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7, 2013

黑暗童書裡的幽默

最近陸續從圖書館借了些得到凱迪克獎〔Caldecott Award〕的童書回家,於是看了三十二歲的加拿大繪本作家Jon Klassen的幾本童書,包括《This is not my hat》、《Extra Yarn》、《I Want My Hat Back 》和《The Dark 》。

Jon Klassen的繪本風格算得上獨樹一幟,他的這幾本書用的都是彩度較低的顏色,而且背景常有大片黑或白,這點在童書裡比較不常見。其實我覺得他的書比較適合大一點的小孩,甚至是成人,因為裡頭有許多幽微的訊息,大一點的小孩或大人比較能理解或判斷。或許因為他在動畫業工作過,他的繪本跟別的童書畫家不同的地方在於,有時故事的訊息在圖畫裡,而不在文字裡,從《This is not my hat》和《I Want My Hat Back 》來看尤其明顯。

第一次看《This is not my hat》時,我邊念給六歲的小J聽,心裡暗想這書還有點像電影。不過看到結尾時,文字沒說出的訊息讓我愣了好一會。小J一開始並不懂,他也沒注意那隻螃蟹的動作透露出的訊息,還是我特別指點,他才明白的。後來念給三歲的小P聽,他也跟哥哥一樣,沒注意到圖畫透露的意思。說不定觀察力和社交力較佳六歲的女生可以掌握書裡的額外訊息,我們家的兩個小男生在這方面可能落後些。很多人說這是開放性結局,不過如果往回看了Jon Klassen的第一本繪本《I Want My Hat Back 》,就會知道結局應該是大魚把小魚吃了。這角色的安排和可能的結局,就算從現實考量,都算合理。大魚吃小魚,弱肉強食,乃自然界的生存法則。不管小魚是否做了甚麼激怒大魚的事,就算無辜地被吃掉都是海裡無時不刻上演的故事。反過來呢,就不可能了。小魚的帽子如果被大魚偷了,他去討帽子的結果就是自尋死路。

如果《This is not my hat》因為含有說謊的訊息而備受爭議,那《I Want My Hat Back 》更有問題了。這本書描述一隻熊到處打聽他的帽子的下落,沒有一個小動物表示看到或知道他的帽子在哪。但是後來因為一隻麋鹿反問他的帽子是怎樣的,他突然發現他在一個小兔子頭上看到他的帽子,而且那隻兔子還騙他。於是他回頭去找那隻兔子,但是之後發生甚麼事,作者並沒說。倒是接下來他頭上的帽子,以及他在回答詢問兔子下落的松鼠問題時,我們可以猜到,兔子被吃了!因為熊說謊的方式,跟之前兔子說謊的方式一模一樣。

這兩本書在Amazon上都有兩極的評價,很多人欣賞這兩本書,但也有家長對書裡透露的訊息感到不舒服。有人說這書並不企圖教小孩關於道德的事,只是顯示幽默。但美國是個這麼大的國家,每個人所受的文化和教育並不相同,某些文化會欣賞的特質,在另一個文化裡並不見得是甚麼優點。這書讀來幽不幽默,要看各人的文化裡對甚麼樣的事情會覺得有意思或好笑。在一個種族各異的教室裡講笑話,有些人聽了會笑,有些人聽了反而覺得被激怒。這不代表被激怒的那個人有錯,只是他接收到的訊息在他的文化裡是不被接受的。所以到底能不能感受到這些童書裡的幽默,就要看讀者是否對應到作者的頻率。我看完這兩本書都有很複雜的感覺,也許是我想的比較多,雖然我不會擔心小孩看了就怎樣,但我並不覺得有那麼好笑。而且我同意某些家長的看法,就算它得獎,不代表它一定好看,或一定適合你的小孩。

雖然我們家兩個小孩是在美國生長的,他們看完這本書的反應也沒像一個美國圖書館員說的一樣,覺得很好笑。他們的反應讓我們省了一筆錢,既然看過了,那就好了,不需要買。

相較之下《Extra Yarn》沒那麼爭議,雖然有些小部分,例如小男生在路上嘲笑小女生和她的狗、老師在課堂上的反應,以及大公的詛咒,讓我心裡有那麼多想一下,不過裡頭關於分享的訊息還是足以蓋過其他。《The Dark 》講的是一個怕黑的小男孩被躲藏在地下室的黑暗呼喚,去地下室探險後,就不再怕黑的故事。這本是Jon Klassen這四本裡最平淡的故事,我覺得它對那個最關鍵的轉折的描述不夠,對我們家怕黑的小孩沒甚麼幫助。有些事情小孩也許不需要太多文字就能體會,但有些東西,小孩還是需要多一點的說明才能理解。

今晚看到誠品書店把《This is not my hat》列為【大人都不懂,這本最好看】童書首選,廣告裡那些行銷人員還說「讓孩子可以更懂得去學習生活上的一些經驗」、「這本書就是小孩看了很開心,大人看了也會很開心喔!」,突然疑惑起來:你們看的跟我們看的是同一本書嗎? XD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27, 2013 09:3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