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 2015

暑期某一天的小孩專屬司機記錄

昨天開始,熱浪突然來襲。車內溫度季顯示出現99度,我感覺快被烤焦了。後院的植物又死了不少,黃瓜死了好幾株。距離暑假結束,還有12天,夏令營雖然近尾聲,但是沒全部結束。做為小孩的專屬司機,我的行程依舊非常忙碌,到處開來開去。以下是昨日行程:

一、送小P去運動夏令營。
二、回家。
三、送小J去美術營,路上在Subway停一下,幫他買了Steak & Cheese的六吋潛艇堡。
四、送蛙鏡去運動夏令營。
五、回家。
六、去小J的新學校註冊,辦轉學。
七、回家準備中餐。
八、去接小P。
九、送小P上最後一堂體操課。
十、回家吃完中餐。
十一、接小J。開到大路上時,突然閃神,發現開錯方向,差點變成要去接小P,只好開進商業區調頭。
十二、接小P,把小J託給公婆。
十三、回家,讓小P睡午覺。
十四、送小P上最後一堂黏土課。
十五、回家。
十六、接小P。
十七、回家。

這應該是開學前最後一個開車開到昏頭的日子。下週最多只要開八、九趟就好,不必開到十幾趟。這種日子過太久會讓人短命。不過開學之後,我要迎接為在七點五十分到八點十五分間,送兩個小孩到不同學校的超趕生活,希望這種忙碌一年後會結束,然後就可以把兩個小孩放在同一個學校了。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跟別家一起輪流接送小孩,就可以省很多時間和汽油錢了。

誰說全職媽媽有很多自己的時間?當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路上開車時,空下來時就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孩子大一點時帶給照顧者的累,跟孩子嬰兒時期的那種累,完全不一樣。好在開學後,接送間隔會長一點,到時再好好充充電,補充能量〔插頭預備中〕。


由 debby 發表於 10:12 PM | 迴響 (0)

August 09, 2015

防身術的重要性

昨天帶小J上了堂四小時的自我防衛課。這堂課是開給八歲以上的小孩和大人的,小J是年紀和體型最小的學員,其他學員主要是十幾歲和成年的女性。上這堂的課的好處是,老師教了很多可能的狀況。以前我跟小J說這些可能的狀況時,他總有各種奇怪的想法,信心滿滿地認定他一定可以逃脫。但是老師就在課堂上把他扛到肩膀上走,看他怎麼應對。這真是非常對症下藥的一招,他沒想過自己那麼容易就會被人扛走。其實不只是他,老師也能把我整個人提起來。男人的力氣比女人和小孩大多了,這就是我們要學防身術的原因。

有對母女檔一起上課,女兒十三歲。老師聽了便說這是最好的十三歲禮物。之前在目前住在台灣的美國加州人畢靜翰的臉書上看他提到加州一些地方的治安事件,覺得很可怕,慶幸還好我們住一區還算治安不錯。很多年前這一帶曾被列為全美治安最佳的十個地方之一。幾個月前地方報提及某地出現暴露狂,很多人便在臉書回應表示對這裡治安變差的情形感到失望,有人甚至說想要搬家。我覺得他們真是太幸福了,所以偶爾出現一個暴露狂就覺得天要塌了,治安變很差。

以前我在新北市念三年教會女校,在台北市念三年公立女校,不記得看過多少次暴露狂。全台灣的女校說不定只有總統府旁邊的北一女周邊不會有暴露狂,因為那一帶有憲兵和便衣站崗。我和很多人都是視若無睹地從旁邊經過,膽子大的同學則是嘲笑對方尺寸小,但我不知道這是否是適當的做法。因為有些暴露狂只是想露,但如果有的暴露狂被激怒就拿出武器,該怎麼辦?我們在這方面的安全意識並不多。

我在高三寒假時,有回傍晚自習後從學校走路回家,經過一個社區時,被一個騎腳踏車的少年襲胸。又驚又怒地回家,告訴我爸媽路上發生的事,我爸的反應是:「以後不要去學校念書!」我很無言,他跟我媽一樣,覺得小孩(可能)碰到危險,就是讓小孩直接避免部分危險地區。我媽在我小學高年級時,看到我們學區的國中生去踹附近一間補習班的鐵門,覺得那學校的學生素質很差,便要我去念私立學校,讓我過了三年辛苦的通學生活。但是有些事不是這樣閃開就沒事。像我碰到性騷擾的那條路,算是我上下學要走的兩條路裡人比較多的,我不可能從此便不再走那條路。慶幸的是,之後沒在上下學的路上碰到事情。以前在黃昏產業工作時,常很晚下班,經常走過一大段無人地區,也沒碰過危險。在全世界的城市裡,台北算是相當安全的城市。但這不表示我們不需要任何自保的常識,沒有地方是零風險的。

前些時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台北近半數小學生不能自己走路上下學,獨立性太差,是弱小國家的表現。我心想,獨立性的判斷標準不是只有這一個,美國小學生都是家長接送的,但是美國小孩在很多方面的獨立性應該比台灣小孩高,也沒人因此說美國是弱小國家。接送小孩上下學,主要是顧慮到小孩的安全。如果在讓小孩自己上下學前,沒有教導小孩足夠的安全意識,沒有合宜的安全措施,我想柯文哲此言如果讓台北市小孩冒然自己走路上下學,置身於危險中,其實是一種失職。畢竟沒有一個家庭擔得起失去小孩的風險。加州沒有明文規定小孩幾歲可以獨自在家或上下學,但我看到附近一些五年級的小孩自己走路或騎腳踏車上下學了,那小J快要可以加入他們的行列,所以現在開始學防身術,剛剛好。

我們學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護自己的安全範圍,如果有人太靠近,要後退拉開距離,雙手打開護在胸前做防禦性姿勢,警告對方:「停下來,我不認識你。」不免想到這招在台北那種人口密度很高的地方,可能很難施行,這招是比較美國思維的。老師還提到,不要戴著耳機在街上蒙頭走,對經過身邊的人要看一下,保持警戒。如果碰到有人在車裡問路,要保持距離,不要靠近車子,尤其不要靠近卡車,小孩特別不能熱心地幫忙別人找貓、找狗等,要藉口找大人幫忙離開。如果碰到壞人近身,要趕快以Z字形跑到人群裡,邊跑邊叫救命,然後把路人往壞人推,讓路人對壞人採取行動,不然等警察來了,一切都太晚了。如果不這樣做,很多路人就算看到,頂多只是看著打911,而不做任何事。不過某人聽到就不以為然地說:「如果是妳在現場,我會要妳遠遠地打911就好,免得受到無妄之災。」說得也是,如果碰到有武器的人,我們靠近只是當砲灰而已。據說附近的Mall裡曾有個女人在光天化日很多路人目擊的情況下,被壞人刺死。有路人打911,但沒人上前幫忙。我想這跟看到有人溺水一樣,如果自己不會游泳,冒然跳下水,只是增加傷亡人數。

除了這些有點爭議的部分,其他是以柔道為基礎的防身術,老師具有黑帶八段的資格,在這方面有四十多年經驗。其實高中時我們曾學過一些防身術,我似乎不是全忘了,因為教到壞人把我們兩個手臂抓住時的對應之道時,我突然想起這裡教的跟我以前學的不一樣。問了老師,老師說他不喜歡我以前學的那招,找了兩個少女試試看,都沒法掙脫束縛,還是要用他教的辦法才行。於是覺得以前的教官或老師應該在教我們之前,先找完全不會武術的學生試看看,不然教錯只是害了學生在碰到事情時錯過逃命的黃金時機。

有些化解束縛之道真是挺容易的,只是我們都沒想到,老師講了之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比我們想得簡單。當然,這些動作還是要多練習,碰到狀況時才不會腦子一驚就忘了,因為身體是會有記憶的。這堂課的好處是,因為人不多,每個人都有跟老師練習的機會,不像我們以前學的時候,全班或全校一起聽,只是聽聽,沒有實際練習,很容易就忘了。老師說他從孫女四歲就開始教她這些東西。有回她在公園被一個陌生女人抓住手腕,那女人帶著她要去抓另一個小女孩,但她孫女很快就用他教的方法,手腕一轉就掙脫出去,那女人驚訝不已,沒料到有小孩能這麼輕易掙脫,然後就很快地混進人群裡逃走。這讓我覺得有機會也要讓小P來上這種課,因為他更小,更容易被抱走。

老師提到,這些招數不只是對付校外的壞人,對付學校裡的惡霸同樣有用。我後來想起,美國中學裡的大欺小事件挺多的。也難怪會來上這堂課的,有一部分是中學年紀的少女。以前帶小P上親子班時,老師問在場的媽媽:「誰以前在校時被欺負過?」多數的媽媽居然都舉手。熟識的加拿大朋友說,她以前在高中時有回被打,全校都在看。我當時覺得自己似乎太幸運了,在台灣念六年女校都沒碰過這些事。但我很納悶,美加女孩不是從小都是學尊重別人的嗎?為何到高中時期會彼此爭風吃醋到對人出手的地步?如此看來,那些因為家裡有錢有權而被送來美加念書的中國大陸學生,在學校裡看人不順眼,於是找一群人把他們看不順眼的人惡整、虐待一頓,更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他們本來就是生活在一個看權勢說話的環境裡,根本不知尊重、平等和法治為何物。

這次老師有個小助手,是個八、九歲的小男生。大部分的東西他已經會了。一問之下,原來他之前上過這個老師開的柔道防身術,而且上了超過一年半。如果上一年多能把這些東西記熟的話,感覺很划得來,因為這是一輩子都用得到的東西。考慮有機會的話,也讓兩個小孩常規性地上這種課,這樣在特殊的時刻,他們就會多一些活命的機會。


由 debby 發表於 01:46 PM | 迴響 (0)

August 01, 2015

暑假的負擔

中午在圖書館停車場看到一輛廂型車〔mini van〕後頭有個"KIDS' TAXI"的貼紙,忍不住想笑。想起前不久,有天碰到先生是法國人的台灣朋友時,跟她說我覺得暑假特別累,每天都要開十二到十五趟的車。她說像小孩的計程車司機。我愣了一下,覺得應該是小孩的私人司機吧,我們開車接送小孩又不照里程收錢的。夏天開車特別辛苦,被太陽一曬就覺得特別累,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回家後需要躺一下。值得慶幸的是,小J下午的夏令營課程都結束了,只剩早上的夏令營和傍晚的游泳課,再撐三週,這些課通通都會結束,然後就開學,我的苦日子就可以告一個段落了。

暑假是小孩輕鬆快樂的假期,大人則覺得特別辛苦的時期,勞心勞力又花錢。

以前小J還小時,聽一位同樣在南加的朋友說他們家暑假花在小孩上課的錢要四千美元,嚇了一大跳。他們家小孩那時一個上小學,一個上幼稚園,平時念的是私立學校。這兩三年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那麼貴了,有兩個小孩的話,而且是上全天的夏令營,一個暑假花四千塊是跑不掉的。一週全天的營隊多半要兩三百以上,各地各性質的營隊有不同收費標準,一個暑假裡完整的上課週數是9週(有些地方是10週)。如果算便宜一點,一個營隊250塊,一個小孩上九週的費用就要2250,兩個小孩就要4500了。如果是貴一點的營隊,那就更可觀了。"What Does Summer Camp Cost?"提到,根據ACA的數據,全日夏令營平均的費用是每週304美元。那兩個小孩九週就要花5472美元。如果再加上出去玩,甚至出國的費用,超過六千美元是難免的。所以小孩暑假活動的多寡,指標之一就是看家長的口袋有多深。

2012年紐約時報的部落格有篇"$16 Billion: The Cost of Summer"提到,美國小孩暑假的平均開銷是601美元,年薪十萬以上的家庭,每個小孩的開銷是1116美元。很多家長都跟我一樣,覺得這邊提到的數字未免低得不可思議,拿實際數字來算,都比這上面的數字高,而且高很多。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文章底下的評論。

從前年開始,我們家花在暑期課程上的錢,一年比一年高。如今小P也要上幼稚園了,往後的暑期學費會更可觀。還好他們上的是公立學校,平常除了應學校和老師要求,買小東西、捐點錢外,不需要交學費,全年攤下來還可以負擔。不過每次暑期的課程費用,我們都是從五月付到八月。畢竟我們不是雙薪家庭,沒辦法一口氣就交完。

我們隔壁的上海鄰居五月就把她女兒暑期的營隊全排完了,她說因為兩人都要上班,得早點安排,免得中間找不到活動,臨時要找人顧小孩,很麻煩。而我們這種單薪家庭,財力有限,只能一點一點地報。我通常會先把熱門的課程報一部分,過了一道信用卡繳款期限後,再報一部分,以此類推。如果押錯寶,有時想報的課就失之交臂了。

記得小J五歲的時候,我報他報了好多種性質不同的夏令營和課程,包括動物營、烹飪課、一般的康樂營等。小J從五歲那次後,不喜歡那種高中、大學生帶的康樂營隊,所以我也就不再幫他報名了,畢竟那是給有工作的家長找人便宜顧小孩的營隊,能學的東西很有限。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某些課程也許看來很新奇有趣,但不見得適合小孩或能小孩有所收穫,所以今年五歲小P的暑期活動,我只幫他報跟畫畫和運動有關的課程。麻煩的是,小P很嫉妒哥哥有那麼多課,動輒吵著說他也要去上課。於是,他本來說不要上體操課的,後來又堅持說要上。但是上了一堂之後,發現前滾翻很難,便要我退掉。這根本就是整人。我要他無論如何都得上完暑期的課,之後不上不勉強。也許是因為體操老師上課後都會給他們水果吃,收買了小P的心,他現在倒是挺安份的,沒再說不想上體操課的話了。

兩個小孩在不同年齡層,分開上不同營隊和課程,簡直就是要累死負責接送的媽媽。他們有時上的課中間只有一小時,我要負責接人,還得把他們餵飽,然後送到下一堂課去,兩個地方如果隔得很遠,對我來說,行程根本就跟打仗一樣。而且小J現在胃口比較好,吃完他的東西,會問我:「還有甚麼?」、「有水果嗎?」我好不容易可以離開廚房,就得帶他們去刷牙,然後就出門開車,連坐下來的時間都沒有,遑論吃飯。

傍晚帶他們上完游泳課回來也是。先把泳衣、毛巾等塞到洗衣機,就得匆匆忙忙去煮飯。煮完飯,趕緊去烘衣服、晾泳衣。好不容易終於可以坐下來吃飯了,才吃兩口,小孩就問:「有水果嗎?」當媽媽的人大概很難有「吃飯皇帝大」的經驗吧。過了一個暑假,我覺得我的胃要壞掉了。

好在明年小P就要上小學一年級,我準備下個暑假把他們兩個盡可能地放在同一個夏令營,免得我整個暑假有大半的時間都在開車或在等人,弄到手都要有肌腱炎了。

暑假快點結束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3:36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