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5, 2017

跳進肖像畫的世界

上週不是野火,就是我們家的人陸續生病,感覺就是個陰沉沉的一週。唯一的好事,大概是被通知可以去註冊日本老師的人像畫畫課,我終於後補上了!

去年我就注意到日本老師的素描課,不過因為他都開在下午,而我只能上早上的課,於是一直沒機會。直到今年秋天,他居然把課移到上午,我因此有機會上了一期。

很多素描是允許用不同軟硬的鉛筆。然而,這個日本老師的特色是,他只用一支HB鉛筆,就可以畫一幅肖像。第一堂課他給我們看的是他在三十多年前幫他兒子畫的一幅肖像,維妙維肖。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用HB鉛筆創造有深淺層次的素描。

一開始的課,非常的簡單。因為十多個人裡,除了我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會畫畫外,其他都是初學者。第一堂課,我們畫的是很基本的立方體。別人還在努力地畫時,我就畫好了,老師看到就安排我換不同的角度繼續練習。他私下問我學過嗎?我說小時候學過一陣子。

他在課堂上說,畫畫是考驗記憶的能力。這讓我想到,去年第一個畫畫老師說,畫畫是考驗看的能力。很多人沒辦法畫畫,是因為他們不夠認真的看東西。比較兩者,我比較贊成這個日本老師的看法。因為我自認有仔細看東西,但不一定畫得出來。而我在二十多年沒畫畫之後,重新拿起筆,還能畫得出基本的樣子,應該是小時候記性還不差。有些東西雖然很久不用,一但要用,還是使得上來。

日本老師本人是這方面的高手。他不用看就能很快畫出一個人。他說,畫了超過上百遍之後,這些基本的線條都會記得很熟,就很容易畫出來。

上百遍呀?我在心裡忖度,不知道我要畫到何時,才能有那種熟練度。另一個我很喜歡的老師也說過類似的話。她說,當你畫超過一千幅畫以後,那才叫真的畫畫。而我斷斷續續畫了兩年,連1000幅的5%都還差得遠,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達到這個數字。

另外,畫畫也是考驗眼手協調的能力。有時看著一個東西,怎樣就是沒法畫成那個樣子。在這八堂課裡,我們有次在教室外畫畫。那次我就苦惱於要怎樣才能簡單表現出複雜的景色,因為時間有限,最後只能草草了之。雖然有老先生老太太覺得我畫得還不錯,但我自己清楚,還差得遠。

這堂課的內容非常跳躍。一開始我們畫的是很基本的造型:立方體、圓柱體等。然後是靜物,包括酒瓶、咖啡杯和蘋果。之後是戶外寫生。然後老師帶我們回到課堂,講物體的空間關係、人臉和人像。我們先畫了一個頭部的石膏塑像,然後各自用圖片畫人像畫了兩堂課。因為課程難度加深得頗快,後來人就越來越少,最後一堂課就剩五人了。

雖然後來人很少,課堂氣氛一直都很好。我依舊是跟老先生老太太湊在一起上課,她們對我都鼓勵讚賞有加。課堂結束前,每個人把自己的畫放在一起,大家彼此切磋討論,看看如何吸取別人的優點,以精進自己的畫畫能力。美國人是很善良友好的。如果時光能重來,我會選擇來美國念研究所。

做為唯一亞裔,同時也是比較有程度的學生,日本老師對我算挺照顧的,下課後都會跟我聊幾句。我因此知道他是夏威夷來的日裔第三代。倒數第二堂課時,一位老先生提到,日本老師開的進階人像課已經報滿了。我向來都是拖到很接近開課才報名,所以根本還沒報。我立刻問老師,能不能請他幫忙跟辦公室的主管人員說可以收我?因為我之前曾碰到這情況,我打電話去辦公室說我真的很想上,她們幫我問老師,於是老師願意加收我。日本老師聽了,就跟我去辦公室走一趟。沒想到這次我吃到釘子。因為主管的安說,為了保證教學品質,不能多收人。我可以先填後補,如果有人放棄,我就可以遞補。問題是,我記得簡章上有說,除非是課程不開,否則他們不會退費。這樣一來,不想上的人根本不會去辦公室告訴她們。我問老師怎麼辦,他說他會寫信去問不來的人是否不上了。好吧,那我只好祈禱有人不去了。

上週因為野火,整個學區停課,所以那裡也停課,緊接著週五我就被通知可以報名了,因此我只錯過一堂課。這週三去上課,教室裡也就五六位有點年紀的女性,有一半的人都沒來。據老師說,有位缺席的學員有房子在野火重災區,幸運的是,他的房子是那個山頭上唯一沒被燒到的,其餘鄰居都被燒光。可以想見,在不知道狀況的時候,他的心情一定是十分沉重的。

這次繼續畫小P大概半歲時的一張相片。之前我在前一期最後兩堂課時,就把臉差不多畫好了,但是他的夾克太難畫,造成我進度整個卡住,畫不下去。本來老師在還不知道我是否能回去上課前,要我畫好之後拍照email寄給他看。結果我完全沒辦法動。這次帶去課堂請教,於是排除障礙,大致完成了衣服的部分。老師並不希望我花太多時間在衣服上,因為肖像才是整幅畫的重點。

上次老先生說,他畫了一個孫子的肖像,但那個孫子是雙胞胎。另一個孫子便跑去說他都沒被畫到,老先生於是說他要趕進度。老師聽了便笑說老先生有麻煩了。我懂這回事,小孩都是很講究公平的。於是我還不敢讓小孩知道我畫了這幅畫,不然小J就要抗議,說我比較喜歡弟弟了。而且前幾個月小P要走我畫的一幅泰迪熊,小J至今還等著跟我要一幅他喜歡的畫,只是我最近畫的都不合他的意。所以下一幅畫,我準備用小J最近在學校拍的相片,來幫他畫一幅肖像。

前不久,我拿著小P的肖像問某人:「你覺得這是誰?」他看了一會,不太確定地問:「是我嗎?」我大叫:「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嗎?這是小P!」然後把照片拿出來給他看。他依舊堅持不像,像不知道哪家的小屁孩。這話聽了真令人不開心。我事後只跟老師轉述某人說不像的部分。所以他說會幫我改到可以讓某人覺得比較像我們家的小孩。肖像畫要畫到像,真是不容易啊!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15, 2017 12:48 A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