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1, 2020

記憶中的中華商場重見天日

昨天在臉書上看到公視《天橋上的魔術師》劇組將中華商場重建的消息,透過李明璁黃子佼佳佳唱片老屋顏等的照片,我雖然不能親臨現場,倒也能看看這個對七年級以上的台北人有意義的地方。

對住在台北南區,從幼稚園到大學,學校都在我家方圓五公里以內的我來說,中華商場實在有點遠,畢竟那時坐公車都要坐很久,超過公館都算遠在天邊。因為我小時候是那種一坐車就暈車,甚至還會吐的人,所以大人並不常帶我到太遠的地方,免得邊走要邊拖一個隨時就要倒下的小孩。但中華商場我之所以還有印象,都是因為點心世界的關係。

已經想不起來為何會去中華商場了,也許是我媽要買東西,把我一起帶著。那裏人很多,我對那種環境並不特別喜歡,因為我是對氣味敏感的人,有些氣味會讓我很不舒服,偏偏那裏的店家真不少,不同的店家有不同的氣味。等走完中華商場一趟,我整個人只覺得頭昏腦脹,刺激太多。所幸,買完東西之後,我媽帶我去點心世界,那裏又是一個充滿各種食物氣味的地方,但總算可以在一個小小的角落坐下來。據我媽說,他們以前年輕時,就是在中華商場約會、吃東西的,點心世界就是他們的據點之一。

我們家並不富裕,我媽又有潔癖,嫌外面的食物不乾淨,因此我們家很少外食,點心世界是我小時候少數且有印象的外食地點。那時在點心世界到底吃了什麼,我現在怎麼也想不起來了。然而,我有印象的是,那時覺得點心世界的食物好好吃!當中華商場要拆遷的消息傳來時,我最遺憾的事,就是再也吃不到那麼好吃的東西了。當然,這只是我當時的井底蛙之見。

吃完點心世界,總是要在中華商場對面的中華路上站很久。我們要坐的公車非常難等。我只能望著中華商場,度過那至少二三十分鐘的等車時間。因此中華商場被拆掉近二十八年後,我還能記得,那裏的二樓有很多制服店、做獎盃獎旗的商店等。那時我還不知道我後來念的高中是哪間,只能希望就是制服店門口列的那些學校的某一間。中華商場有八棟,不可能每棟的二樓都是這些東西,我記得的,只是公車站對面的那一兩棟,或者頂多兩三棟而已。

當我從臉書上的那些照片,試著再回憶點甚麼時,我發現那些照片裡的老東西都充滿時代的痕跡。那些花磚、小碎磁磚、那種藍顏色的窗條、那些皮沙發、那些藤椅、那種地磚等,都跟記憶中的某個角落裡的圖像密合重疊。

許多人像我一樣,都希望有天也能蒞臨實境,再去憑弔一番記憶裡的中華商場。然而,消息卻說這個花了八千萬搭出來的實景,在二月底就要拆除。真是好浪費啊!

我不免想起加州Bakersfield的the Kern County Museum。那裏有一個占地廣大、在戶外的開拓者村莊(Pioneer Village),裏頭有很多人捐贈的各種老房子,包括一些人的私宅、學校、教堂、診所等,展示加州先人過去的生活痕跡,可以學加州拓荒者的歷史、淘金史和關於探油的知識。其中一棟竟是華人的廟「北架斐廟」,可能就是Bakersfield廟的廣東腔翻譯吧。那裏的房子都是可以走進去看的,雖然房間內部會關起來,但有玻璃可以讓人看到內部的布置,知道當時美國加州人的生活中有哪些東西。我跟某人當時看了都十分佩服,覺得美國人在保留歷史、做博物館等方面,實在太厲害了,以後有空還要再去看,不要選太熱的時候去就對了。

其實這次重建的中華商場可以做一樣的事啊!雖然只有三棟,但仍足以讓七年級以後的人了解這個在台北存在三十一年,構築二年級到六七年級等幾代人記憶的地方。當然,要做成實境博物館,還需要做很多的說明小卡、告示牌和細部規畫等,不是把東西放在那裏就好了。

既然八千萬都花下去了,為何不能創造更多的營收和價值呢?期待這個讓人彷彿回到過去的建築能夠比電視劇場景更有價值和意義。

由 Debby 發表於 11:59 PM | 迴響 (0)

June 04, 2018

番薯頂端的空白

最近幾天看到朋友都在臉書上放台灣地圖,上面標示他們住過和玩過的地方。雖然我已經離開台灣很久了,但也想湊熱鬧。在地圖上點點點之後,突然發現,我居然沒去過北台灣頂端的基隆,說近不算近,說遠談不上遠的基隆。

於是我想很久究竟是為什麼。有位曾經同行的大學同學說,她去很多地方都是為了工作。我大概也差不多,只是我的資歷淺,所以去過的地方顯然沒她多。

我還記得,我人生第一次和第二次去花蓮都是大三那年,為了某個重要的學分而去的。當時誤打誤撞就完成兩件還算重要的事,路上真是多虧了在某站認識的姐姐們幫忙和照顧,不然我一定會迷路又浪費很多時間的。第二趟在火車上時,旁邊坐了位抱著一尊佛像的老人。那是誰的佛像?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總之,當時有種超現實的感覺。後來環島了兩趟,花蓮和台東當然都是一定會經過,也一定會停的,因為東邊也就宜蘭、花蓮和台東三個縣而已。

在南部念研究所時,常被在南部長大的同學笑,笑我不會說閩南語,笑我們台北人對事情的認識跟他們不一樣,之後每次聽人說南部人很熱情,我都苦笑呵呵。當時跟我一起同病相憐的,是個基隆來的同學,他也在台北念大學,所以對南部一樣不太習慣,我們下課後常混在一起吐苦水。尤其我剛到南部頭一年,嚴重水土不服,日子過得很慘,只要有錢就回台北,充電後再去南部經歷人生的低谷。基隆來的同學也常回家,他每次回基隆後,都會帶李鵠鳳梨酥來給我,讓我覺得基隆就等於李鵠鳳梨酥,既然有得吃,就不必親自跑一趟。雖然基隆真正有名的是廟口小吃,但對一個從小就不吃夜市和小吃的人來說,沒什麼吸引力。除此之外,就不知道去基隆要看\做什麼了。

工作之後,常常出差,去過宜蘭、苗栗、台中、台南、南投等地,但就是沒去過基隆,因為沒什麼業務相關對象在基隆。我的制縣圖一貼,台灣南北的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南部的朋友覺得基隆就是台北的外港,怎麼會沒去過?我說,台北人需要去比台北更多雨的地方嗎?基隆來的同學也給我按個哈。台南來的大學同學奇怪我怎會沒去過基隆的九份,她被糾正九份不在基隆後,我很汗顏地說,其實九份我也沒去過。這真的很遺憾,因為從大學時代就想去,卻始終沒去過。2014年回台時想去,朋友說陸客很多,那我就打消念頭,最不喜歡湊熱鬧了。2016年回去時陸客很少,但是查到要坐公車轉來轉去,覺得很麻煩,就坐高鐵去台南玩了。

於是我終於想到從沒去過基隆的原因了。因為從台北南區去基隆的交通不方便,沒捷運不說,還要轉車,轉車時就很怕下錯站或坐錯車。別說去陌生的地方了,上次我居然帶著我們家其他三人在忠孝敦化站坐錯方向的公車。離開台灣十幾年後,我跟台北也很不熟了,想當年我在忠孝東路四五段上應該至少走過幾百遍吧。

看來下次回台的目標之一,就是把番薯頂端的空白消掉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07 PM | 迴響 (0)

December 23, 2017

台北百年老店

常常覺得台北是個歷史很短的地方,因為經常看到一些店家不過二、三十年,就自稱老店。若以人的年齡來看,二、三十歲不過是年輕人,頂多稱三十歲的人為壯年,怎樣也不會是老年。若達百年,自稱老店,我覺得合情合理多了,畢竟人要活到百歲不易,百歲之人,確是老人。而且,能經營百年的店,往往至少傳到第三代,若非產品有特色,就是經營頗有道。這種店家擺個老店的招牌,的確有本錢讓人注意。

於是去年走在台北街頭,看到馬路另一頭有間店家屋簷下的電子看板寫著:「距離台北百年老店」時,我忍不住停下來等下一句。

等了幾十秒之後,終於換一行字了。緊接著的那行是:「僅剩98年」。我忍不住笑出來了。這老闆太耍寶了。

好吧,不是老店沒關係,老闆和服務人員有幽默感很重要。我最怕碰到因為生意好,而對客人大小聲或擺臉色的店家了。而台灣很多「老店」就有這樣的問題。


由 Debby 發表於 11:26 PM | 迴響 (0)

August 05, 2017

如何在外星人面前不受控制?

我曾多次想像過遇到外星人的場景,尤其是到美國這種地方,感覺機率大幅提升,因為這裡存在過真實的外星人傳說,也是製造外星人影片的大本營,同時是世界各國裡,最有資本和資格研究外星人的國家。我想像的片段包括要怎麼跟外星人溝通,或者怎樣逃跑。

這些可能是因為我以前看太多X檔案了。尤其是最後那個本來不信有外星人存在的FBI探員Scully,竟然變成了外星人。

平日常看的世界日報三不五時就會報導休士頓UFO學會的消息。最近他們有篇報導「UFO專家 分享驚悚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