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7, 2018

向殞落的英雄致敬

上週四早上開車經過某條路時,路兩旁出現大量的人群。他們似乎在等待什麼,很多人手中拿著國旗。另外一個方向的路邊則停了不少警車,除了警車以外,沒有其他的車輛可以通行。中間的轉彎處也都停著警察的摩托車,以免有車從我的方向轉過去。在路旁等待的人非常多,我之前沒看過這個陣仗。在以時速45英哩開五六分鐘的路段上都是人,甚至還有一群小孩。這讓我非常疑惑,但我不方便看,只能用餘光瞄一下左側車道。

後來我才知道,在剛發生的槍擊案中,第一個衝進去,然後不久就被槍手擊中的警佐Ron Helus的遺體即將從醫院運到另一處讓法醫驗屍。所以本地民眾得到消息,紛紛前來表示敬意與哀悼。後來看到媒體報導,他們補充我沒看到的:很多民眾拭淚等待,路旁三不五時就看到人們彼此相擁互相安慰,人們都為這個慘劇感到心碎。雖然預計警察十點會移靈,但很多人七點半就在路邊等了。不只是一般的公路,高速公路的天橋上也站滿了來致敬的人們。

54歲的Ron Helus,已經任職29年,本來明年就要退休的。沒想到上週在外巡邏時接獲線報,有槍擊案發生。他當時所在地點離酒吧不遠,所以他和另一名高速公路巡警是第一批到達的警察。由於槍手當時在酒吧瘋狂掃射,作為第一個衝進去的警察,Ron Helus沒多久就數枚子彈被打中了,然後被他的同伴拖到門外安全的地方急救送醫,數小時後在醫院死亡。案發地點以前是家餐廳,那是Ron Helus跟他太太求婚的地方。而他出殯的日子(11/15),正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31週年。造化多麼弄人。

本週四是他出殯的日子。在出殯前,國旗先為他升起,再一次,大批人們依舊在路旁舉起國旗為他致意與送別。有人稱他為「沒有披風的英雄」,因為他是個平凡人,但他為人們奉獻,拯救無辜。

最壯觀的一分鐘影片在臉書上的GovX頁面。從那支影片裡,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高速公路一側照常通行,但警車護送Ron Helus的另一側,只有井然有序的大量警車和警察摩托車,那是他們展現同袍之愛與難以割捨之情。路旁沒參與遊行的警車,除了負責讓此向交通暫停外,也在路邊舉著國旗致敬。據媒體報導,當Ron Helus死訊傳出,對這一帶警察的士氣是相當大的打擊。所以這種遊行也是他們給彼此打氣、彼此相挺的一種表現。

這可能是本地最大規模的警車遊行。不過,類似的遊行之前也有過。去年本縣另一場很大的野火Thomas Fire的滅火過程中,有名從聖地亞哥前來支援的32歲消防隊員Cory Iverson死在濃煙之中。這個消防隊員很年輕,他的女兒才兩歲,還有一個在他死後、今年春天才出生。

當警消把他的遺體運回家的過程中,媒體報導說,在這203英哩、穿過五個縣的路程中,每一個高速公路高架橋上都有消防隊員(站在消防車上)和民眾站在上頭表示致敬。同樣的,很多人是舉著國旗的,並且含淚敬禮。有個路線圖紀錄了他們到每個地方的時間。203英哩若在台灣,是什麼距離?那差不多是327公里,就是國道三號高速公路從基隆起點到台南交流道的距離。

由於這段路長很多,所以沒有全程實施交通管制。但從影片上可以看到,很多車看到那麼多警車和消防車出現,都很規矩地照交通規則到最右邊去等著,等他們通過才繼續往前開。

美國人對這種在殉職的第一線救難人員都有極高的敬意。今年三月,101有個路段就以Cory Iverson的名字來命名,以便人們永遠記得這位英雄。

另一個故事則是顯現警消對殉職的同袍家庭都是非常照顧的。今年五月,印第安納警察Rob Pitts在執勤中殉職。他有個兒子才五歲,叫做Dakota Pitts。平常Dakota都是爸爸送去上學的。他在父親死後很難過,問他媽能不能找爸爸的同事送他上學。他媽聽了也很難過,就告訴她先生生前的同事兼好友,對方義不容辭地答應了。當Dakota在他爸爸死後兩週重返學校時,門口還有七十個警察,他們都等著送他上學。這七十個警察,不只是他爸爸認識的,也有從外地來的,只為了滿足小男孩的心願,因為他是他們同行兄弟的小孩,他們用實際行動展現情義,照顧殉職同袍的家庭。

我想這兩年我對美國人的「英雄」一詞,終於有比較多的認識。在美國這個幅員遼闊同時又是個人主義的國家,每個地方的人可能是各自為政的,人們也可能住得很遠。若有人在別人危急之中,能夠不顧自身安危,展現大愛,救助他人,這種人都能被稱做「英雄」。這幾個殉職的警消都是這樣的例子。人們對於這類英雄,往往都會給予很高的評價和尊敬,這是為何他們移靈和出殯時,都有大批民眾在路邊拿國旗致敬和送別。中國人說:「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我想這些沒披風英雄的殞落,對於人們,都是重於泰山的那種,因此讓人更加的不捨和惋惜。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17, 2018 10:57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