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2,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五)

本週上課的前一天,我跟韓國和新加坡同學吃飯聊天,分別前韓國同學跟我說明天見。沒想到,要上課前一小時我開手機,居然收到韓國同學簡訊說她不舒服,不能去上課。毫不意外地,那天我就成為唯一去上課的人。

上這種一對一的課對我不是問題,沒什麼好怕的。而且我滿享受這個難得的機會,可以「獨佔」老師的時間和精神,盡情地問各種問題。

老師一見到我,就跟我說只有我去上課了,然後跟我說她有天去某區,看到很多某個候選人插牌,就想到我跟她說的話,所以她說我是對的,很多人在投票或做政治選擇時,往往只看很單一或片面的條件,而不是整體性地考量候選人的政見和背景等。

因為上週老師借我一本片語的書,讓我可以問問小孩,所以我們就先講了些片語,包括跟萬聖節有關的片語。講了些課本的內容後,她也講了些關於萬聖節的事。

因為只有我,本來老師可以讓我早走的,但我對某些候選人的一些教育相關政見有疑問,趕緊趁機請教老師,之後就是我們的政治問答時間。我問她,有候選人說本學區就學率一直下降,達學齡年紀卻沒就學小孩的比例很高,這說法是否正確?她就跟我說,之前在學區辦公室,是她負責追蹤本學區的就學率,所以她很清楚。她跟我解釋就學率怎麼算,包括哪些部份,然後一些特殊才能的學子是如何包含在學區的公立教育體系裡。所以她們所指的就學率是指公立學校的就學率,不念公立學校的自然不列入計算。而本區有很多間私立學校,包括教會學校,那些學校的學生都不列入本學區的就學學生裡。一般來說,本區有大約百分之二十幾的學生是不在公立學校體系裡的。本區近年就學人數的確逐念下降,因為本城近年沒什麼新建案,房價比鄰近城市高,比較少年輕夫妻遷入。而學子念大學以後,也就不在這個就學率的統計裡了,在學區人口逐漸老化的狀況下,就學人數自然遞減。

聽了這些之後,我覺得某學區教育委員會候選人的數字解讀和主張是有偏差的。因為她用就學人數遞減,解讀為本學區教育出問題,學子流失(而且可能讓人誤以為小孩失學),即將導致學校經費不足、學校關門。整個邏輯跟事實有差距。

後來我提到另一候選人,本身是高中老師出身,她是否真的比較懂相關議題?老師說,那個候選人為了競選,把小孩從私立學校轉到公立學校,然後很大一筆競選經費來自基本教義派的基督教徒,所以她在立場上就不免有所偏向用錢支持她的人。我一聽就懂了。

然後我們又談到禁書和性教育。她說她小時候就認識亨利米勒,因為兩家在某地都有房子。她十歲時就讀了亨利米勒的書,她爸說可以看,而且認為他沒有寫得很好,她媽也認為亨利米勒沒有寫得很好。但是因為他的書被禁,所以大家趨之若鶩。老師說,這就是人性,書越是被禁,越是有人看。本學區有些人想禁的書,最近在本地的Barnes & Noble賣的很好,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是哪些片段讓那些保守人士跳腳。所以她覺得沒必要禁書,越是遮遮掩掩,越容易有反效果。

老師跟我講完這些後,說她不是保守派,也不認為自己是自由派,人不必在兩個極端中做選擇,但我們可以是有是非判斷能力的明智的人。我覺得非常贊同。我對於有管道和有機會問這些問題,讓我對本區的教育有很多的認識,充滿感激,這比我自己到處去查資料,又無法判斷真偽,省了不少時間和精力。

老師後來把和我的談話轉述給本學程的主辦人聽,深感數字在選舉中往往會被有意誤讀。學程主辦人就提議回家看某兩台的政治廣告,老師看了更吃驚,因為政治廣告裡充斥被操縱的數字!

本週第二次上課,人數增加至五人,老師非常開心,因為中國大陸同學、秘魯男同學、韓國同學和新加坡同學都來了。我們有了小小的萬聖節慶祝活動,老師除了發糖、餅乾給我們,還讓我們其中一人咬蘋果(Apple bobbing),這是萬聖節派對常見的活動之一。她事先讓我在一個大塑膠盆裡裝了3/4的水,然後放了顆蘋果在水中。因為秘魯同學是在場唯一男性,老師就說我們一致選他做代表。照理說蘋果在水裡一碰就會浮浮沉沉,但秘魯同學很厲害,一下就把蘋果咬住,還咬出水面,老師趕緊拍照留念。去年的咬蘋果代表是菲律賓同學,因為我看過之前教室貼了一張相片就是她低頭在水盆裡咬蘋果。

老師跟我們解釋,萬聖節其實是個紀念祖先的節日,不過現在學校往往沒教這一點。後來我接小P放學時,就問他知不知道萬聖節是個紀念祖先的節日,他說不知道,然後問我們祖先在哪裡。因為我們是第一代移民,所以我們祖先在台灣和中國大陸。

這時就想到小J之前在中文課學「祖先」這詞時造的句子:「爺爺是我的祖先。」我看了差點昏倒,立刻叫他擦掉,跟他說祖先都是已經過世的,而且往往是隔很多代的,然後交代他千萬別在爺爺奶奶面前講這種句子(大汗)。

我們還讀了美國早期的萬聖節故事,包括華盛頓歐文《睡谷傳奇》(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和愛倫坡《厄舍府的沒落》(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的簡略版,也看了電影和卡通的片段。講到《睡谷傳奇》時,老師說她一直以為故事裡的睡谷(Sleepy Hollow)和泰瑞鎮(Tarry Town)是虛構地名,直到很多年前,她教這門課時,有個學生跟她說,她就來自紐約州泰瑞鎮,睡谷在她老家附近。老師那時才知道美國真有這兩個地方。真有意思,要是哪天要去那一帶玩時,我一定要把那故事再念一遍,看看能不能按圖索驥,尋找故事的軌跡。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2, 2018 11:06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