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3, 2019

鬆餅的顏色

剛過去的星期三是猶太贖罪日的最後一天,本學區照例放假。前一天小J抱怨每天早餐都差不多是那些東西,所以那天在家沒事他就自己做了藍莓鬆餅。下鍋前,他說調出來的液體看起來稀,不像一般版那樣濃稠。我提議再加點鬆餅粉,他照做,不過看起來還是很稀。第一個下鍋的鬆餅看起來特別薄,他說每次第一個下鍋的都特別不好。

整批做完之後,他端上桌。小P湊前一看,問他哥為什麼鬆餅是藍色的?之前爸爸做的就是一般鬆餅的顏色,只是當中有小顆的藍莓。小J不知道怎麼解釋,情急之下,就跟他弟說:"Don't judge a pancake by its color"。小P一聽,先是錯愕的表情,然後就跟我一起笑出來了。因為小J改了一句英文俗諺"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就是「不要以貌取人」的意思。小J改成「不要用顏色評斷鬆餅」,好啦,也可以通,聽起來有點好笑就是了,起碼小P就沒再問為什麼是藍色的,算是效果達到了。

今天某人也做了同樣的藍莓鬆餅,如同小P所說,是很正常的鬆餅色。那天小J到底做了什麼事, 讓鬆餅變成藍色?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33 PM | 迴響 (0)

September 23, 2019

屋頂上的鴕鳥

大概是兩三年前的一個下午,我帶兩個小孩從鋼琴老師家開車回家。快開到我們家時,小J突然大叫:"Baby ostrich! Baby ostrich!" 我一停車,他們立刻開門衝出車庫。我聽了很納悶,這裡哪來什麼小鴕鳥啊?於是也跟著出去看。小J帶著弟弟,指著對面人家的屋頂繼續喊:"Baby ostrich!" 我抬頭一看,差點噴飯。

那分明是隻鷺鷥啊,曲條腿站在我們台灣鄰居的屋頂上。我差點笑出眼淚,怎可能是小鴕鳥呢?鴕鳥既不會飛,噸位很重,站在上頭就把人家的屋頂壓破,然後掉下去了吧。只有體型高大瘦削的鷺鷥才能勝任站在屋頂上還不被主人發現的任務。

可是我們這裡為何有鷺鷥,還跑到屋頂上呢?真是匪夷所思。在那之後,我們再也沒看過鷺鷥,直到上週五。

上週五中午我幫小P送便當。車子才剛開出家門,經過兩戶鄰居時,赫然看到一隻鷺鷥在一戶鄰居車道上悠悠走著。我開得很慢,所以確定我沒眼花,真的看到一隻野生大白鳥在我們社區裡。驚嘆號裝滿我的腦袋,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裡沒水啊。小時候住在爺爺家時,我只在田裡有水的時候看過鷺鷥,不然就是在溪邊才會看到。後來在中研院的四分溪看過,那邊有魚有水,牠們可以覓食。而且我記得有人說,只有乾淨的環境才能吸引鷺鷥,髒水溝裡就算有魚,鷺鷥也不會去。

平時我送了便當後,會順道去圖書館或Trader Joe's買菜。那天我一刻都不想耽誤,送完就立刻開車回家。一進我們社區,我就開始左右張望。那隻鷺鷥居然還在!不過牠已經移動到另一戶人家了。我把車停到路旁,開了窗子觀察牠。

這是一隻很鎮靜的鳥,一點都不害怕。牠緩步走過那戶人家的車道,在旁邊的大橡樹旁踱步打量,然後過馬路。這中間曾有輛車子開過,但不妨礙牠輕輕走過。牠走到我的車子後面後,我就看不到了。我把車開回家後,再度出去看這隻大白鳥。

這次牠在另一戶人家前門的樹下把脖子弄成S型乘涼。我拿手機拍牠的時候,UPS的車子開到那戶人家前,牠也沒當一回事,不像其他容易受驚的鳥,一下就飛走了;相反地,牠慢慢地把頭轉過來,轉過去,然後又晃到另一邊去了。

UPS快遞員經過我面前,看到我用手機拍那隻鷺鷥時,跟我說牠在找蜥蜴吃。哦?我問他是否之前就看過這種鳥,他說對,通常在溪的另一邊看到。他們到處送包裹,果然比我見多識廣。我猜他說的是附近另一個社區。至於他所謂的溪,就在對面那排房子的後面,通常只有多雨的冬天才會有水,夏天應該是枯水期。不過今年初水多,旁邊長了很多樹,我不確定現在溪裡是否還有水。不過也許就是因為沒水也沒其他可以吃的東西,所以牠才跑進我們社區?至於蜥蜴,我們前後院很多啊。可惜我不通鳥語,不然就可以招呼牠「快來!快來!我家多的是蜥蜴!」

回家後看看手機裡拍到的照片,拉來拉去都不滿意,實在太小了。早知道應該拿大相機去拍,這樣改天就可以畫站在人類房子前的鷺鷥。擅長畫鳥的美國鳥類畫家John James Audubon,在十九世紀時就畫過鷺鷥。我也想畫個二十一世紀的鷺鷥。

只好看看以後有沒有機會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48 PM | 迴響 (0)

May 22, 2019

小孩的吹牛比賽

小P有天跟我說他的兩個好朋友跑過馬拉松。美國同學克萊頓說,他用四小時四十分鐘跑完馬拉松,而且是在下雪時跑的。印度同學席發立刻也說,他跑過馬拉松,只用了四小時二十分鐘,是在一年最熱的那一天跑的。我聽了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有朋友練多年的馬拉松,似乎沒跑這麼快。這兩個小孩今年才剛滿九歲,所以他們說的是八歲的事?而且在雪地裡跑步不容易,南加州小孩有辦法在雪地裡跑那麼久嗎?他們算吹牛不打草稿吧。我沒講什麼,但是小J立刻跟他弟說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我就想到,當初小J同學那些「特殊事蹟」,也是在三年級時出現的。

小J三年級時,有次在餐桌上說,跟他一樣剛轉學來的猶太同學李連姆抱怨他以前學校的數學老師很差,因為他說1+1=3,然後他一年要糾正老師五次!我聽了就笑了,我說李連姆是開玩笑吧!小J說不是,因為李連姆強調這是真的。某人在一旁說,他要去學區辦公室檢舉那個學校,居然用那麼不適任的老師。我在旁邊已經笑歪了,如果那個老師真的說錯,被學生糾正一次這麼簡單的問題,已經夠丟臉了,何況還五次?

後來我們聊過這件事幾次,因為很好笑。小J說在四年級,李連姆又提到他以前糾正老師的事,但次數從五次變成十幾次。這樣聽起來就不好笑了,因為誇張到太離譜的程度,連那好笑的部份都沒了。年初我們又聊到這件事,小J說上六年級後,他曾跟李連姆講到這件事,問他是否真有其事,李連姆仍信誓旦旦地說那是真的。

最近幾個月,小J說李連姆很討厭他們好班的數學老師,故意把自己的成績弄到很爛,所以上七年級時,他就不必待在好班了。小J還跟我強調,他爸媽都沒說什麼。我突然好奇,李連姆如果不是數學特別好(也許是數學天才),就可能是對某種數學教學無法接受,因為他不是第一次對數學老師有意見了。他們現在的數學老師的確不好,小J也抱怨老師講解不清楚,做習題時經常需要某人幫忙,他也有其他同學說不喜歡數學老師,但只有李連姆不喜歡到要讓自己被踢出好班。說不定這是他當初從山上學校轉到科學小學的原因,因為他們家就住在山上,而且他有好多個兄弟姊妹,包括他的雙胞胎兄弟等其他兄弟姊妹全在山上的學校。我想他爸媽大概對那個狀況沒轍,所以只好同意讓他轉學。這一帶的初中也就我們這所學校和山上他原本的學校兩間而已,在要兼顧其他小孩的狀況下,若我是他爸媽,也只能同意他改念普通班數學了。

小J那年還提過他印度同學克瑞許的事。他轉述,克瑞許說他爸是史丹福大學畢業的,他爺爺也是史丹福畢業的,他媽是洛杉磯加大畢業的,他哥也會念史丹福。那時約莫三、四月左右,所以我就問小J:他哥是十二年級嗎?已經收到學校錄取通知了?小J說他不知道。幾個月後的暑假,我碰到克瑞許的媽媽,她說她的大兒子要升十年級,暑假也很忙。那克瑞許之前講的「他哥要念史丹福」,顯然是期待未來發生的事,而不是一定會發生的事。雖然校友子女有較高的入學率,但是沒有保證學校一定收,除非他們家捐個上百萬給學校。今年他哥已經十二年級了,所有錄取通知早已發出,準大學生現在都知道要念什麼大學了,不過小J至今沒聽到克瑞許談論這件事。

克瑞許喜歡跟小J走很近的一個原因是,他們都打網球。當克瑞許知道小J會打網球時,在我去學校接小孩,主動過來跟我說他想跟小J打網球。我問他打多久了,打到什麼程度,克瑞許說他打了幾年,打得非常好。所以我就跟他媽媽聯絡,安排好場地和時間。

當天我沒去,是某人帶小J去。克瑞許則是爸爸和哥哥陪同,他們家父子三人都打網球。但是那天小J打完就再也不想跟克瑞許打了,因為克瑞許打不好,球都打得非常高。隔了兩年,幾個月前,克瑞許又來跟小J約著打網球。小J跟我說克瑞許有進步,他現在也參加比賽,比他低一階。好吧,那我們再試一次,所以我又幫他跟克瑞許的媽媽聯絡。這次打完,小J覺得克瑞許比上次好,但比不上他的某些球友,就不想再約下一次。這次的重點是克瑞許的哥哥來拉生意,他想要當小J的私人教練,但開出的價碼並不低。克瑞許哥哥的高中校隊隊友是小P教練以前的助手,打得更好,去年暑假還去西班牙當教練,而且我們家兩個小孩都有私人教練,不管球技或教學經驗都大勝他哥,所以就沒考慮。

無獨有偶,隔了三年,小P今年的印度朋友席發也會打網球。他去年開學時就跟小P說他參加十歲組的比賽,拿過第一名。難得聽到有同學也打網球,所以他要約小P打球。我自然幫他們安排了。席發沒吹牛,他的確打得很好,顯得小P很遜,後來就變成小J跟席發打,最後是小J幫弟弟扳回一城。

話說席發曾跟我強調,他每天都打網球,我很好奇地問,是跟爸爸打嗎?他爸說他們有發球機。他們相約那天,他媽媽就扛著那部發球機去球場。後來我上網一查,那發球機不便宜哪!再往後我才知道他媽媽是腦神經外科醫生,他爸爸是軟體工程師,那當然買得起啊。

席發有天跟小P說,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是印度國王,非常非常非常有錢。但他有很多小孩,所以每傳一代,錢就會變少一點。等他爸傳給他之後,也會再少一點,因為他有姊姊,但還是很有錢。之後一個星期三,我跟他爸的車都停在初中後門外等家裡的第一個小孩。席發來找小P時,看了我的車,就說他媽媽開的是BMW。我挑挑眉毛,沒講話。我心想,我們沒有皇親國戚,而且我家沒人當醫生,只是單薪家庭,有車可以開就好了,我不想跟你們家比。

前兩天,席發跟小P說,他爸爸的朋友的表弟是籃球明星Kevin Durant。小P自然又是羨慕地不得了。我立刻想到,我們的韓裔鋼琴老師說過,她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的老師是貝多芬。Kevin Durant退休以後就不會有太多人知道,但是貝多芬死後幾百年,名氣還是響叮噹啊,就算不學音樂的人也知道。再要不然,我有大學同學在台灣的運動產業工作,有機會時,讓我問問他們認識什麼名人好了。這樣小P也可以說「我媽媽的同學的朋友的XX是OO」。

不過我最後覺得我不要幫小P這個忙,免得變成幼稚鬼。小孩要吹牛鬥嘴都隨他們去,我才不要介入哩。

由 debby 發表於 10:06 PM | 迴響 (0)

June 29, 2017

媽媽的肉朋友

自從我加入朋友介紹的各種台灣食物團購後,小孩就開始把他們歸類為「媽媽的朋友」。嚴格來說,他們當然不是我的朋友,可是小孩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沒聽懂,依舊很堅持他們是我的朋友。因為他們對各團的食物有不同的看法,於是他們對「媽媽的朋友」分別加上註解。

有團我買過水餃、餡餅、粽子等,雖然明明也買過他們的紅豆餡餅和鹼粽,但小孩間持這家是跟肉有關的,於是稱他們為「媽媽的肉朋友」。當我第一次聽到時,差點噴飯,這跟「酒肉朋友」僅一字之差,聽到的人應該會誤會吧。有次某人帶小J出門比賽,小P跟著我去領貨。之後他們父子談到「媽媽的肉朋友」時,小P說:「媽媽的肉朋友,有兩個。有一個說:Debby, listen to me!」某人就來問我怎麼一回事,難道我跟他們起糾紛了?我忍不住笑出來,因為送貨的是父子檔,所以是兩人沒錯,那天他們跟我解釋其中一種我數次處理失敗的煎包要怎麼煎,當兒子的那個講話風格比較強勢一點,於是出現那一句。

他們對「肉朋友」的食物不是特別欣賞,他們最愛的是「點心人」。那是一家在洛杉磯華人區的餐廳開的團,他們也有各種有肉的食物,我買過大腸粗米粉湯、紅燒獅子頭、肉餡湯圓等,但是我主要買的是豆花。而豆花在我家被歸為點心,於是這家就被稱為「點心人」。每次他們聽到「點心人」要來時,都一陣歡呼。

我前陣子參加的是每週一次的便當團。送便當的那位老闆理所當然地被兩個中文詞彙不多的ABC稱為「便當人」。主要名詞後面加上人,真是一種簡單容易的說法,中文不好的人都會用。因為取貨地點之一在某公司,所以我要提醒某人去付錢拿便當時,就跟他說:「便當人到了。」

最近朋友又把我拉進一個以前去過的洛杉磯餐廳開的團,據說他們的粽子餡料十分豐富好吃,不過我還沒下單,因為還沒試過在手機裏用Line開啟,然後處理google文件。真好奇到時小孩又會想出甚麼詞來稱呼這團,我居然偷偷地期待了,希望也是個令人覺得愉快的稱呼。


由 debby 發表於 12:05 AM | 迴響 (0)

October 04, 2016

改當猶太人

昨天是猶太新年的第一天,本學區放假。某人和小J都問:「那為何中國新年不放假?」我說不知道,也許本區猶太人多,或者他們勢力比較大,每年這時學校都放假的。再過八天,猶太贖罪節時,又要放假一天。

今天放學後,小P說他們老師是猶太人,告訴他們,猶太人在新年時會吃沾蜂蜜的蘋果。兩個小孩都覺得沾蜂蜜的蘋果非常可口,於是決定要改當猶太人。所以晚餐後,我問他們要吃火龍果還是蘋果,小P毫不猶豫地選擇蘋果:「因為我們是猶太人!」但是我不是猶太人,所以沒讓他沾蜂蜜吃。

晚餐吃到一半,我突然想起:「猶太人在新年時要禁食,那你們都不能吃東西才對。」小J大聲地說:「小孩不用禁食!我問過李連姆(他的猶太同學),他說十六歲以後才需要禁食!」又不知怎麼小J突然問起月餅,我跟他說:「你當猶太人了,那就不能吃月餅。」他說:「等可以吃月餅時,我就是中國人!」

突然想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個俗諺。節操要從小培養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9:22 PM | 迴響 (0)

July 19, 2016

新郎親了新娘幾次?

幾個月前,小J跟我們宣布:「我以後不要結婚!因為新郎在婚禮上要親新娘十次!這樣會吃到很多細菌,很噁心!」我們聽了面面相覷,跟他說沒人規定新郎要親新娘十次,至少會親個一次左右吧。但我們忍不住問他哪裡聽來的。但他不回答,硬是扯到別的地方去。他弟向來是他的跟屁蟲,聽了也跟著說以後不要結婚。之後他們要是說「以後我的小孩......」之類的話,我就問:「你不是說不要結婚、不想親太太嗎?哪來的小孩?」他們當場愣了,如夢初醒。他奶奶知道了,要我別提醒他們,免得我們家無後。不過,我私下跟某人說,我應該把這段話錄起來,以後在小J的婚禮上播放給大家聽,一定很有笑果。

沒想到,最近我們終於有機會帶他們去參加婚禮了,是某人表妹跟一位德國先生的婚禮,完全是西式作風。所以我覺得這是一次大好的機會,讓我可以好好數數,新郎到底會在婚禮上親新娘幾次。我想要證明給小J看,他想得太嚴重了,新郎不至於會親新娘親到十次。

就我對西式婚禮的認識,在神父證婚後,神父會跟新郎說:「你可以親新娘了。」然後他們會親吻一次。之後我就不知道他們會在什麼狀況下親吻了。

這次我睜大眼仔細看了,在證婚後,新人的確親了一次。之後一個多小時,賓客各自聊天拍照,我們沒甚麼機會看到新人有什麼親密接觸。入席之後,新人按照西式禮儀,單獨坐一桌,面對賓客而坐。我們一家六口的座位正好在新人的正前方,可以很容易看到她們的動靜。吃沒多久,新娘的朋友開始敲酒杯鼓譟,然後吃到一半的新人就應觀眾要求親吻。類似情景上演好幾回,所以在我們吃完之前,我數到五,新人席間親吻次數算挺多的。

某人在私底下說,這樣吃到一半就要親,口裡都是食物,不是很不衛生嗎?要是一個吃葷、一個吃素,怎麼辦?每次新人親吻,就面露不安神色的小J聽了大為認同,再度強調:「真的很噁心!」我給某人一個白眼,明明知道小J怎麼想的,還在小孩面前講這些,根本就是火上加油。要是小J心裡因此產生甚麼影響他一輩子的決定,某人以後要是抱怨抱不到孫子,我會說不關我的事。

吃完飯之後,大家就等著吃蛋糕。新人切了蛋糕之後,就去跳舞給大家看,然後蛋糕被送到廚房由專人幫人切片。在看她們跳舞時,我放棄數數了。因為他們邊跳舞邊親來親去,親了很多次了,總數應該超過十次。

本來我想要證明小J是錯的,最後才發現,他說的沒錯。新郎在婚禮上是會親新娘親到十次。平心而論,一對情侶會決定結婚,總是因為情到濃時昏了頭,新人在婚禮上親來親去,的確是西式婚禮上的一種風景,因為他們得到合法的權利,便從第一刻開始好好利用。我猜一開始他是聽到同學講參加婚禮的觀察,才有那樣的有感而發,這年紀的小孩居然會注意這種細節,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18 PM | 迴響 (0)

February 10, 2014

喜歡五月天的理由

去年為了羅文唱的「塵緣」,於是買了一張滾石出的九零年代流行歌的合輯【戀愛學分】。這陣子又拿出來在車上放,讓小孩聽國語老歌。聽著聽著,三歲的小P有天下車時突然要求我把CD拿回家裡放,他說要聽一個「伯伯」唱的歌。

伯伯?我看著CD的背面,這張的男聲有林強、李宗盛、庹宗華、黃品源、五月天、羅文和成龍。我猜不到他說的是誰,於是要他聽到他想聽的歌時,跟我說一聲。

等到五月天「戀愛ING」的音樂出現時,小P跑來跟我說他喜歡這首歌。

喔?我正好奇他喜歡這首歌的理由,他就自己說了:「因為我喜歡好笑的歌!」哈,原來是這樣。比起其他,這首歌是比較好笑沒錯。它的歌詞是這樣的:

「陪你熬夜 聊天到爆肝也沒關係
陪你逛街 逛成扁平足也沒關係
超感謝你 讓我重生 整個O-R-Z
讓我重新認識 L-O-V-E!
L-O-V-E!L-OVE!

戀愛ing happy ing 心情就像是 坐上一台噴射機
戀愛ing 改變 ing 改變了黃昏 黎明 有你 都心跳到不行

你是空氣 但是好聞勝過了空氣
你是陽光 但是卻能照進半夜裡
水能載舟 也能煮粥 餵飽了生命
你就是維他命 L-O-V-E!
L-O-V-E!L-OVE!」

不過我在車上聽的時候,好幾度都想略過這首歌。以前我對這種中英夾雜的歌就沒甚麼好感,十幾歲的時候聽到當時紅透半邊天的幽客李林唱「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就渾身不舒服,就算死黨喜歡他們喜歡地要命,我怎樣都沒辦法接受。

小J一歲多回台灣的時候,我爸給他一隻買衛生紙送的舒潔拉拉。那個狗娃娃的左腳一被按就會唱歌,而且唱得也是中英夾雜的歌:

「啦 啦 啦 so pretty~
so pretty!
哈 哈 哈 好 happy~
happy!
柔軟新表情 繽紛好心情
粉藍一抽 粉紅一抽 舒潔拉拉炫彩衛生紙
舒潔炫彩小拉拉 go」

剛學講話的小孩很喜歡這種會唱歌講話的玩具,小J沒事就去按一下舒潔拉拉的腳,聽它唱歌。但這個玩具比起我們其他會講話的Fish-price類玩具少個重要功能,就是關掉。我們不想讓小孩學這種台灣腔的英文,而且這根本就是沒甚麼教育價值的廣告詞。我已經忘掉我們怎麼讓小J忘記這個小狗的,不過到小P兩歲左右時,他也迷上這個小狗,同樣也喜歡去按小狗的腳聽那支廣告歌,而且還不讓我把舒潔拉拉拿走,堅持要把舒潔拉拉放在他的床頭櫃。好在他平常都不在自己房間玩,睡覺前也知道不能玩這種會發出聲音的玩具,所以他也慢慢忘記舒潔拉拉的廣告歌了。

經過這些插曲,我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小孩喜歡輕快的歌曲,五月天的「戀愛ING」之所以被喜歡,也是這個原因吧。不過這首歌感覺實在太像剛學英文的國中生會唱的歌,因為對英文不那麼熟悉,才會把英文拆解成特殊符號來用。對於中英文基礎都不是很是很穩固的American born Chinese來說,這種歌對他們目前的中英文學習沒甚麼幫助。就算要聽,也是以後的事。

說到底還是我自己多注意點,下次在小孩面前放CD時,先看看能不能過自己的關再說。而且要找到我和小孩都喜歡的國語歌好像不是那麼容易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0:25 PM | 迴響 (0)

February 06, 2013

五歲兒想像的未來生活

自從弟弟出生後, 小J兩歲時想像出來的朋友"看看妹妹", "看看姊姊"等就很少出現了. 可能是他那一年常去爺爺奶奶家, 比較沒時間跟我聊天. 不過, 前年萬聖節過完, 我帶他去牙醫那把他跟弟弟要來的糖賣掉, 我們走出牙醫診所後, 他突然說:"我要給看看妹妹!" 伸手就準備把我手中的五元紙鈔拿走. 那是他難得提起看看妹妹的時候. 他曾經說過看看妹妹會給他錢買玩具, 也許這是他有了錢之後, 就想要把錢給看看妹妹的原因. 婆婆住在我們家時, 曾說我就是他說的"看看妹妹", 因為有次我去看醫生, 他就跟奶奶說:"看看妹妹今天去看醫生." 但從他會從我手中搶錢這事來看, 看看妹妹另有其人.

看看妹妹的家族消失後, 小J前年開始談到他未來的婚姻生活.

忘了怎麼開始的, 他就突然有了太太, 但是跟他跟親密的是Leo. 他的故事的源頭顯然是Calliou的卡通. Calliou有個朋友叫Leo, 所以小J也有個朋友叫Leo, 而且跟他住在一起. Calliou故事裡有對雙胞胎分別是Jeffery和Jason, 小J則說他有三個兒子, 其中兩個是雙胞胎, 叫Jeffrey和Eric, 另外一個較年長的叫Cesare. 他認識的人裡都沒有這個名字, 他從哪知道這名字的, 我至今找不到線索. 不過三個小孩是他最近的故事版本, 一開始他說他有7個男生baby和7個女生baby. 我想到他們要是真有這麼多小孩, 頭皮都要發麻了. 好在他後來也覺得太多了, 就變成三個.

他跟Leo的關係非常密切, 密切到他爸懷疑他們的關係就是李安"喜宴"(應該是三個喜, 但我打不出來)的翻版, 甚至不只一次警告他:"你最好不要跟Leo那麼親近!" 因為他做什麼事都跟Leo在一起, 晚上睡覺時, 他跟弟弟睡在一起, Leo跟他太太睡在一起.

這些情節在我們看來很扯, 可是最好不要去質疑他. 有天某人忍不住問:"你為什麼有太太?" 小J就突然像隻螃蟹一樣邊扭著身體邊橫著亂走, 一邊還嚷著:"我一定有太太! 我一定有太太!"

不用說, 他講的很多故事都是我們現實生活的翻版或再造. 去年聖誕節前, 我們去鄰城的Souplantation吃飯. 上一個大坡時, 看到山下的燈火煞是好看. 小J又開始講他未來的故事了:" 我跟Leo在聖誕節前裝了很多燈泡, 裝好之後, 我太太出來看, 她說真的很漂亮, 謝謝小P! 我說小P沒有裝, 不要跟他謝謝!"

對了, 在他未來的生活裡, 他跟弟弟, 弟妹住在一起. 剛開始他還把弟弟當嬰兒, 說他跟太太會幫弟弟洗澡. 我忍不住告訴他, 等到他可以結婚時, 弟弟也大到會自己洗澡了. 所以後來他的故事裡, 弟弟才稍微不像嬰兒.

他總說他們的房子很大, 有很多車庫門(這是對我們家太小的不滿嗎?), 他們家很多人, 還養了很多寵物. 一開始他有狗也有貓, 貓就跟Calliou家的那隻一樣叫Gilbert. 不過後來他說他不喜歡貓, 所以不養貓了. 雖然他們家活口甚多, 但他們這幾個男人都不工作也不照顧小孩. 他說是他太太, Leo太太和小P太太出門賺錢. 至於誰照顧小孩呢? 他說是他baby的老闆. 我問他, 你baby沒工作怎麼會有老闆? 應該是保母吧! 他有時同意, 但是他往後依舊說是"baby的老闆". 而且他不理小孩的, 他說早上起來聽到小孩哭著找他, 他就跟Leo說"趕快走!", 兩人趕緊出門上車, 很快地把車庫門關上把車開走去辦公室(不過他不是沒工作嗎?). 我忍不住懷疑他是否覺得他爹就是這樣?

至於他們家住哪, 本來跟Calliou一樣住在加拿大, 可以常常玩雪. 但是不知道何時, 有次我們提到他上大學後就不會住在家裡了, 他很生氣地說他上大學後不要離開家, 還要每天回家看我們, 他爹說那你就去念翻過山就會到的那個社區大學好了, 他說好, 然後要住在附近的某條路上, 但是他到時不回家吃飯, 他要先去Souplantation吃完飯才回家.

他最近的故事像是對我們目前生活和規矩的大逆轉. 他常說他跟Leo都吃很多垃圾食物, 吃成大胖子. 還說他都是晚上十二點睡, 四點起來(跟爺爺一樣). 他的小孩則是十點睡, 五點起來. 如果我告訴他不能做什麼事, 他就很快編一段故事, 告訴我, 他以後就會做這些事了. 也許這是他的精神勝利法.

以上就是我們家五歲兒對未來生活的構圖. 不過不是最後定案的版本, 因為他還不時像構思中的畫家般, 把某些情節抹去, 重新描繪一番.


相關:
看看妹妹在哪裡?

由 debby 發表於 09:46 PM | 迴響 (0)

October 10, 2012

兩歲兒的童言童語

早上帶小P去公園玩, 因為他流了好幾天的鼻涕(晚上才發現他的第十九顆牙終於冒出來了, 上排左後方的臼齒), 今天沒法去農場上課. 他照例在松樹下撿松果. 聽到我說有草地上狗屎, 他很害怕地歪著身體, 差點要倒在我身上. 之後玩玩沙, 跟我撿一些黃色落葉回家做堆肥. 今天算剛入秋最冷的一天, 沒有別人來, 整個公園幾乎是我們母子的.

半小時後, 我推著坐在推車上的他往公園出口前進時, 一陣風吹過, 捲起一地的落葉. 小P指著前頭在地上翻滾的黃葉說:" 葉子都在跑." 我想, 嗯, 這句還不錯, 用了擬人化, 他以後可以寫在作文裡. 沒想到他下一句話卻是:" 它們怎麼不坐推車?" 忍不住要笑出來, 還好他只有兩歲, 要是二十歲還說這話, 就會讓人想到說"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12 PM | 迴響 (0)

August 14, 2011

未知生,焉知死

晚上某人幫小J洗澡後,跑來跟我說,小J一直跟他講我們死掉的事。

小J一開始先問,我們死掉時,他會不會在家?某人覺得這問題還好,可是他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沒講話。

沒想到小J自己越講越多。

小J說,我們死掉以後,他要把我們丟到一般、回收還是院子垃圾桶?他自己想一下,說要丟一般。然後說,爸爸媽媽快死掉時,要趕快跑出去,不然他就要把我們丟到一般(垃圾桶)。

我事後聽到這話只能和某人面面相覷,小J可以不要那麼投入垃圾桶的世界嗎?還打主意到爸爸媽媽身上來了!

他洗好澡,某人幫他擦乾時,他說他背上比較多水,所以死得比較慢(他前輩子是魚嗎?)。弟弟死的時候,他還沒有死,然後趕快去生一個小孩,就又有一個弟弟。某人聽到這,終於忍不住出聲了:「你生的小孩不是弟弟!」

對於小J的童言童語,只能用孔子的六個字形容:「未知生,焉知死。」


補記:我把小J這段話貼到facebook後,有朋友回應,她的四歲半兒子也常說這種白目的話,有天他說:「爸等你死掉後,你那台重機可以給我嗎?」看來四歲是對生死議題開始有興趣的年紀?

由 debby 發表於 10:40 PM | 迴響 (0)

August 11, 2011

誰吃baby food?

週日下午,小J說要吃baby food。我挑了一罐apricot + sweet patato口味的給他。他居然要求我們餵他。某人餵完之後,我​問他好不好吃,他說好吃,晚上還要吃baby food。嗄?早知道就拿一罐難吃的pea給他,反正小P現在有十二顆牙,已經有一陣子不吃baby food了,​存貨一堆(主要是有地瓜、馬鈴薯、豆子等小P吃了胃會不舒服的)。

沒想到,前天下午小P趁我忙的時候,從餐桌拿了哥哥的杯子喝水。昨天一早,他就發燒到39度,跟小J上週五的情形一樣(小J上週四放學回來,告訴我有同學發燒,第二天他就生病了。這病毒潛伏期真短)。

病厭厭的小P很黏人,不時哭著要我抱,我沒法做飯,中午於是餵他吃了兩罐baby food,然後讓他喝奶睡覺。平時他不肯吃的東西,這時他倒是接受了,大概因為容易吞吧!他可能跟哥哥一樣,扁桃腺發炎,我猜他也可能長牙了,因為他不太願意用奶瓶喝奶。

今天小P還是沒退燒,但是活動力好一點,只是胃口仍不好,奶喝很少,也不怎麼愛吃我準備的正餐。晚餐我乾脆給他水果baby food和一些cheerios,讓他自己吃。還不會用湯匙的小P因此弄得滿桌都是食物泥,沒有小孩的人看到一定會嚇到。小J不久之後也要求吃baby food。

我跟他說,要全部吃完喔!他說好。我拿了菠菜和馬鈴薯的baby food,問他要不要吃,他說好,還說要我餵。我說:「不行,弟弟自己吃,要吃的話,你也自己吃」。所以小J就吃了起來。才吃一兩口,他就說:「怎麼有點難吃?咖啡色的,好像大便一樣,好噁心!」我應該不動聲色的,卻還是笑出來。我跟他說:「baby food本來就不好吃嘛。那以後你就不要吃baby food了。」沒想到他竟說:「不是,是這個口味不好吃。」他比我想的精,居然沒因此打退堂鼓?

他勉強吃了2/3,就跟我說他不吃了。我說他答應我會吃完的,如果不吃完的話,以後就不要吃baby food了。他很爽快地說,以後不吃!然後快速下桌逃離咖啡色的baby food。

小J到底會不會信守承諾呢?等著瞧囉。

由 debby 發表於 09:54 PM | 迴響 (0)

July 12, 2011

結婚的對象

我忙著煮飯,某人餵小P吃晚餐時,小J在一旁開心地說:「爸爸,我好愛垃圾桶!」

某人便問他:「那你要不要跟垃圾桶結婚?」

小J回答:「為什麼?垃圾桶又不會說話!」

我聽了便跟某人說:「嗯,他還滿理智的嘛!」

沒想到,小J接下來竟說:「我要跟垃圾車伯伯結婚!」

呃……

由 debby 發表於 09:27 PM | 迴響 (2)

April 06, 2011

壞貓弟弟

做為Caillou粉絲,小J常在家中扮演Caillou。他這一、兩個月來,經常學Caillou找貓Gilbert。

前天我餵小P吃副食品時,小J一直大喊Gilbert。我要他別叫了,我們家沒有人或貓叫Gilbert。他居然說:「我是說等你們死掉!」
-_________-b


三月底的時候,有天早上他一直跟我討論養貓的可能。我說什麼都不答應,他最後放棄了,於是說:「等爸爸媽媽死掉,我就要養貓!」我聽了臉上流下黑線 條。晚上某人很慎重地跟他說,如果我們太早死,他還沒成年,那還是不能養貓。不過,等我們死後,他就要養貓的念頭,顯然很強烈。

他那天還說:「我會問弟弟要不要養貓,弟弟說:『我有很多事要做。』那我就(自己)養貓,因為我沒有事要做。」這是說他以後不工作嗎?那怎麼會有錢養貓?我真是哭笑不得。

他最常講的片段,是Caillou要帶貓去看醫生,但是Gilbert躲起來了,Caillou找不到他的貓,於是大喊:「Where are you? 暴太!Gilbert!」什麼是「暴太」?我一直沒問出所以然來。他演完之後,回到現實,就對著弟弟大喊:「暴太!弟弟!」小P居然變成小J演戲的道具。 而且「暴太」到底是什麼意思?

晚餐時,他又Caillou上身,講了上述片段。我又問一次,Caillou究竟說什麼?他便很詳細地講給我聽,是Caillou找不到 Gilbert,對Gilbert很生氣,所以大喊:「Where are you? 暴太!Gilbert!」這次我突然想到,便問他:「是bad cat嗎?」他說是。我因此跟他說:「你不能對弟弟說bad cat,弟弟不是貓,他也不壞。」

沒想到,某人居然在旁邊說:「小P是貓啊,老虎是大貓。」這位老爺也拜託一下,這是贊成小J繼續對小P大喊bad cat嗎?小J現在分得出大人是不是支持他的某些言行。我想,他聽了爸爸這話,還是會繼續說弟弟是壞貓。唉。

我後來繼續想,Caillou會說bad cat這種話嗎?這卡通不是有教育性質?某人事後提到小J會學Caillou對小P喊Come back。我於是順手一查,終於查到Caillou說的話
Gilbert, Gilbert, where are you?
Are you hiding from me?
Come back you silly cat!

小J顯然沒聽懂最後一句,畢竟他懂的英文不多。好吧,明天趕快告訴他正確版本,讓他別對弟弟大喊「暴太」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1:41 PM | 迴響 (0) | 引用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