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9, 2017

回顧2016年的畫畫課老師

上個月收到活動中心新一期的課程表,翻了一下,第一個老師的課已經消失了。後來再查,第二個老師的課有堂沒開成,她開的兩堂課經常只有一堂開得成,而且上的人很少。然後另一個老師的課老是開不成。

仔細算算,去年一年我上過七個老師的畫畫課,不算少,也許該回顧一下,不然以後就想不起來了。

第一個老師的水彩課是單次三小時的工作坊性質,學費連材料費,要$85。實際上課時間只有兩個半小時,老師教甚麼,學生畫甚麼。對真正要學畫的人來說,不可能上一次就學會了。但她在自家開課的費用更高,兩小時$100,她說一次頂多收兩個學生,可以對分學費,這樣還是挺貴的,因為文化中心和成人學校的水彩課便宜多了。

第二個老師是那位喜歡聊天的近八旬老太太。上她的課的問題,就是她不會每個人都顧到,學到的有限。她對畫材不像前一個老師那樣講究,但是有次買了她說的某牌便宜畫筆,一直掉毛,撿毛撿到很捉狂,所以我覺得這方面還是別聽她的,要用專家級的畫筆和顏料才能讓人畫得順。

第三個老師就是現在打算一直追隨下去的老師,雖然也有相當年紀,但她感覺就精力充沛的多,而且每個學生都會盡力顧到,也很會鼓勵人,適時提供恰當的建議。至今已經上過她的工作坊、粉彩課和繪圖課,要不是新一期的課開在下午,我也會去上的。

第四個老師教我們用水彩畫花和蛋糕等小圖案,她本來的專長是寫花體字和做卡片,她的媽媽是花藝家,所以她對花草裝飾特案特別有興趣。剛上她的課時,看到她運用水彩筆的不同筆觸來畫花草的不同部分,有一種「我應該去學中國水墨畫」的感覺,因為那些筆觸跟水墨畫有幾分相似。後來聽她說她隨先生派駐香港和新加坡期間,學了水墨畫時,我在心中大喊賓果。不過我覺得有意思的是,她在不同文化裡吸收新的概念後,用在她本來熟悉的東西裡,轉化成一種新的東西。她的課很熱門,是我迄今上過最多人的課(17人),我差點報不到,特地打電話去問才報上的。當時的學員主要都是白人老太太,像我這類少數種族好像只有兩三人。今年這堂課開了兩個時段,看來是因應需求。

第五個老師是我的第一個粉彩老師,是瑞士人。我選了兩次她開的課,她的課到去年暑假才開成,因為她的課程費用也比別人高,一小時連學費帶材料費就要$23。當初她的課程簡介是最吸引我的:「發展你自己的風格,學習光影、律動和材質的細微差異,以創造寫實逼真的繪畫」。但實際上過她的課之後,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會做宣傳的老師,然而她能教給學生多少,我只能打個問號。第一堂課她就給我們看她收藏的媒體剪報和別人寫給她的感謝信,但她實際上沒教會我太多東西,關於粉彩的很多概念,是上第三個老師的粉彩課時,才懂的。

而且她特別沒計畫沒條理,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皆如此。照原本的課程表,她的課只有非常短的一小時,但上課半小時後,她還需要去車上拿東西,而那個教室距離停車場還有一段距離,來來回回挺花時間的。其他老師都是在上課前都把所有東西都搬到教室了,只有她忘東忘西的。後來我的第一幅畫畫好了,需要上固定劑才比較不會掉粉,她連續忘了兩週,第二週時還問我要不要她開車回家拿,要20分鐘,我當然說不用了,等她回來,說不定都下課了,我還得趕著去接小孩。

此外,她收的材料費特別高,要$35,是我上過的課裡收最高的。如果是好的用具,那我接受,但是她給我們的粉彩組和鉛筆組品質很差,在她任教的Michael's各只要$5,也許她還有教師折扣。那組粉彩我一用就有「真想丟掉」的感覺,因為很硬很難上色,有時甚至會刮紙,越畫火氣越大。她自己用了那組鉛筆,也覺得不順手,特地去拿她自己的筆畫給我們看。某人說那她是變相收錢,我有這種感覺。後來我看到另外兩個十幾歲的年輕女同學畫油畫,我好奇地問我能不能也畫油畫,她說她們教了兩種課的錢,我立刻聽懂,於是說那我還是畫鉛筆素描吧。畢竟一個人一段時間只能畫一種東西,交兩筆錢不代表我有兩倍的時間畫畫,暫時還是專注一種就好。

她跟很多老師一樣,都會收集很多月曆圖片給學生畫,其他老師往往很大方就把圖借學生暫時用,或者就給學生了,但她不是,她每堂課下課前都會收回去,說有別人要畫,我們要用就只能用手機拍下來,但手機實在太小了,弄得我那段時間覺得眼睛特別不好,盯著小螢幕太久很傷眼。後來那門課要結束時,她說她在Michael's有開課,還把課程表寄到我的信箱說是我要的,我看了就跟她說我沒法上下午的課,她便要我能不能把時間排一排。那段時間每次上完她的課,我就有一堆想要抱怨的,某人一聽就知道我在抱怨她。所以我早早就決定不再上她的課了,實在是氣不順。之後她在文化中心的課一直沒開成,看來光是高學費就讓人不能接受吧。

第六個老師是壓克力老師,是義大利裔。這堂課很短,只有四堂課,因為最後一堂課碰到學校放假,我要帶小孩,於是只上了三堂,於是我的那幅熱帶魚一直沒畫完。為了這堂課,我特地買了高級的Golden open壓克力顏料。之前都聽別人說壓克力乾很快,但我自己用的時候不覺得,她便跟我說這是比較好的壓克力,要是用其他同學用的那種,一下就乾了。後來聽第三個老師說,很多油畫家都短命,因為油畫顏料有毒時,我嚇一跳,心想,那我還是畫水彩和壓克力吧。我在網路上查這顏料時,看到有些本來畫油畫的人,後來改用這牌顏料畫壓克力,就是因為無毒,而且加水比加油到顏料裡方便多了。

第七個老師教水彩,是荷蘭人,也是自學的。她跟第一個老師一樣,也是帶著我們畫她選的題材。她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喜歡把水彩筆放到嘴裡含一下再畫,她說熱一點顏料比較能展開。因為我們上課的教室沒熱水,而她另一個授課的老人中心教室有熱水,她比較喜歡。有老太太同學看了,就小心翼翼地問:「那顏料是沒毒的吧?」她因此特別說明,不要擔心用到有她口水的畫筆或水彩,因為她自己用的,跟提供給我們用的,是分開的。她有次上課時問我們學費多少,然後說老人中心比較便宜。有同學問老人中心要幾歲能去,另一人說55歲,一個老太太同學便轉頭跟我說:「那你出局了!」不過我後來查了,其實只要18歲以上就可以。她的課拆成兩部分,我只上了第一部分的四堂課,畫了蘋果、葉子和蓮花等。去年底我回台灣時,她開了後半部的三堂課,但人太少,最後沒開成,她最近在老人中心的課也沒開成,不知何時才能上她的另外三堂課了。

上了那麼多老師的課之後,目前早上能上的畫畫課似乎選擇不多了,因為不是每個老師的風格都跟我契合。或許等上完春季的油畫課後,以後我就只跟第三個老師學畫就好,不需要再到處試老師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9, 2017 11:3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