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 2012

養蚯蚓和堆肥的頭兩週

小J這兩天告訴我,他喜歡夏天,不喜歡冬天。因為冬天的傍晚,不能去院子玩。最近只要某人回家,他們就爆出一陣歡呼,因為爸爸會帶他們去院子玩。某人去弄蚯蚓培養箱的蚯蚓、攪堆肥桶的材料,兩個小男生在院子用粉筆(Sidewalk Chalk)畫水泥地、拿堆肥筒的大紙箱當房子玩、騎滑板車等,有時小J還會幫忙用剪刀把空心菜梗剪得小小的,以便爸爸拿去餵蚯蚓,或者幫忙掃地(我們沒教過他也沒要他掃)、轉堆肥桶。小P不懂事,常把我花盆裡的土倒出來當沙玩,不然就是去弄草莓、藍莓和黑莓,製造動亂。

本來養蚯蚓和堆肥是我的主意,不過後來某人投入的時間比我多。

我在Youtube看了很多關於蚯蚓堆肥的影片和資料後,最後還是買了現成的蚯蚓培養箱(Worm Factory Worm Composter),因為某人不想拿塑膠箱來鑽洞,而且蚯蚓土(earthworm castings)很貴。如果自己利用廚餘和蚯蚓製造蚯蚓糞肥,長期來看,買這些工具應該不算貴,而且環保減碳又對我的植物有益。不過買了這款Worm Factory之後,某人說應該買Worm Factory 360的,因為它底層架高,要處理比較方便,設計有稍微改良,而且附件比較多。當初是因為這款價錢比較高,然後有人說材質不好,所以沒買。後來才發現Youtube上發佈這款的使用心得的人似乎比較多。

培養箱還沒送到,某人就催著我買蚯蚓。問了Home Depot,他們沒賣蚯蚓。這種活物似乎不是很多店會賣,我找本地釣具店也沒找到(據會釣魚的人說,不是每種魚都需要用蚯蚓當餌)。最後我只好在amazon上跟賓州的Uncle Jim's Worm Farm訂一千隻蚯蚓。一兩年前一些美西的人對這間蚯蚓商留下很不好的評價,因為蚯蚓送到時,都死了一堆,還發臭,還有人說數量不足。考慮了很久,因為沒找到其他更好的選擇,近期評價也還好,我在一個週六晚上下單,心想他們這樣週一就可以寄出,比較不會有蚯蚓卡在路上餓死的事吧。不過之後才發現一些人的評論和他們網站提到,他們只有週一出貨。沒想到他們週日晚間就發出貨通知給我,說蚯蚓已經上路了。提心吊膽等了幾天,週三中午郵差終於把蚯蚓送到。

在這之前,蚯蚓箱早一步到我們家。其中附的說明書提到,最好在當地買蚯蚓,因為蚯蚓對運輸會感到不適,一開始不會立刻上工,大概要七天的時間恢復。他們提供一個可以找本地蚯蚓商的網址:www.findworms.com。我們才從上面發現這一帶原來有蚯蚓商。只是那間店似乎沒有實體店面,只透過電話和網路行銷,他們會把蟲寄出來。不過賓州蚯蚓及時到,我們就暫時沒跟這間店聯絡了。

Uncle Jim's Worm Farm的的紙箱裡有個不織布袋,略有濕氣。我把袋中所有「東西」倒到某人準備好的蚯蚓箱裡,然後把早就準備好的廚餘加一些進去。不過某人從電話中得知,利用午休時間火速帶著咖啡渣趕回來,深怕我沒弄好,把蚯蚓弄死。

本來以為這一千隻蚯蚓可以迅速地消除我們每天的蔬果廚餘。偏偏一千隻蚯蚓其實食量不大。書上說,蚯蚓一天會吃下跟牠們體重相當或者一半(兩種說法都有)的食物。我們收到的一千隻蚯蚓似乎只有一磅左右,都是很小很小的蚯蚓。Uncle Jim's Worm Farm的說明書提到,牠們在旅途中會脫水減重,要一週才能恢復。經過一週之後,牠們實際總重多少,我們無法測量,從食物消耗速度來看,實在不如預期。這可能是因為牠們的確不喜歡旅行,也可能是因為要適應環境,以及適應沒事就要去看牠們的男主人。這當中某人曾說過好幾次應該再買一千隻蚯蚓,不過最近我們滿忙的,本地那間店家只有週一到週五的八到四點可以用電話聯絡,等到假日我們有空時,他們休息,就只好做罷。

買了蚯蚓培養箱之後,我們陸續買了不鏽鋼的廚餘桶和滾筒堆肥桶Envirocycle。大部分的廚餘桶都滿小的,我買的只有一加侖,我們家的蔬果廚餘不算特別多,兩三天就裝滿了。蚯蚓吃不完和不能吃的廚餘該怎麼辦?這是我們只好再買一個堆肥桶的原因。否則廚餘滿出來,會造成很多果蠅到處飛。而且夏天到了,這些廚餘必須妥善處理,不然會發臭,會造成衛生問題。美國堆肥桶有很多形式,因為我們院子小,而且不想要開放式那種,就買了一個可以做熱堆的滾筒式堆肥桶。Envirocycle比其他款滾筒式材質好,而且可以收集肥水,Youtube上的影片看來簡單易用,產生堆肥速度也比較快,所以我們忍痛投資這款。附加價值是裝這個堆肥桶的紙箱,因為夠大,兩個小男生都可以擠進去,他們在裡頭玩得不亦樂乎。

買了Envirocycle之後,某人同事說本地市政府有提供免費堆肥桶,只要出二十元運費就好。我上網看了一下,那是開放式堆肥桶,如果不放在草地上,就只能放到水泥地上,一方面搬家時很麻煩,另一方面是會有各種昆蟲和動物進出,所以就算免費也不考慮。

有了Envirocycle以後,我們多的素廚餘和院子垃圾就可以放到裡頭堆肥。整天玩玩具垃圾桶、期待看到垃圾車的小J因此很關心,是不是以後就不需要院子垃圾桶了?我覺得可以考慮,因為附近好些鄰居從不推院子垃圾桶,說不定就在後院做堆肥。不過某人說還是需要,偶爾院子垃圾的量是堆肥桶消化不掉的,像修過樹之後,那些大型枝葉還是要用垃圾桶送出去。

養這一千隻蚯蚓的頭十天,某人常幫蚯蚓排除各種居住問題。一開始我們給太多食物了,而且水果居多,造成牠們居住環境太濕又太酸,然後就生了蛆和果蠅,還有點發臭。所以就調整食物配方,不要給太多水果,咖啡渣也少用,然後加些碎蛋殼,中和酸鹼值。某人查了網路資料,利用蘋果西打醋做了會吸引果蠅,然後把牠們淹死的陷阱。過濕問題困擾我們好一陣子,某人換紙、加紙,弄了好多回,換下來的碎紙就丟到堆肥桶。再來因為牠們往下鑽的天性(鳥和一些動物會挖土找蚯蚓吃),某人常要把掉到底層的蚯蚓移回有食物那層。雖然初期肥水非常少,可是前幾天居然有一隻蚯蚓淹死在肥水裡。所以某人每天都去檢查,把肥水排空。這兩天似乎情況好轉,蚯蚓比較認真工作,有些蚯蚓開始變肥了。

為了Envirocycle,某人買了可以測堆肥溫度的溫度計,每天都在納悶堆肥的溫度怎麼不夠。目前推測是發酵程度不夠,因為腐化緩慢的棕色材料(碳)太多,腐化快速的綠色材料(氮)太少。也許過一陣子,天氣轉熱之後,會有所幫助吧。

此外,之前把空心菜的梗子埋到土裡,想要當堆肥。沒想到那些梗子紛紛長出新的嫩葉,原來空心菜真的不難插枝復活。看來改天應該把它們改種到合適的地方,如果量多,也許哪天就可以湊出一小盤空心菜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52 PM | 迴響 (0)

June 19, 2012

帶小孩上親子課的體會

去年八月,由於小P遲遲沒有想走路的跡象,我想讓同儕刺激他走路,於是幫他報名了兩堂親子課,一堂是我們附近的活動中心,就是以前小J上過的T老師班。另一堂課是成人學校附屬親子學校的一歲班。

等小J上活動中心的Pre-K班後,他班上一個中美混血女同學的中國媽媽跟我提到,活動中心另一個教兩歲半到三歲班的S老師比較好。她覺得T老師教法很粗,不會主動關心小孩的需求。S老師就很細膩,注意到她女兒很內向害羞,會常常稱讚她,讓小孩有信心。下課後會主動跟家長說小孩的狀況和進展。之前我也聽另一個淡水來的媽媽提到,她兒子上過兩個老師的課,比較喜歡S老師,大概因為S老師很溫柔,T老師則像她一樣作風比較陽剛。

我那時才知道,原來幼兒班的老師可以有這麼大的差異,應該讓小孩多上不同老師的課,以便找到最適合他的老師。不過知道的有點晚,小J已經過完那個階段,正在進行和接下來的階段,就沒那麼多選擇,也不見得是我們可以選的。倒是小P猶有可為之處。

帶著小P上完一學期T老師的課,我就沒再報過她的課了。因為小P還要上唱遊課(Kindermusik),再加兩堂親子課,我覺得快累死了,而且沒什麼時間去買菜,帶小孩上課和接送小孩,實在很花時間和體力。既然上過一次T老師的課,再上一次聽類似的內容,多少會覺得無聊,因為她連笑話都可以一成不變(萬年講綱啊)。雖然她曾在課堂上說過,如果媽媽們已經帶小孩上過一次她的課,第二次也許會無聊,但小孩不會,因為他們是第一次來,而且這年紀對重複的事(玩玩具、勞作和circle time),不會感到無聊。可是和親子學校的相比,小P似乎也覺得T老師的課沒那麼有意思。

或許這樣比不完全公平,因為親子學校的課長達三小時(我們只待兩個多小時),活動中心的課只有一個多小時,在課程安排上,本來就不同。親子學校因為場地固定,玩具比較多(很多家長會把家裡不要的玩具捐出來)。活動中心因為教室供不同老師輪流用同一間教室,設備就必須精簡,以便移動。

但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是,親子學校的祖母級B老師不但相關知識豐富,對小孩很有愛心和熱誠,對家長也同樣關心。她知道我有兩個小孩,有時會問我小J的狀況,如果我碰到難題,她會提出一些看法和建議。有回我因為小J在學校碰到問題,講一講都快哭出來了,她不吝於給我擁抱和關懷,以過來人的身份(她是兩個兒子的媽,大兒子成長過程也不是很順)提供經驗。

人在當下常對於擁有的幸福沒有感覺。B老師的好,雖然之前上課時多少會體會,但真正的體認是上完她的課之後。今天我帶小P去另一間活動中心上一堂幫助兩歲小孩上Preschool的課,發現不同的老師作風居然可以差這麼多。這堂課讓我覺得有具體目標(例如為Preschool或幼稚園做準備)的課,似乎都比較沒注意個體需求,讓那些比較小或發展比較慢的小孩覺得跟不上、沒意思。這是兩歲的班,照理不應該有這種感覺,因為大人能要求兩歲小孩什麼?小孩的發展是大人推不來的。雖然老師還是和顏悅色,可是我能感覺到她有點推促小孩的發展。忍不住在心裡想:B老師不會這樣,親子學校兩歲班的其他老師應該也不會這樣。

好在這堂課只有四十五分鐘,一共上八次而已。等到九月,我們就回親子學校上課了。然後再過幾個月,小P就可以去上S老師的單飛班,看看他喜歡不喜歡S老師,以及S老師的教法適不適合他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23 PM | 迴響 (0)

June 13, 2012

第一階段的語言治療

小J針對K音的語言治療因為暑假的到來,而宣告暫停。從四月底到五月底,一共上十一次課,總共是五個半小時。感謝加州政府的德政,我們沒付半毛錢(畢竟羊毛出在羊身上)。

由於上課時間很短,回家的功課也很簡單,頭兩週我有點懷疑這個語言治療要做多久才看得出進展。不過治療師有次跟我說,一開始的難度最高,他們得花點時間才進入狀況,所以成效比較慢。之後就比較快了。我剛開始認為是舌頭和肌肉的強度和訓練不足(他現在還會要求將青菜剪斷,不肯吃梗子和莖等稍硬的部分),導致他發音有問題。但是治療師說是腦部的發展問題,他需要一些改善認知的時間。

剛開始上課的時候,治療師在一張畫了階梯的紙上,寫下十二階段的練習。最早的是嘴巴的練習,其次是K本身的發音,再來是K加母音的練習,然後是K在字首的練習,緊接著是K在字中和字尾的練習,之後是K在詞中的練習,後面是K在短句、長句、短故事中的練習,最後兩階是不同速度的練習和綜合練習。據說完成十二階的語言治療需要一年的時間。小J這階段只做到字尾的練習。

這個治療讓我體會美式教育的靈活。一開始的發音練習,並不是師生兩人對坐,然後半小時都在K、K、K、K、K、K個不停。治療師在紙上畫了一個空心的大K,讓小J在裡頭貼了好多有魚的小貼紙,然後教小J練習發音。第二堂的功課是跟著小星星的旋律發K的音,一天一到兩次就好。治療師強調,每天一點點的練習,久了就會有成效。所以不要因為小孩發音不正確,就讓他花了很長時間做練習,像被處罰一樣。基本上這個練習是讓他們像玩一樣地完成。之後的練習也都是每個字或發音三次就好。

這對我們來說,是知易行難。因為他的發音不標準,很想讓他多練習幾遍,不然很懷疑有什麼成效。有晚某人就讓小J發某個字的音發了很久,從樓下發到樓上的浴室,連我都覺得花太多時間了。隔天我跟治療師提到這狀況,她說不要這樣,會讓小孩有很大的壓力,甚至產生抗拒練習的心態,我們就比較遵照治療師的指示,三次就好。至於我們對他發音練習不正確的憂慮,治療師說他還在學,慢慢就會比較正確了。

後面的課堂,治療師讓小J在紙上貼了單字圖片,然後加以練習。所以這堂課是手、嘴、腦的練習,沒讓他閒著。本來我還擔心他沒上基督教Preschool後,一週只上三個半天的課,好像太閒了,他學英文的時間變短。開始做這個語言治療後,他恢復五天早上都有課上,我也就不再幫他找另一個學校。雖然這兩天上課時間很短,或許是一對一上課讓他比較專心的關係,上了幾堂課之後,某人覺得小J的英文似乎有進步。不過治療師說他欠缺詞彙,不知道一些基本單字的意思,需要多給他一點詞彙,英文童謠就是最好的詞彙來源,後來他有個練習就是每天唱英文版的「小星星」。治療師發現小J的K和T的發音很接近之後,在選單字時,刻意把有T的全部刪除,避免小J混淆。所以他們不是用同一套教材來教有類似問題的小孩。

治療師甚至把遊戲帶進發音練習裡。在最後兩次上課和回家功課,她讓小J用字卡玩記憶和釣魚游戲。小J就可以一邊翻牌,一邊練習發音,甚至鍛鍊記憶。她在小J的功課夾裡放了兩個用不同顏色紙做的卡套。倒是我們不知道釣魚游戲怎麼玩,上網查了才知道。

這堂課真的滿有意思的。所以小J知道要停課,之後不會再上這個治療師的課時(九月以後由幼稚園裡的治療師接手),一直跟我抱怨跟抗議。我們也沒辦法,治療師就跟學校的老師一樣放暑假去了。她在最後一堂課時給我一張私人治療師的名片,讓我在暑假時可以考慮讓小J繼續語言治療,不過她說只做之前的練習也可以。目前我還沒有找私人治療師的打算,因為幫小J排了很多課,讓他去多接觸英文環境,然後晚上繼續做原本的功課。等開學以後,再看學校會怎麼安排他下一階段的語言治療。

由 debby 發表於 08:57 PM | 迴響 (0)

June 03, 2012

創造萬物和諧的生態環境

週四在圖書館借了一本《Kids' Easy-to-Create Wildlife Habitats: For Small Spaces in City-Suburbs-Countryside》,裡頭教小孩和大人用簡單的方式,吸引動物到家附近來,讓兒童有可以親近自然、觀察動物和昆蟲的機會。

裡頭有不少的部分介紹如何吸引鳥前來,包括建立可以讓鳥棲息的地方,和提供食物等。我很快就想起來,我現在種了藍莓、黑莓和覆盆子等鳥喜歡吃的水果,又在堆肥準備養蚯蚓,要是讓鳥兒大批前來,我的水果和蚯蚓就要遭殃了。

不過,後來無意中在琉璃光網站看到〈聲波開花〉一文,文中提到:「上蒼創造鳥並不單單只是讓牠們在天空自由地飛翔或婉轉地唱歌,鳥鳴應與種子萌芽和植物的成長有著密切且神秘的關係。適當地運用聲波可以令植物長得更好,牛隻產乳更多,甚至讓人們更和諧的相處。」

這篇文章的標題讓我想到台中有佛寺開闢的有機農場,放佛經給作物聽,他們說這樣讓作物長得更好。或許不見得是佛經內容的關係,而是聲波的緣故?因為某種音頻刺激了植物的生長頻率,所以使他們長得更好,就像人會被聲音催眠一樣。

這還讓我想到,這陣子我們院子的一些植物長得不錯,玫瑰和繡球花都開得很美,兩年沒開花結果的萊姆樹也開花了,蕃茄比往年都要早開始結果,說不定不只是我這幾個月比較認真除草、施肥和堆肥的功勞,應該也跟鳥兒比較常來我們後院光顧有關係。

因為之前種的Chinese Cabbage在我疏於管理之下,開花結籽,吸引不少鳥兒前來覓食。前陣子後院總有鳥兒停在種菜盆上歡唱,讓我們家不到兩歲的小P沒事就站在沙發上看鳥,然後跟我說:「小鳥,唱歌!」直到我有天終於受不了雜亂,把那些菜都拔了丟掉。裡頭的種子也被吃得差不多了。看完〈聲波開花〉,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鳥兒。沒了菜籽,牠們該不會就不來了吧?

Chinese Cabbage結種子了

那篇聲波開花法讓我想到Rachel Carson在1962年出版的那本環保經典之作《寂靜的春天》。當DDT等農藥造成生態失去平衡,使鳥兒瀕臨絕跡時,作物也不見得會長得多好,更糟的是人類會自己遭到農藥毒害。

如果要回到一個萬物平衡的自然環境,我們免不了要面對生物鏈的各種因果。也就是說,各種動植物總是要面對他們的天敵。沒有天敵的環境,不見得是好的環境。《Bioshelter Market Garden: A Permaculture Farm》就提到,那些會唱歌的小鳥會幫忙吃害蟲,不同的鳥兒吃不同的蟲(P.147)。也許牠們會跟我們搶藍莓等果實吃,可是牠們增加生態的多樣性,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看了Dan Carlson的Sonic Bloom網站,才瞭解他們所做的,不僅是放某種聲音給植物聽而已,還要噴一種植物營養劑。他們的營養劑從75美金起挑,CD則從21美金起跳。

由於我只是業餘的,要照顧的院子也不大,這種昂貴的園藝組合只能瞭解一下就好。倒是翻到《Kids' Easy-to-Create Wildlife Habitats》75頁,裡頭提到幾種植物會吸引鳥兒前來,包括:藍莓、覆盆子和草莓,紫錐花(Purple coneflowers)、針葉樹(conifer)、山茱萸樹(Dogwoods)和野蘋果(Crabapples),金蓮花(Nasturium)、蒜香藤(Trumpet vines )、粉紅矮牽牛(Pink petunias)和吊鐘花(Fuchsia)等。讓我看了眼睛為之一亮,因為我們院子現在正好就有藍莓、覆盆子、草莓、紫錐花(剛發芽)和矮牽牛。靠這幾種植物,鳥兒應該會繼續前來唱歌給我們和其他植物聽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0:10 PM | 迴響 (0)

June 02, 2012

小孩參與的院子工作

暑假到了,又是童工出動的季節(誤)。今天傍晚,全家都在院子工作。

小J從週一就規劃好今天不去爺爺家,因為要幫忙爸爸刷院子地面。某人今天特地到Home Depot幫他們兩個買兩隻特硬塑膠短毛刷讓他們幫忙刷地面,因為牙刷一下就刷爛了。

這是因為院子地面經過幾年雨水的侵襲,出現很多黑點。前不久地球日時,我們社區有特大垃圾桶,某人就把很舊的桌椅組(椅子四張有三張被撿走)拿去丟。現在就可以好好清理空出來的地面。某人從這周一晚間開始,接連刷了兩三次(小J很喜歡在旁邊拿牙刷幫忙刷),今天他覺得差不多了,沒刷很久就收工。小J因此失望地說:「都沒刷到地板!」他明明在旁邊玩水玩很久,也幫了很多其他的忙,包括幫忙掃地、丟垃圾。

桂花Osmanthus fragrans之後我在桂花旁邊挖土,挖出一堆建商以前倒的瓦礫(難怪我的桂花長不好),準備填這週的廚餘,然後要覆新土。某人本來在旁邊清草坪邊緣的青苔,意外挖出幾隻小蚯蚓,被我移到堆廚餘的地方去。後來他就過來幫忙挖土,遲遲弄到七點多才收工。他說,因為一旦挖到石頭,就想一直往下挖。我上次就是這樣,挖到腰腿痛得要命,而且來不及煮飯。

兩個小男生則幫忙把石頭裝到容器裡,然後小J負責去倒掉。小J比較盡職,可是把才穿兩天的可愛Birki's狗狗鞋的鞋頭都踢白了。小P根本就是跟大家去玩的,我們忙著工作,他在旁邊一直吵著要石頭,想要拿比他高的金屬鏟子,然後看到有車子經過,就撲到我身上要我抱他看車子,我站不起來就算了,還被他壓倒在土上。

後來查了一下,才發現草坪上出現青苔有點棘手。因為剷除之後,苔蘚孢子依然存在土中,之後還會復發。用除苔液也只是短期的,而且化學藥劑總讓人覺得不安心。應該要去買石灰來灑,然後把草坪打洞通氣了。

看來我們全家的院子工作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由 debby 發表於 10:28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