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4, 2019

圖畫書寫作課

之前開傳記寫作課的老師,上週開了一堂圖畫書寫作課。時間是兩小時,要價35美金。這價格比其他寫作課高不少。之前上傳記寫作課時,她為這門新課做宣傳,她說會在課堂中分享她歸納她看過三千多本圖畫書的心得,我想了想就報名了。然而,在課堂裡,她不免有幫她自己新近出版的圖畫書做宣傳,而這也是我們付費的一部份。不過,或許因為價格,報名的十二人,沒有一個人缺課。這算滿罕見的,因為我上過的其他課,總有兩個人以上會從第一堂課就開始缺課。

在此同時,看到跟出版界有關的朋友在臉書分享各種台北書展講座訊息,比起來,不免感覺台北的讀者幸福多了,可以用非常低廉的價格聽到不同作者的心得分享。若要當讀者,我願意當台北的讀者。但要當作者的話,我覺得美國的作者拿到的報酬比較能彰顯他們的寫作價值。然而,就整體而言,還是北美的寫作環境較好,台灣的寫作環境太剝削作者了,長久下去,大家互相剝削的生態並不健康。這是為何有台灣朋友說我還是可以找喜歡的題材寫,她們可以提供空間,但我卻提不起勁的原因。在稿費很低,同時國外作者還要繳納百分之二十的所得稅的狀況下,台灣的寫作報酬根本就是難以想像地低,不適合在國外生活的人。

雖然老師三千本圖畫書的閱讀量聽起來很大,但美國光一年的圖畫書出版量可能是這數字的很多倍。2009年,童書出版量是21,878本。這裡頭有很多種類,我沒看到細項的統計,但這數字本身已經夠可觀。美國童書出版量可見一斑,童書競爭有多激烈,做為一般讀者,大概很難想像。我們的課程沒深入到那個話題,而是非常的初階:圖畫書的概況,以及寫作的大方向。 畢竟這位老師的書雖在Amazon有些好評,卻稱不上是暢銷書作家。我把這區在社會教育機構開寫作課的老師都查過一遍,沒有任何一位是暢銷書作家。

在座的人士以五、六十歲以上的人居多,應該不少人都從事跟學校有關的工作。老師分享一些圖畫書時,有位在小學圖書館工作的女士就分享她的看法。

老師提到要先大量閱讀相關的書籍,因此介紹不少她覺得不錯的圖畫書。後來也讓我們跟旁邊的人分享我們帶來的圖畫書。當初課程簡介提到要帶自己最喜歡的圖畫書,我本來以為是要讓我們練習寫作用,於是到圖書館借了幾本沒有文字的圖畫書。我帶去上課的,是美國插畫家Aaron Becker的《Journey》和《Quest》,他那系列有三本,第三本是《Return》。我坐在最後一排,左邊的兩個人都沒帶書,我就把《Journey》打開來跟她們一起看。因為老師提到圖畫書是給三到八歲小孩看的。小P現在八歲,似乎是看圖畫書的最後一年了,不過他滿喜歡這三本書的,因為我本來只借了兩本,漏了《Quest》,他有天放學後跟我提到《Journey》和《Return》的故事,說想看中間那本,所以我們又去圖書館把《Quest》借回家。

我跟其他兩位比我年長的女士說,我家八歲的小孩滿喜歡的,雖然他快要超過看圖畫書的年紀了。她們都覺得那故事滿深的,年紀太小的小孩可能沒法很懂。可能因為我們講得太興高采烈了,我突然被老師點到跟大家分享我手邊的童書,我有種跟以前在上課跟同學講話時,突然被老師點起來回答問題一樣的感覺。我完全沒準備,就把書打開給大家看,跟大家說這是一本沒有文字的圖畫書,從第一頁開始,我們可以跟著紫色和紅色的部分,追尋故事的重點進展。小孩每次看這本書的時候,可能都會看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也可以讓他們自己講故事,幫住他們的語言發展。雖然沒有文字,但它有很強的故事性。我覺得自己講的有點亂,不過,老師和其他人都覺得很有興趣,問我作者的名字,準備去找來看。

我如果不是在場年紀最輕的,也是前三名,其他人都沒聽過這幾本童書,因為第一本是2013年出版的。多數的人都是小時候看圖畫書、在小孩年紀很小時陪小孩看圖畫書,以及陪孫子看圖畫書。對已經六七十歲的人來說,他們看過的童書可能很多都是我們不知道的,他們小時候的圖畫書量跟這時代不能比。後來有老太太分享的童書,就是我聽都沒聽過的。

之後老師給我們一些時間寫故事,然後要我們跟旁邊的人討論我們寫什麼,然後讓一些人跟全班分享,最後她邊放投影片邊念她的新書給大家看。這堂課就這樣結束了。

這老師的課每次都給人很大的方向,但如何前進,很多細節還需要自己摸索,或者再找別人幫忙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24, 2019 05:00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