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9, 2021

美國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與社群媒體

自從川普敗選以來,始終不認輸,總是在Twitter上罵民主黨,說他贏得選舉,但他的選舉官司一直輸,都是因為毫無證據。罵完民主黨的外人了,他開始怪罪共和黨內沒有跟他聯手一心把下任總統搶回來的人,完全不管疫情。美國在11月3日有938萬人染疫,23萬人死亡。到2021年1月6日,暴增成2130萬人染疫,36萬人死亡。在喬治亞州補選前,他甚至壓迫喬治亞州州務卿,認定喬州選舉有弊端,要求對方找出1萬1,780張選票給他。這電話錄音顯然是喬州由紅翻藍的關鍵,然而,喬州翻藍日,川普送給全美國人最震驚的一天:他叫群眾進國會暴動!川普說他會跟支持者一起走到國會去,但他沒有,他自己坐車回白宮躲著和家人興奮地看好戲

憤怒的民眾如我,想到川普最喜歡在Twitter解雇霸凌別人,所以看到這樣的新聞,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封鎖他的社交帳號!」他可不是第一次在Twitter發這種恐怖主義的言論,之前他因為密西根州長Gretchen Whitmer跟他有不同的防疫做法,於是要他的群眾解放密西根,這導致他的群眾策畫在大選前綁架Whitmer,所幸警方及早發現,阻止川粉犯案。當時Whitmer就說川普在煽動國內的恐怖主義

川普當然否認,他當時twitter道:「我絕對不允許任何極端暴力。我會以你們的總統捍衛所有的美國人,即使是那些反對和攻擊我的。」在川普號召群眾進國會後,被川普在twitter上罵的副總統潘斯要是回頭看到這段話,不知做何感想?他和國會議員看到帶槍的川粉衝進國會,而警察擋不住時,是否有彷彿生在第三世界或極權國家、馬上要被政敵殺掉的命在旦夕危機感?而這種危機居然是因為他不同意跟川普沆瀣一氣,丟掉選票,用非法的方式贏得選舉。這怎麼能是發生在美國的事?

而川普那種反反覆覆、變化無常、毫不負責的說話態度和方式,被認定是「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讓人搞不清他說的何者是真何者是假,以為自己沒了判斷力。有本書就叫「美國的煤氣燈效應:為何我們喜歡被川普騙」。川普最愛騙人的地方,當然就是社群媒體,尤其是Twitter了。

由於暴動,先是拜登出來要求川普出面制止,其他前總統也陸續發言譴責這樣的暴力行為。始作俑者川普一開始twitter的話是:「我要求在國會的各位保持和平。非暴力!記得,我們是強調法律和秩序的政黨,尊重法律和我們的民主黨人。謝謝!」誰信!他們帶細繩、手銬衝進去了,和平抗議需要這些嗎?而且川普要他們進國會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用人多勢眾,甚至暴動來施壓國會議員,企圖推翻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嗎?川普此舉讓共和黨和美國變成全世界矚目的笑話。可悲的是,那群暴民很多都戴著紅色的MAGA帽子,他們完全沒讓美國更偉大,而是再次讓世界看輕美國。他們同時傷害的,是那些和美國一樣採行民主制度的國家,他們讓世人懷疑民主制度的價值。

讓人想問的是,這些群眾哪裡來的?川普何時號召他們的?華盛頓特區是全美僅有超過九成投民主黨的地方,當地的川粉雖有但不多,不少參與暴動的川粉都是外來的,目前被揭露的至少有加州、亞利桑那州和佛州來的。媒體發現,那些川粉甚至有巴士事先從不同地點載往華盛頓DC,這件事是預謀的

幾小時後,社群媒體開始動作。先是Twitter封鎖川普帳號12小時,再來是YouTube撤除川普煽動和不實言論的影片,然後是臉書和IG封他帳號24小時。不過,川粉幾個月前早就開始從Twitter、臉書等移往Parler、MeWe等新的極右社群媒體,那邊不審核言論,也不管制種族歧視言論。據路透社等媒體報導,這些極右社群媒體有俄國勢力介入;此外,美國情報單位在去年二月就發現俄國企圖干預美國大選,想讓川普再次當選。Parlertakes因此要大家不用為了加入Parler看川粉在談論什麼而冒險把隱私洩漏給俄國,他會把parler上的動態貼到twitter讓大家看。

然而,暴民對國會的破壞太大,不只震驚全美,同時震驚全世界。當天就死了四個川粉,最先被知道的,是從加州聖地牙哥去的退役軍人女性,後來事發照片、影片陸續流出,她是和其他人攻破國會封鎖線時,被警察開槍打中的。之後又傳出一名警察死亡,是被暴民打死的(警告:影片極端暴力)。其他流出的照片和影片,包括國會一片狼藉;有人在國會偷東西;有號稱公民記者的人拍了眾院發言人Nancy Pelosi的電腦畫面發到自己的twitter,曝光她的電郵;還有人坐在Pelosi的辦公椅,把腳翹到桌上,然後留下一個25分錢的硬幣,拿走一個國會信封當紀念品,還留下一張可惡的字條等。由於這些川粉暴徒跟川普一樣不戴口罩,以及他們使用的Parler跟他們當中許多人討厭的中國大陸app一樣,需要實名認證,要上傳身分證才能通過認證,相信警察很快就會逮捕那些人。

在警察用催淚瓦斯等驅逐暴徒後,潘斯和國會議員回到國會,連夜開票,終於在凌晨三點四十分確認拜登當選下一屆總統。大眾看到潘斯和川普切割,隨之而來的期待是,他是否能用憲法第25號修正案讓川普在剩下的十幾天失去總統的權力?社群媒體甚至有人貼出類似競選期的圖案:「潘斯總統:01/09/2021-01/19/2021」。川普身邊有些人因為這個事件,表示看不下去辭職了,包括惡名昭彰的教育部長,不過那引來更多憤怒,因為她逃避掉和潘斯等一起用第25號憲法修正案拿掉川普總統權力的責任。只是,目前潘斯沒打算那樣做。

國會暴力後的第二天,社群媒體封鎖擴大。臉書和IG說川普在他總統任期內都不能再用了,Twitter永久封鎖川普的帳號。而極右的社群媒體這回終於被盯上了,Google和蘋果都要把Parler從app裡下架。川粉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們現在又在移動了,我的川粉臉友已經在號召他們的紅色夥伴移往另一個社群媒體,就是Tesla老闆馬斯克推薦的signal

國會暴動後,即使全美都譴責,但川粉並不以為意。令人害怕的是,川普猶如邪教教主,他底下有一群把「不要讓川普不開心」當使命的追隨者,自願當他的鷹爪,誰讓川普不開心,他們就去找誰麻煩,他們跟川普一樣沒有是非。共和黨的南卡參議員Lindsey Graham經過暴動一事,再也受不了,跟川普切割。在國會確認拜登當選後,他在要回家的機場,遭到大批川粉包圍和辱罵,是靠警察保護才得以脫身。

對我們這些念社會科學的人來說,美國的今日完全超乎想像。完美的政治制度不存在,但民主制度在所有政治制度裡,是許多人追求和給予最高評價的。美國建國兩百多年來,沒有人會想到有天美國的政治會被社群媒體大大的改變。社群媒體讓昔日高高在上的總統、名人、明星輕易地接觸到一般人,可以享受群眾的稱讚、追隨,甚至信仰。美國的建國元老和先驅先烈都無從想像這一天,更難想像後世有人可以耽溺這樣的社群媒體,失去該有的分寸和準則,導致國家陷入危機,讓民主變成災難。很多人認為,這次近似政變的國會暴動比水門案還糟糕。問題是,尼克森還願意在別人勸說後自動下台,川普是不可能自己下台的。他一開始恐怕連選輸都沒下台的打算,要不是Twitter帳號被關,反對聲浪巨大,黨內越來越多人跟他切割,他大概不會在昨天發表近似敗選宣言的談話。

當然,Twitter和臉書是該負責,正如英國獨立報所說,他們手上沾了血希拉蕊早在2016年就說川普應該關掉Twitter,因為他老是在上頭發歧視等讓人無法忍受的言論。Twitter加註警語,甚至讓他的某些言論消失是去年左右的事,他亂七八糟的言論都擾亂美國幾年了?臉書更難逃避責任,2016年俄國干擾美國大選,就是利用劍橋分析獲得的臉書資料。臉書的演算法決定使用者如何接受訊息,會收到哪些訊息,都大大地改變使用者的認知和政治決定。美國近十年的民主的確是被社群媒體改變的。

密西根州長Whitmer在這件事後說:「言語是會產生後果的。我們有個總統煽動暴力,鼓勵暴力且為其找藉口;這個人之前威脅要殺我,然後用Twitter說他是好人,我應該跟他協商。而共和黨沒有一個人站起來說:『恐怖主義是不被允許的。』如今我們終於看到一些人站起來,我為此感到欣慰,因為不管我、佛奇、喬州州務卿或我們整個國會被當作攻擊的箭靶,都是錯的。這是反美的,而這些攻擊的人需要負責。」她最重要的話是,「你不能先火上加油,然後再提水救火,接著假裝從頭到尾你都是對的。沒有人會買帳。我們對領導者要有高標準。」這讓我想到,川普在2016年選前就說過,就算他在紐約第五大道殺了人,也不會損失任何選票,總是會有人支持他。他的逃漏稅、非禮女性等醜聞爆發,他都無所謂,即使發生這樣令人震驚的國會暴動,對他似乎也無傷,他都不需要負責,他甚至可以在下台前特赦他自己。川普毫無羞恥心和道德,也不守法,這樣的人當總統,根本就是禍害。他不斷秀下限,每次我們已經覺得他夠無恥了,沒想到他之後還會做出更無恥的事。這四年實在讓人太辛苦了。

國會暴力發生後,我除了擔心動亂是否會擴大,同時想到,此際中共一定會嘲笑美式民主。果不其然,央視評論講得刀刀見血。

此刻期待人們能錯誤中修正和學習,展現民主制度的自我修復能力。希望美國能夠有多一點充滿道德勇氣的領導者和人民,以驅散川普這樣的惡棍,早點度過這個難關。


由 Debby 發表於 01:28 A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