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03

辦公室有老鼠!

昨晚在角落看到一根雞腿骨頭,跑出去問這邊是否有人養狗,因為覺得小狗才會把骨頭塞到角落。

沒想到,他們說是老鼠弄來的!

剛剛大姐還說老鼠專家來看過,循線放了誘餌,但是完全沒用!
以前我背後的櫃子還死了老鼠,臭了一段時間才被發現:︴

然後還有人說,有人的抽屜都不用,有一天一開,裡頭是一窩剛生下的老鼠,還有死掉的!!!(暈倒)而且我的抽屜就是沒用的那種!

真是太恐怖了,雞皮疙瘩掉滿地(暈眩中)。

由 debby 發表於 05:45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28, 2003

告別的童年 東方出版社門市部Bye Bye

這是延遲的告別,因為東方出版社門市部已經於上個月關門大吉,未來只專門從事出版童書和青少年書籍的工作。

雖然已經十幾年沒去重慶南路上的東方出版社,但我會記得,那是童年時期,我最愛去的地方。經常假日就和弟弟窩在東方出版社大半天,對隔一條街的金石堂則興趣缺缺,即使都是書店。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去金石堂買書的。

還有之前也悄悄關閉的光復書局,老闆因為被綁架而登上社會新聞版面,才讓光復書局關門的消息浮上台面。我第一件想到的事,是小學一年級月考前三名,都會領到光復書局的兩百元圖書禮券。我第一次光顧,就是用圖書禮券買書的。而光復書局關閉後,一堆圖書禮券就形同廢紙,據說可達千萬元。直到後來李慶元反應,光復書局才說可換等值產品。光復版的小學教科書,也因此被停用,否則會造成老師和學生的困擾。

東方出版社則有誠意多了,關門前一個月舉辦感恩回饋,把一堆書,包括絕版書、舊版書,出清廉售。圖書禮券和貴賓卡照樣可以用。

這兩個事件發生後,讓出版業感到寒心。而我,則感覺童年的遠去,不再伸手可及。

由 debby 發表於 04:48 PM | 迴響 (7) | 引用

May 27, 2003

台北渴婚族 愛失禁

pon.jpg
一看到書名,我就興趣缺缺,真是反挫的標題。從小我就痛恨別人告訴我「女孩子應該……」,長大之後,更痛恨別人說「妳這樣……,會嫁不出去」之類的,聽來像恐嚇。雖然不會被嚇到,依舊對那種言語之後的乏味感冒及窒息。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為什麼還會聽到這種話?於是覺得看到「渴婚族」這三字,更覺不可思議,不懂為何五年級的女人要把自己包裝成傳統女性,把婚姻當最終歸宿。這些是看到書名時的想法。

若非因為這是書桌上一堆待讀的新書中最簡單易讀的,大概也不會在看太悶的書時,拿來隨手翻完吧。看到最後,竟覺得在看人二雄的「愛失禁」四格漫畫的文字版。最後一格都是令人悵然的結局,讓人大嘆不如歸去,也難怪彭蕙仙會在後記開門見山地說「突然之間,身邊的好友都不再追逐婚姻,甚至愛情了;包括我自己在內。」

似乎在中時晚報或什麼地方看過部分文章,因為印象中曾在中時晚報週末的男女版看過「李海」這個筆名,也就是彭蕙仙的筆名。但是這類的文章,太過虛幻飄渺,於是看過即忘。整本書只會讓人對一件事印象深刻:每篇都是寫「我的朋友」。這本書有58篇,即使不全是彭蕙仙的朋友(彭在序拒絕說明這些朋友的真實性),也好歹是她所看到的女性群像。諸如過35、40未婚,離婚又等待愛情,同居多年卻心不在焉……

書中主要描寫的是30到40歲,主要是35到40歲女人的感情生活。對於離30歲還有段距離的我來說,看這種書,像是窺探另一種人的生活。未必會是我們這些人的未來,畢竟世代差異、個體差異太大。但總有些共同的無奈,那是出自於千年不變的父權體制遺毒。好比其中一篇提到當記者的女性找不到可以交往的對象,男人總嫌她們工作時間不固定,不能照顧家庭,卻又不希望妻子沒有工作(也是自私的男人吧)。讓我想起已經當記者多年的手帕交,前不久才跟我抱怨,說男人嫌她當記者「閱歷太多」讓人卻步(想掌控卻又懦弱的男人?)。對我們這些不斷追求自我進步的女性來說,這種事情除了不可思議(這年頭還有這種死腦筋的男人!),或許也帶幾分無奈(真是進步緩慢的社會),但或者到後來就無所謂了,如同故事的主角回以:「除了採訪新聞,我沒別的本事耶,尤其是沒有做你老婆的天分哩。」更何況,聰明的女人對找樂子都滿行的。

或許內容也未必真的反挫,因為還是鼓勵女性活出自己的顏色,不要為了愛情放棄自我:「她為這段愛情減肥十二公斤,學會了怎樣做冰糖醬鴨……保留這些戰果很好,但,其他的,就不重要了。我的朋友決定越獄了。」只是,若只是追求這樣的目標,這本書又是雞肋了,因為還有更多更豐富的書說同一件事。

對我們這些六年級生來說,看這種書可以學的,大概是一些閱歷,尤其是識人之明。好比其中提到怎麼判斷自私的男人(夫妻蜜月住到沒有牙膏的飯店,丈夫去借牙膏,竟然只借自己要用的),以及賞味期限短暫的人。

這本書最讓我受不了的一點,大概是這位資深新聞工作者,竟然用了一堆形同注音文的注音語助詞吧。好比「ㄇ」、「ㄌㄟ」、「ㄋ」之類的,真恨不得把它們通通挑掉。


《台北渴婚族》
彭蕙仙 著
聯合文學 出版
2003.3

由 debby 發表於 11:24 PM | 迴響 (2) | 引用

May 24, 2003

當網路文字變成書

因為一份十分聳動的新聞稿,我開始看《RO是仙境還只是傳說》這本書。還打聽了一下RO這個線上遊戲,一些人告訴我她們身邊的人多麼瘋狂,要我千萬別踏進去,會很浪費時間。而我,在看完這本書之後,的確覺得真是浪費時間。

老實說,才看了1/5,就知道這本書在賣什麼膏藥。雖說一般人以為線上遊戲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在玩的,這個四十幾歲的作者,算是相當特殊的狀況。但是看他動輒在書中賣弄一下歷史知識,標點又不會下,於是數度翻到書背,看著「定價220」的字樣發呆,納悶究竟有誰會花那麼多錢,去買一本品質如此低劣的書?

更何況,台灣每天都有一百多本新書,在品質不佳、價錢偏高的狀況下,這種書最後大概變成滯銷書,然後回收吧。更何況,這些內容網路上都看得到,會玩這個遊戲的人,也都知道如何上網,有固定的討論區,好歹知道哪裡看得到這些文章,不會玩這個遊戲的人對這本書也沒興趣,那誰要買一本拼命罵那家遊戲公司的書?

雖說網路和平面媒體一樣,都只是管道,但當要成就一本書,還是得符合基本的條件,才會讓人想去閱讀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2:35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18, 2003

黑鮪魚的滋味—容松

每天經過人來人往的東區,特別能感受這陣子疫情為大家帶來的心理壓力。

週末東區街頭該有的人潮,少了許多,感覺有些冷清。

突如其來地去吃黑鮪魚。據說昔日此時必定爆滿、一位難求的小店,也只有冷清的兩桌。

這家小店的位置有些偏遠,在新生高架橋旁,據說都是老客人會光顧。門面樸實,若非知情人,大概不會走進這家不顯眼的小店吧。

一走進店裡,我先看到吧台坐了個打扮有些怪裡怪氣的老先生,他的左邊有兩位打扮入時的女性,再過去是藝人黃仲昆,若非……(下刪十五字)。

我們點的東西不多,但道道都讓我覺得非常可口。

黑鮪魚不用說,新鮮度佳,切的部位兼具些許肥肉,入口宛如凝脂,但不覺腥味。

吃黑鮪魚不能不喝酒,尤其在SARS橫行時,邊喝還邊戲謔地說「消毒」。於是我們喝了用小瓶裝的燒酒,感覺頗有古意。酒好,微辣但不苦。熱酒另有一番滋味。

芝麻波菜是個意外的驚喜。原本要吃茼蒿菜的,但是店員說只有波菜。原本以為是加了芝麻醬的波菜,但端來一看,是經過特殊料理的波菜,不知道混了什麼白色的湯汁,然後灑上芝麻,沒有一般波菜的澀味。

還有「溫度蛋」。半生不熟、蛋黃看來還在蛋白裡滑動的蛋,混了柴魚等佐料煮的湯汁,帶有些許的甜味。據說蛋必須保持在攝氏70度去煮,否則蛋黃就會熟透,不能達到那樣的效果。

150元一份的烏龍麵值得大書特書。和雞湯一起煮的烏龍麵,口感潤滑細緻,香Q可口。而且混有切成細條的帶皮雞肉,應該是小母雞的肉吧,因為肉質相當嫩滑,加上有技巧地連皮一起煮,口感更佳。

寫到這,就不免想起考試時,有一題是「請用150字描述你所吃過最好吃的麵」。據說超過半數都用周星馳「食神」裡面的台詞:「怎麼辦,我怕再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麵了!」讓一堆閱卷的四、五年級生大嘆,這批六年級怎麼這麼沒創意啊!於是那樣回答的幾乎沒拿到分數。

驅車離去時,發現附近的一家俱樂部幾乎沒人。真是冷清的週末夜。

平日大舉出動的饕客,此時適合在家增加有關黑鮪魚的常識吧,好比瞭解一下高速的洋流是增加魚肉彈性的最佳功臣。這樣好歹不會再發生海生館買了一堆黑鮪魚,讓大批黑鮪魚死在水族箱裡的沒常識悲劇了。


榮松 台北市新生北路一段27號 2567-8835、2571-7854 週日定休

(不要問我價碼,不是我買單的 :b )

由 debby 發表於 02:16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17, 2003

瘟疫之城

台北從「首善之都」變成「疫區」。從此開始我在疫區的黑暗期,每天都得在辦公室戴口罩上班,戴到缺氧頭暈,雖然只是外科手術口罩而已。。。

辦公室為了防患未然,三不五時就有新措施。作為一個新進員工,感覺非常沒力。她們說我好可憐,對面坐了一個到處跑的大姊,要是有什麼,我將是頭號受害者。

對於這些,我只能無奈地畫個小丸子的線條臉。

過完這個夏天,大概就會變成這樣吧:

undermask.jpg

由 debby 發表於 04:01 PM | 迴響 (7) | 引用

May 12, 2003

記憶纏繞,種族歧視怨恨難平——《寵兒》

beloved.jpeg199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Toni Morrison,為當代美國重要的黑人作家,以關注種族枷鎖的小說而著稱。她的七本小說由於含有大量黑人慣用的語彙,因此以難譯著稱,之前只有《所羅門之歌》被譯成中文。《寵兒》在1987年於美國上市時,被認為是「美國文學史的里程碑」,其中由於帶有魔幻寫實筆法,更被認為是Morrison作品中最難懂的小說,也是她最成熟的作品。

《寵兒》的故事來自於七0年代的報導,在一八五一年時,一名女性黑奴帶著四個小孩逃走,當她的奴隸主人找到她時,為了不讓孩子面臨她所經歷過的痛苦生活,於是試圖殺死自己的子女,其中一名因此而死。這名母親下獄後,仍堅持自己是對的。這是一個聳人聽聞的故事,但其中含有許多種族奴隸制度的悲痛,Morrison據此發展成為《寵兒》,召喚那名被殺死的女嬰,並命名為「寵兒」,讓她成為纏繞在母親柴特屋中不去的鬼魂,18年後更以實體現身,由索求母愛而到虐待生母,把母親一點一滴地壓榨,連原本喜歡「寵兒」出現的妹妹丹佛都看不下去。《寵兒》展現的是奴隸制度下的黑人悲劇,其中沒有英雄,只有各種飽受苦難的小人物。

beloved2.jpg為了試圖營造黑奴在遭受各種不人道的待遇後,由精神創傷產生的語言斷續及記憶反覆或選擇性記憶,Morrison在《寵兒》中,選擇用倒敘法,並且不斷在過去和現在中來回,話語也顯得支離破碎,好比柴特被問到遭受主人「學校老師」的兩個姪子性侵害的過程時,她反覆說自己的奶水被搶走,因為兒女不能喝飽她的奶水,比她肉體遭受欺凌更嚴重。Morrison在小說中表示過,黑奴是被奪去語言的人,難以啟齒,喪失對自我的定義權。這本書的難讀,因此在於它鋪陳的時間長,讀者必須和主人翁一樣,經歷一連串難以忍受的鞭打、性侵害、歧視等種族歧視奴隸制度下的恐怖,體會其中衍生出來的痛苦、不堪、緊張和壓抑,甚至痛到可能也產生選擇性記憶,才會知道故事的結局。其中許多部分,更顯示精神虐待使得傷痛逾恆。年幼柴特當母親說可從她肋骨上的烙印辨認她的存在,而表示自己也要一個烙印時,慘遭母親打了一巴掌。而當她為了讓子女逃離奴隸的命運,而殺死「寵兒」十八年後,那個她以為自己殺死的女兒現身面前時,她不惜一切奉獻自己,希望獲得原諒,卻只是繼續飽受折磨。那個鬼魂讓她和其他人看見的是她們不曾消失的記憶。《寵兒》用鬼故事讓世人知道種族歧視的可怕,那種創傷,永世不會消除,會隨著一代一代的繁衍,而持續記憶。

beloved3.jpeg《寵兒》描述了許多黑奴的遭遇,好比把黑奴當作動物來使喚、因為吃主人的小豬而遭毒打、眼見自己妻子被主人侵佔或欺凌的黑奴發瘋或差點走上歧路、想要逃走的黑奴慘遭射殺或燒死、因為丈夫和子女難以長久留在身邊而不敢愛、老黑奴由於過去遭受過多限制,於是自由後著迷於各種繽紛的色彩等。書中更有許多諷刺寫法,好比奴隸莊園的名稱是「甜蜜之家」;柴特殺死女兒後,為了在墓碑上刻上「寵兒」的名字,只得用性交易去交換。Morrison在戲劇性氣氛的營造上,可說是相當成功。

從詳細的譯序、人物表和跋,可看書本書譯者的專業和用心,甚至唯恐讀者看不懂,最後還把故事按時間次序簡述一次。譯者願意耗費那麼大的力氣,在教職工作之外,翻譯這本重量級著作,值得中文世界讀者的尊敬。

由 debby 發表於 12:55 PM | 迴響 (4) | 引用

May 04, 2003

金華麵店的最後一批客人

從cozy回家的路上,小車騎一騎,突然就不動了。好在騎不太遠,也不是在什麼偏遠的地方壞掉,所以gugod和Jedi好心地幫我牽車到金華街和金山南路的車行(師大的學生真可憐,附近竟然沒有機車行)去修車。原本擔心車行因為週日沒開,看到招牌亮著時,鬆了一口氣。

車行的人檢查一下,說是化油器壞了,全新的要5500(!),真是令人吒舌,只好以不到一半的價格,請車行幫我換一個中古的,不然就回不了家,而且要再跑那麼遠,實在很麻煩。因為修車要一小時,就近去有名的金華麵店吃晚餐。

金華麵店不大,小小的店面,接近八點,卻依舊好多客人。店外有機車和計程車暫停,據說很多計程車司機、藝人、黑社會兄弟都會來這裡吃。於是拍照時,閃光燈讓一些人回頭看怎麼一回事,Jedi便說要小心。

store1.JPG

上次去計程車司機去的好吃麵店,是在台北大學(前中興大學)附近,店面一樣小小擠擠的。於是想到以前有人說,到陌生的地方,想找好吃的店,就去找人最多的地方,而計程車司機會去的地方,也算是一個指標。即使這些店都不太起眼,更談不上有好看的裝潢。但是,東西都是好吃便宜又實在。

store2.JPG

連之後付帳時,拍了門牌,老闆娘都忍不住問我們在拍什麼。我說要拍門牌,讓人找得到。老闆娘馬上指著Gugod和Jedi說他們都常來啊,把這兩位人士嚇了一跳。看來生意人的本領之一就是很會認人。

store3.JPG

看到了嗎?地址是「金華街135號之2」。

由於我們是快八點時上門,所以差不多是最後一批客人。據說平常日是從清晨六點開到凌晨一點,但過年前的週日也會開到凌晨一點。聽來真令人驚奇,這家店的老闆不知道一天休息多久,工作如此賣命。

由 debby 發表於 08:40 PM | 迴響 (3) | 引用

竹東自然生態之旅寫真

勞動節去尖筆山,剛好碰到新竹的油桐花季。道路的兩旁都是白花花的油桐花,花落下時,宛如五月雪。賞心悅目,而且不感寒冷。只是,車子經過時,需小心打滑。

我們借宿的鐵皮屋前,有棵非常壯碩的油桐樹。早上起來在屋前觀看自然美景,見到油桐花落下,於是撿了幾朵來拍照。

flowers.JPG

陰影處剛好是樹枝搖晃造成的,特別有味道。旁邊的紅色小草莓是野生的蛇莓。

gugod媽媽照顧了許多花朵,處處可見不同種類的花兒盛開。

flowers2.JPG

其實不只是油桐樹,gugod家後院的池塘,也頗得我歡心。除了池邊有樹有花有草,晚上有青蛙大合唱,白天還有豆娘集體婚禮,這真是荷爾蒙旺盛的季節啊。

poolwedding.jpg

圈起來黃色的點就是豆娘,可惜相機近拍功能差,拍不出來。不然,可以看出池子上至少有十幾對豆娘在交配。

pool2.JPG

圈起來的部分,是顏色嫩綠的樹蛙。牠可以從早上六點,睡到傍晚,然後晚上開始活動。池塘裡有好多黑色的蝌蚪,原本以為是青蛙的蝌蚪,但gugod媽媽說是癩蝦蟆,頓時興趣缺缺。

frog.jpg

還有到處可以摘食的桃子。吃了一顆頭尾都被小鳥咬過的,有人說這樣特別甜,才有鳥來吃。洗過後咬幾口,的確味道不錯。

peach.JPG

野外的昆蟲好多,不斷有瓢蟲飛到我的頭髮上,本以為是小時候常見的紅色瓢蟲,但後來才發現是體型更大的黃色瓢蟲。

bug.JPG

另外還看到一隻蜥蜴,在我們面前表演一口吃掉小蚱蜢的謀生技能,但是沒拍到他一口吞掉小蟲的畫面,於是只好貼牠凝視小蟲的樣子。

siiy1.jpg

這是我們晚上住的鐵皮屋,位於「三樓」(山上的第三層)。屋內有可容納二十人左右的大通舖,由於人少,可佔據一角各自打滾。

house.JPG

由 debby 發表於 05:52 PM | 迴響 (0) | 引用

「大有可為」的廣告

adhouse1.jpg前天去gugod家附近的十一街麵館(clkao說是新竹最好吃的,「新竹的食物很難吃,連新竹的啃得雞都特別難吃」)吃中餐的路上,看到沿路都是房子廣告。因為台大即將在竹北蓋分校,於是附近大興土木。在眾多的房子廣告中,「大有可為」算是最有趣的。

我最先看到的是這個笑臉廣告,因為在車子裡,所以取景不易,中間被電線桿切到。

笑臉嬰兒開心地說:「我家買在大有可為,很快樂!」
laughad.jpg

之後看到這個哭臉廣告,數量比前者少,由於車速更快,於是拍照不易,畫面被切得更慘。

哭臉嬰兒說:「若沒住在大有可為,會想哭!」
cryad2.jpg

有些感慨,最近好多廣告都用小孩作主角,根本就是剝削兒童嘛。
如果嬰兒從那麼小就有這種分別心,那還真是可怕,被物化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由 debby 發表於 05:19 PM | 迴響 (4) | 引用

May 03, 2003

幽默中有深情——我的鸚鵡老大

parrot.jpeg 打從一開始,《我的鸚鵡老大》(The Parrots Who Owns Me)就讓人瞠目結舌。會向女主人求愛的鸚鵡?甚至把女主人的老公趕跑,這隻叫「啼可」的鸚鵡,究竟是太可愛還是太奇怪?除了會說話,這本書告訴讀者更多鸚鵡的習性,令人大開眼界。

Joanna Burger以輕鬆又有深度的筆法,在述說她養過及接觸過的鸚鵡外,也娓娓道來不同種類的鳥故事。畢竟這位鳥類學家的生活與鳥關係密切,她與現任丈夫的結合,也是因為兩人都愛鳥。書中還道出許多令人驚奇的小事,好比啼可很早就發覺她一位同事的不良企圖,及時趕跑那位以愛為名來騷擾她的男性。作者生命中的許多經歷,都和鳥息息相關,更顯得她的愛鳥情深,也可見人類對動物間的感情,可以讓人重新反省原本牢不可破的成見,甚至進一步關心動物福利,讓人不再以萬物之靈自尊。

parrot2.jpeg這本書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作者並不是用擬人化的角度來寫鸚鵡,甚至在她與鸚鵡的互動過程中,反省人類與動物的相處模式。而目前的媒體和動物園為了讓一般人更親近動物,往往在無形中將動物擬人化,讓人反而忘了動物的本貌。Joanna Burger謹慎地避免這樣的方式,讓啼可表現牠的個性,有不受主人干預的喜怒哀樂,帶著自己的本性,也就是說,讓牠活得像鸚鵡,而不是寵物,主人有時甚至要照著牠的意思做事。這些,都值得讓不經反省就飼養寵物,在熱情過後,就將寵物丟棄的人好好思索。

不過,最神奇的還是啼可對女主人持續進行的求愛行為,甚至對女主人丈夫的醋意,有時會讓人捧腹大笑,可見Joanna Burger的幽默與鸚鵡的有趣。而啼可在女主人病中表現出來的情深,也可見鸚鵡是種專情於單一伴侶的鳥類。由這些,讓讀者更能深入瞭解這種以前以為除了會說話,其他一概不知的鳥類。

由 debby 發表於 04:53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02, 2003

歐洲人的日本文化觀察——日本的假面

japanmask.jpeg作為德國「法蘭克福匯報」的東亞特派員,旅居東京達七年的烏偉‧史密特(Uwe Schmitt),藉著長期報導在日本的所見所聞,紀錄他這個歐洲人對日本這個特殊民族的觀感,這本書就是收錄他在報上發表的文章集結而成的。

曾經在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精神和經濟上一蹶不振的日本,在史密特於一九九0年代初期到達時,已經轉身變成宛如暴發戶的國家,但經過連年的經濟蕭條,許多事情又起了變化。在種種因素的衝擊下,對歐洲人來說,日本文化的許多面向,再再展現這個民族的矛盾與複雜。對史密特來說,日本人行事是一套,心理想的又是一回事,日本人宛如帶著假面應對進退。

japanmask1.jpeg或許歐洲人原本就只是在經濟面上,對這個遙遠的東亞國家印象深刻,因此這本書偏重日本的商業行為、企業等,也就不特別令人驚訝。但史密特並不寫一般人熟知的汽車、電器等行業,而是寫御木本、佳麗寶這兩家靠賺女性錢聞名的企業和角川書店的前任社長入獄後的狼狽,以及日本人重視團體、泯滅個性的職場性格。

《日本的假面》中雖然有些有趣的觀察,但令人讀完不免遺憾,歐洲人對日本文化的瞭解還是淺薄了些,好似怎麼觀察,都不出那些,能令台灣讀者印象深刻的地方不特別多。與台灣一些日本文化觀察者相比,這本書的多篇讀來,稍嫌淺薄,敘事多,而深入分析不足,充其量就是介紹給歐洲讀找知道他下筆的當時,日本有什麼比較特殊的現象而已。本書的副標題是「月亮的眼淚、上班族武士、巧克力的滋味」,恰巧也是寫得較好的三篇,雖然訪問大江建三郎及探討日本人切腹文化的兩篇也有可觀之處。但若想從比較輕鬆簡單的方式看看日本人在歐洲人的心目中是怎麼一回事,倒可以看看這本《日本的假面》。

由 debby 發表於 04:35 PM | 迴響 (1) | 引用

May 01, 2003

終於看到螢火蟲了!

firebug.jpeg
此時位在竹東尖筆山上。
終於終於,看到螢火蟲了。(喜極而泣)

滿山遍野的螢火蟲,山上於是很像超大型耶誕樹,不用電,就會一閃一閃的放光明,真是感動。原來螢火蟲最佳的觀賞時期,約莫是4/20~5/20,而且不是整個晚上。 螢火蟲營業,呃,求偶時間是18:40~21:00左右,之後就開始稀疏,休息睡覺去也。為了看螢火蟲,屋內的燈光全關掉,才能消除光害。(gugod家是位在此山最高處的民宅)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還有不知道哪來的螢火蟲團,從我們六點多在屋外吃晚餐時,就陸續在旁邊集合。好多小孩,證明這些父母的苦心白費。因為小朋友根本不想看螢火蟲。一個小孩問:「我可以抓螢火蟲嗎?」「不可以,這樣明年妳就看不到了。」「但是我明年不想來了!」我們在一旁聽了只能偷笑。作父母真苦啊,這麼小的小孩,也不可能放在家裡。花了心血帶他們來看,小孩卻只是耐不住地哭鬧。於是原本想好好看螢火蟲的心情,被破壞了,直到他們離開。

為了觀察螢火蟲,幾度抓了幾隻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觀看,看了就放掉。原來牠們是在尾部的底端發光的,因為尾部有發光細胞和發光酵素,發光細胞上有磷,在空氣中氧化,就會有燈光。後來看見好幾隻螢火蟲迷路闖進屋內,趕緊把牠們帶出去。不過,觀賞螢火蟲時,為了保育,不要用手電筒、不能用閃光燈拍照(基本上,拍照是無意義的,拍到也只是一個小亮點,不如親眼觀賞),也不宜大聲喧嘩,當然也不適合補抓。

也因為親眼看到螢火蟲的光芒有多微弱,所以我們明白小時候聽過的那個車胤的故事,說車胤抓了螢火蟲放到小紗囊裡,藉著螢光來唸書的故事荒謬無比。因為螢光很微弱,用布包起來,大概就幾乎沒有了。而且螢火蟲旺盛的活動時間約莫兩小時,要抓到足夠數量的螢火蟲去替代光芒,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浪費時間,還不如去借用別處的燈光來唸書。不然,一個晚上都在抓螢火蟲,抓完也累攤了。這也是個缺乏保育觀念的老掉牙故事。

另外可惜的是,天候不佳,雲層太厚,天上的星星只有稀疏幾顆,於是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星星不能相互輝映。若能看著滿山遍野的螢火蟲對著流星許願,該有多棒啊!但是人不能太貪心……而且我們吃了大布丁,還喝了坪林茶,算是相當心滿意足了 XD

還驚訝地在後院的美麗池子看到好多好多的青蛙蹲在荷葉上,聲音低沈地叫著,也在求偶。真有趣,螢火蟲閃閃放光明是求偶,青蛙也在求偶,真是賀爾蒙旺盛的季節啊。

山上挺不錯的,好多蕨類,吃了其中一種筆筒樹的莖。另外採了山芹菜和紫蘇來炒肉吃,味道挺特別的。只是,光是為了辨識植物,就花了不少時間,上了一堂自然生態課。

由 debby 發表於 11:26 PM | 迴響 (1)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