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19

夏天是吃水果的季節

十幾年不曾在台灣過夏天。這次終於在夏天的時候回台灣,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吃荔枝!其實想吃的水果還有很多(如龍眼、釋迦、蓮霧等),不過南加有蔬果團團購,偶爾還能買到一些本地產的台灣水果,只是很貴。荔枝是我這十幾年來都沒吃到的,既然有機會,一定要趕快買來吃。

我剛到台灣就說要吃荔枝,婆婆聽我這樣說之後,去打聽了一下,然後跟我說還能買到玉荷包。只是我拖了好幾天才去水果店,買到的就不是玉荷包了。但有什麼關係呢?能吃到荔枝就很開心了,不是玉荷包也無妨。

洗好之後,興沖沖叫小孩來吃,跟他們說這叫荔枝。兩個小孩不懂這水果的難得,吃了一顆後,居然說我買過,沒有特別的興趣。我聽了傻眼,怎麼可能?也許大華有,但我幾乎不在大華買水果,因為進口水果貴又不免有灑延長保存期限的藥劑,我很少買進口水果。後來小P說我在Trader Joe's買過。那我知道了,他們把荔枝和紅毛丹混做一談,但這兩者明明差很多。也許果肉的質感有些類似,但是荔枝皮上沒毛、容易剝,果肉不會黏著果核的硬皮(紅毛丹的果核硬皮非常難剝,光這點就可以讓人不想吃了),口感也比較多汁鮮甜。如果有荔枝,我不會想吃紅毛丹。在Trader Joe's買紅毛丹,純粹是因為嘗鮮,以及把它當荔枝的替身,畢竟荔枝是那麼遙遠的家鄉才有的,之前我們都在冬天回台,我差點以為這輩子都吃不到荔枝了。

後來朋友跟我說,紅毛丹在台灣很久都不能進口,最近終於解禁,可以進口了。聽來台灣對紅毛丹有種物以稀為貴的感覺。如果沒吃過,想買來嘗鮮是人之常情。但像我這種嫌麻煩的人,如果能吃到本地產的荔枝,為何要花比較多的錢買麻煩的紅毛丹?我想等開放時間長了,台灣人還是會發現荔枝的好。

除了荔枝,我也買了百香果和紅龍果。幾個月前,我曾在南加的蔬果團購買過百香果,但品質不是很好,剛買來的時候還很酸,但放一放就壞了,而且很貴。火龍果(白肉)和紅龍果(紅肉)在加州超市雖然買得到,但是一磅往往要$4.99美元以上,所以當然要在台灣多吃點。

有晚公公看到我在吃紅龍果,就說他最怕這水果了,因為吃了之後,大小便都變成紅色,嚇得他立刻去看醫生,以為自己便血了。後來真相才水落石出,原來是水果惹禍。聽他這麼一說,我有點不知是否該吃完。而且他所謂的「紅色」,到底是哪種紅色?對一個學畫的人來說,紅色是很多顏色的統稱,是一種含糊的說法。到底是血紅色?還是紫紅色?到了第二天,我終於知道了,是有點暗的橘紅色。還好公公事前跟我講了,所以我有心理準備。之後當然還是照吃不誤。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我本來的計畫,是下雨待在家時,我們可以閒閒地吃水果。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我在台灣的時候總是很忙碌,我買到的水果,拖到上飛機前幾小時才吃完。明明就沒買很多。而且我爸給我一顆他種的黃肉西瓜,我們也沒空吃,就留給公婆享用了。

回到加州後,這裡也是水果盛產豐收的季節,種類或許比台灣還多。我只要去不同超市買菜,往往會看到不同的水果,有些水果量少,當下不買,過兩天再去,可能就買不到了。我在台灣時,看到很多人都在談論棉花糖綠葡萄(cotton candy grapes),還好我有趕上,回來後買到了。這種葡萄的甜度很高,所以有此名,至於味道像不像棉花糖,就任由各人體會。現在另一種也很甜的月亮滴紫葡萄(moondrop grapes)也上市了。這種前兩年才上市的葡萄形狀是長長的渾圓形,若從名字在加以想像,就好像把月亮放進孟克的「吶喊」裡,月亮都要跟著畫面的線條跟著往下流動了。只是這是個紫月亮。據說同一公司還有另一種類似的紫葡萄,葡萄底部略尖,所以叫淚滴葡萄(teardrop grapes)。目前我還沒在超市看過淚滴葡萄。

另一種看到就要買的水果是各種桃子和混種的李子。往年我只有看到飛碟形狀的扁形毛桃(台灣說的水蜜桃,Peach),但剛回來時,我居然在Sprout's看到飛碟形狀的油桃(Nectarine)。那天我沒買,隔幾天再去,已經消失了。我移居到加州後,才認識油桃這種水果。比起毛桃,我更愛油桃。因為油桃表皮光滑,非常多汁,白肉尤其甜,黃肉則稍帶點酸味,保存時間比毛桃稍微長一點。以這種天氣,買毛桃很危險,可能才一兩天就發霉壞掉,但這種水果不能放冰箱,否則不會熟;一旦熟了,就要趕快吃掉,免得果汁都破皮漏出來,之後就壞了。至於飛碟形狀跟一般的桃子有什麼差別?我倒是吃不出來,就是前者形狀不一樣,看起來特別有趣,量產少,另外,也沒有有機的。

桃子(Peach, Nectarine)、杏子(Apricot)和李子(Plum)被稱做Stone fruit,因為它們大小就像一顆顆石頭一樣。這三者都可以接枝混種,在加州因此有各種混種的Stone fruit:Pluot (Plum + Apricot,被稱為恐龍蛋)、Aprium(Apricot + Plum)、NectaPlum(Nectarine + Plum)、Peacotum(Peach + Apricot + Plum)等,每種的口感和味道都不盡相同。我很多年前在農夫市場聽到這些名稱時,頭都要暈了,我只能記得:反正就是混種的桃李杏家族成員。這些水果都要等放到熟軟了,甜度才會到高峰。

近年有種Angelcot,表皮是淡黃色,偶爾略帶杏子的淺橘色,口感柔軟多汁超甜!而且據說供應的農場只有一家在北加,上市時間從六月中到七月。至今我只在Trader Joe's買過一次,隔了兩天再去就沒了。看看時間,差不多也到季尾,只能等明年了。

此外,加州還有超級多甜瓜。這裡可以買到的甜瓜真的太多了,有時Sprout's還哪家超市會貼出圖表說明哪種瓜叫什麼名字。大概是甜瓜太多了,不用非常戰術沒法出頭,去年我曾在Whole Foods看到一種法式熱吻甜瓜(French Kiss Melon),外型跟托斯卡甜瓜(Tuscan Melon)挺像的,讓人好奇吃起來是否真像法式熱吻那樣火辣。在台灣稱為哈密瓜的Cantaloupe,有時吃起來不若托斯卡甜瓜。以前我沒特別喜歡香瓜(Honeydew),但香瓜放到熟,有時甜度勝過Cantaloupe。最近吃了一個鮮黃色外皮的卡納里甜瓜(Canary melon),雖然放了很多天,果肉還是很硬,甜度並不算高,吃起來不若葡萄、Angelcot等水果,挖果肉時又很吃力,之後就不想再搬瓜回家了。

從台灣回來後,本來就胖了好幾磅。還沒減下來,又在加州繼續吃各種水果,體重絲毫沒有改變的跡象。昨天看到「幾乎每一位鮪魚肚病人都愛吃水果...」一文後,有如聽到末世警鐘。此後看到水果都提醒自己要節制節制,貪吃是魔鬼,阿彌陀佛!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23, 2019 11:2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