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3, 2012

美國考駕照經驗談

今天聯合報的"公路正義"系列真讓我有感觸. 好幾個故事讓人鼻酸. 我在台灣也被撞過幾次, 記得比較清楚的是其中兩次傷得比較重的. 第一次是國中時, 撞我的男騎士大約十八歲, 疑似無照, 當時騎機車逆向行駛, 把我撞到差點毀容, 而且事後逃逸無蹤. 上學時老師差點認不出我. 第二次是工作時, 下班時間我騎車擠在忠孝東路四段的車潮裡, 突如其來被旁邊一位開福特Escape的太太撞倒. 她當時似乎不知道撞到人, 一度繼續隨車潮移動, 是後面的男騎士用力拍她的車, 大聲地說:"撞到人了啦" 她才發現我被撞倒了. 她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是我要她帶我去國泰醫院急診, 她才照辦.

這些經驗讓我對馬路有種恐懼. 初到美國頭幾年, 我實在不想開車.雖然很早就考過筆試, 但是始終沒考路考. 一直到小孩要上學了. 我才認真從頭來過, 重考筆試(本地的監理所DMV的人看了我的記錄, 跟我說:"妳不早就考過?" 大概沒什麼人考了筆試, 卻不考路考的吧), 然後練車, 考到駕照. 其實我在台灣是用汽車駕照騎輕型50c.c.的機車. 對照兩地考照經驗, 我覺得台灣很多交通問題是因為無照駕駛不少,發照太容易, 吊照門檻高, 違規者受的刑責輕所致.

我在台灣考照前, 去南港的駕訓班學了一陣子. 那地方號稱原場地考照, 所以學費特別貴. 如今回想, 這是值得探討的地方. 上路後, 有哪個環境是跟駕訓班一樣的? 我記得我在考前做的事就跟準備聯考一樣, 就是反覆在同樣的地方練那幾項. 雖然一次就考過了, 可是我根本不敢開車上路. 所以台灣應該把路考列入必要項目, 只在教練場考那幾項會出很多問題.

在美國時, 某人幫我找了駕訓班的教練帶我去練車. 很多亞洲來的女人是被另一半教會開車的. 但是亞洲人開車的習慣不見得好, 如此一來, 只是把壞習慣教下去. 而且這也是夫妻爭吵的來源. 某人教過我幾次, 每次都以吵架收場. 所以他乾脆花錢請駕訓班的教練帶我去練車. 這裡駕訓班的費用很驚人, 一堂一百五十幾美金, 不過連續報的話會有一點折扣. 雖然這麼貴, 可是需要的人還是很多, 因為每次要約至少要等兩週, 週末時段至少要等一個月. 即使每家都有會開車的人, 駕訓班的需求還是存在, 可見許多人寧願讓小孩(主要是高中生)或家人找專業教練來指導, 而不是為了省錢就自己教.

每一個教練在我上車後都有基本解說, 主要關於車子的操縱方式和一些安全要點. 教練特別強調安全第一. 這裡沒有台灣教練那種什麼看車子的某條線對準路上的某條線那招. 為了教練和學員的安全, 駕訓班的汽車都稍做改裝, 在前方乘客的座位下方也有煞車, 要是學員操縱錯誤, 教練就可以踩煞車制止, 甚至保命.

基本講解完就直接上路. 我們通常在住宅區裡繞一繞, 因為住宅區的限速是25哩, 剛開始就練前進, 轉彎和迴轉. 然後開上坡和下坡, 因為這裡山路多, 必需練上下坡. 小路開得差不多, 就開到車比較少, 但是速度較快(時速50哩)的大路(而且是山路)去. 之後進市區. 因為加州DMV路考不包括上高速公路, 所以駕訓班前幾堂也不練這項. 很重要的一項是停車, 教練隨時都可能說開到某停車場, 然後要停在他指定的位置. 剛開始我老是停不好, 教練在紙上畫圖告訴我要用什麼角度才能切進去. 時間差不多時, 他就會讓學員開回家.

我的第一位教練是位親切的胖女士. 那時是秋天, 她在路上還跟我介紹兩種葉子顏色不同的樹, 以及幾個學校. 第二和第三位都是男性, 他們都有點被我嚇到, 因為我剛開始開車的穩定性不夠, 在路上會左右移動, 開在車多繁忙的道路上時, 會把他們嚇得冒一身冷汗. 後來公婆搬到這裡之後, 公公陪我練了好一陣子的車, 車感比較好之後, 那個"開車會飄"的問題就慢慢消失了.

練到公公說還不錯之後, 我才決定去約路考日期. 那時沒想到路考也是要等的, 不是約了就能立刻去考. 離我們最近的DMV當時要等一個多月, 另一個較遠的不到一個月就可以考. 但某人說後者是個大城, 車子多, 狀況會比較複雜, 覺得等這邊的較好. 不過我的第一次路考沒過, 因為考前看太多中文部落格, 吸收太多不盡正確的資訊, 在不該停的路口停太多次, 分數被扣光. 考完第一次才能約第二次路考. 由於我的學習駕照快要過期, 而我們這裡的DMV還是這麼熱門, 所以就約到那個某人一開始說不要去的大城去考路考.

那個DMV的確比較多人, 附近的交通也比較繁忙. 我考照時是午餐時間, 路上的人和車都很多. 不過不見得特別危險, 因為大家都滿守交通規則的. 我就在這時碰到綠燈要轉彎的狀況題, 那時有批人要過馬路, 我照規定打了燈, 然後等路人走了才轉過去. 有幾個測試項目是只要違反一項, 路考就不可能過. 不禮讓行人的分數扣得特別重, 似乎就是那些"死當題"之一. 我認為台灣的路考也應該這樣, 一定要把禮讓行人的狀況題納入路考裡, 不遵守就不發照. 也許一開始考照者是為了考照而把這項記住, 但長期下來, 還是會有功效. 從頭開始教育準駕駛人, 台灣的交通才有可能改善.

幾個月前回過台灣的國中同學跟我提到台灣的車根本不禮讓行人, 簡直就是帶小小孩回台灣的夢魘. 我完全能理解這種感覺. 我們自己過馬路時, 碰到呼嘯轉彎而過的車輛, 都會嚇一跳, 更別說手裡牽一個懷裡抱一個的時候, 心臟真的都要跳出來了. 台灣人喜歡被國際人士當做善良好客的國家, 可是在馬路上, 的確很難感受台灣人的友善啊. 由衷期待台灣的監里處能檢討和改進目前考照和發照的過程, 希望台灣有天是個從馬路就能感受人們友善多禮的國家.

由 debby 發表於 September 23, 2012 08:1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