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3, 2016

有些酒不能喝,有些菜不能吃--Karma Indian Cuisine

前兩年在本地圖書館看到22本「神之雫」漫畫,是台灣尖端出版社出的,於是非常興奮地陸續借回家。看了才知道這是講有超能力的人的故事。男主角神咲雫每次一喝酒,就會被噴射到想像花園去,腦子裡會產生葡萄酒原料生成的環境和氛圍,還能在雪地裡聞到大老遠的酒味,真是一個農業奇才,舉世難有。

像我這種對酒一竅不通的人,是不可能喝了酒就在腦子裡產生各種畫面,但是我倒是體會過食物和酒的錯誤搭配的可怕。

有回某人帶我們到一家印度餐廳,他說是和他很麻吉的印度同事推薦的。那間餐廳的午餐是吃到飽的形式,店內裝潢比其他吃到飽印度餐廳好一些。一進去,侍者就問我們要點甚麼飲料,他們的可樂、雪碧和香檳是免費的,於是某人幫我點了香檳。

我吃了一些東西後,喝了一小口香檳。香檳入口之後,我差點叫救命。因為香檳所經之處,味蕾上的印度香料馬上發臭,食物的味道變得很可怕。「神之雫」漫畫裡,把食物和酒的搭配稱為「結婚」。印度料理和這種香檳應該算是不和睦的怨偶吧,希望它們早點離婚,省得禍害世人。經此一樁,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想去那家餐廳吃飯。

幾個月前二度光顧,只敢點水。前兩天再去,想要確認一下之前的感覺,也好奇他們有沒有換不同牌子,於是再度點了香檳。這次的結果,跟上回一樣,所以喝得很痛苦。更痛苦的是,吃到好幾種東西都讓我覺得舌頭要壞了。例如長得像炸丸子的Gulab jamun,甜得要命,吃一個都嫌太多。胡蘿蔔做的甜點Gajar ka Halwa一樣甜到我吃了一口就不想再吃。還有一種白糖糕,甜到連嗜吃甜食的小J吃了一塊就說他不想吃了,偏偏他拿了好幾塊,某人只好幫他解決。某人邊吃邊說:「大概糖很便宜吧!」

後來我去拿Mango Chutney,看起來像芒果醬,理所當然以為是甜的,沒想到一吃,我的舌頭差點被鹹壞,有種要得腎臟病的感覺。我跟某人說:「難道鹽也很便宜?」然後我去拿了Mint Chutney,心想:總不會運氣這麼差,每個都很難吃吧?可是,我的運氣就是這麼差,這個薄荷醬一樣鹹到不行。 舌頭快壞掉的我,愁眉苦臉地說:「再也不要來了!」某人說:「妳可以不吃這些東西啊!小J很喜歡這裡的Tandoori chicken。」我聽了很難過,只為了Tandoori chicken而來,我做不到。還是大熊湖山上的那間喜馬拉雅餐廳比較好吃。

他們在門口放了一種混有薰衣草、彩色糖粒和一些我不認得香料的混合物,通常客人會舀一把放在手上吃掉,消除口中的食物味道。但我認為,吃完印度菜後,趕緊回家用薄荷牙膏徹底刷牙比較有用,那些印度香料似乎特別容易產生難聞的氣味。

到了晚上,某人終於同意,以後還是少去這家餐廳為妙。因為他和小P都鬧肚子。他說四個人吃到飽只要三十塊,還有肉。幾乎都是蔬菜的souplantation,同樣是吃到飽,四個人也差不多要三十塊。我說,搞不好印度餐廳的肉是那種不新鮮、快壞掉的,調味那麼重,很難吃出來,所以才這麼便宜。有些餐廳真不能隨便去啊。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3, 2016 08:48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