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 2020

野火與怒火

自從疫情以來,我最怕的事就是野火。2018年那次讓加州許多人被迫撤離的野火,至今想來還讓人餘悸猶存。現在有這種高度傳染力的疫情,讓人避難的疏散中心會不會變成一種染疫中心,想到就讓人頭皮發麻。但若到處都是野火,能逃去哪?兩年前那次,很多人到處都找不到旅館,只能在路上草草過夜,這一點都不安全,沒人知道野火蔓燒的速度有多快。

然而,今年的野火季來得特別早。八月北加就燒得很慘。看著新聞,我感覺生活進入一種半停擺狀態,因為今年天氣一熱,加州必定有野火,必須三不五時察看確認本地安全才行,空氣嚴重污染是後話。目前已知起火原因有人為縱火,也有人為疏失造成的火災。最蠢的一樁莫過於有對夫婦在寶寶性別揭露派對施放煙火導致的El Dorado Fire,造成大火延燒一萬四千多畝,多棟房屋燒毀,許多民眾被迫撤離家園。這不是第一次寶寶性別揭露派對肇禍導致野火,2019年類似的派對導致亞利桑那州燒毀四萬七千畝地的野火。所以寶寶性別揭露派對的創始人Jenna Karvunidis去年說她後悔了,今年九月則說,「不要用燒毀東西的方式告訴大家你的小孩有沒有陰莖,因為除了你,沒人在乎!」因為她是洛杉磯居民,也受野火影響。

我因為看了新聞,才知道有這派對的存在。原來這是2008年透過社群媒體創造出來的派對,主人是懷孕待產的夫婦,一開始似乎是用切開蛋糕,看內側切面是藍色或粉紅色,來告知賓客寶寶的性別,後來花招就越來越多,其一就是施放煙火。顯然我們家的人不像美國人那樣喜歡派對,所以對這一無所知。而且這個時候還開派對,我對美國人真的不能理解,群聚明明就是增加染疫的風險。我跟小P一起看了性別揭露派對肇禍的新聞後,他說:「跟這麼笨的人生活在同一個國家,我感覺很不安全。」

然而,那對夫婦不見得是最笨的,還有一個超笨的讓我們覺得更不安全,而且他掌握很大的權力,同時又聽不進任何專家的話。在加州遭逢疫情和野火,受苦受難後,整天用twitter發表一堆垃圾的總統對加州人一點關切都沒有。後來他終於發表意見了,他後來在賓州時用「先知」的語氣說,他早就說加州應該要管理森林,要掃落葉。類似的話,他在2018年11月中就講過了,不但引起加州人的憤怒,連外國人都來嘲笑川普。我當時就在美國某媒體的臉書新聞串裡,看到一個芬蘭人說:「他的評論在我的國家增添許多笑料。我們不掃森林的,平均每個芬蘭人可以分到五千棵樹。芬蘭人為此做了許多梗圖,這張是我的最愛,原始的畫是畫家Eero Jarnefelt在1893年畫的。」我當時把那張圖存下來了,但畢竟是別人的梗圖,不方便分享,就是畫面右前方那個衣著襤褸、戴帽子掃落葉的人的頭部被人用PS成川普。看到他又拿這種話來攻擊加州,我氣得把這圖找出來看,看到氣笑了,心裡還是很苦。

這當然不是我第一次在美國媒體的臉書看到外國人來笑美國。今年川普說可以注射消毒水後,有個英國媽媽在某美國媒體新聞下留言說,她四歲的兒子看了新聞驚呼,那會死人的!怎麼可以這樣說。對啊,偉大的美國總統就是這樣告訴人民的,還真的有人聽,今年四月因為不正確使用消毒劑而中毒的人因此激增。這是一個只有31.5%的人有大學以上學歷的國家啊。他在前半年講的荒唐話當然不僅於此,有個澳洲人也跑到美國新聞臉書頁留言說,每天都要看川普講甚麼來笑一笑。做為在美國生活的人,我真的笑不出來。

話說加州有三千三百萬畝森林地,其中57%歸聯邦管,州和地方政府管3%,剩下40%是私有地。如果要歸咎森林,那聯邦要負最大責任,最該負責的當然是川普,他上台後砍了一堆該花的預算,導致森林管理出問題,公衛防疫也出問題。這還沒提他老跟CDC唱反調,反對戴口罩,導致全美一堆女凱倫(Karen)和男舔鼠人(rat-licker),導致疫情仍無法控制,還增添許多社會問題和對立。

他前幾天到了加州,見過州長和專家,仍堅持他那一套,跟許多共和黨人一樣,否認全球暖化,別忘了他是主導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人。更氣人的是,他嘲笑州長和專家的「全球暖化說」後說,天氣會變涼。

問題是,現在才九月中,2018年那次最恐怖的野火是十一月的事,一直弄到差不多十二月底才控制下來,多少人失去他們的家和過去經營的一切。以前十月中以後天氣的確就變涼了,但最近幾年氣候變得越來越無法預測,越接近年底,我們對野火有無限恐懼,野火期的起點和終點在哪,沒人知道,因為現在氣候越來越難預測,野火期被推長了。而他只是毫不在乎地說,「天氣會變涼」!

每次看了新聞,我的怒火就比野火還要炙熱。難怪「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在過去175年都沒幫任何總統候選人背書,這次要幫拜登背書。被這種眼中沒有科學,也沒有解決問題能力的人統治,我感覺我們的生命隨時都有危險。偏偏他還想學普丁連任兩次,恐怖至極!

最近經常無端想起那些由盛轉衰的國家和朝代,或許我該找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來看,看看能不能從閱讀中找到一點生存指南。

由 Debby 發表於 12:11 AM | 迴響 (0)

September 05, 2020

誰的近視理論錯了?

暑假是我們家小孩固定要看醫生的時候:小兒科年度檢查、牙科洗牙和眼科年度檢查。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小孩不肯去小兒科,導致至今都沒做年度檢查。在小兒牙科重新開門後,他們分開去過,家長只能在外頭等。不出我所料,小P果然被說牙齒沒有刷得很乾淨,醫生特別叮嚀說應該找爸爸媽媽幫忙,但他至今還是很抗拒讓大人幫忙,六月多檢查過後,我只幫小P刷過兩次牙。開學前,輪到看眼科,他們又說不要去,但我們沒同意,今年三月開始,他們眼睛整天盯著電腦,沒去檢查,我們不放心,就怕他們都近視了。

在進眼科之前,我們被問了幾個問題,被量三次體溫,每個人都被擠了一大坨乾洗手消毒雙手,在文件上簽字,然後才得以進入眼科候診室。候診室內,每張椅子都稍微有段距離,所以椅子比較少。

經過護士初步檢查後,醫生才在最後做幾項檢查,小P視力正常,小J有一眼有輕微近視,但醫生說還不用戴眼鏡,如果哪天他說看不清楚再讓他戴。我問醫生,他們之前的眼科醫生庫柏(也就是這個眼科醫生來這工作之前的那位小兒眼科醫生)在他三年級的時候斬釘截鐵地說,我們夫妻都近視,他明年一定就會近視,然後講了好幾年一樣的話,直到三年前他退休。我們現在的醫生說,庫柏醫生說錯了。她回顧過去幾年小J的視力資料,變化不大。我說,雖然我們倆個大人近視,但我們父母沒有,這樣算是遺傳因素嗎?醫生說,遺傳因素雖有,但環境因素比較大。我說,那是不是打網球幫助他的視力沒有惡化?醫生說是。

之後我又問了兩個我們想當然爾的問題,一是在燈光不足的情況下閱讀,是否會導致近視?二是近距離看電視,是否會導致近視?醫生都說不會,那兩件事都不會傷害視力。後者是因為現在的電視跟以前的電視不一樣,醫生說,以前不要靠電視太近,是因為舊型電視有輻射。我的腦裡冒出一團問號,是因為輻射的關係?

因為那天他們點了散瞳劑去做檢查,原本半小時後他們要用Zoom上網球教練的健身課,我以為他們會看不到,因為散瞳劑似乎會持續三到六小時。醫生說未必,也許很快就恢復了。

因為討論在家遠距上學的事,醫生說,長時間用眼對視力不好,上課一小時之後,要起來休息。這大概算當天少數沒顛覆我認知的事。順帶一提,這個醫生去年跟我提到,iPhone、iPad之類的藍光產品一天不要用兩小時,否則對眼睛有傷害。這是我們三月決定買台筆記型電腦給小P的重要原因,不然他整天都在用iPad,經常超過兩小時。

走出眼科診所後,兩個小孩一路數落我:「媽媽你錯了!你說錯三件事!」你一言我一語地疲勞轟炸,直到我跟他們說:「我要開車了,不要吵。」

然後回家後,小J洗澡之後跑去看電腦,跟我說他看得到,再度強調:「媽媽你錯了!」之後小P坐得很近看電視,跟我強調:「醫生說不會傷害視力!」我跟他說:「通常沒有人坐在電影院第一排看電影,那不是視野最好的地方。」他不聽,最後我就關掉電視把遙控器收走。小J後來在天黑之後練琴不開燈看譜,再度跟我說:「醫生說.....」我不想再聽到「醫生說」了,我就跟他說:「你不開燈,今天就沒點心。」他就開燈了。

今晚他們被叫去跟在台灣的奶奶視訊,小J就跟他奶奶講這件事,他奶奶完全接受不了。後來某人就解釋,這是現代醫學的看法,他媽很不高興地說她不同意,然後兩人就吵起來了。我在旁邊聽到,完全沒想介入,因為這是「醫生說的」。而且,讓某人搞定他媽就好,我管我家的兩個小屁孩就夠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56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