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0, 2011

上學第二週

小J上學的第二週,也是他上單飛班的最後一週。他上單飛班差不多近一年了,想到他就要跟他的第一個老師說珍重再見了,他或許還不懂難過,我倒是有幾許惆悵。

星期一,他去上單飛班。我接他時,老師跟我說,他第一次跟著她講英文。所以老師問我:「你們家有誰開始跟他講英文嗎?」我說沒有人,是學校的老師要他重複。老師點點頭,她說無論是重複老師或其他小朋友的話都好,這是好的開始。聽來滿令我欣慰的,畢竟他才上學兩天而已。

星期二和星期三是他上學的日子。適逢夏令時間第一週,我的生理時間還沒調過來,又要餵小P吃母奶,結果小J差點遲到。他沒有在戶外區玩到,因為小朋友都已經排隊,準備要進教室了。我帶他去排隊,就跟他說掰掰。

這些天抱著九個月的小P,接送小J上學,讓我的手臂吃不消。而且每次上下車,要弄兩個小孩上下車,真是很花時間。可是為了我的手臂和腰背著想,我決定多花幾分鐘,下車後,先綁好Ergo carrier,再把小P放到背袋裡,這樣我才覺得省力多了。

中午用背袋裝著小P去接小J時,他們班上全天的同學在教室門口排隊準備要去戶外區玩。排在第一個的金髮小男生盯著我懷裡的小P問我:「那是baby嗎?」我說:「是啊!」他跟小P說:「嗨!baby!」我只好代答:「喔,他太小了,還不會說話。」這小男生還是很認真地跟小P自我介紹:「我四歲!」我繼續代答:「他九個月。」旁邊還有幾個女生也趕緊說她們四歲。這時小J終於從教室裡走出來,老師教他跟擋在前面的同學說:"Excuse me!",才好不容易走到我面前。顯然是小P的關係,這次比較多小朋友跟他說掰掰。他走出學校之後,很開心地問我:「這次怎麼比較多人跟我說掰掰?」這小子似乎也喜歡熱鬧了?

第三天,我以為又要遲到了,不過還好,他還有時間在戶外區玩一下。難怪之前我看到有人提到,那些習慣晚睡的媽媽,到小孩上學時,就會自動調過來,因為早上非起來送小孩出門不可。

中午去接小J時,那幾個對小P還是很感興趣。不過,我們要走之前,他們突然爭相恐後要小J講他們的名字。我猜是老師教他們跟小J講的。

櫃子裡有張字條,學校提醒,星期四是Saint Patrick's Day,請家長給小孩穿綠色的衣服。小J還拿了一個綠色的紙王冠勞作回來。他一路都小心翼翼地,深怕被風吹走。

櫃子裡的另一張通知,是週五有迷你健行兼為學校募捐的活動。這活動通知在他上學第一天就發過了。通知的第二頁是捐款單,上面是整頁的表格,要填捐款人和捐款數目。我看到就嚇到了。我跟某人說:「這不只是我們捐就好,還要找別人捐,可是要找誰啊?」某人一位台灣同事據說碰到小孩學校要捐款時,會跟他們募捐,事後還寫謝卡給捐款的同事。他太太還跟我說,私立學校要家長捐款是很正常的,美國私立學校的老師進修,也要家長出錢。所以某人說,如果哪天我也能做這種事(跟朋友募捐),我就成功地融入美國社會了。

我很頭大,那要捐多少錢?我以前讀私立小學時,學校也三不五時因為要翻新操場、教室等各種原因要我們的父母捐款,每次我的爸媽都很頭大。他們當初以為念私立小學上學時間比較長,不會比送小孩上公立小學加安親班貴多少,所以送我們去念私立學校,即使我們家境不好。可是這種開支實在太多了,讓他們吃不消,了不起捐個一兩千。顯然我有同學每次都捐不少,所以即使我畢業考考了第一名,可是畢業典禮上,我領的是第六名的家長會長獎。畢業典禮前幾天,老師突然又加一個獎在前面,我就變成第七名了。某人聽了,嗤之以鼻:「小學考第一名又怎樣?我每次都考第一名。」第一名與否其實不是我的重點。我想弄清楚的是,家長的捐款,是不是會影響小孩在學校的待遇?小孩因此在學校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時,做為父母的,該怎麼跟他說,是因為我們不富裕或手頭緊或其他因素,沒辦法捐那麼多錢給你的學校,所以導致今天這種不幸的事發生?

某人後來要我跟學校說,小J才剛去,所以他不參加這種活動。呃,這種話,我想推某人去講。

星期四,小J上單飛班的倒數第二天,我讓他穿墨綠色長褲和綠、咖啡加白色條紋的毛衣去上課。他們這次的活動是在背面有個綠色幸運草的紙上畫畫。下課時,老師跟他道別,還說:「我明天可能會哭!」小J聽我轉譯之後,不解地問:「為什麼要哭?」

有幾個家長詢問關於社區活動中心附屬學校在四月要開放報名的事。我想,到時我也去早起報名好了,一方面因為這裡的學費比較便宜,二方面是這裡的捐款活動較少吧?

小J到現在都不喜歡他的新學校。星期二上學的途中,他說要去爸爸公司的preschool。我跟他說不行,我們之前問他很多次,他說要來這裡,那就要來這裡上學,不能上一兩天就要換。他後來又說要去單飛班老師的preschool。他不懂的是,單飛班是preschool的準備課程,不是preschool,而且活動中心附設的preschool老師不是單飛班的老師。我想了想,那裡的環境他比較熟悉,如果能排隊報到名,九月就讓他轉一次學,或者只去現在學校兩天就好。

星期五中午,我去接小J的路上碰到以前上親子班的一位媽媽。那個媽媽去年也跟我一樣挺個大肚子。她本來說預產期四月,要生雙胞胎女兒。可是去年九月,我送小J上課碰到她時,我問她雙胞胎女兒呢,她難過地搖搖頭說:「她們走了。」我聽了也很難過,而且覺得很抱歉。這次看到她,她又有點肚子了。我問她是否有喜,她說是,預產期八月。我說那快了,她說太快了。她還說,沒想到小J就要去上學了。的確,時間飛逝啊。

到了教室後,老師當著我的面給小J一張彩色的(自製)結業證書。我趕緊把事先準備好的謝卡拿給小J,讓他交給老師,然後幫他們拍照留念。我跟老師說:「他會想妳的。」老師說:「要回來看我!」然後指著小P說:「反正他夏天要來上課!」咦,我以為是秋天才要開始上課耶。小P到夏天才差不多一歲,那時就去上課,好像太小了。

下週開始,就要完全進入preschool階段了。希望密集地上課,能讓小J更適應新學校。

由 debby 發表於 02:24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7, 2011

天底下的印度人都是一樣的?

小J上最後一期單飛班沒多久,下課回來跟我說,他看到我們印度鄰居的小女兒瑞都也去上課。我說:「應該不是吧!瑞都比你大一歲,她已經去上附近活動 中心的preschool了。」小J堅持,瑞都跟他一起去上課,那真的是瑞都。我心想,他一定弄錯了,把別的印度女生當成瑞都,因為這一帶很多印度人會帶 小孩去活動中心上課。

那時是婆婆帶他去上課,我沒看到那個印度小女生,不好跟他解釋。只好暫時不跟他繼續這個話題,免得跟他沒完沒了。但是他每次回來都會跟我說:「我今天看到瑞都去上課!」後來公婆回台灣,最近這個月都是我帶他去上課,我終於見到傳聞中的「瑞都」。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見到「瑞都的爸爸」。

 

 

那天我們去參觀小J現在上的preschool。在我們之後,有個印度小孩的爸爸和園長有約,因為那個印度小孩第二天上課,做爸爸的似乎要跟園長討 論一下小孩上課的狀況。我們參觀到一半時,那個印度爸爸就到了。後來小J堅持要去戶外活動區看小房子,某人便抱著小P在外頭陪他,我則跟園長去辦公室拿資 料。那個印度爸爸這時就主動過來跟某人攀談。他說他剛從亞特蘭大搬來,小孩不會說英文,之前一直生病,沒辦法上學,現在病好了,所以把他送來這裡。小P那 時開始顯現人來瘋的傾向,彷彿聞到笑氣一樣,開始咯咯咯笑不停。某人之後莫名其妙地跟我說,小P不知道看到什麼,自己笑成那樣。後來我帶他們兩個去活動中 心退一堂課程的費用,小P看到工作人員,又咯咯咯笑不停,證明我的猜測:他想吸引別人注意。

當我們離開那間preschool,趨車回家的路上,小J跟我說,剛剛那個是「瑞都的爸爸」。我說不是,那是另外一個小男生的爸爸。小J很意外地 說:「ㄟ,可是我看他的頭髮跟瑞都的爸爸一樣啊!」我突然有個疑問:瑞都的爸爸是什麼髮型?我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但我確定的是,這兩位印度爸爸的頭髮顏色 差不多。這時我再度覺得,小J似乎把所有的印度人都當成我們的印度鄰居了。

之後,我們又碰到「瑞都的媽媽」。

有天小J上完單飛班,我去接他。走在路上時,我們看到一位抱著小男嬰的印度太太。小J跟我說:「那是瑞都的媽媽!」我笑說:「那不是。」他真的把成年的印度女人都當成瑞都的媽媽了。

至於那個被當作「瑞都」的印度小女生,我後來也見到了,因為她有幾次比小J還晚離開教室,她媽媽很晚才來。有回她正坐在小J的斜前方。我便問她叫什 麼名字,她笑而不語。後來她媽媽來了,就是被小J當作「瑞都媽媽」的那位印度太太。我問她媽媽,她會說英文嗎?她媽媽說會。不過,她那天出點意外,正好跟 語言有關。這個叫Rahisha的三歲三個月小女生在家也是講他們的印度方言,所以當她想上廁所時,她用母語跟老師說她要上廁所,老師沒聽懂,於是她就尿 在褲子上了。老師因此跟她媽媽道歉,說Rahisha講了,只是她沒聽懂。她媽媽問她講什麼,她一講,她媽媽一副「哎呀,難怪!」的表情,因為她女兒講的 不是英文。

那次之後,小J才不再把他的同學說成瑞都,他沒多久上完課就跟我報告:「Rahisha今天沒來!」

真假「瑞都」之謎解開之後,我們走在停車場時,小J突然問我:「我們是什麼人?」我試圖跟他解釋這個複雜的問題,還沒說完,他就興高采烈地說:「我 也要當印度人!」喔,好吧,你成年後可以考慮移民到印度去,或許那時印度比現在發達許多,有很多工作機會。不過,至少現在,很多印度人可是很羨慕小J你可 以當美國人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1:12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4, 2011

性侵犯就在我家附近!

今年一月底,住在附近的朋友轉寄來一封信。這封信的標題是「□□(本城名)性侵犯」。轉寄者多半是本地的媽媽。最早的信件是去年十二月初寄出的,我顯然在本地的資訊末流,快兩個月後才接到這封信。那封信經過多次轉寄,好幾個轉寄者都加上他們的意見,於是這封信非常長。

這封信提到一位有名有姓的性侵犯,就住在我家附近的超市對面。信件中,有好幾個媽媽指出,這名性侵犯曾跟她們近距離接觸,有位媽媽甚至提到,他曾跟 她的小孩講話,讓她差點嚇死。其他人則指出,他出沒的地點就在這一帶的超市、星巴克等地,都是這一帶媽媽會活動的地區,所以信件末尾附上此人的照片。

他的照片哪裡來?並不是任何一個轉寄者拍的(我想沒有人有膽吧,而且碰到他時,媽媽們大概都忙著在心裡盤算要怎要帶小孩快速逃離此人),而是加州法務部「美根法律 – 性犯罪登記者的資料」(Megan's Law)網站公布的。

Megan's Law是因為1994年,一名年僅七歲的紐澤西州女童Megan Kanka慘遭住家附近的三十三歲性侵犯Jesse Timmendequas強暴並謀殺,傷心欲絕的女童家長,於是推動這個法律案,使得性侵犯的個人資料必須公布,當他們搬家時,必須通知當地警察,使得社 區知道此號人物的存在。

在加州的美根法律網站,可以查到性侵犯的姓名、照片、地址和罪名。別以為我們家有兩個兒子就不必關心這種事,我隨手一點,就看到其中一個的性侵對象是男性。這世界上多的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人,有時妳根本無法預期有些人可以兇殘到什麼程度。

我查到的結果,本城有二十名性侵犯(抖),值得慶幸的是,多數都不在這一帶。去年公婆準備搬來本地時,他們曾看中一戶房子,但是某人一查,發現那一帶有好幾個性侵犯,我們立刻放棄考慮那一戶。

為什麼寫這篇?是因為這兩天台灣媒體密集一起國中女生慘遭性侵累犯性侵殺害的事件,以及一名十六歲少女被社區老人強暴懷孕的事件。自從生了小孩之 後,我非常討厭看這種新聞,有時光看標題,就覺得想吐,偏偏台灣這種噁心新聞特別多,好像三天兩頭就會在新聞網站首頁看到各種形式的虐童新聞。

針對性侵犯公布資料的呼聲,內政部長江宜樺表示要再討論,因為涉及受刑人的更生人權(說得更白話一點,就是有人想重新做人時,社會可能因為他的犯罪資料被公布,而讓他無法重新做個正常人)。Megan's Law在 美國並不是沒有爭議,但是就像轉寄信一名媽媽寫的:"We can never be too careful when it comes to our kids!" 我贊成Megan's Law,因為當一個成年人犯錯時,他本來就該花更多的努力,來證明他真的不會再犯了。當一個人曾化身為狼時,我們應該讓羊群知道狼來了,而這並不妨礙狼自由行走的權利。我們不該讓狼披著一層羊皮在江湖上行走,使得其他無辜的羊繼續受害。

 

由 debby 發表於 01:22 PM | 迴響 (2) | 引用

March 18, 2011

沒必要的陪睡堅持

小J大概四個月時,可以從晚上七點左右,一路睡到清晨四點。我在他房間睡到他七個月大,確認他不用吃夜奶了,就搬回主臥室去。小P比較麻煩,他一直都在吃夜奶,晚上睡覺習慣不太好,一直到六個月大,他才勉強能一次睡六小時,清晨頻繁起來,睡得很不好。

某人幾個月前跟我說,小P已經夠大了,我不必陪他睡,可以搬回主臥室,等聽到小P哭再去餵奶。可是我覺得這樣太累了,因為我很難再次入睡,如果醒來要走一段路才能餵奶,餵完奶還要走一段路才能睡覺,那我是不可能睡著的。所以我在小P房裡睡了九個多月。

直到上週末左右,有晚我洗小孩的食具洗到一半,突然一陣反胃,吐了一堆食物,之後很虛弱,覺得快要昏倒,我想我那晚一定要好好睡覺,沒辦法起來餵奶了,所以就回主臥室昏倒了。那晚睡得很不好,但是我沒聽到小P的哭聲,倒是聽到小J的叫聲(他那幾個晚上半夜常大叫)。

第二個晚上,我還是很虛弱,繼續睡主臥室。那個晚上,我也沒聽到小P哭。一直到清晨七八點,他才出聲,我因此進去餵奶。

接連幾天都是如此,我便想問自己,之前他半夜頻頻起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早該離開他的房間,讓他自己睡了。

我想了想,覺得之前他睡不好,都是被我吵的。我進去準備就寢前,都會把他聽的白噪音調小聲,不管我多麼循序漸進地減低音量,他都會察覺到變化,因此醒來。他就算沒因為白噪音變化而醒來,也會被我翻身、移動被子的聲音吵醒。嬰兒有時比我們想的還要敏感。幾個月前,有回我過累,或者因為乳腺炎,倒在床上想睡,某人在一旁哄小P睡覺。某人就跟我說,小P被我的被子聲嚇到。小J到兩歲多,也常因為我半夜把他的電風扇關掉而醒來。可是小J的房間西曬嚴重,夜裡降溫降得很快,往往比他入睡時少個好幾度,我覺得非關電扇不可,不然到清晨,他就會太冷。偏偏我一關電扇,他就醒。有一陣子,我因此不知道該不該進他房間關電扇。

小P因此總是在我進房間之後醒來。偏偏我這幾個月奶量減少,又以為他會睡久一點,有時我入睡前會先汲奶,因此根本沒法餵他吃奶吃到睡著。我一個晚上因此跟他搏鬥,換尿布、餵奶、抱著他睡……偏偏他不見得領情,睡在我旁邊他也不舒服,弄得他睡不好,我也睡不好。小P出生後,我覺得我進入我出生以來最辛苦的人生階段,因為一天睡不了幾小時,睡眠品質極差。我每次帶他去檢查,都要跟小兒科醫生說他晚上睡得不好。醫生總說,如果真的不行,就讓他哭。分房之後,證明他其實可以睡得好,也不會哭。

這週母子分房睡,他睡得好,我也睡得好。回頭想想,我之前到底在堅持什麼?早該讓他自己睡的!

由 debby 發表於 10:05 PM | 迴響 (1)

March 13, 2011

上學第一週

本來應該先寫最後一篇關於找學校的,可是最近實在太忙太累,這幾天又生病了,還是先稍微記一下小J第一週上課的狀況好了。

上課前,我們教他講關於大小便、喝水的英文,不過,要他重複時,他都不肯說。某人覺得小J應該會了,只是他現在喜歡唱反調,故意不講。正好那幾天發生一件事,證實某人的想法。有回我拿了有小J名字的產品,跟他說上面有他的名字,他就問我「上面是不是寫○○○(他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都沒漏)?」我說他很棒,一點都沒錯,問他是誰教的?他笑咪咪地說:「媽媽!」如果是我的話,那至少是一兩週前的事,而且我頂多跟他講兩三遍而已。好吧,看樣子他應該會講,去上學看看吧!

因為小J單飛班的課到月中才結束,所以前兩週只讓他去兩天,之後才改成一週五天。

第一天,我抱著小P送小J去上學。我們到置物櫃放了午餐包(裝了一瓶鋁箔包果汁、一瓶水和一點餅乾)和外套,我到園長辦公室門口簽到,然後把小J帶到操場,跟他說掰掰。回家之後,我送累壞的小P去睡覺,然後我在電腦前心神不寧,因為以為學校會打電話來要我把小J接回家。我聽過很多小孩第一天上學,都因為哭鬧太嚴重,而早退。不過,我一直等到十二點都沒等到電話,於是十二點多,趕緊把小P弄上車,就去接小J了。

到了教室,老師在門口跟我打招呼,小J則站在教室中央看同學玩。我問老師,小J狀況如何?她問我,他是第一次上學嗎?我說是啊,老師說他不錯啊,他自己跟老師說要小便一次,也沒有哭。雖然沒有跟同學玩,他只是站在一旁看。

還沒回到家,小J就跟我說他不想上學。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喜歡葉子。我問他,是不是葉子沒了(這次去,操場上沒像之前那樣滿地落葉),沒得撿?他說是。而且他覺得時間太長了。這也難怪。他之前頂多上一個半小時的課,這次一待就是三個半小時,時間的確長很多。晚上他還跟某人說,他在教室沒有眼淚地哭。我們聽了無言以對。

他那天沒吃中餐,因為在學校吃太多點心了。他在十點吃了一次學校準備的,在十二點吃了一次我準備的。之後他就沒食慾了。所以照園長說的,若想讓他回家吃中餐的話,就讓他帶點餅乾吃,可能有點失策。可是不讓他帶餅乾要帶什麼?我還沒有主意。平常我不會讓他在早上吃點心,只有下午才讓他吃點水果、自製果汁,頂多一點餅乾。可是上學期間,我只能讓他跟隨學校的作息了。他上單飛班時,有時老師看他帶的點心少,經常主動幫他「補充」,所以回家後,他也常說吃不下飯,讓我很困擾。

第二天上學前,小J叮嚀我不要太晚去接他。我第一天不到十二點半就到了,沒有特別晚啊。而且家長遲到了,每五分鐘就會被罰五美元。我可不想被罰錢。後來再看一次資料,原來十二點十五分就可以接人了。

這次上學前花了特別長的時間,小J出門前扭捏著不肯上廁所,好不容易去了,又把襪子脫掉。我幫小P穿好衣服,問小J襪子呢?他說不知道。最後我看到壁爐附近躺著兩隻花色略微不同的襪子(後來發現他最近喜歡故意穿不同花色的襪子)),那是某人一大早幫他穿的襪子嗎?時間緊迫,雖然襪子不太對,我還是讓他穿上,匆忙帶他出門。這次因為時間太晚,他沒在操場玩到,只能直接排隊進教室了。

中午接他的時候,老師說他上過廁所兩次(小J說只有一次,我比較相信小孩的說法,因為這是他平常上廁所的次數。老師要照顧那麼多小孩,大概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中餐時間前曾一副很難過的樣子。

這次小J在角落玩布偶,他身邊有幾個同學,大家各玩各的。我叫小J名字時,有個女生看我一眼,又回頭看小J,之後我要小J跟同學道別,也只有她有反應。不過我和某人都跟小J說已經不錯了,因為他才去兩天啊。

小J在車上跟我說,他今天哭了,因為以為我不會去接他。啊,怎麼可能?我想他還是很不適應上半天。小J後來說他只想去上單飛班。可是單飛班的設計是只到三歲半,他已經超過三歲半了,不能天長地久地待在那啊。

我後來去問單飛班的老師,她說小孩一開始上學最好上兩天三小時的,不要上全天。這裡很多學校只上半天的。附近的社區活動中心只上兩個半小時,是因為沒有戶外活動時間。因為放學後,家長都會帶小孩在公園玩(社區活動中心在公園裡),所以老師乾脆取消戶外活動時間。她還說花長一點時間讓小孩適應不同的上學型態比較好。所以第三週讓小J上五天,他可能會受不了。可是他一直待在家搗蛋,我也沒辦法(哭)。

由 debby 發表於 09:38 PM | 迴響 (2)

March 02, 2011

找學校(四)

接下來看的這間學校雖在一間半山腰的教堂底部,但是難得地跟宗教無涉。我用Google查了一下,我們這個小城的教堂至少有十來個,這不包括其他跟基督教有關的聚會所。如果每間教堂都附有一所幼稚園,那這一帶的宗教學校真的很驚人。

我們在細雨中抵達這個學校。這是我在這一帶見到地理條件最不好的學校。因為他們租用教堂底部,偏偏教堂在半山腰,所以教室的一面面對停車場,另一面對著一小塊後院,園長說那是小操場。從小操場旁的走廊往下走幾個階梯,才到大操場。想到小孩很容易推擠,我覺得這裡不太讓我放心。我念小學時,有回遠遠地看到我那個念小學附屬幼稚園大班的弟弟和其他同學排成一列走出來,不知道是哪個小朋友往前一推,或者他不小心滑跤,結果一排的小孩就像骨牌一樣一個接一個倒下去。我走著那幾個水泥台階時,心想,要是走路常不太看路的小J在走下階梯也在不經意中被同學不小心推一把而摔下去,我會很後悔把他送來這。園長說,他們會叫小朋友扶著欄杆慢慢走下去,沒問題的。

走下去一看,大操場真的很不錯,目前名列我的第一名。小J也很愛。

很愛的原因是,這個大操場最接近自然。沙坑很大片,周圍有樹,沒有沙坑的地面鋪著稻草。一端有個涼亭。沙坑上有三個小房子,兩個是塑膠材質,一個是小木屋,都很新,因為這間學校是兩年前成立的。最重要的是,這一帶今天收垃圾,小J看小房子的時候,對街正好有垃圾車經過。我們家的垃圾車迷因此站在那看垃圾車,看到垃圾車走了還不肯走,甚至哭叫著要我陪他,讓我沒法問老師問題。我於是跟某人說,他來這可能會有不肯進教室的問題。大概是場地很大,小孩跑來跑去,非常開心。某人和我都認為這裡的小孩看來最快樂。

我們進教室參觀時,有個看似華人的黑髮黃皮膚小男生跑過來,拿著一個金色塑膠硬幣要給小J,感覺滿友善的。這是我們看好幾個學校後,第一次有小孩主動親近小J。之前看的第四間長老會學校雖然許多條件都不錯,但是小孩看來已經形成一個團體自得其樂,對我們不太注意(即使至少有兩個女生曾經跟小J一起上過單飛班),小J現在去的話,恐怕打不進既有的團體,可能沒有小孩會跟他玩。這裡的種族比例也比較好,不像第二和第四間都太「白」了。

我們跟園長提到小J不會說英文後,她便要我們送小J上學時,告訴老師有關上廁所、喝水等基本需求的中文怎麼講,她說她們有只說德語、印度語、西班牙文和中文的小孩,老師因此學了不同語言。她甚至提到一個四歲半的中國小女生安吉,當初來的時候,也不會英文,安吉的爸爸因此製作一張圖表,上面有基本需求的圖片,老師就可以拿著圖片問安吉要不要上廁所等。現在安吉已經不需要那張圖表了。在長老會學校時,園長也問過我們小便的中文怎麼講,她說她們學了好幾種語言,下次我們可以教他們中文。

這裡的師生比還不錯。那間大教室有兩個班,一個班是兩個老師帶十六個學生,小J去的話會是這一班的學生。另一班年紀較小,三個老師帶十八個學生。他們另外還有一間小教室,給額外花錢上法文、識字課的學生,他們甚至有額外花錢上的烹飪及瑜珈課。園長說,出生到八歲是學語言的黃金期,超過這階段,要學語言就比較難了。或許真的如此,我大一那年學了一整年的法文,現在只記得非常基本的一些單字而已。不過,我很納悶,為何不開西語班?那對加州小孩來說,會比較實用。小J也會想去上。

這間學校是家族企業。創辦人是園長的媽媽。園長說她有十年幼教經驗,而她今年才三十二歲。他們家在附近W城還有另一間學校(這或許是他們有法語班的緣故,W城有錢人多,那邊好幾間私立幼稚園都有法語班)。這裡有三成的學生家長在某公司工作,所以只要家長是某公司員工,學費一律九折。而且他們在七月也會跟某公司一樣放一整個禮拜的假,聽來跟某公司真是關係密切。園長說,某公司的附屬幼兒園額滿時,他們會介紹員工把小孩送到這。難怪。某公司真是支撐本地經濟的一大命脈啊!要是某公司垮了,這個城大概也窮途末路了。

這間學校還有一點讓我覺得不錯的,是他們的時間安排比較好。小J喜歡的信義宗學校下午幾乎都在午睡中度過,因為他們安排的午睡時間長達三小時。可是三、四歲小孩其實快到不需要午睡的年紀,睡那麼長只是延後晚上睡覺的時間。我想這是老師有點偷懶的安排。雖然他們說小孩不睡也可以,只是要安靜地玩。想到小J經常在弟弟睡覺時故意尖叫,我一點都沒把握他在學校會守規矩(當然,這很難講,小孩在學校和家裡的表現是不一樣的)。這裡的午睡時間只有一小時,好多了。而且他們除了全天班和半天班之外,還有中間的選擇,是下午三點下課。我會傾向選這個。但是園長說,他們現在只剩星期二、四的名額了,三到五天的名額最快要到夏天有學生離開時才有。偏偏我就是想送三到五天,看來只好暫時放棄了。

臨走前,我突然想到還沒看到他們的廁所。趕緊跟園長去看一下。因為這裡是租用教堂空間,所以沒有兒童尺寸的馬桶和水槽,他們在一般的馬桶和水槽(有點舊)下加個塑膠椅子,方便兒童使用。稍早在操場時,小J突然說要上廁所,那時園長帶我們去她的辦公室隔壁那間廁所,顯然是她使用,所以當時我得把小J抱上去,為了怕他的小屁股下陷,我在他前面抱著他的身體。事後小J抱怨這間學校的理由,就是馬桶不好,他尿不出來!

看完這間學校之後,我又問小J最喜歡哪間學校,他說是這間。可是後來某人問,他居然說不喜歡。再問他想去哪間,他還是說要去信義宗那間。好吧,那就先送他去他喜歡的,如果不行,就等到秋天時換一個學校吧!

之後便打電話給信義宗的園長,她又請病假。這是我第二次碰到她請病假。那天就在忐忑不安中度過,因為不知道最後一個名額是不是沒了。某人說,如果沒名額了,那就是天意,就讓他去長老會學校吧!

隔天總算跟園長聯絡上,她說沒問題,小J下週二就可以去上課了,要我帶小J再去一趟,讓他跟老師講一下話,然後拿文件回來填。我特別跟園長說,小J很喜歡她,可是她快生產了,所以我們想知道她的產假多久,她會不會回來。她說她的預產期在五週後,她的產假是三個月,所以夏天就會回來。代理她的是另一個老師,園裡的情況不會有太大變化,她請假時還是會在家幫忙處理一些事情(就是她會遙控園裡的狀況吧!)。

我們到了之後,我跟園長講話時,她指示將代理她工作的老師拿泡泡水出來陪小J玩一下,我心想,原來這是她的一百零一招嗎?難怪單飛班的老師說看學校要看三次,免得感覺有變化。

見過老師之後,我們再去看一次教室。我想起上次忘了看廁所,因此說要看一下。這裡也是一般尺寸的馬桶和水槽,地上加個塑膠凳子。我有點遲疑地說,小J會怕掉進去。園長說,不會吧,這裡的小孩都沒這問題,連兩歲半的也都用得好好的。我又問,我能不能跟老師說上廁所、喝水的中文,這樣老師就可以問小J,因為這裡不像小J的單飛班,有集體帶隊去廁所的時間。沒想到,園長斷然拒絕,她說,她們要學德語、西語等,實在太多了,要我們教小J講英文。她說她們有不會英文的韓國女生,也會講pee pee、poo poo等。我覺得不太高興,那為何妳們就可以學其他語言?但我沒有問,畢竟已經把125美金的註冊費給她,小J就要來了。倒是某人在電話裡聽了這情形,就說那放棄註冊費,不要去這間學校了。

我後來想一想,小J遲早都要適應一般尺寸的廁所,也遲早要講英文,他也快四歲了,教他適應這個大環境,是該做的事。兒童尺寸的馬桶、會說中文的老師,對他來說當然比較友善,可是他遲早要進入過渡期。而且他選了這學校,這也是目前唯一有三到五天,甚至全天選擇的學校,就先讓他去吧!我想,最不濟就是今年秋天讓他轉學。

需要再一提的是吸引小J來這所學校的原因。這回小J又跑到他喜歡的小房子去看。一進去,他就說:「咦,葉子怎麼都沒了?」我說,大概被清掉了吧!我終於知道他說的葉子是怎麼一回事了,那是學校外面的葉子,因為風大而吹進來的。我記得沒錯,這裡沒有樹。園長要我們去教室看一下時,小J還想待在小房子裡,她說:「快點來!學校要關囉!」因為這次某人沒有來,沒有人在戶外看著小J,所以我只好把心不甘情不願的小J帶進教室去看一下。現在我不敢再問他還喜不喜歡這個學校了。

單飛班老師知道他即將去上學之後,有點詫異,因為她本來以為小J還要上至少一期她的課,到秋天才入學。她說,現在的小孩已經形成一個團體了,照小J的個性,以及他的語言能力,很難跟別人玩。先讓他試一個月,如果真的不行,他可以再回去上單飛班。好吧,那就先觀察一個月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0:56 PM | 迴響 (0)

March 01, 2011

找學校(三)

第三間是離我們家最近的信義宗的學前班。園長挺著大肚子出來見我們。她說她有十五年的幼教經驗,肚裡卻是第一胎,她的年紀應該不小了。雖然她說她請產假時,會有人來代理她的工作,可是我們事後想來仍有點擔心,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園裡一陣混亂,因為這是我們看了四間學校之後,小J最喜歡的一間。

跟安息日會學校很不一樣,這間學校的人種分佈比較多,有白人、華人和印度人。有位資深的老師還是廣東人,所以園長說,之前有不會說英文的廣東小孩來上課時,那位老師可以居中擔任翻譯的工作。只是她不太會說國語,不太能幫小J了。

雖說每個園長擔負招生的工作,在家長面前都會秀一手,可是不同的園長還是有不同的本領。這個園長不像其他的只顧跟我們講話,她跟我們講到一半,從辦公室拿出一瓶泡泡,吹了幾個泡泡出來,要小J跟她說bubble,小J便很開心地說了。她後來把泡泡戳破,要小J說pop,小J也照樣說了。她示範給我們看,如何教不會說英文的小孩說英文。其實她的理論以前小J單飛班的老師也跟我說過,只是小J這幾個月來的英語進展仍有限,我們只能猜測是他上課時間太短。

這裡的教室感覺比較擁擠一點,玩具倒是很多,只是比較舊,沒有安息日會的新。園長帶我們進教室參觀時,她要小J去開湯瑪士火車軌道底下的抽屜,拿出一個湯瑪士火車頭,然後要小J說Thomsa,小J又笑著重複。我們事後回想,或許因為這是唯一有人跟他有互動的幼稚園,所以他看完三所之後,便說要來這間。

小J很喜歡這個學校的操場,因為中間有個小房子,他一直很喜歡這種戶外的大型玩具,如今有個就在眼前,所以他一度在那流連,不肯跟著我們去參觀。這後來也變成他指明要去上課的理由。

這間學校有半天和全天班。就算上半天班,學生仍在學校吃完中餐才回家(好像每間半天班都如此),因為用餐時間是重要的社交時間。我聽了很苦惱,如果來這我就要進入準備便當的夢魘了。可是園長說,我可以幫他準備餅乾,等他回家再讓他吃真正的中餐。那聽來就像他去上單飛班的狀況一樣,因為小J在單飛班也是十二點吃點心,有時吃太多就會誤餐。

看完這間後,我們本來決定就要讓小J去了,因為園長說只剩一個名額。這裡的師生比比較高,兩個老師帶十六個小孩。可是某人要我先問單飛班老師的意見。得到的回覆是,這間不錯,但是她更推薦另一個信義宗教會學校,以及一所長老會學校。

我之前問過另一所信義宗學校,他們現在只剩星期二、四的兩天班有名額,我們便決定先去看長老會學校。這一看,果然看到至今看到條件最好的學校。

這間長老會學校規模跟信義宗教會學校差不多,但是教室比較明亮。他們不以年齡分班,而是以上課天數分班。兩天班的人數最少,因為小J怕羞,所以園長建議從兩天班的開始試。最讓我驚喜的是,我們一進教室,我就認出兩個以前跟小J一起上課的女生,園長說,單飛班的老師送了好多小朋友來這裡。我低頭看,小J卻毫無興奮之情。

園長經驗五年,老師經驗更長,最高有十七年的,而且流動率低。缺點則是這間學校太「白」,種族多元性遠遜於信義宗學校。另一個缺點則是他們只有半天班,如果我們想讓小J待久一點,沒有全天班的選擇。

我們在教室時,一名老師也過來稍微聊了一下。她聽到我說小J都和小朋友保持距離,她便說有些小孩是觀察者。以前單飛班的老師也說過。這論點立刻收服某人的心,因為他們不覺得這是小孩有問題,而是小孩的個性使然。

操場滿大的,有比較大型的溜滑梯。除了第一個連鎖幼稚園,第二和第三個都沒有溜滑梯。這裡也有塑膠小房子,還有很大片的沙坑區,以及一點點的花圃。我以為小J會很喜歡,沒想到,出乎我們意料之外,這是唯一一間他說不想去的。我們問他原因何在?他說前一間有小房子,而且葉子比較多。可是這間也有小房子啊!至於葉子,我沒注意到,我的印象是信義宗學校的操場全是人工的,沒有樹啊!

我們現在於是很苦惱,到底該送他去哪一間?我們甚至還出動銅板,銅板說去信義宗那間。可是我們理性的選擇是去長老會那邊。我本來想兩邊都送,可是這樣做不划算(送信義宗學校五天最便宜),而且應該沒有人這樣做的,有礙小孩交朋友及融入團體。某人要我決定,我便決定先讓小J去長老會那邊,至少一個月吧。某人很怕小J心理受傷,畢竟他說過他不想去。我們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同班過的同學讓他不想去,因為他講出來的理由很孩子氣,沒講出來的我們不曉得。真是苦惱。

這兩天因為都是教會學校,吃飯前都要禱告,每週都有一次以上的聖經時間。後者的宗教時間似乎又比前者長一些。

明天和大後天繼續看兩間學校,不知道小J還會不會對別的學校心動?

由 debby 發表於 10:17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