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二)

如果閱讀課讓人如沐春風,那寫作課就讓人如履薄冰。

上第一次寫作課的前一天,菲律賓同學跟左右邊的亞洲組打聽:「妳會上寫作課吧?妳會吧?」一問之下,原來她前兩次都沒上。我聽到就驚訝了,這不是閱讀加寫作的組合課程嗎?還能分開來?結果她和韓國同學都說是。菲律賓同學說她之前上過兩堂,覺得無法勝任就沒上,這次她覺得程度夠了,所以會去。韓國同學覺得寫作老師要求有點高,於是沒上。我突然懷疑我是不是有種資訊不足的愚勇?明明就這麼忙了,還通通上。不過要我選的話,我本來想上的,就是寫作課啊。

然而,上課前,我已經打算要跟寫作老師證明我的實力。而她也給我這種機會。一上課,她就發下一張紙,要我們寫:「為何想上橋樑課程?解釋你的寫作能力,以及你想如何改善。談談提升寫作能力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瞄到其他人好像想半天才落筆,但我看完題目就開始寫了,而且很快就寫完一張紙。然後老師要大家自我介紹。其他人講的內容大致都在我可以預期的範圍,相形之下,我講得就不太一樣。而且我是最後一個講的,佔了一點便宜。

第二週課堂的最後幾分鐘,她準備把這張紙發回來前,她跟我們說,我們班程度不錯,她還跟我們閱讀老師提了,我們班是她近期教到程度最好的。我拿到我的自我介紹文一看,她在上頭寫著:「很棒的自我介紹!句子寫的不錯!」我要走之前,她叫住我。她說:「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時妳說妳可以上這堂課。妳是對的,妳的確有能力上這門課。」我很高興地跟她說謝謝。從第一堂課,我就知道這件事了,不過能從她口中拿到這個認可,還是很令人開心。

雖然她很嚴格,但我沒特別怕她。因為以前在台灣碰過很多這類老師,她們要求較高,但她們也能幫助學生提升能力。我其實不喜歡上那種很容易混的課,感覺很浪費時間。

第二堂課時,她剛開始上課時,印尼同學忙著翻資料,低頭看資料,就被她叫住問是怎麼一回事,印尼同學趕緊道歉。她上課時會輪流看每一個人。我習慣聽講看著老師,她看我的時候,我也就看回去。她可能覺得學生這樣比較正常。所以印尼同學就遭殃了。

中堂下課時,我本來打算交作業,但不確定格式,於是問她名字應該寫在哪。她說她前一堂課沒講,所以我寫錯沒關係。接下來那堂課,她講解作業格式。下課前,她收作業。我趕緊拿筆照她要求,在右上角寫名字和日期,再交給她。她看到就很高興拿起來給其他人看,說我學得很快。所以她其實還不錯,如果我們做到她的要求,她不吝給讚美,看來並不是苛刻難搞的老師。

不過她這週出的功課好難。她要我們看完海倫凱勒寫的「最重要的一天」,寫下我們的「最重要的一天」。我這幾天得想破頭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28, 2018 10:5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