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 2016

小兒上學去

從昨晚開始,看到很多朋友紛紛貼出第一個或第二個小孩上小學一年級的照片。台灣的小學一年級生有很多的儀式,例如敲狀元鼓等。美國的就簡單多了,因為進入小學的第一年是幼稚園大班,而不是一年級,所以我們的小一生上學不會有太多花招,頂多是媽媽給小孩一個牌子或一張紙寫"First Day of School",而我只是幫兩個小孩各拍一張照充數。我轉念一想,我們家也有一個小學一年級生啊。而且他今年轉學,轉到跟哥哥同一個學校,算是我們家小一生比較特別的事。

暑假快過完時,我終於繳完所有夏令營的錢了,稍微喘口氣,緊接著又趕快張羅他們的制服。雖然七月時,託鄰居用我之前捐制服的點數,在學校的二手制服交換會上,找了一些制服給我們小孩,但數量不夠,還是得買。下單前看了好幾家網站,因為有些尺碼已經缺貨,卡其褲比我想像地搶手。拖到這個時候,沒法等更多的優惠了,因為怕夜長夢多,之後就算有折扣,但是想買的尺碼沒了,那也沒轍。

開學前,小孩就說好了,早上要讓爸爸送,因為某人順路。而且小J去年就是他爸爸送的,他喜歡早點到學校玩,如果我送的話,就會晚點出門。我聽了,樂得輕鬆。不過某人覺得那我豈不是會睡到日上三竿?我說怎麼可能,我豈是那種沒寄託之人?我之後有四天早上要去上畫畫課,有一天沒排課,是因為要留著去他們學校參加美術課義工訓練。要不是他們不願意參加學校放學後的活動,我本來準備有天排兩堂課的,但是考量到我會來不及接小孩或太趕,就只好作罷。

之前都是某人負責小孩的便當。小孩都說不想再吃麵包之類的東西了,吃膩了爸爸準備的午餐。某人便要我送飯,他說小時候最想媽媽做的事,就是媽媽中午親自送飯到學校。我點點頭,我小時候也這樣想。大概家有職業媽媽的小孩,很多都有這種期盼吧。所以某人便把這件事交給我。而我頂多只能送兩週,之後開課了,我早上就沒空了。

於是現在吃完早餐休息一下,十點半就要準備午餐,然後十一點半送便當去。兩個小孩的午餐時間不一樣,一年級會先吃中餐,四年級比一年級晚半小時吃午餐,所以我沒法像越南朋友一樣,固定時間在側門遞便當給小孩。不過她有次晚了十分鐘,小孩就說不要等媽媽的便當,要吃學校的午餐。這學區的午餐幾乎是垃圾食物,朋友聽了便有點傷心,小孩居然捨棄她做的新鮮美味便當,要吃垃圾食物,不過她最後還是聽從其他人在臉書上給的意見,讓小孩吃學校的午餐。人畢竟是習慣的動物,她的小孩吃沒幾天就求媽媽繼續做便當給他們吃,因為學校的食物太難吃了。

我聽了倒是笑。學校的食物是我們家小孩認識墨西哥食物的起點。之前去墨西哥餐廳吃飯,小J判斷食物好不好吃的標準是:「跟學校cafeteria的味道差不多!」我聽了只能慶幸,好在我們平日主要是吃中菜,希望他們對中式食物有品味些,不要用學校的Orange chicken來比才好。

送便當時,我看到很多家長在側門外看學校裡,搞不清楚他們看什麼,我心裡納悶,難道是幼稚園生的家長?因為那時是幼稚園生的午餐時間,但是從側門基本上看不到午餐區的。我送便當的時候都是他們上課時間,門窗緊閉,什麼都看不到,我放了便當就離開了,不太掛念。相較幾年前小J剛入學時,我在家裡有點心神不寧,這次我倒不太緊張。因為小P有充分換學校的經驗,他念過三個preschool,過去幾年差不多是每年都換學校,而且他的一年級班上有個preschool同學,他的個性也比哥哥外向,英語也沒問題,對新事物接受的速度很快,所以不太讓我操心。

放學時間後,在教室外等他們出來時,碰到小P的preschool同學媽媽。她說兩年前她的大兒子轉來這學校念一年級時,也在這間教室,由這個老師教。今年她就沒像當年那麼緊張了,還說這個老師非常好,她很喜歡這個老師。後來聽小P說,小J班導師的小女兒就在她班上。看來小P的確在一個不錯的班,希望他的規矩比去年好。

小P的preschool同學媽媽臨走前跟我說,這週應該有功課了,上週剛開學沒功課,這週就要回到現實了。回家一看,兩個小孩都有功課沒錯,但是都簡單得不得了,根本不像是這個年級的作業,反倒像前一年的作業。也許這是老師讓大家從「假期腦」慢慢恢復到「學期腦」的一種方式。希望下週作業會正常一點。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29, 2016 04:24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