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9, 2017

野火再起

上週日在小孩睡前看氣象,看到週一和週二有強風特報,並沒想太多,只是提醒他們比較冷。週一早上起來,就看到後院有些花盆被吹倒,外頭風聲很大,很多樹都被吹掉不少枝葉,讓我有點不太想去畫畫。最後還是勉強自己出門去。往常我開車時都會開窗,這次風大到讓我趕緊把窗戶關了,免得風沙都吹進車裡。晚上送小J去上網球課,球場附近沒亮什麼燈,而且有好幾堆土或沙,可能是要進行某種工程。在車燈照射下,我看到沙土被吹得以螺旋的方式飛散,我要小J下車時小心點,免得風沙都吹進眼睛裡。然後我就趕緊帶著小P回家煮飯,讓某人去接小孩。風這麼大的時候,我只想躲在家裡,不想出門。

幾個小時後,我和某人的手機都突然大響。往常會這樣響,都是因為安柏警報,往往是夫妻失和的一方帶走小孩,另一方報警後,警方啟動附近居民協尋的手機警報。但這次不是,我只瞄到跟火有關,警報就消失了。上網查一下,原來附近有城又有野火了。而當時風非常大,門窗都被吹得砰砰作響,還可以聽到屋子外的咻咻風聲。那晚就在這樣的夜裡入睡,跟台灣的颱風夜有點像,只是沒雨。

第二天醒來,風聲依舊。出門幫小孩送便當時,聞到很重的煙味。在學校也聞到煙味,甚至看到一名校園督導用口罩蒙著口鼻。那天小朋友下課時間沒得在戶外玩,因為空氣品質太糟了。我傳訊跟某人說這狀況,他說他的辦公室都門窗緊閉,同樣聞到很重的煙味。沒多久,我在臉書上看到,一名住在某人公司附近有門禁社區的朋友發布消息,她說正在打包,準備撤離,因為她們社區有火災。

因為空氣很糟,接小孩時,我跟別的家長說,這種狀況似乎應該停課才對。但那天依舊有排定的行程,沒法立刻躲回家。帶小孩去檢查完牙齒回家,赫然發現某人在家,原來因為空氣品質太差,他們公司強制員工撤離。之後我們再度出門上鋼琴課。上完鋼琴課出來,發現煙味好像消了。後來看朋友的臉書,原來她們社區的火災已經被撲滅了。所以那場火可能影響整個城的空氣。

然而稍遠處大約半小時車程的地方,有場非常大的火,很多房屋被燒毀,很多居民被強制撤離家園。我們學區因此決定隔天停課,就連小J傍晚的網球課都停掉,因此空氣不好。後來聽說,洛杉磯也有大火,我們城正好不巧被兩場火夾在中間,於是我很緊張地一直看火災新聞。因為焚風依舊很大,要是風勢改變,就有可能往我們這方向延燒。後來聽說,洛杉磯學區因此停課兩天,有工作的家長都得輪流請假在家看小孩。

帶小孩去圖書館借書時,碰到我熟悉的櫃員若冰。她住在更靠近大火的城,我問她狀況如何,她說空氣很糟。然後提到2013年我們這裡有野火的那次,因為101高速公路封路,她花很多時間翻山路到此間圖書館上班。這次洛杉磯大火,也造成全美交通最繁忙的405高速公路封路。好在我們家這些天沒人要走那段路,不然可慘了。

那天晚上,短短三個小時內,我們手機收到兩次警報。這次我學乖了,直接先拍頁面再看訊息,不然訊息一下就消失了。第一個警訊說,強風造成強大的火災威脅,保持警戒,聽從官方指示。第二個警訊說,野火擴散了,去某個網站確認火災狀況。但不幸的是,那個網站根本上不去。查新聞時,則碰到另一個更棘手的狀況,因為太多相關的舊聞,阻礙人立刻找到最新消息的速度。

週四照常上課。下午我們家兩個小孩分別在山上和山下兩個不同的網球場上課。在山上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遠處的濃煙。車往山下開時,我們甚至可以看到火光,簡直就是怵目驚心,這麼遠的距離,都能看到火光,那火有多大?小P上的是團體課,平時應該至少有三四個人會來上課,但這次就只有他,大概其他家長都不放心小孩在外運動,即使我們沒聞到甚麼煙味,於是他上了堂非常經濟實惠的一對一課程。

反倒是週五傍晚,小P在同樣地方上網球課時,居然聞得到煙味。教練說,可能是風向改變了,他住的地方更接近有火的城,空氣狀況更糟了。原本說焚風吹到週五,但不幸的是,週六開始又有風。往年焚風都是十月來,十一月來已經有點奇怪了,這次居然吹到快十二月中!焚風一來,天氣異常變熱不說,老是有野火,造成加州居民人人自危,讓我超恨焚風。年初的雨造成植物大量生長,很多野草長得很高,不下雨之後變乾,成了野火最好的助燃物。這種狀況真是令人害怕。從十月的北加的那帕大火,到這次本郡仍未完全撲滅的湯瑪斯大火,這種像不定時炸彈般恐怖的野火,讓人覺得住在加州的危險真是挺大的,更別說加州還有地震帶。

現在應該趁有空時,把緊急狀況要帶的重要文件(護照、出生紙、房地產和保險等)都集中處理,否則緊急狀況來臨時,可能沒那麼多時間到處找東西了。

天佑加州,希望風趕快止息,火快點熄滅,讓所有人都能回到自己的家園重拾原本的生活。


相關文章:
燒焦的南加州
春天的野火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9, 2017 11:3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