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0, 2006

牛肉捲餅愛好者的解饞處——京玉北方麵館

去了旺旺小廚之後,我在網路上查到它的風評不錯,同時也查到,我本來說要去的京玉北方麵館,有我愛吃的牛肉捲餅,而且還以我喜歡的北方麵餅做號召。既然我們還得去一次Temple City,那就去京玉用餐吧!京玉的牛肉捲餅

據說京玉生意很好,總是人滿為患。我們既是在週末前往,只好避開午餐和晚餐的熱門時段,下午兩點多才抵達。我本來擔心京玉跟台灣的館子一樣,下午兩點到五點半之間休息。所幸,我們開車經過時,看到「OPEN」的燈還亮著,鬆了一口氣,便停車進入。

我們很快地點了牛肉捲餅(就是「大餅捲牛肉」)、蔥油餅、細粉湯年糕、台式炒米粉和麻辣牛筋。

還好牛肉捲餅很快就送上來,不然我可是會餓暈過去的。這份捲餅挺大的,可供兩到三人吃。餅裡捲著好吃的牛肉和很多蔥。雖然餅有點油,但蔥的味道化解那股油膩。這個牛肉捲餅似乎是京玉的招牌,幾乎每桌都有。大餅捲牛肉是我在台灣愛吃的東西之一,在LA能找到館子讓我解饞,挺開心的。

緊接著上桌的是麻辣牛筋。平時我不吃辣,但看到牛筋,忍不住還是要一嘗。這一試,我很高興地吃了起來,因為這盤牛筋又Q又有嚼勁,而且沒那麼辣。某人稍晚跟我說不要吃太多,後勁很強。他才說完,我的嘴就開始發麻,啊,裡頭有加花椒。果真是「麻辣」牛筋,我不該吃的。不過,我再次讚嘆,美國的華人都很會料理牛肉嘛!

其他三道都很晚才上。雖然過了正午用餐時間,京玉的客人還是源源不絕,所以上菜速度有點慢。這裡的客人幾乎都是華人,我只看到一個白人老外。

蔥油餅也不錯,問題就是油了點。大概是吃了一堆用重油煎過的麵點,我在兩小時後,覺得自己的胃還在辛苦地消化這堆食物。

台式炒米粉一上桌,我們就後悔了。早知道只要點一份主食就好,這個米粉足夠兩個人吃,說不定還有剩。某人吃了兩口,說不怎麼樣,而且油得很。

我點的細粉湯年糕,份量也很大。既然湯湯水水的東西比較難打包,我們就先吃湯年糕,把米粉打包帶走。湯年糕加了很多胡椒,味道不錯。但是湯上面有些煮豬肉產生的泡沫,要扣分,因為好的館子應該要把這些泡沫弄掉的。

我們兩人,一個點米粉,一個點冬粉加年糕,結果都沒吃到麵。我們猜,這家館子既然叫「北方麵館」,可能還是麵食比較好。真正好的麵館應該是自己桿麵條,我們不清楚京玉是否自己桿麵條。我看到有人提過,這家的麵條挺粗的,不好吃。其實粗麵條未必難吃,要看桿得好不好,有沒有嚼勁。

另外,這家餐館的服務生的態度不算好。所有客人一進門,服務生都是大老遠地抬頭扯開喉嚨喊著:「幾位?自己找位子坐!」如果是客人自己找位子坐,那問幾位的意義是什麼?

在我們的蔥油餅上桌後,隔壁桌便問服務生,她們點的蔥油餅什麼時候才來。一個大陸口音的女服務生跟她說:「不是妳一點就會來!大家都在等。」一聽就是沒受過訓練的。我最討厭這種妳問他問題,他不幫你解答,講的話還讓人覺得刺耳的服務生。公公婆婆上次在大陸也感嘆他們的服務水準還不如台灣,問服務生一個問題,服務生不解答就算了,還反問客人問題。除了「莫名其妙」,沒有其他詞可以形容了。

這家餐館的其他服務生是台灣口音,我們猜餐館主人是台灣人。台灣口音的服務生會扯著嗓子對著廚房大喊:「七桌的排骨飯在催了?」某人聽了一直笑,他說這是七桌的排骨飯在催,還是七桌的客人在催?我跟他說,台灣餐館的服務生都是這樣講的,我以前的上司很難忍受這種問話,要是聽到服務生跟我說:「妳是雞腿飯?」她一定會立刻指正:「她是Debby,不是雞腿飯!」

雖然這家餐館的衛生評鑑是「A」。但是當我們點的茶上來時,我們居然在塑膠茶杯中聞到漂白水的味道!而我已經把茶倒進杯中了,無處可倒。這實在很驚悚,要喝漂白茶嗎?

這頓飯不含小費,大約是30塊。未來還要不要為了牛肉捲餅來看服務生臉色,以及喝漂白茶,這得好好考慮一下。

京玉北方麵館的麻辣牛筋

京玉的蔥油餅

京玉的台式炒米粉

京玉的細粉湯年糕

京玉北方麵館(Mandarin Noodle Deli)
Tel:(626)309-4318
9537 Las Tunas Dr.
Temple City, CA 91780

Business Hours:
11:00AM~9:30PM

Closed on Monday


Ps. 點選圖片可看放大圖。

由 debby 發表於 11:47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29, 2006

異鄉的好滋味——旺旺小廚的牛肉麵

午餐時間到了人生地不熟的Temple City。我本來嘟著嘴跟某人說:「難道要吃速食嗎?」但是很快地發現,耶,這塊華人區有不少中餐館。我很快就指著路旁一家有綠色塑膠帳棚的「京玉麵館」,嚷著:「去那家好了!」後來發現,再往前開,在商業區那邊,有好幾家餐館可以慢慢挑。最後,我們碰運氣地走進「旺旺小廚」。

一位聲音很嗲的服務生送來menu。我一看就嚇一跳,這裡的東西看來都是台灣的小吃,什麼羹、麵線、米粉、排骨飯、仙草、珍奶、芋圓、刨冰等等,可是價錢並不便宜。主食大抵都要四塊多以上。像某人點的排骨飯是4.5,我點的牛肉麵要4.95。

某人說,他剛開始也被嚇到,因為預設這些東西都是幾十元,但是現在要是看到這些東西少於三塊,他反而會擔心是不是有問題。

我後來算一算,好像也還好。如果在台灣的百貨公司美食街吃這些東西,可能還比較貴。

讓我們意外的是,排骨飯中的排骨,比台灣的排骨飯便當,或百貨公司美食街的排骨飯中的排骨,都要來得大,我嘗了幾口,味道還不錯。我點的牛肉麵裡的牛肉,數量不少,而且滷得又Q又軟,比很多台灣的牛肉麵店還要好吃。這樣算下來,它並不貴。

這碗牛肉麵,讓我想起以前家附近有家「北平餡餅粥」。那一家的牛肉麵是我們全家心目中的第一名。只是,它後來搬走了,再也尋不著。我邊吃邊想,說不定那家館子的老闆移民到美國了,或許有天可以在異鄉吃到我懷念多年的好滋味呢!

後來服務生還親切地送來一碗仙草(還是茶凍?)。我後來看到有人在網路上稱讚這家的冰品,應該也不差。雖然這家的衛生評鑑是A(LA、San Diego等地將所有餐廳做了衛生評鑑,得到C之下的,就得暫時休業),但是某人擔心他們的冰塊來路不明,要我別吃,我們因此一口都沒碰。

據說旺旺小廚的當歸鴨麵線也很棒,味道很濃。等天氣冷一點,說不定可以繞過去吃一碗。


旺旺小廚
地址:9461 Las Tunas Dr. Temple City
電話:(626)287-5500

由 debby 發表於 02:47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25, 2006

耶穌魚和達爾文魚的對抗

jesus-fish.jpg傍晚五點多,坐在婆婆的車裡,因為塞車,時速只有10哩,百般無聊。但是我眼睛突然一亮,「前面的車牌上有耶穌魚!」啊哈,我差點以為這些東西絕跡了,沒想到居然又出現了!

在加州,一出門就要花上半小時以上在車陣中,唯一的樂趣大概是看別的車子,以及別的汽車上面的標誌。我指的標誌,不是汽車廠牌的標誌,而是耶穌魚、達爾文魚、各色絲帶之類的東西,因為那標示了該車車主的宗教或政治傾向。我對美國人大剌剌地出示自己的政治傾向,以及因應不同政治傾向的態度很感興趣。

對基督宗教和《達文西密碼》有興趣的人,不妨研究一下Ichthys,這就是跟Jesus Fish息息相關的字眼。現代的美國基督徒,將他們的信仰變成汽車後方的磁鐵或金屬標誌,通常是魚形,有時是魚形裡面寫著jesus或ΙΧΘΥΣ。當他們開車上路時,同時也進行隱形傳教工作。

在美國,人們的政治傾向大致可以分成親民主黨和親共和黨兩種,在宗教上,自然也不容耶穌魚一種意見壟斷市場。於是二十多年前,加州開始出現達爾文魚。達爾文魚可說是耶穌魚的修改版,因為在魚身之下有兩隻腳,代表進化論。其他版本則是魚形裡有Darwin,就跟基督魚一樣。
darwin_fish.bmp

那些擁有或支持耶穌魚標誌的人,自然不樂見達爾文魚的出現。於是開始有其他的基督魚版本,像是體型較大的耶穌魚吞了一隻較小的達爾文魚,好似進化論終究要臣服在神的旨意下。達爾文魚的支持者不甘示弱,他們推出有腳的魚騎在沒腳的魚身上的圖形,有腳的魚寫著「evolution」,沒腳的魚寫的是「ΙΧΘΥΣ」,代表生育演進的力量,神也抵擋不了。有一種反諷的達爾文魚,是耶穌魚的外型,但裡頭寫的是「Bite me」,耶穌魚被吃掉,自得得進化囉。另一種有趣版本則是恐龍吃掉耶穌魚。火大的基督教徒於是推出超大的耶穌魚帶著小的耶穌魚吃掉達爾文魚的圖形,代表進化論寡不敵眾嗎?……只要基督教還在,這場圖形戰爭顯然還會持續很久。
truth_eat_darwin.jpeg

darwin_fish2.gif

bush_fish.gif近期最有政治味的宗教魚,應該是布希魚。這個索價3.25美元(約合新台幣108元),可以在布希魚(bushfish.org)網站買到。不過,看了網站上的描述,我想布希本人都不會想買吧。。。:b

某人說,以前很多車子都有耶穌魚和達爾文魚的標誌。但是我看了這麼久,只實際看過耶穌魚,還沒看到達爾文魚。這代表耶穌魚的支持者比較多嗎?且讓我說另一個例子。

jesus-darwin_fish.jpg我們前幾天到Westlake去看一個非常美麗的私人湖,一路上都看到車道中央的安全島插了許多旗幟。一種是「Yes on Z」,另一種是「No on Z」,前者數量比較多,大約是兩面「Yes」,才出現一面「No」。我們猜「Z」是指一個法案,因為美國期中大選快到了,屆時也有公投。至於「Yes」和「No」的旗幟數量不同,我們不會因此覺得Yes比較有理,反而是覺得支持「Yes」的團體比較有錢。

回到達爾文魚,可能也是類似的情形。不喜歡耶穌魚的,未必會去買個達爾文魚來貼在車上,畢竟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也因為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貼這些標緻標明自己政治和宗教認同的人,似乎也不擔心車子因此被砸什麼。來自台灣的我,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並不太喜歡把自己的好惡那麼清楚的標示出來。這可以看出美國和台灣兩地的環境差異,即使我常覺得台灣在很多事情上喜歡仿效美國,但民主素養還是沒學全。

看了耶穌魚之後,我突然想到新光三越有個飾品專櫃叫Clio Blue,販售各種魚形飾品。若是帶著那種飾品到美國,說不定會被當作是基督徒呢!

由 debby 發表於 11:59 PM | 迴響 (1) | 引用

October 24, 2006

白人不識蛤蜊?

前些天某人請來自加拿大的達倫夫婦吃飯。達倫和他太太都很喜歡港式飲茶,有空就去嘗試不同的茶樓,因此比我們還熟。於是我們去了往昔有「小台北」之稱的Monterey Park。他們指定的Ocean Star就在那個我們不熟的華人區。

美加的港式茶樓都維持小推車的傳統。Ocean Star是一間非常非常大的茶樓,小推車多到令人目不暇給,讓人除了吃,還要注意正在接近的小推車上有什麼東西,導致這頓飯對我而言,根本就像打仗一樣緊張且忙碌。詳細的過程另文再述。既是港式飲茶,自然有許多海鮮。我一直想吃蛤蜊,在美國要吃蛤蜊不像在台灣方便,因此在華人的地盤,自然得好好把握。

但是,我卻在Ocean Star裡與蛤蜊料理數度失之交臂,因為小推車來去的速度太快了,一不注意,有蛤蜊的推車就跑掉了。接連發生兩三次之後,我終於又瞄到一部小推車有蛤蜊。雖然那部推車一下就跑到隔壁桌了,我趕緊起身過去說我要一盤蛤蜊。

蛤蜊上桌後,達倫很好奇地在蛤蜊前搖頭晃腦,很疑惑地回頭問我這是什麼。我們講了英文名稱,推薦他試試看。他吃了覺得還可以,之後又拿了幾個。

倒是某人嘗了之後比較擔心。他說這道蛤蜊調味這麼重,很有可能是不新鮮的蛤蜊做的。我同意他的顧慮有理,因為最新鮮的蛤蜊,多半會煮湯,或用烤的,這兩種作法都很容易辨識蛤蜊的新鮮程度。然而這道調味超鹹又芶欠過的蛤蜊,就不那麼容易被分辨新鮮與否。

第二天,我們去Costco,在生鮮區看到蛤蜊,便取了一盒。因為附近的Albertsons超市不賣蛤蜊,有次我說需要蛤蜊,某人只好開車到Vons專程幫我買。結帳的時候,負責把商品重新整理放上推車的,是個白人老先生。他指著那盒蛤蜊跟我們說,五分鐘之前,也有人買了這個東西,他從沒看過這個東西,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但是他覺得蛤蜊很美。

我便解釋說,這個東西在亞洲料理中非常普遍。我本來要說的是中菜,但是想到其他亞洲菜也有,因此改口。那個白人老先生立刻問我:「Are you Chinese?」我說是,他很高興地說他老婆也是中國人,就坐在一旁的休息區。他立刻往右方看去,跟他的honey(居然是個年輕的中國女人)揮手,甚至回過頭擁住我的肩膀,把我的頭靠在他的頭旁邊,然後再度熱情地跟他太太揮手。

這位白人老先生的動作太快,我們根本沒料到他會這樣。總之,某人在一旁看在眼裡,非常不是味道,邊走邊跟我抱怨:「那個Peter居然吃妳豆腐!」唉,這都是蛤蜊在白人世界不被認識所惹出來的風波。

由 debby 發表於 11:10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21, 2006

美式食物噩夢:膩人的甜甜圈

好奇地走進一家甜甜圈店,準備體驗一下美式甜甜圈。站在櫃臺後的,是個東方男人,我猜是越南人。他跟我打聲招呼,我回應一聲,就抬起頭看著上方的食物清單,最後還是低頭看著透明櫃中的甜甜圈,以貌取食。我點了兩個甜甜圈,一個蘋果,一個巧克力。點了這麼甜的東西,應該喝茶來調節一下口中的糖份。但是,沒有茶,只有咖啡、熱巧克力和水。我需要熱飲,不想要咖啡因,於是只好點了熱巧克力。

挑了一個窗邊的座位坐下,陸續看到許多身材肥胖的墨西哥和老人進來,有的熱絡地和老闆Mike打招呼,像是每天都來似的,其他的也不像我在挑選時那樣猶豫,很快地做了決定,然後帶著食物離開。

好甜,救命!我嘗了幾口,就後悔了,接下來渾身不自在,吃到這麼難吃的東西真難過。這麼甜的東西,一個都嫌多,我居然買了兩個。正如徐國能在《第九味》寫的:「過膩之甜最令人反感,是露骨的諂媚」。吃到這種甜食,讓我深深懷疑,製作和酷愛這些甜甜圈的人,知不知道什麼叫「中庸之道」?

事後跟某人抱怨,他說那些肥胖的美國人就是愛吃冰淇淋、甜甜圈等甜食,才會把自己的身材弄成那樣,所以他說:「Respect yourself, don't eat donuts!」不用他說,吃到這種甜甜圈,宛如掉進一個驚悚的噩夢裡,讓人想快速逃離。接下來的日子,我應該再也不會碰這種東西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8:29 A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20, 2006

在美國超市尋找太白粉

" Baby, you willl be lucky to find it, anyway!"
Albertsons的店員跟我說這句話,表示無能為力,沒辦法幫我之後,我差點也跟著放棄,不過是個太白粉,沒用也沒什麼大不了。

這是在異國生活的困難之一,語言沒那麼通,連找個再平常不過的東西,都找不到。每次到albertsons,都覺得自己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事事新鮮,樣樣不懂。即使出門前查了,知道太白粉是cornstarch或者potato starch,可是,洋人超市的品項那麼多,分類也跟我熟知的台灣超市有別,再加上每個東西都得逐一掃過英文名稱,尋找的速度,自然不如在台灣超市裡找東西的速度。

那個店員原本是在檢視標籤,看到我,便跟我打招呼。我像是看到浮木一般,趕緊請教太白粉會在哪。但她一臉困惑,反覆跟我詢問,這東西是做什麼的,用在何處?她試著找幾項東西給我,但是都不對。最後她只能說,若有的話,應該就在這幾列。

唉,這幾列的東西很多啊。要從何找起呢?即使這裡有一小區幾乎都是亞洲食物,有龜甲萬醬油、泰式調味料(但是我卻沒找到魚露)等,我看來看去半天,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都沒看到。

不過我最後還是找到了。只有兩個牌子,紙盒裝的cornstarch,其一就是albertsons出的。那一大盒的cornstarch恐怕足夠我用個五、六年吧!份量多到驚人。

找到之後,我回到原來的地方,拿給那個店員看,她笑著說,原來是這個,下次她就知道了。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原本記錯一個字母,發音發錯,難怪她愛莫能助。

albertsons超市這種地方常讓我以為自己是文盲,真的會讓人信心喪失。這種打擊逐漸擴散。前天到某人同事家作客,不到三歲的小男生拿著一本童書,他媽媽要他找我:「阿姨唸書給你聽!」我一拿起來看到是英文,居然問他媽媽:「有沒有中文的?」

我看這下子,得把自己歸零,去Adult School之類的地方惡補一下日常生活英文才是。

由 debby 發表於 06:22 AM | 迴響 (7) | 引用

October 19, 2006

思鄉的代價

才下飛機不到三小時,某人為了讓我解饞,便到大華九九超市,一口氣買了數包薺菜包。他也不忘買了華美牌蘿蔔糕。蘿蔔糕是他在台灣時,偏愛的早餐品項。

今晨,我就把那一塊蘿蔔糕切了下鍋當早餐。某人發現我把整塊蘿蔔糕一口氣用光,才足夠做兩人份的早餐,便說:「這個蘿蔔糕這麼貴!多少錢?」我說我沒看到收據,不知道,但我猜應該要五美金吧!

我對這塊標示「made in Taiwan」的蘿蔔糕感到十分失望,不是因為它的價格比在台灣昂貴許多,而是用刀子一切就知道,它偷工減料,用的蘿蔔的份量不夠。我想起往昔姑姑自製的蘿蔔糕,切的時候比較費力,因為蘿蔔用的多,邊緣不時有蘿蔔絲冒出來,阻礙刀鋒往下走的速度。一入鍋,蘿蔔的香味四溢,叫人難忘。那是我心目中認定真正的蘿蔔糕。至於美而美之類的早餐店販賣的蘿蔔糕,遠遠不如姑姑自製的蘿蔔糕,但還是有點蘿蔔塊,勉強可以接受。

至於這塊華隆有限公司生產的蘿蔔糕,讓我覺得它主要是塊人工合成物,吃不到蘿蔔絲,聞不到蘿蔔的香味。

雖說身在美國加州,因為華人多,比美國其他地方容易買到華人的食物。但是吃到這樣的食物, 思鄉的感覺不但未曾消減半分,反而讓人更加悵然。如果花錢可以消解鄉愁,也就好辦。但是花錢卻買來失望,叫人不禁感嘆,思鄉的代價真是太昂貴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1:11 AM | 迴響 (1) | 引用

October 10, 2006

「好的皮膚不需要擦任何東西!」

前不久,因為局部但擾人的痘痘,去看了中醫。中醫立刻說,只要擦他開的藥粉就好,睡前和水塗在患部,其他通通不要擦。「好的皮膚不需要擦任何東西!保養品、化妝品都是做假的功夫!」因為這番話,這次百貨公司週年慶折扣下得再凶猛,我心如止水,沒買任何一瓶保養品。即使我沒有他所說的「好的皮膚」。

可是他的話讓我想起自然概念有機店的店長。那個店長的皮膚真的很好,長得又可愛。有次她誤以為是我問她都擦什麼,跑來跟我說,她什麼都沒用,除了用清水洗臉,偶爾敷一種中藥面膜。她果然就是中醫生講的那種天生麗質者。

我認識的天生麗質者好像不太多,另一個是France,她的皮膚從國中到現在都一樣白嫩,叫人羨慕不已。相對於伊能靜那種用一大堆高價保養品堆出來的二十五歲皮膚(數字周刊這麼形容的),我覺得這種不花錢的,才是有實力的好皮膚。算一算,她們可以省好多錢哪!

至於像我這種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大概只能從運動、飲食、作息等多管道下手。塗抹那麼多保養品,就如醫生說的,的確是做假的功夫,未必見效。

由 debby 發表於 04:40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09, 2006

拒絕往來:周胖子的湯

燙完頭髮已經是八點的事了,飢腸轆轆的我,就近衝到周胖子去吃水餃,吃完就可以到對面搭公車回家。

周胖子的超大水餃照例點了牛肉水餃。周胖子餃子館裡,還有什麼比牛肉水餃更具特色的?這家的水餃不但是一般餃子店的兩倍大(所以牆上的標語說「兩口一個剛剛好」),就連餡料也不太一樣,是牛肉混芹菜和高麗菜,使得味道比較有層次,也豐富一點。

豬肉水餃的餡料相比之下,普通多了,不過是豬肉搭韭菜罷了。而我不喜歡韭菜的味道,覺得豬肉水餃遠不如牛肉水餃好吃。

Resize of DSCN0064.JPG其實我更想吃的,是牛肉或豬肉搭薺菜的水餃。

去年在LA吃到大陸來的薺菜(Shepherdspurse Herb)包子,才第一次知道薺菜的美味。這種野菜,最好的時節是春天,尤其是春雨過後採收的薺菜,所以有句話說:「三月三,薺菜賽靈丹」。薺菜據說可以降血壓,對感冒也有幫助,而在料理上,跟肉一起煮,則有吸油的功效,也會讓肉的口感變得比較清新。

奇怪的是,我查到的資料說這種植物到處都有,台灣卻幾乎未見。我所知唯一有薺菜的館子,是永康街的高記,他們有薺菜小籠包。

某人的媽媽想到薺菜水餃,也是口角生津。她說幼年時,母親好不容易在市場看到薺菜,趕緊買回來,做薺菜水餃給全家吃。往後再也沒見到台灣的市場出現薺菜了,所以薺菜水餃的美味,過了幾十年,還深深烙印在她腦海裡。

現在在台灣想吃薺菜,就去高記。在美國的話,可以去華人超市,有好幾個品牌的薺菜包子和小籠包可以買。

吃了水餃,自然要叫碗湯。讓我大大失望的是。那碗應該很家常、容易入口的青菜豆腐湯,竟是越喝越不想喝。好似加了很多味精或鮮雞精之類的人工調味料,前頭還好,喝了幾口之後,越來越鹹,讓我以為自己的舌頭泡在海水裡,鹹到快讓我捉狂。

這種館子若做得好,廚子通常會花時間煮高湯。像這種用速成的人工調味料代替的,只會得到反效果。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以後到周胖子,絕對不會再叫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15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06, 2006

連Google都提醒要吃月餅!

mooncakegoogle.JPG今天上網連上Google,很難不注意那畫面中的一月與一餅,叫人很想立刻起身去拿個月餅來吃!

去年中秋節前,我有機會吃到比平日多許多倍的月餅。不過,中秋節當天,我卻因為生病,沒得吃月餅。那些半島酒店等的高級月餅,最後都進了我爹的肚子裡。

Resize of DSCN0253.JPG今年也是中秋節前就開始吃月餅,今天終於到了中秋,卻覺得食慾不振。光看就看飽了。我總是對過量的資訊不感興趣。

半個月前,長輩從上海帶了素月餅回來,說是親友大老遠跑到靜安寺去買的。我嘗了其中一個,味道還可以。後來又吃了上海真老大房(我總覺得強調「真」的,多半是「假的」)的「八珍」,就是綠豆、玉米、花生等,各做成一個酥和糕。這盒東西給我們的觀感非常差,因為包裝過度。裡頭真的可以吃的東西,頂多只能裝1/4盒吧!其他的空間,都用紙盒填滿。讓人想到過去的台灣,也是如此。但是近年來,環保意識抬頭,台灣的廠商也為了成本考量,過度包裝的情形慢慢減少。看來大陸是走台灣的老路,更別說有許多在大陸做這行的,還是跟台商往來,說不定有些包裝就是台灣人弄出來的。

另外還吃了蘇州不二家的松子棗泥麻餅。這個就讓人大大地失望了,因為棗泥味很淡。吃來吃去,現在覺得還是台灣出產的月餅比較好吃。

由 debby 發表於 03:58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05, 2006

禁不起秋風吹

秋天生的人,卻在秋風吹起時犯病,實在很奇怪。想來想去,答案只有一個:我的底子還是很弱。

近日每天晨起總是伴隨鼻塞或數個噴嚏,感覺像過敏。可是到後來,喉嚨開始卡痰,只好承認這是感冒。一開始也許只在晨起時發作,之後只要醒了,就可能開始狂打噴嚏,難過地要命。

記得大半年前,我好像也是因為感冒去看中醫。醫生說我的鼻子要治兩個月。但是過了幾天,在那些擾人的症狀消失之後,我就自動不去了。現在回想起來,中醫說不定那時就知道我有過敏的底子,所以才說要治這麼長的時間。

這下可好了。一感冒,那種過敏的症狀就自己跑出來。只有過敏的人,才會知道那種難受會如何妨礙日常生活。

實在不想看西醫,也不想吃抗生素。康健86期曾報導〈醫生感冒都吃什麼藥?〉,文章中提到,醫生感冒時,多半採多喝水、多休息、注意均衡飲食和睡眠足夠的自然調養法,畢竟,藥有副作用,可能治了一處,卻對另一處有害。醫生會建議非得看醫生的時刻,是在發燒、鼻涕顏色深且濃稠或兒童痙攣時。

所以,我其實不必就醫。媽媽便要我喝紅糖薑湯或甘蔗薑湯。前者多半是一受風寒時喝才有效,後者就不知道了,而且甘蔗汁現在越來越難買。

最後還是有人幫我買了愛心甘蔗汁,切了幾片老薑,放到電鍋中煮了一陣,趁熱喝,果然開始流汗。汗擦乾後,應該睡一覺,但是沒那麼好命,還是有許多事要忙。

睡意開始上身後,突然想到,這感冒該不會是來強迫我休息的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5:10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04, 2006

December電池掛了 Q_Q

在December保固將近時,我居然忘記一件大事,就是將壽命越來越短的電池拿去換。回想起來,真的是非常非常失策!

December的電池最初號稱可用六小時,一般其實大約是兩、三小時左右。

隨著我睡前忘記拔插頭,導致過充的次數越多,電池壽命也越來越短。

現在可能只有二十分鐘而已,最糟的是,今天居然發生一次電池顯示錯誤,於是在無預警的情形下斷電,接上電源,啟動之後才驚覺,所有的檔案都沒了!Q_Q

這真叫人欲哭無淚啊!

現在該插電(我的習慣是把電用完才插電)的時間也跟過去不同。以前可以在電池顯示12%時,火速衝到插座旁插插頭就好。後來慢慢變成20%左右就要插電,現在看到只剩30%,我就得趕緊插上插頭。

也就是說,現在December已經不太適合帶出門,逐漸變成家居玩具了。

真令人苦惱啊,難道又到了花錢的時刻嗎?

由 debby 發表於 06:00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