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2, 2017

新聞比賽得獎

前天去圖書館還書。那天當值的櫃員是我熟悉的老太太若冰。她看到我就說:「恭喜!」我很意外,為什麼跟我道賀?她說:「妳不知道嗎?妳寫的那篇作品得獎啦!我在報上看到妳的名字和作品。」我說沒人通知我。於是她幫我問她的同事克里斯,因為克里斯是評審委員之一,她還問克里斯知不知道那個人就是我,克里斯也經常幫我還書,但他跟我不熟,所以他說不知道。他們找了一圈,發現圖書館沒有留刊登我作品的那一期地方報,若冰便告訴我是哪一天的報紙,還說是一整版。沒問題,那我就有線索了。

於是我先傳訊要某人幫忙找,他一下就回我說,我拿到第二名,報上只刊前兩名的作品。我聽了很開心,於是借完書就趕緊回家找。

通常這種每週送一次的地方報,很快就被某人扔到垃圾桶了。好在這次沒有。我一回家就找到,然後翻到若冰說的那頁,看到自己的名字和文章,又激動又開心。

十月初去圖書館借還書時,瞄到門口有個小告示板,上頭寫了地方報和圖書館合辦一個新聞比賽。我心想,我應該參加。但回家就忘了,沒查參加辦法。一直到一個月中的週五,我去還書時,剛好看到櫃台旁邊放了一疊新聞比賽的辦法,便拿了一張。週五照例是我最忙的日子,之後都沒空看上頭寫什麼,直到睡前。我拿出來一看,才發現第二天就是截止日。而且這個新聞比賽要寫的,不是最近的事,而是根據十九世紀某一段時期的史實,來寫新聞報導。這真是大考驗。但上頭有說不限美國境內的事。太好了,我趕緊查台灣在那時期有什麼事。於是查到一小條線索,台灣當時和美國有一小個關連。我決定就寫那個,準備第二天再來處理。

第二天忙完中文學校,在外頭吃完中飯後,我終於回到電腦前,準備開始動筆。我把比賽辦法完整看一遍,這才發現,當天下午五點截止,而且不是用電子郵件,而是必須列印出來,交到圖書館。所以我的時間更少了。要某人和小孩都別吵我。然後我進入久違的工作模式。視窗開了一個又一個,不斷衍生新的問題和想法。但時間一分一秒流過去,我實在沒法處理得太詳細。做為一個有經驗的寫作者,有充分素材時,可以處理;沒充份素材時,也有對應之道。我決定把要項先完成,所以把骨架先架構好,然後填上血肉。

四點四十五分時,雖然文章讀起來不算完整,但我決定交件了。列印好去開車,但是某人的大胖車停在車道上,我退不出去。我下車找他,才發現他在附近跟鄰居講話,只好打斷他,要他幫忙移車。此時只剩十分鐘左右。路上不免有紅燈,每次都讓我心焦如焚。開到大路上,我要走的左線道有輛超級慢車,我跟了一陣之後,決定從右線道超車。偏偏這車在我要超車時,又移到右線道,於是我又被一個時間很久的紅燈擋到,讓我急得快得心臟病。最後終於在圖書館要關門的前一兩分鐘衝進去。本地圖書館對開關門時間的拿捏,向來很準時。我先拿給那天在櫃檯當值的瑪雅,她一副狀況外的樣子,看了一下之後,跟我說要交給圖書館員。我便趕緊快步走向圖書館員。她聽到就拿出大信封,把我的作品裝進去。我跟她說,簡章上說要交授權書,但我沒看到檔案。她說,若他們決定要刊登,才會要求作者簽。我想也有道理,於是鬆口氣離開。

十月底,到了他們當初說會公布結果的那天,我把報紙翻來翻去,都沒看到任何消息。心想,反正我志在參加,而且我沒寫過英文報導,只是練習一下,不用期待太多。萬萬沒想到,十一月底時,才得知自己的文章在十一月中刊出,而且是第二名!看到自己的名字和台灣被印在英文報紙上,感覺真的很特別。如今看到自己的名字和文章刊在中文刊物上,已經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會想檢查有沒編輯錯誤的地方。倒是在轉換語文之後,產生特別的心情。也許很類似小學時,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章出現在國語日報上時的心情吧。

某人事後問,要是若冰沒告訴我,那我豈不是就沒機會知道了?我同意,好在我跟若冰滿熟的。也很慶幸我在報名截止前一天拿到辦法,然後最後趕上交件的最後一分鐘。這是一連串的機緣巧合,而我正好碰上了。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2, 2017 12:32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