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3, 2016

有些酒不能喝,有些菜不能吃--Karma Indian Cuisine

前兩年在本地圖書館看到22本「神之雫」漫畫,是台灣尖端出版社出的,於是非常興奮地陸續借回家。看了才知道這是講有超能力的人的故事。男主角神咲雫每次一喝酒,就會被噴射到想像花園去,腦子裡會產生葡萄酒原料生成的環境和氛圍,還能在雪地裡聞到大老遠的酒味,真是一個農業奇才,舉世難有。

像我這種對酒一竅不通的人,是不可能喝了酒就在腦子裡產生各種畫面,但是我倒是體會過食物和酒的錯誤搭配的可怕。

有回某人帶我們到一家印度餐廳,他說是和他很麻吉的印度同事推薦的。那間餐廳的午餐是吃到飽的形式,店內裝潢比其他吃到飽印度餐廳好一些。一進去,侍者就問我們要點甚麼飲料,他們的可樂、雪碧和香檳是免費的,於是某人幫我點了香檳。

我吃了一些東西後,喝了一小口香檳。香檳入口之後,我差點叫救命。因為香檳所經之處,味蕾上的印度香料馬上發臭,食物的味道變得很可怕。「神之雫」漫畫裡,把食物和酒的搭配稱為「結婚」。印度料理和這種香檳應該算是不和睦的怨偶吧,希望它們早點離婚,省得禍害世人。經此一樁,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想去那家餐廳吃飯。

幾個月前二度光顧,只敢點水。前兩天再去,想要確認一下之前的感覺,也好奇他們有沒有換不同牌子,於是再度點了香檳。這次的結果,跟上回一樣,所以喝得很痛苦。更痛苦的是,吃到好幾種東西都讓我覺得舌頭要壞了。例如長得像炸丸子的Gulab jamun,甜得要命,吃一個都嫌太多。胡蘿蔔做的甜點Gajar ka Halwa一樣甜到我吃了一口就不想再吃。還有一種白糖糕,甜到連嗜吃甜食的小J吃了一塊就說他不想吃了,偏偏他拿了好幾塊,某人只好幫他解決。某人邊吃邊說:「大概糖很便宜吧!」

後來我去拿Mango Chutney,看起來像芒果醬,理所當然以為是甜的,沒想到一吃,我的舌頭差點被鹹壞,有種要得腎臟病的感覺。我跟某人說:「難道鹽也很便宜?」然後我去拿了Mint Chutney,心想:總不會運氣這麼差,每個都很難吃吧?可是,我的運氣就是這麼差,這個薄荷醬一樣鹹到不行。 舌頭快壞掉的我,愁眉苦臉地說:「再也不要來了!」某人說:「妳可以不吃這些東西啊!小J很喜歡這裡的Tandoori chicken。」我聽了很難過,只為了Tandoori chicken而來,我做不到。還是大熊湖山上的那間喜馬拉雅餐廳比較好吃。

他們在門口放了一種混有薰衣草、彩色糖粒和一些我不認得香料的混合物,通常客人會舀一把放在手上吃掉,消除口中的食物味道。但我認為,吃完印度菜後,趕緊回家用薄荷牙膏徹底刷牙比較有用,那些印度香料似乎特別容易產生難聞的氣味。

到了晚上,某人終於同意,以後還是少去這家餐廳為妙。因為他和小P都鬧肚子。他說四個人吃到飽只要三十塊,還有肉。幾乎都是蔬菜的souplantation,同樣是吃到飽,四個人也差不多要三十塊。我說,搞不好印度餐廳的肉是那種不新鮮、快壞掉的,調味那麼重,很難吃出來,所以才這麼便宜。有些餐廳真不能隨便去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8:48 PM | 迴響 (0)

August 21, 2007

油多到讓人反胃——china Kitchen

上週日沒法做晚餐,於是決定找間中餐館點些食物外帶。於是想起了China Kitchen。有回去查爾斯家時,她們指定要吃這家餐館的食物,原因是大黛比覺得這間館子的食物很「台」,像什麼炒絲瓜等,吃起來都有台灣的味道。

但是,就我們所知,這間館子的女主人是來自台灣沒錯,但是廚師卻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我們之前吃過,並不覺得有「台」味。這回因為手上只有這間館子的菜單,只好隨便點幾樣。

 

那晚的晚餐真是不知該如何下箸,每一道打開來都油得要命,吃完不到一小時,我立刻覺得肚子痛,趕緊跑去喝茶解油膩。往後每一次熱這頓的剩菜來吃,都會不舒服,而且會導致我的胃病發作。我想起大黛比上次叮囑要「少油再少油」,有點好奇到底有沒有用,或許他們根本不管客人怎麼說,反正要什麼菜就照原本的程序快速炒一炒,就可以交差了。

今年三月,美國消費者保護團體「科學公益中心」(CSPI)的一份報告指出,中餐菜單上有太多不健康的食物,太鹹又太油。這份報告讓中餐業者反彈,反唇相譏說美式速食根本好不到哪裡去。身為華人,我很難支持這些中餐業者,因為美國中餐館裡的食物,的確如此。後來還有一則新聞說許多中餐館用「回鍋油」,但是沒有機構監督,只能靠業者自律。那真令人聞之恐懼,不知道哪些餐館名列其中。

除了油膩,最慘的,大概是我不慎點到芥蘭牛和魚香茄子。芥蘭牛(Beef with broccoli)並不是我們認知的芥蘭牛肉,而是青花菜(綠花椰菜)加牛肉,這是洋人吃的中菜。據說美國的中餐館裡,沒有(中國)芥蘭牛肉這道菜。而且,想吃我們熟悉的芥蘭,必須看到「中國芥蘭」才能點,這通常在青菜那一欄裡。當我打開餐盒,看到泛黃青花菜和牛肉混在一起,我的食慾全消。

至於魚香茄子,應該也算是洋人愛吃的油膩中菜。這道菜並沒有魚,沒有海鮮,所謂的「魚香」,其實是指加了豆瓣醬。這道菜在台灣的館子裡不常見,在美國的中餐館倒是很普遍。

這家館子還有一個特色,就是特愛用雜碎,也就是什錦,這也是美國中餐館裡普遍的東西。像是豆瓣魚,就混了一堆雜碎,吃完了魚,就剩下青椒、胡蘿蔔、洋蔥等我不喜歡的青菜。至於味道,都是偏甜、辣。

因為叫錯菜,女老闆還問某人:「你太太是外國人嗎?」以後絕對要記得看只有中文的菜單,否則要中英文對照看,免得誤入陷阱。

總之,這間館子的菜不合我的胃口,以後還是少光顧為妙。


China Kitchen御膳坊

ADD:2397 Michael Drive,Newbury Park,CA 91320
TEL:805-376-0788

 

由 debby 發表於 07:58 AM | 迴響 (0) | 引用

April 16, 2007

吃了會口乾的素菜館——妙香林

想要找個不錯的素菜館替每日掌廚的公公過生日,不是易事。在台北的話,就簡單多了,我們會去蓮池閣。而在洛杉磯,雖也有不少素菜館,但分佈不均,大部分都離我們很遠。最令我們困擾的,莫過於不知哪家好。大抵吃素的人,都不興寫部落格這檔事。畢竟,要吃又要拍照,事後還要搜索枯腸,對食物著墨幾分,實在累人。寫完之後,還可能引來陌生人攻擊批評,要選擇默默承受、起身招架或迎戰,恐怕都要費去不少心思。無心惹塵埃的人,當然避之不及。

我最後還是勉強找到一則多年前的評語,留言人提到妙香林是她唯一會再去的素菜館。於是,公公的生日晚餐,就決定在這了。

妙香林是間不小的素餐廳。一進門,我就瞥見有桌出家人正在用餐,門口擺了不少免費的佛書。不知道這是哪個佛教系統的餐廳,我沒深究。

打開菜單,我嚇了一跳,差點以為在一般餐廳,因為我居然看到一堆葷菜的名稱。把視線往上移,那個分類是「Vegetarian Meat」,另一頁則是「Vegetarian Seafood」。每次看到這種東西,我都納悶,那些需要吃這種偽裝成葷食的素菜的人,是怎麼一回事?最離譜的,莫過於聽到高中同學提到,她去吃素食婚宴時,看到桌上的魚肉裡,赫然有用竹籤做成的魚刺!

因為菜單上太多這類的菜,所以我們也不免會點到。一共是四菜一湯:素黃雀、蒟蒻炒唐芹、蓮藕炒雪豆片、客家酸菜肉絲,和竹笙三絲湯。

湯最先上桌,服務生幫我們分了湯,這是唯一一道服務生會分菜的。這道湯雖清淡,可是挺好喝的。其他幾道就沒這麼清淡了。

因為我們至今沒在美國吃到好吃的素黃雀,於是點了這道來看看妙香林的功力。然而,還是不怎麼樣。所謂的素黃雀,就是用豆皮包蔬菜和素料,弄成一個黃雀形。有些人或餐廳會用炸的,而妙香林不是。雖不是用炸的,油還是挺多的。這四道菜,沒有一道是比較清爽的。在美國的華人素菜館,想吃到不油膩的菜,好像是件難事。

蓮藕是我點的,我並不滿意。通常炒菜的蓮藕,應該是嫩藕;煮湯則用老藕。然而,這道蓮藕,不夠嫩,煮湯又嫌不夠老。公公後來便跟我講古,提到某人念高中時,他們曾短暫地住在廈門街一帶,當時因此有機會去中央市場買菜。裡頭有位賣蓮藕的太太,非常厲害,只要客人說要哪一種藕,不論老或嫩,她立刻能從一灘爛泥中挖出那一種蓮藕。

素黃雀、蒟蒻炒唐芹和蓮藕炒雪豆片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芶欠太多。我並不完全反對芶欠,有些菜的確需要芶欠。然而,這幾道加了芶欠,在我看來,是做表面功夫,是做假,讓菜看起來比較油亮好看,但是熱量變高,不利健康。

最糟糕的,應該是廚子在菜裡加了味精,或者類似味精的東西。吃完這頓飯,我覺得口變得非常非常乾,想要不停地喝水。

再過幾個月,婆婆生日的時候,我看還是換別家餐廳吃飯吧!

妙香林素餐廳
Vegetarian Wok Chinese Restaurant

ADD:529 E. Valley Blvd. #128, San Gabriel, CA 91776
TEL: (626) 288-6069

由 debby 發表於 11:05 PM | 迴響 (3) | 引用

April 15, 2007

素蛋糕像發糕?——鑽石餅家

為了替吃素的公公過生日,免不了要買個蛋糕。但是,洛杉磯一帶哪裡有素蛋糕?我記得我以前從世界日報剪貼過一則新聞,提到洛杉磯的一家素食糕餅店。然而,找了半天卻找不到。婆婆說,沒關係,她知道鑽石餅家有,只是至少要在兩天前訂。於是,素蛋糕的問題解決了。

蛋糕拿回來後,我們都很期待,尤其是嗜吃甜食的公公。

在美國吃亞洲素,很難滿足口腹之慾。即使在洛杉磯這種華人很多的地方,仍相當不方便,不但店家比台北少許多,價格也不便宜。這個八吋的蛋糕,居然要27美金,差不多就是新台幣900元左右。

盒子打開後,期待值立刻下降一半。不是我要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蛋糕也要有漂亮的外表,才能勾動食慾。這個蛋糕實在很「素」,表面是純白的,除了紅色的「生日快樂」,沒有一點其他顏色的裝飾,而且,那「生日快樂」四字,寫得很醜,比小學生的字還難看。

這個蛋糕不好切,吃了才知道原因。因為口感很像發糕,比一般加了蛋的蛋糕要硬許多。雖然中間加了一些草莓,外觀與蛋糕無異,但是吃起來就是遜色許多。

聽說在西來寺附近,有間越南人開的糕餅店,也賣素蛋糕,而且口感和質地細緻許多。我沒機會吃那邊的素蛋糕,但是我記得台北蓮池閣(台北市信義路4段 153號地下1樓)的素蛋糕,比這個好吃許多。當時,剛用餐時看到甜點區有很多蛋糕,並不急著拿,等我要吃的時候,卻沒了。經歷一兩次這種狀況,後來去蓮池閣,我便記得要先拿一份蛋糕,尤其是巧克力口味的。蓮池閣的素蛋糕,吃起來口感跟一般的蛋糕無異,絕不像發糕,外觀也誘人許多。

在這麼晚的時候寫這種回憶真是自找麻煩,就算口水流滿地,也沒辦法找到替代品。唉。

由 debby 發表於 11:27 PM | 迴響 (2) | 引用

December 06, 2006

服務不及格—信義三越A4「發現越」

「發現越」的越式蝦餅許多人都說在美國可以吃到非常美味又道地的越南菜,尤其是越南河粉。雖然常在中國超市附近看到「PHO(越南河粉)」的招牌,但至今還沒有機會嘗試,因為某人知道的美味河粉,遠在費城,他對於此地越南菜,一無所知。

倒是今年九月初,我在台北信義區的「發現越」,吃了一頓越南菜。

那是一個週末午後,我臨時起意,決定晚上請全家吃飯,於是開始打電話預約餐廳。信義區的餐廳雖然多,但是這麼臨時才決定,果真很難訂到位子。我把想去的餐廳全部打過一遍,得到的回覆都是:「已經訂滿了,只能現場排隊」。信義區週末人多,無論如何,我都不想要現場排隊,於是開始找剩下的餐廳,把原本沒準備去的,也試著訂訂看。於是,我訂到了位於信義三越A4的「發現越」。

訂到之後,我居然有種不妙的感覺,為何別家都訂不到,這家卻訂得到,好像生意不太好的樣子?事出必有因。上網一查,果然看到「發現越」有惡評,有人認為這家餐廳的菜不夠道地,台味多於越南味。然而,我沒去過越南,也不認識任何越南人,無從認識「道地」的越南菜,所以,只要菜色八九不離十,對我而言,不會有太大問題。

那天我們分頭前往。弟弟比我早到,打手機告訴我,餐廳的人說我沒有訂位,而且現場等候的人很多。待我氣急敗壞趕到,往訂位簿一看,七點整的訂位者第一個明明就是我,後面寫著我的手機號碼,只是訂位人那格寫的是「陳'r」,不知道這是哪一國的寫法,總之,把我當作「陳先生」了,難怪沒有我的訂位!

我跟櫃臺帶位人員詢問,得到的答案是正在整體桌子,待會會叫我們。好吧,那就等吧!

這一等,將近十分鐘,距離我訂位的時間,已經差了快半小時,我們還被擋在門外。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沒效率,在這種熱門地區的熱門時段做生意,怎麼會慢成這樣?我忍不住又前去詢問,豈知,那個帶位小姐居然說:「啊,我正在找妳!」有嗎?我就站在旁邊,沒看到也沒聽到她叫我,只見她站在櫃臺前不動。於是,還沒坐定,我就先將這家餐廳的服務扣了不少分。

跟「瓦城」一樣,「發現越」也有特定人數的合菜。所以我們就照人數點了六菜+一湯+白飯的「品味五人合菜」,分別點了:越式蝦餅(附生菜)、越式咖哩雞(附法國麵包)、沙嗲牛肉串、蝦醬空心菜、涼拌海鮮、清蒸檸檬魚和清燉牛尾湯。

「發現越」的上菜順序非常怪異。在所有菜都還沒上桌時,要搭配蝦餅一起吃的生菜就先上桌,這使人期待蝦餅很快就要來了,而蝦餅應該是開胃菜,理所當然要在主菜之前上。沒想到,之後陸續上了涼拌海鮮、沙嗲牛肉串、蝦醬空心菜、越式咖哩雞,我弟都吃不多,他看著那盆生菜,說要留點胃給蝦餅,還不想吃別的。後來連檸檬魚都上了,所以蝦餅以外的菜全部到齊,我實在忍不住把服務生找來問,蝦餅這才上桌。而此時,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蝦餅完全失去作為開胃菜的功能。

不但上菜次序奇怪,菜的份量也很怪。這個五人合菜,好像是為了價錢,硬是配出來的,完全不顧慮人數。沙嗲牛肉串只有四串,連一人一串都分不到。而蝦餅是七或八個,又不夠一人吃兩個。至於咖哩雞,雞肉也不足五塊,若要用數量均分,有人只能分到馬鈴薯或鴨血。牛尾湯也差不多是類似的情形。若找服務生來問,他只會回答說本來就是這樣,要我們自己分配。要怎麼分配?若不是打一架,勝者吃敗者不吃,就是有人只能學習孔融讓梨的精神(不過那個人絕不是我弟),然後眼巴巴地看著別人吃,而自己沒有。

總之,菜雖然不難吃,但整個服務和餐飲內容的配套,都差勁到我還沒吃完就發誓再也不來了。我們最後還點了水果喳喳、椰香西米露和石蓮蘆薈果汁,這使得我們要付、而我認為應該扣住不給的服務費數字,又往上提升。

許多人都說信義區的餐飲價格高,但服務未與之成正比。我去過這麼多家餐廳,這是我碰過服務最差的餐廳。打分數?當然是把它當掉,給一個「F」!


「發現越」的內部裝潢

「發現越」的石蓮蘆薈果汁

「發現越」的椰香西米露

「發現越」的水果喳喳

「發現越」的牛尾湯

「發現越」的清蒸檸檬魚

「發現越」越式咖哩雞搭配的法式麵包

「發現越」的越式咖哩雞

「發現越」的蝦醬空心菜

「發現越」的沙嗲牛肉串

「發現越」的涼拌海鮮

非常越‧越式時尚料理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6號6樓
電話:02-27222565
營業時間:AM11:30~PM10:00

PS. 點入以上照片小圖,可看大圖。

由 debby 發表於 05:43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09, 2006

拒絕往來:周胖子的湯

燙完頭髮已經是八點的事了,飢腸轆轆的我,就近衝到周胖子去吃水餃,吃完就可以到對面搭公車回家。

周胖子的超大水餃照例點了牛肉水餃。周胖子餃子館裡,還有什麼比牛肉水餃更具特色的?這家的水餃不但是一般餃子店的兩倍大(所以牆上的標語說「兩口一個剛剛好」),就連餡料也不太一樣,是牛肉混芹菜和高麗菜,使得味道比較有層次,也豐富一點。

豬肉水餃的餡料相比之下,普通多了,不過是豬肉搭韭菜罷了。而我不喜歡韭菜的味道,覺得豬肉水餃遠不如牛肉水餃好吃。

Resize of DSCN0064.JPG其實我更想吃的,是牛肉或豬肉搭薺菜的水餃。

去年在LA吃到大陸來的薺菜(Shepherdspurse Herb)包子,才第一次知道薺菜的美味。這種野菜,最好的時節是春天,尤其是春雨過後採收的薺菜,所以有句話說:「三月三,薺菜賽靈丹」。薺菜據說可以降血壓,對感冒也有幫助,而在料理上,跟肉一起煮,則有吸油的功效,也會讓肉的口感變得比較清新。

奇怪的是,我查到的資料說這種植物到處都有,台灣卻幾乎未見。我所知唯一有薺菜的館子,是永康街的高記,他們有薺菜小籠包。

某人的媽媽想到薺菜水餃,也是口角生津。她說幼年時,母親好不容易在市場看到薺菜,趕緊買回來,做薺菜水餃給全家吃。往後再也沒見到台灣的市場出現薺菜了,所以薺菜水餃的美味,過了幾十年,還深深烙印在她腦海裡。

現在在台灣想吃薺菜,就去高記。在美國的話,可以去華人超市,有好幾個品牌的薺菜包子和小籠包可以買。

吃了水餃,自然要叫碗湯。讓我大大失望的是。那碗應該很家常、容易入口的青菜豆腐湯,竟是越喝越不想喝。好似加了很多味精或鮮雞精之類的人工調味料,前頭還好,喝了幾口之後,越來越鹹,讓我以為自己的舌頭泡在海水裡,鹹到快讓我捉狂。

這種館子若做得好,廚子通常會花時間煮高湯。像這種用速成的人工調味料代替的,只會得到反效果。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以後到周胖子,絕對不會再叫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15 PM | 迴響 (2) | 引用

September 28, 2006

貴死人不償命——遠企壹咖啡

「吃到飽」實在不是好的飲食方式。那些價格較低的buffet,選擇往往不多,食物也不怎麼好吃。但buffet的迷思正在於,那些選擇多,以及擁有較高級食材的buffet,價格都不低,其實人的食量有限,眼花撩亂之際,吃到的非常有限。若不顧胃容量,硬是吃下大於平日份量的食物,對健康又有害。

這陣子吃過最貴的buffet莫過於遠企的壹咖啡,就是國中同學會那次。假日的午餐居然索價近千元!我覺得這頓飯非常傷荷包,因為兩點結束,而我由於上氣功課,一點才到,再加上多數時間顧著講話,我吃東西的速度向來也不快,根本沒吃到什麼。事後聽說選這場地的人被另一個同學抱怨,說壹咖啡又貴又遠,而且同學會的重點不是吃!

若持遠銀白金卡,四人以下,一人免餐費(10%的服務費照收)。四人以上,則是總金額打八折。所以拜美艷同學的遠銀卡之賜,我們這頓飯打了八折。由於負擔老師的餐費,我們每個人還是得掏出一張千元大鈔。

奇怪的是,即使這麼貴,壹咖啡還是客滿的,而且以年輕人居多。在百業蕭條的時候,不得不感嘆,果真只有餐飲業一枝獨秀啊!所以若有人說,台灣人再窮,還是捨得吃,一點都不為過。

遠企的壹咖啡先前號稱花費數千萬投入裝潢,各國料理都可吃到。的確,我繞了一圈,心花怒放之際,真的不知該吃什麼。美艷同學拿了印度餅和佐料,告訴我不好吃。雖然很好奇印度食物是怎麼一回事,但聽到「不好吃」,我自然打退堂鼓。

若要使荷包稍微止血,應該從昂貴且稀少的食材下手。所以我去拿了生蠔和生魚片。看到肉還在流動的生蠔,其他人通通望之卻步,覺得我夠大膽,願意冒險。牛肉之類的,也列入回本名單,只是我胃口不大,吃不了那麼多,就放棄了。

壹咖啡還有一個特色,是巧克力噴泉。噴泉四周有許多水果、棉花糖等,供人沾取巧克力食用。但這個巧克力噴泉讓我們都感失望,因為不會快速凝固,沾在水果上,巧克力滴個不停,一不小心會弄髒衣服。食物好吃很重要,讓人可以自在、優雅地吃,也很要緊。

懷孕五個月的同學一看到蛋糕甜點就陷入迷魂陣中,毫無顧忌地拿了許多塊,吃個不停。我認為這些甜點就是壹咖啡這種高價buffet業者用來攤平只找昂貴食材下手的消費者成本的伎倆。甜點的成本和價格都相對較低,但是又容易使人飽脹,只要拿甜點的人越多,buffet業者就賺越多。其實這種人應該去吃下午茶就好,比較划算。

兩點快到前,一堆年輕人排隊等著拿Haggen-Dazs的冰淇淋。我很快地盤算一下,覺得他們若很喜歡冰淇淋,應該去敦化南路的Haggen-Dazs直營店就好,若花一千塊吃頓飯,重點在冰淇淋,就太划不來了。畢竟消費者也應該做成本控管啊!

要離開前,看到剩下的食物都陸續包上保鮮膜。打量這些「剩菜」,我因此發覺壹咖啡跟其他buffet有一點不一樣:他們比其他的buffet都注重食物的門面,即便是所剩不多了,還是會有人把它弄得美美的。妳不能否認,這是壹咖啡食物的保值之道,因為有好看的樣子,才會使人前去取用啊!

從遠東飯店六樓往下望

壹咖啡的門面

壹咖啡的沙拉

遠企壹咖啡不知名的甜點

Haggen-Dazs直營店
敦南旗艦店:敦化南路一段173號
電話:(02) 2776-9553

壹咖啡(遠企)
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201號6樓
電話:(02) 2704-5752

由 debby 發表於 03:39 PM | 迴響 (1) | 引用

February 02, 2006

彭園疑題:湖南米粉等同台式河粉?

Pengs1.jpg忘了多久以前,聽說《經典湘菜:200道正宗菜色全新演出》賣得不錯時,非常訝異。湘菜?為什麼突然引起台灣人的興趣呢?

過去因為歷史的偶然,台灣獨天得厚,齊聚各種外省菜、外國菜,在中國大陸政治氣氛肅殺的年代,甚至保留了中國大陸難存的老廚師手藝。但這幾年來,台北街頭的外省菜館子少了許多,勉強存活的,也難以恢復往昔門庭若市的盛況。不管是外省老廚子和老顧客的凋零,或是被政治氣氛影響,總之,外國菜和台菜,聲勢總是大過外省菜。

中國四大菜系裡,尤以港式粵菜受到台灣人的喜愛,畢竟台灣本有許多廣東移民。小時候熱門的港式茶樓,沈寂一段時日後,在這兩、三年,突然又像鹹魚般翻身,重新吸引新一批年輕客人。糖朝開了第二家,南京東路上一堆以「○星」為名號的港式餐廳……在在見證這一波港式飲食熱。再來當然是江浙菜,拜上海成為中國大陸投資焦點所賜,同是沿海城市,美食的傳播顯得快速多了。我隨手翻開美食名片簿,敘香園的名片就寫著「江浙名菜‧港式飲茶」,一口氣包了兩種熱門菜系,有雄心要擴大客源,但也顯得不那麼純粹。然而,那兩種菜系顯得有來頭多了,餐廳有理由主攻這兩項。將中國菜系擴大成八大菜系後才出線的湘菜,為何引人注意呢?Pengs2.JPG

問題還沒得到解答,目前台灣連鎖規模較大湘菜館子「彭園」,在附近的Att-oui樓上開幕了。某人剛回台北時,臨時也不知道要帶他去哪。突然想到北京出生的前前前任大老闆,每次請客都要琢磨半天,有次就請在第一飯店二樓的彭園,想來不至於太差,很快就決定便帶他去彭園吃一頓,當作聖誕快樂餐。

意外地擁擠,開幕行情大抵如此。這時考驗的則是服務水準,當天的狀況,可以說不及格,凌亂又慌張,像是一堆新手臨時上陣似的。餐飲業最難的是人,果真如此。多半都是一家子扶老攜幼前來,從口音判斷,不只是外省人,也有台灣閩南人前來。我想,對某些人,不管省籍,彭園算是中上等的餐廳。後來接到一張台灣閩南人的喜帖,就是選在林森北路的彭園。

我們簡單點了三、四個菜,牛肉片、糖醋豬肉、炒青菜和米粉。我的食物禁忌太多,點菜時覺得非常棘手,好吃的都沒法點。不小心點了一個鴨掌,正要開動時,才想起我不能吃鴨肉,只好推給某人。Pengs3.JPG

據聞,湘菜的傳統特色是:辣椒、燻、臘。辣椒我不吃,臘肉不健康,也不碰。燻肉看狀況決定吃不吃。只能說,我的健康決定我不是吃正宗湘菜的料。雖然有些小點看來不錯,但當日生意太好,想吃的都沒了,所以下次再說。

牛肉片不錯,糖醋則顯得味道太甜、過膩,只好猛灌茶,炒青菜吃不出特別之處。慢吞吞不見影子的是米粉,其他的菜差不多都吃完了,主食卻還遲遲不上,讓我們飢腸轆轆,這裡上菜次序實在匪夷所思。先是有個侍者送了河粉來,我們說沒點,她慌張地端走。之後另一名男子端了過來,我們再次強調我們點的是米粉。但不一會,他又端過來,說湖南的米粉就是這樣,不是台灣的(細)米粉。Pengs4.JPG

我疑惑地望向坐在我對面、回過家鄉的湖南人,他覺得對方硬凹,欺負台灣人沒見過湖南米粉,但是剛下飛機,睡眠不足,懶得找那人過來討教。我就是那個沒見過湖南米粉的台灣人。最後我們還是把那盤不知道是湖南米粉,還是台式河粉的東西吃掉。

桌上有個小塑膠裝置,照上面的說明,應該是按鈕,就有人會過來結帳,但等半天都沒人過來,只好出去結了這頓沒吃飽,也不算好吃,留了一個疑題,卻花了一千七的超級昂貴中餐。某人事後說,再也不去彭園了。

究竟湖南米粉長得什麼樣?既然沒有湖南人拿照片給我看,只好自行請教Google老師,看看這道彭園出的題目,是怎麼一回事。研究了一會,發現湖南米粉的確和台灣所見的米粉不同,稍粗,但不至於像河粉那樣寬。Pengs6.JPG

若叫現在的湖南廚師來彭園,一定會說彭園的菜跟正宗湘菜不一樣,因為口味有所調整。但是用台式河粉代替湖南米粉,似乎就說不過去。現在兩岸和資訊交流都這麼發達,拿冒牌貨來充數,很容易被消費者發現。

急速擴張的彭園,顯然有許多功夫還得細細琢磨。好的餐館就像好菜,是要花時間和下功夫來培養的。


Pengs5.JPG彭園會館

忠孝店
電話:2528-8122
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297號5、6樓

南京店:
電話:2541-9102
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63號(第一飯店2樓)

林森店:2551-9157
羅斯店:2351-5731
三重店:8982-1366
板橋店:2250-7568
新竹店:(03)534-7222

由 debby 發表於 06:34 PM | 迴響 (3) | 引用

December 29, 2005

主客觀的落差—鴻圓客家菜

今年九月以前,也就是在這個Blog還沒因為事故而三不五時無預警停站之前,每天大概有七、八百人(多到嚇人)來瀏覽,其中大都是看關於餐廳的資訊。友人說,因為這種資訊最實用,每天總要吃飯嘛,要是聽人說哪間店,就想上網一查,看看有沒有人談論,然後找個地址一探究竟。

這類的資訊,品質如何,就很難說了。尤其是某些店家會上網巡邏,一發現不利自己的資訊,就拼命發動咒罵攻擊,讓人非常困擾。但是,若只是一味地說好話,或是吃不出所以然而大肆讚揚,那麼,受害的,恐怕是想藉網路文章來求得實情的人吧。而我,意外地成了這種受害者。

話說原本想在聖誕節晚上訂桐花客家料理的,考慮到民生東路太遙遠,後來找了網路文章,包括Blog和電視節目的紀錄,改訂安和路的鴻圓客家餐廳。

這家餐廳的門面雖不小,但布置不怎樣。如果菜好吃,這些其實可以不必計較,所以也沒想太多。坐下沒多久,就把菜點好了。

小菜是辣椒捲肉。我不吃辣,自然一點都不碰。小弟興沖沖地夾來吃,臉立刻扭曲成一團,另外兩個人疑惑地說:「不辣啊!」「辣的都在我這了啦!」

第一個上來的是美濃粄條。我一看就皺眉頭。這哪是「粄」條?「粄條」應該是米做的,這道擺明是太白粉做的。男友笑我,還沒開始吃就嫌了。可是對一個吃慣米做粄條的人來說,看到假貨,尤其是在客家餐廳,而不是其他隨便的路邊小店,還是不太愉快。

某人最期待的客家小炒稍後上來。爹一吃,立刻說,魷魚不夠硬。媽則說,沒有外婆做的好吃,火候拿捏地不恰當。

薑絲炒大腸的份量之少,則讓所有人意外,大腸根本沒幾塊。

倒是玉米餵的黃皮土雞讓大家都稱讚,沾上當季的酸甜金橘醬,很快就盤底朝天。

吃這種合菜,我一定會說要有青菜。媽媽點了滑蛋過貓。菜上來時,我暗叫不妙,蛋全部糊在青菜上,分不開了,偏偏我現在不能吃蛋。後來只好不顧副作用,勉強吃一些。

田雞蛤蜊湯很鮮美,只是天冷,湯涼得快,一旦溫度下降,就不好喝了。因為溫度不足,美味程度下降的是飯後的芋頭西米露。所有人都很失望:「怎麼是冷的?」

用餐到一半,發現這家餐廳人聲鼎沸,生意很好。但這跟餐廳的菜色未必絕對相關。以後去別家餐廳好了。

身上本來帶著相機,一拿出來就發現「battery exhausted」,一張都沒拍到。不過,這幾道菜過於油滑,也不夠好看。

上回去客家美食嘉年華時,看著飯店大廚做的客家菜,我拿著相機在旁邊納悶,除了外面的餐具,菜本身為何不怎麼上相?或許以前的人吃鹹菜之類的機會多,現在時代不一樣了,該有人出來把客家菜創新一下吧。


鴻圓客家餐廳
地址:台北市安和路2段171巷21號
電話:(02)23784843

由 debby 發表於 12:16 A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27, 2004

不專業的台式義大利餐廳—格爾思

前些時日經過這家新開的店,還在裝潢。看著「義式美食料理」幾字的招牌,再看看那種裝潢,用大片的透明落地玻璃,大老遠就可以看到店裡有什麼人。心裡納悶無比:這是哪門子的義式餐廳?比巴里島的義大利餐廳還要不義大利。看起來分明就是台式餐廳,儘管賣的(可能)是義大利菜。

衝著新鮮,仍前去光顧。菜單上有行字,說只要1200,就可以吃19道東西,建議4到5人來吃。對我們3人來說,似乎是多了點。或許有些人以為五個人吃這樣的份量也嫌多,但別過度期待,菜上來就知道,其實每盤的份量都不算多,比「輕食」餐廳多一點。我們要懷疑的是,這麼小的桌子,怎麼放得下那麼多菜?

這裡的上菜順序真是讓人搖頭嘆息的不專業。先上一道前菜——培根蘆筍,然後上了我點的主菜——青醬雞肉義大利麵,接著又是前菜——淡菜,下面又是義大利麵……而且上菜速度之快,桌子不大,擺了三盤幾乎就擺不下了,我們只好忙著把盤子挪來挪去,一面還要記得吃快點,因為下一道又要上來了。在義大利的時候,要是有餐廳上菜快一點,我們就會覺得老闆簡直就是要趕人,義大利菜就是要慢慢吃、慢慢品嚐,喝點小酒,和友人閒扯,這才叫享受美食與人生。這裡其實還很多空位,但仍以趕人的速度在上菜,快到讓我們懷疑這裡的菜是不是事先做好,等客人點了,立刻微波端出?讓我們吃得很有壓力,完全破壞義大利菜的精神。

更令人詫異的是服務生的無知。點了一瓶白酒,遲遲不上,都已經吃完好幾道了。招手請服務生送上來,她竟然充滿疑問地回答:「現在就要送嗎?」這裡的服務生到底有沒有一點基本的西餐知識呢?如果白酒不是佐餐,難道要等我們吃完再打包帶走?或許打工一族實在太多,老闆也隨便,沒施以員工訓練,所以造就這種低劣、欠缺專業的服務水準。

隔壁西藥房的老闆稱讚這裡的披薩好吃。但其實不及格。光是皮就十分差勁,而且完全沒切就端上來,讓人錯愕不已。明明是鹹的,卻在上頭澆了不少蜂蜜,分明是某種可怕的台式口味。道地的義大利披薩只有過鹹,沒有這麼甜膩的。應該去吃Mr. Paco的。弄到最後,友人說,這頓吃到唯一好吃的,是那瓶用來澆在披薩上的辣醬。讓人無言以對。

最後的甜點上來,我點的奶酪以一個高腳杯裝著,那個杯子的「腳」弄成屈膝狀,看來有點好笑。哎,留給自己一個還能保持好心情走出這家店的理由,這裡的甜點勉強可以。


格爾思義式美食餐廳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559巷32號(松山高中停車場對面)
電話:2756-0808

由 debby 發表於 11:23 PM | 迴響 (6) | 引用

December 19, 2004

第三代虱目魚丸,此生無緣了

第三代虱目魚丸@台南到了台南,總有許多小吃可以選擇。我向來百無禁忌,有什麼就吃什麼,連蛇肉都見過,台南的小吃其實都不算什麼,高興吃什麼就吃什麼,不用擔心。直到最近。

三週前在台南,一群人說要去吃第三代虱目魚丸,我也興高采烈地去了。八月到台南時,第一次嘗試,對於第三代小小間的店面,始終坐滿客人,以及魚丸種類之多,而有初次印象。據說只賣到中午,要是晚了,東西賣完,也沒得吃。

這次照例吃了80元的招牌綜合湯(還是100元的超級綜合湯?),內含三色魚丸,還有什麼脆腸、粉蒸、燕餃、魚皮、魚肚的,我至今仍弄不清楚粉蒸、脆腸是什麼東西。也吃了魯肉飯,雖然肥滋滋的肥肉油亮亮的,讓我覺得有點驚心,還是吃完了。軟軟的肥肉加上QQ米粒的口感,加上一點香菜的調劑,自然是很容易入口。但是想到一碗的熱量不知有多少,絕對不敢多吃。那裡的燙青菜,照例澆了肥豬肉湯汁,聞起來很香,但同樣不適合多吃。

80元的招牌綜合湯八月的時候,吃完還前往附近的莉莉冰果室吃水果挫冰。因此第二天要搭飛機回台北前,腹瀉一次,W知道後,便認為是「冷熱交攻」的結果。但十一月底並沒去莉莉冰果室,兩三小時後,開始經歷十數次的腹瀉,讓我整個人進入虛脫狀態,生不如死。其他人則完全沒事。

因此後來學姐同事便說:「妳以後不要去吃第三代了,說不定魚丸裡面有讓妳腸胃過敏或什麼的成分。」這很容易做到,在十三個月間去了三次台南之後,近期一點都不想再去台南了。

沒想到,兩個多小時前,急性腸胃炎再度發作。想了想,中午吃了魚丸湯,難道又是魚丸作祟?

在想到罪魁禍首應該是魚丸後,我再度連上了雅虎奇摩……,呃,google才對。然後在漁業署找到這麼一個短短的幾行消息:「香港海鷗形菌,全球新菌屬。港大醫學院2001年發現首宗個案,病人進食淡水魚致腸胃炎,嚴重者每天腹瀉30次達90天。(93.6.13中央日報6版)」

真是太可怕了,每天腹瀉三十次,這還能活嗎?我自從今晚急性腸胃炎再度發作以來,已經腹瀉三次,在重感冒的狀態下,特別難受。在提心吊膽的情況下,勉強吃了幾片白吐司。阿彌陀佛,希望明早有力氣走出家門去看醫生。下午還有重要工作呢,唉。

不管是海鷗形菌或是魚丸本身的成分,我決定這輩子不要輕易碰魚丸,就連貢丸,大概都要放在我的禁食名單。不然,三不五時在重要工作前得到急性腸胃炎,真是讓人沮喪。


地址:台南市府前路一段210號
電話:220-9539

由 debby 發表於 09:57 PM | 迴響 (4) | 引用

August 16, 2003

[不推薦] 吉庵日本料理

大安路一段19巷8號1樓
電話:(02) 2740-7776
營業時間:11:30am~2:00pm﹔5:30pm~9:30pm

讓人覺得「吃裝潢」的日本料理店,老闆是日本人,所以訂價大約也跟日本看齊。

網路上說價格中等,但或許是叫了清酒(瓶子真不專業)的緣故,價格偏高。

握壽司比較多人推薦,是比較好的部分。山要麵線不錯,把山藥弄成細條麵線狀,口感佳的原因來自那份有納豆的佐料。海藻沙拉也挺特別的。

比目魚生魚片太遜了,不夠薄、不夠新鮮,對嗜吃生魚片的我來說,還不如去榮松日本料理店(台北市新生北路一段27號)。

總之,去過就不會想去第二次。

由 debby 發表於 05:10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