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 2020

Google不要亂塞新聞給小孩看!

昨晚在餐桌上意外發現小P居然知道被媒體稱為淫魔的億萬富豪艾普斯坦在獄中上吊自殺的消息,我很吃驚地問他從哪裡知道的。他先說是用Google時看到新聞的,他哥就很激動地說他不應該看Google新聞。然後小P說他哥有告訴他這個新聞,然後小J否認,小J覺得他沒告訴弟弟這種事。不用說,小J也是用Google時看到的。然後我就很頭痛地看著這兩人為這事又吵嘴。對我來說,九歲小孩不該去看淫魔的新聞,十二歲的也一樣,即使他在學校上過一些性教育課程。有些沒營養且不是這年紀該知道的東西,他們根本不應該看。可恨的是,Google居然用它們的強大搜尋引擎,硬塞新聞給使用者,包括要用Google查詢的小孩。

別搞錯了,我可不是說小孩不能看新聞。別的議題我也許沒太多意見,但這議題我有我的看法。我就是那種從小看報紙看新聞的人,我並不意外小孩會去看新聞。人對這個世界本來就有好奇心,尤其這個時代變動的速度特別快。然而,Google提供的新聞,目標讀者都是成人。他們也許在工作時或閒暇時看到,會因此有話題跟同事、朋友或家人聊天。但小孩為什麼要知道淫魔做了多少壞事、侵犯多少女人,或者英國的王子跟王妃鬧著要脫離王室,知道這些八卦到底對他們學習、認識和了解這個世界有什麼幫助?什麼幫助都沒有,就是浪費時間,甚至還可能給他們錯誤的觀念。

我跟他們說,以前我上小學後,我們家訂了一份有注音的國語日報,上頭也有新聞,小孩看那份報紙的新聞,很合適。小J問我有什麼新聞,我邊嚼著食物邊苦苦回憶,實在是年代久遠,我想不起來了,只能跟他說,應該是總統做了哪些事之類的。總統的政策發佈通常都是大事,有頭版頭條的份量,而且那年代的新聞標準跟現在不一樣。不料,這小子聽了就亂笑一通,彷彿我講了一個笑話。雖然我可以跟他講解新聞標準的演變,但這是個大議題,我沒辦法在餐桌上用三言兩語解決。

其實我每次在手機點開Google,看到搜尋列下都是八卦新聞時,忍不住都要翻白眼,要是讓我來選擇新聞,這些新聞我全都不選。選擇新聞的標準是可以因人而異的。現在登入Google帳號後,再用YouTube,首頁有些節目會是我們以前看過或相關的,若不相關,可以選擇去除,長久下來,首頁出現的內容就會趨向個人化。這幾個月下來,我覺得Google的演算法並不完美,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因為我調整很久之後,我的YouTube的內容就會很局限於某個範圍。它經常給我重複的歌曲影片,但我並不想一用YouTube就聽某些歌手的歌。

小孩現在用來做功課和從事休閒娛樂的iPad,是用我的Apple id,然而我這些年來沒用到超過一小時,上頭的Google並沒有登入任何人的帳號,而且Google首頁的新聞似乎不能像YouTube那樣調整,所以就是Google要餵使用者什麼新聞,我們家的iPad就會收到那些新聞,然後小J、小P用Google搜尋時就會看到。他們兩個的學校作業經常有需要用Google搜尋,學校平時讓他們用Google Doc做報告,所以他們對Google非常熟悉,根本就是Google重度使用者。正因為如此,我對Google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餵特定地區同語文使用者相同的新聞的行為,感到非常不滿。

Apple最近讓家長可以調整小孩使用iPad/iPhone時的程式等。小孩睡覺後,我查了半天,想知道Google新聞有沒辦法設家長權,但似乎只能調整Google搜尋的內容,那個我們已經設定過了。我找半天都沒法把Google搜尋的主頁面變成只有一行搜尋空格,而沒有新聞的那種狀態。一氣之下,我乾脆把Google app殺了。某人提醒我,他們還是需要用Google搜尋。我說他們可以用Chrome,那個就沒有新聞了。如果哪天連Google Chrome都出現新聞了,那我們可能要寫信去Google抗議,或者換個搜尋引擎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1:14 AM | 迴響 (0)

January 06, 2020

再見秋天

去年感恩節假期,學校難得放了一整週的假。偏偏碰上寒流又下雨,我們哪裡也沒去。等節日過完,小孩恢復上學了,我開車出門一看,哇!整個世界彷彿多了許多顏色。

因為那些會變色的落葉木經歷這一週的低溫,樹葉紛紛變色了。快到學校的那條路上,銀杏樹的樹葉都轉黃了,欒樹的花變得更加乾燥、顏色更淺。而學校前面的一排楓香樹樹葉都變成紅色、橘色或黃色的,地上有好多色彩繽紛的落葉。再加上許多人家前院的聖誕布置,我感覺自己開車時常分心看路旁的景色,總是禁不住被路邊繽紛的樹或特殊的聖誕布置吸引。

放學的時候,我牽著小P的手走過學校對面的那排人家。其中有兩戶人家前院有兩棵掉了許多黃葉的大樹。小P說他喜歡踩過這些落葉的感覺。我要他仔細聽那些落葉被踩碎的聲音,聞聞空中有沒什麼氣味,然後好好感受這一刻,這就是我們迎接秋天的感覺。一整個星期,我們或著牽著手走過那段路,或者他跑在前頭,我們很享受那短暫的美麗時光。

小P上車後,我延著同一條街往前開,開到底,轉個圈,然後停在路邊等小J放學。在我故定停車等人的地方,對街有戶人家屋前有棵很高的楓香樹,整樹都是橘黃色的樹葉。我著迷於那個大樹旁有個白色窗戶共同組成的構圖,每天都要多看好幾眼,甚至有天過去拍了幾張照,準備改天試著把那個畫面用油畫呈現。

在為這些變色的落葉木心醉神迷之際,不免想起,小J以前曾因為「落葉」選了一間我和某人根本沒打算讓他去的Preschool。後來果然出了很多問題,他讀得很不開心,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力氣才把他換到另一間Preschool去。那時我們都沒經驗,不知道不該讓三歲小孩做選擇,因為他看的只是很小的一個點,而且他其實沒法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他離開那個學校之後,我才知道他選那個學校,是因為我們參觀那天,學校的遊樂區有很多落葉,而他喜歡踩落葉和玩落葉。但是從他入學後,就再也沒看到滿地的落葉。在這一帶住那麼多年後,我知道落葉木變色後,真正掉葉子的時間很短,了不起一個星期多就結束,所以他隔了幾天入學,外頭的樹都變光禿禿了,當然就沒有什麼落葉在地上。所幸這個錯誤,在小P要上Preschool就修正了,不然小P會比他哥更令人頭大,他可以因為哪裡有他喜歡的玩具而選哪個學校。

我們享受了一個多禮拜走過落葉的時光。後來滿地落葉被清掉了,樹上掉下最後一片落葉,冬至也接著到來,我們就算正式迎接冬天的到來。

過完聖誕假期,開車載兩個小孩去鄰城的大學練球,看到那一帶還有些樹掛著滿樹的黃葉。忍不住好奇那些樹有什麼能力能保持那麼久的黃葉卻不落下,但無從得知他們的名字,也就無從了解起。此時路旁人家的聖誕裝置陸續消失,這個世界開始變得無聊。但是夜晚的起點會逐漸向後消退。我想,再過幾個月,當藝術中心附近的樹開出白色的花時,我知道那是春天開的第一響槍。在那之前,我會好好忍受這個無聊的冬天,以便在春天來臨時,能以歡欣的心情來迎接它。


點歌時間:秋天時最適合聽的歌之一,當然是葉歡的「誰在秋天撿到我的心」。


由 debby 發表於 11:4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