吃,環境跟他們熟悉的廚房,完全不同!有人不小心把鹽打翻在沙灘上,有人的草莓掉在沙灘上……還有資深的廚師把食物烤焦了!同時,他們總是要面對時間程序問題。不管是這類競賽,或只是做給家人吃的菜,程序都是重要考量。哪些菜要先做,哪些菜容易涼,要怎麼保溫……這些瑣碎的事物,考驗職業或業餘廚師的智慧。

跟Project Runway一樣,進入最後決賽的,主要是年輕人。廚師這一行的進入時間,可能比別的領域早,因此將近三十歲,有些人的位階就不低了,更別說四十來歲。薑或許是老的辣,但在這種新型態的比賽中,總是年輕人比較快抓到不被淘汰的訣竅。就像電影「造雨人」(The Rainmaker)中的麥特‧戴蒙(Matt Damon),初入充滿詭詐的世界,憑藉機智、勇氣和運氣等,逐步找到他們的路,進而創造紀錄,使人刮目相看。這些人,可能有的是小聰明,也有的是真的聰明,不管是哪一種,他們本身的個性,總是在這些競賽過程表露無遺。

就跟Project Runway第一季中的Wendy一樣,Top Chef中的Marcel Vigneron是個不受歡迎的人物,不過,他比Wendy有才華。Marcel的不受歡迎,就他的同儕競爭者的說法,是他自以為比別人厲害,但事實上不是,而且非常自我中心,不顧別人。

在夏威夷倒數第二輪的競賽中,唯一進入決賽的女性參賽者Elia Aboumrad就吃了Marcel的虧。她的鍋子本來放在瓦斯爐上煮東西,卻被Marcel移開,所幸她發現的早。在面對評審時,跟她關係不錯的 Ilan D Hall要她說出來,然而,在其他評審都還沒說話時,其中一位男性評審說,那又怎樣,我們評鑑的是食物,不是人格!

在Project Runway和Top Design中,態度會是評鑑的一項。在那當時,我挺納悶其他評審是否同意那位評審的話。但是到最後一輪,Marcel和Ilan角逐Top Chef時,雖然評審明顯喜歡Marcel的食物勝過Ilan,但那場算是主廚領導的團體賽,由其他兩位落敗的競爭者協助他們,Ilan團隊的默契顯然比 Marcel好,因為Marcel一開始就不是讓人喜歡的人物,加入他團隊的廚師,有的只是想瞭解他致勝的秘訣何在,而他本身也有心防,所以後來找不到食材,他不免猜測是他的助手搞鬼,實際上是他忘了。最後評審便問他,為何大家都不喜歡他,他便理所當然地回答:「我來這裡是為了競賽,不是交朋友。」這種態度實在不是很討人喜歡,作為一個主廚,若不懂人和,就算本身能力再強,在生涯中,還是會面對許多障礙。於是Top Chef的贏家是Ilan,而不是Marcel。

如此看來,像Project Runway第一季中的Jay,在能力和個性中取得人際的平衡,的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1:31 PM | 迴響 (1) | 引用

March 06, 2007

庭院改造中

?春天,對美國人來說,是改造院子景觀的重要時節。除非是租房子或住在公寓,一般而言,住在美國的好處,是擁有自己的院子,可以在自家擁有一片自己想要的花草景觀。

有天我到隔壁的社區散步時,發現許多人家都趁假日在院子、車庫裡勞動,小孩則在一邊玩耍。他們處理完院子或車庫的雜物後,就把三個不同類的大型垃圾桶拉到路上,等待次日的垃圾收集日到來時,垃圾車會來,然後有工人把垃圾清掉。據說這是典型的美式生活,而且感覺不錯。

許多中國人到了美國,也融入這樣的生活。像劉大任就在他的書裡三不五時提到他種的花,孫觀漢則有菜園。過去在台灣的時候,公公總是在實驗室裡忙碌,現在他則是三不五時在院子,以及租來的菜園裡,繼續他的實驗,只是這回,變成有機實驗了。

由於我們的屋齡較短,在加州這種住宅密集的地方,院子顯得相當小,但不妨礙我們享有庭院生活。前任屋主是孟加拉人,在院子裡種了不少香草和蔓藤類植物。關於香草,經過婆婆的指點,我只能辨識其中一種是薄荷,其他不識。至於蔓藤類,我一點都不喜歡,趁著最近天氣逐漸溫暖,陸續把那些蔓藤類除掉。不過,還是有些頭疼的問題。像是之前的凍害,使得菊花和朱槿整株枯萎,固定幫我們除草的園丁認為它們只是凍傷而已,沒有死掉,但至今都還沒發青,我覺得凶多吉少,而且有礙景觀。朱槿在凍傷前,有許多白蒼蠅依附在葉片後面,公公有次看了,跟我說這是非常棘手的狀況,現在葉子都沒了,暫時不用處理,但不表示可以安心,因為我不知道白蒼蠅會在什麼狀況下出現。另外有一叢灌木,生長已久,我奮力半天都拔不了,據說得花錢請園丁擇日處理。

為了讓我更瞭解院子裡的事務,公婆帶了三色菫花苗,來幫我評估院子的改造計畫。婆婆說,許多美國人此時都忙著在苗圃採購,很多人都是一年換一次院子裡的植物。我覺得這樣太累了,如果能一次弄到滿意,我寧可過個幾年再逐步換掉一些植物,不需要每年大規模改造。婆婆跟我的看法相同。

至於院子裡的植物,雖然是自家財產,但不表示想種什麼,就能種什麼。很多社區都有規定,若不遵守規定,房子甚至可能被沒收,因此在改造前,都要先瞭解社區的規定。像要種竹子,很多社區都規定要經過社區委員會和鄰居同意,因為這種植物的根很容易亂竄,不只在自家院子裡到處生長,甚至會長到鄰居家去,侵害別人的權利。像這種跟蔓藤類一樣棘手的植物,我自然不會碰。

目前我陸續種了蔥、蒜和薑。大概因為種的位置沒有充分的陽光,因此至今只採收過葉片細長的蒜苗。至於九層塔,前些時候凍壞,必須等適當的時機再重種。

前人種植的花草中,以前院的玫瑰最讓我們喜愛。經過婆婆指點,我才知道應該在冬天修剪玫瑰的莖,以便讓它的花苞保持固定數量。如今花苞都冒出來了,已經不適合進行修剪。後來到附近逛了一圈,鄰居家的玫瑰果然都變得比較小棵,顯得我失職了。

現在只能進行還來得及改造的事務。當務之急,是把三色菫的種子種下,據說這種花可以有大約三個月的花期,從春天開到夏天。我準備把它們種在廚房的窗戶前,這樣在廚房裡忙碌時,一抬頭就能看見色彩繽紛的花朵,那可以讓我的心情在除油煙機製造的喧囂中,找到一處安靜美麗的空間。

由 debby 發表於 11:08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5, 2007

serta床墊是台灣製造?

?周日吃完中餐,正要打道回府時,我瞥見附近有個賣床墊的,亮出serta床墊打折的看板,於是要某人停車,讓我去看看。

serta是美國前幾名的床墊,LOGO是隻看起來可憐兮兮的羊。serta以這隻羊表示他們的床墊非常好睡,使得失眠的人可以順利進入夢鄉,不再需要數羊。過去那隻被人們數著的羊,因為serta床墊而失業,所以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serta的床墊有很多種,但我說我只想試硬床墊,於是sales推薦了幾款。一名黑人女性看到,要我去試她旁邊的那一款,我一躺上去,就覺得太軟了,並不喜歡。

最後一共有三款比較滿意,最便宜跟最貴的,差距是400美金。這真是買床墊時的大挑戰。因為貴的不一定比較好,試躺那幾十秒到一分鐘多的感覺,跟睡一整夜的感覺,也不盡相同。

serta床墊在台灣OEM生產,是網路上隨處可見的消息,另有一說在中國大陸生產。我試躺了之後,便問sales,我聽說serta床墊是台灣製造(OEM),是真的嗎?他立刻搖頭說不是,他給我一個地名,我一臉茫然地進一步問在哪,他說在東南邊,位於棕櫚灘附近,因此serta床墊是美國貨,不是台灣貨。

上回Simmons的經銷商,也跟我們說simmons是美國生產。他還說,tempurpedic材質也有幾家不同的美國廠生產。聽起來,美國境內似乎有床墊工廠。但為何許多台灣人都說serta床墊是台灣或大陸生產的?難道serta有數個工廠分佈在世界不同的角落?

那些提到serta是台灣生產的,言下之意,似乎是指台製床墊不好。然而,我們的經驗卻不太一樣。

公婆家有兩塊雙人床墊,一塊是台灣製造的,一塊是美國製造的,前者雖有二十年左右的歷史,依然夠硬、好睡。後者號稱是美國的硬床墊,我一坐便覺得太軟了,睡在上面,我肯定會覺得不舒服,因為我習慣睡硬床墊。

美國人似乎普遍習慣軟床墊,因此要找到符合我們認知的硬床墊,不是簡單的事。在我們考慮換床墊時,婆婆一度建議我們找台灣的德承行。但是,當初生產公婆家那種床墊的廠商,還繼續生產那種床墊嗎?據說那塊床墊有900個小彈簧,彈簧充足且分佈均勻,所以睡起來比較舒服。我沒參觀過床墊工廠,不知道生產床墊的實際過程。如果這是勞力密集產業,我想,很可能已經轉移到中國大陸去了吧!

在這種商業世界裡,總讓人覺得自己懂得太少,資訊不足,因此難以做適當的判斷。而其他人在網路上的評論,其實也難以真正參考,因為每人的喜好相去甚遠。除了花錢買經驗、買運氣,能做的似乎很有限。

如果要買serta床墊,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現在只送床架和一隻小的serta羊(大的serta羊在網站上販售),但是二月President's Day Sale的時候,買serta床墊還送棉被,那樣應該比較划算。

由 debby 發表於 11:16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2, 2007

到了舊金山,誰不去漁人碼頭?

?我們在舊金山的最後一天,玩到傍晚才到漁人碼頭的Cable Car總站,排隊準備搭車回市區。排在我們前面幾個的一位白髮老先生,跟旁邊一位穿黑色大衣的金髮女子說,他住在舊金山,但從來不想到漁人碼頭。他認為漁人碼頭是觀光客才去的地方,舊金山人可不想去。

與這位老先生說法類似的,是我以前看過的一則新聞。裡頭提到,黃石公園附近的居民,有許多不曾去過黃石公園。這種心情我能理解。許多年前,有些人聽到我念什麼學校,便問我是不是常去木柵動物園,我的額角於是流下黑線條,心想:「拜託喔,我自從十二歲以後,就沒去過那個地方了。」

但是,對一個初次造訪舊金山的觀光客來說,如果不是時間不夠,應該很少人會錯過漁人碼頭吧?我在旅館看的一本旅遊書,把漁人碼頭和惡魔島(Alcatraz)、罐頭工廠(The cannery,跟Ghirardelli Square類似,是將舊日的工廠改造為觀光市集的地方)列為「十個該去的景點(Top 10 MUST-See Sights)」的第七項,而米其林(輪胎)旅遊出版機構的《Michelin Must Sees San Francisco》,則把漁人碼頭列為:「Musts for Fun」和「Musts for kids」。這麼多「must」,我們怎能錯過呢?

以前在海港都市待了一段日子,講到碼頭,我便想到大型倉庫。漁人碼頭這一帶,的確有那種大倉庫,但是在大倉庫的附近,尤其在39號碼頭一帶,景象完全不是我所能想像的: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嘉年華會!

1900年建成的漁人碼頭,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早期有許多來自義大利熱內亞和西西里島的水手移民,因此這裡的商店販賣的東西,總可以找到幾分義大利味。就連食物,也不例外。

到了漁人碼頭,一定要嚐嚐這裡的海鮮,尤其是螃蟹。最有名的食物之一,是蛤蜊濃湯(clam chowder)。這裡的蛤蜊濃湯有趣的地方,是裝在挖空的酵母麵包裡,一般的售價約為5.5美元。也有裝在保利龍盒子裡的,似乎便宜個一元左右。但是酵母麵包也算是此地特產(據說是法國移民帶來的),看到許多人邊走邊拿著一個麵包碗,用湯匙舀濃湯喝,一般人都會跟著想買一個來吃的。或許台南人聽到,會說這跟台南小吃「棺材板」很像,都是把麵包類挖空做變化。

說到吃,我們到39號碼頭時,正好是中餐時間。這裡有許多餐廳,但是我們放棄進入任何一家。這裡是觀光地區,一般的價格都會稍高,而且通常不特別好吃,畢竟來這裡的人,一般來說,不會來第二次,所以店家可能比較打混。另外一個考量,是在餐廳內用的時間會比較長,我們在此地的時間有限,應該把握時間多看點東西,因此決定選個小店外帶一點食物,稍微填飽肚子就好了。

這裡幾乎都是海鮮,偏偏我有許多種不能吃,於是勉強買了蛤蜊濃湯和鮪魚麵包。其實也不該吃鮪魚,因為美國FDA曾發佈一份報告,提到鮪魚含有汞,最好不要吃。

這裡有許多長椅,因此不必費心找位子。我們簡單買了一些食物,就坐在店家外頭的長椅上,看著這一帶有趣的布置、飛來飛去的海鳥、可愛的小孩,感覺像野餐一樣,就解決了一餐,然後繼續往前走。

這邊有家特別的餐廳,看過「阿甘正傳」的人,可能有印象,叫做:Bubba Gump。在電影中,這是阿甘為了朋友而開的一間蝦餐廳。而在現實生活中,這間餐廳是在電影之後誕生,而且跟電影描述的一樣,強項是蝦。有趣的地方,在於桌上有兩種鐵牌,若需要侍者,就用「STOP, FORREST STOP」,若不需要侍者,則祭出「RUN, FORREST RUN」。這家餐廳似乎吸引很多影迷,光在美國就有二十一家,而且分店開到海外去,墨西哥、日本、印尼的巴里島、菲律賓,甚至連香港,都有這家餐廳。

如果年紀輕一點,喜歡吃速食,47號碼頭一帶有間In-N-Out Burger(地址:333 Jefferson St.),有些人認為那是美國最好吃的漢堡。

至於小朋友,這裡多的是好玩的,說不定會讓他們樂不思蜀,也忘記吃飯吧!最多家長青睞的,莫過於雙層的旋轉木馬。附近還有一台抓娃娃機,是我看過最大的,但是抓一次就要三美金,不便宜。在旋轉木馬的另一面,有時有表演。我們經過時,一位演員準備了火,不知道要做什麼。因為他的準備工程似乎挺浩大的,我們不想等,所以沒看他要變什麼把戲。

在這個遊樂的地區,我居然看到中文字!那是一個類似算命的攤子,旁邊有個戴帽子老人,旁邊有兩張矮桌。就在我胡亂猜測的時候,兩三個彪形大漢從我身邊走過,走到矮桌子旁邊的門裡去了。仔細一瞧,原來那是給人按摩的地方。

如果一路走到岸邊,則可以看船。這裡的船或許是因為用白色做基調,感覺挺乾淨的,跟我在台灣時的所見大相逕庭。

從39號碼頭,一路延伸到47號碼頭,路上都有一些景點。但是這些景點並不連續。像41號碼頭在開往惡魔島的渡輪改到33號碼頭去之後,就沒什麼可看了。如果有人在惡魔島沒買夠紀念品,倒是可以到這裡來補貨,這邊有個小店家可能有一些惡魔島上沒有的東西。

大約在43到45號碼頭一帶,路邊有些專門做觀光客生意的店家。那裡的景象,讓我想到台北某些地方的觀光夜市。這一帶依舊有各種賣海鮮的小店,但是就不像39號碼頭一樣,到處都有長椅可坐。於是,我們去43又1/2號碼頭找潛水艇時,我便瞥見兩個年輕的亞洲男生,克難地坐在岸邊吃螃蟹。

另外,位於47號碼頭西邊的海事博物館,目前閉館整修中,2009年才會重新開放。我們事前沒得到資訊,因此撲空,只能拍下海事博物館的輪船造型外觀留念。在海德街碼頭(Hyde Street Pier),據說有一些老船,但是我們的行程太緊湊,沒有時間去那裡一探。

雖然那位舊金山當地人不屑到漁人碼頭來,但這裡除了遊樂,也有一些歷史可以瞭解。至於要花多少時間在這,我們用一天多的時間,都沒能把漁人碼頭仔細逛一遍,只能走馬看花而已,所以當然是越多時間越充裕囉。


以下是漁人碼頭一帶的照片,點入可看放大圖:

船型的海事博物館

47號碼頭一帶的說明牌 3

47號碼頭一帶的說明牌 2

47號碼頭一帶的說明牌

這也是47號碼頭一帶的船隻 1

這也是47號碼頭一帶的船隻 2

1877年成立的海豚俱樂部

47號碼頭的海邊

這是漁人碼頭尾端的海邊

從41號碼頭看39號碼頭

39號碼頭的船隻 1

39號碼頭的船隻 2

從漁人碼頭看海邊

漁人碼頭通往船上處

餵海鳥的男人

41號碼頭賣Alcatraz紀念品的小店

41號碼頭仍有Alcatraz DVD的廣告

以前賣去Alcatraz的船票票亭

這邊已經在打折了

像是夜市街

很多船型紀念品

這不是算命的攤子

超大抓娃娃機!

船員的塑像

好多義大利的紀念品

旋轉木馬的背面是一齣要上場的表演

兩層的旋轉木馬

Bubba Gump真的存在!

可以外帶也可以內用

鮪魚三明治

It's clam chowder!

肚子餓了,該找吃的吧!

到處都是不怕人的海鳥

某種彈跳

進入39號碼頭啦!

又是一個可愛的招牌

店家的可愛裝飾

39號碼頭入口

39號碼頭入口的攤販

39號碼頭入口處的大聖誕樹

漁人碼頭一帶的裝置藝術

往漁人碼頭前進!

由 debby 發表於 11:43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1, 2007

色不迷人人自迷——神魂顛倒(Headover hills)

Project Runway除了是服裝設計師的淘汰秀以外,也是模特兒的淘汰秀。不過,對於模特兒,這個節目只有在第一季著墨較多(主要是那個情緒化、不怎麼敬業,讓合作的設計師都很頭痛的Morgan Quinn,還有年僅十六歲,卻很懂得運用自己的身體和魅力,幫助設計師獲勝的Melissa Haro),其他兩季只有讓我們看到設計師挑選模特兒後,被淘汰的模特兒落淚的畫面。這顯示模特兒這一行,跟設計師一樣競爭激烈。

對於模特兒私下的社交生活,「神魂顛倒(Head over heels)」把她們描寫成一群利用自己的美色和職業,來換取男性的金錢及物質享受的人。所以隨便一頓飯就吃個幾百塊美金,然後手一揚,就有一堆注重穿著打扮的公子哥兒搶去付帳,以便贏得美人的回眸一燦。然而,她們不會專注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這樣才能保持「好身價」。

Monica Potter在此片飾演藝術品修復師Amanda,跟四個模特兒住在一起,應該顯得她比較有大腦才對。不過,她一下就被在時尚業工作的帥哥小佛萊迪‧普林茲(Freddie Prinze Jr.)迷倒了,然後語無倫次,頻頻出糗。她在這片的角色,讓我不禁好奇,導演Mark S. Waters或她的經紀人,準備把她捧成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第二嗎?這部片的劇情,跟珊卓‧布拉克演過的愛情喜劇,有幾分相似,都是那種長得不錯的傻大姐,突然被帥哥電到,即使她中間搞雜許多事、出了許多糗,都不妨礙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倒是那四個模特兒,老是在廁所遇到噁心但爆笑的狀況,讓我懷疑此片的編劇是不是就是那種會在模特兒住所外面等著被列上約會名單卻屢屢失敗的人,不然,為何在電影裡一直整她們?她們的經驗告訴我們一件事:帥哥在沒人看到的私生活裡,可能有讓女人會嫌惡的一面。

至於模特兒的工作不是美女就做的來,Amanda證明了。她臨危上陣,一出場就跌個四腳朝天,而且她爬起來以後,在伸展台上步履艱難的樣子,好像不太會穿高跟鞋走路的樣子,比Sex and the City裡的Carrie還慘(Carrie在Dolce & Gabanna的走秀中摔倒,但是之後爬起來繼續走,贏得台下的掌聲)。

這是一部好笑的電影,如果想從裡頭獲得什麼有用的經驗,那大概是:不管住在幾樓,記得要在重要的時刻把窗簾或百葉窗拉上。


由 debby 發表於 11:24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