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07,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五)

得流感缺課時,最讓我頭痛的是:作文沒交怎麼辦?缺課是不是會進度落後?沒想到,在次週閱讀課下課空檔戰戰兢兢地跑去作文課教室交作業時,老師說那天只有兩個人上課,她怕我們這幾個進度差太多就趕不上,那天就只有改一個作業而已。真是讓人鬆了口氣。但是那天拿到的新作業超級難,居然是要談臨終選擇,我對這議題實在很陌生,而且我根本不會用英文寫議論文,最後就寫成一個記敘文,交了之後就覺得死定了,搞不好會拿到滿堂紅的作業回來,說不定還要重寫。想到這,我就想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子裡。

每次閱讀課下課,我們三個亞洲組(我和菲律賓、印尼同學)以及歐洲唯一代表就針對作文課相濡以沫、相互取暖,因為最近幾次作文課的固定成員就我們四個。連閱讀課老師都知道我們上作文課的壓力很大,最近一次下課前還問我們是否為了作文課胃痛。

然而,就算再艱難,我們幾人都要攜手撐下去。印尼同學因為秋天要進大學,所以非修這堂課不可。印尼同學也準備去大學修課,她說秋天還要再上一次這門課。阿爾巴尼亞同學是因為想當老師,所以語言能力非得提升不可。只有我是最沒目地性的,而且我也是來美國最久的。雖然我也希望有天能再去念研究所,但是在要幫兩個小孩存學費的前提下,這件事目前看不出任何可能性,除非我哪天中樂透,或被天上掉下來的金子砸到。也許該找個考試來當目標?我目前還沒有上課中途而廢的紀錄,希望這門課也一樣。

有次碰到哥倫比亞同學,她說去年本來有九個人上作文課,最後只剩兩個人,然後沒人想回去繼續上,跟閱讀課有好幾隻老鳥的狀況完全不同。她說作文課老師脾氣不好,動不動就對學生發脾氣,她有次因此在課堂上被嚇哭,就再也不想上了。

在課堂被嚇哭?聽來真是好慘。作文老師的確是很嚴肅、很要求那種嚴師,但我也看到她很和善的一面。像第二項作業,我們的題目是「最重要的一天」。她發作業前,跟大家表示感謝,因為我們願意和她分享最私密的一項個人經驗,她對每個人都講了她的個人感受或想法。這種經驗是我在台灣沒碰過的。而且,菲律賓同學就是去年的九個人之一,她這次就回去上了。

最重要的是,每次看到她改的文章,我只能表示折服。她顯然是那種很精英、很挑剔的讀者,能被她(免費)改作文、指點作文,我由衷感激。最近為了交作業,用英文回顧了不少往事,有種特別的距離感,畢竟英文不是我的母語。根據閱讀老師說,即使是看科學論文,她能從非專業術語間的寫作,判斷那個作者是否在美國出生和長大的,而她看到最近的科學論文作者,很大一部分都不是美國生的。她認為他們應該找人先幫他們改改論文。所以像我們這種國外來的,想要讓自己的英文程度有所提升,在寫作上也要找專業老師幫忙才行,不然一下就讓人覺得很遜。

最近兩堂課,我們上的是逗點。沒想到這個小小的標點,居然差點把我們四人整死。訂正個逗點作業,就可以花掉一堂多的課,因為除了回答要標在哪,還要講出原因,這不是容易的事,規則不少。

我們現在被要求寫複合句和複雜句。據老師說,大學生程度的英文作文就是要能寫複雜句,只會寫簡單句就會讓作文變得太累贅冗長。而我的作文裡,有好多次都被老師改句子結構,她幫我把兩個簡單句結合成複雜句。讓文章讀起來精簡又有複雜的句子,顯然是我要努力的方向。

由 debby 發表於 March 7, 2018 06:26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