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03, 2007

老中與老墨的糾葛

加州是美國最多華人的一州。而加州的第一大少數族裔,則是西語裔。在洛杉磯,差不多每兩個人,就有一個是西語裔。

華人和西語裔,若要說共同點,可能是過去都很重家庭關係。現在,華人對家庭的重視程度,由於社會變遷等關係,比起西語裔,遜色不少。

許多人稱華人為「老中」,西語裔則被許多華人稱做「老墨」,因為加州有許多西語裔來自墨西哥。然而,不是所有的西語裔都從墨西哥來的,我們就碰過一個來自薩爾瓦多的西語裔女性。

這兩個族群的關係,在我看來,挺微妙的。

 

美國華人在許多方面,表露出不喜歡西語裔的態度。之前洛杉磯華人地區有許多社會案件,不論是謀殺或搶劫,與案子有關的人,都把可能的對象指向西語裔。華人也普遍認為,西語裔所在的地區,治安較差。

華人不喜歡西語裔,西語裔因此也不喜歡華人。但是,這兩個族群,在某些時候,關係挺密切的。例如中餐館、華人超市,都雇用了不少西語裔員工。在中餐館,西語裔員工甚至掌廚。所以,美國華人上中餐館,想尋覓家鄉味,其實吃到的是西語裔炒的菜。

張系國在〈黑白無常 鬼炒菜〉(請見2007/03/19 聯合報副刊)一文中提到:「從前是人炒菜給鬼吃,現在中餐館尤其是福州人開的快餐館為了省工資,往往由老墨掌廚,變成鬼炒菜。人炒菜給鬼吃還有可說,鬼炒菜給人吃那就不堪聞問。鬼炒菜無他,黑白無常而已。快餐館往往只有黑白兩種調味汁,黑是醬油加豬油加味精,白是味精加鹽水加豬油。您不要誤以為白調味汁比較健康,其實兩種調味汁一般鹹,都會讓您無端口渴。老墨掌廚談不上什麼手藝,水準也時好時壞,故曰無常。我教書的大學旁就有這樣的快餐館。我去光顧時,嬌小端莊的老闆娘正對著麥克風說:『辣子雞丁。』咦,老墨能聽懂華語?『他跟我們很多年了,都聽得懂。』鬼不僅通人言而且忠心護主,彷彿聊齋故事,令我肅然起敬。可他炒菜依然是黑白無常,永遠無法超度。」

此文讓我們捧腹。我們的確有類似的經驗。有回去義美豆漿點心世界吃早餐時,過去見到的那名女店員沒出現,居然有一名胖胖的西語裔女性提著一名顧客的外帶早餐走了出來,然後用中文說了那份早點的名稱。我們四人聽了,都楞了一下:「咦,她說的是中文耶,雖然有點腔調。」我們常去的那間日本料理店,也是西語裔廚師掌廚的。難怪餐館洗手間貼的那張州政府告示,要餐館員工上廁所後要用熱水及肥皂洗手,用的是英文、中文和西班牙文,正因為過去許多華人在餐館打工,現在則改成西語裔。

張系國那篇文章還提到:「那時海外的中餐館多半是廣東館,不僅人鬼待遇不同,老廣和非老廣待遇也有很大的差別。」他所謂的人,是指華人;至於鬼,是指洋人。老廣和非老廣的待遇有很大的差別,在某些地方仍存在,例如舊金山中國城

既然美國的華人以老廣的勢力為大,跟「老中」混在一起的「老墨」,也有學廣東話,而不是講一般的中文(台灣的「國語」\大陸的「普通話」)。公婆在某間華人超市生鮮區,就聽到一名西語裔員工,跟另一名華人員工講廣東話,讓他們覺得有趣。

不只是中餐館和華人超市,我相信還有許多行業,是華人與西語裔共容\共榮的。例如我們去的那間三名台灣醫生聯合職業的診所,就有大量的西語裔病患,至少佔了八成五吧!那裡的護士,因此也都是西語裔。然而,台大醫學院畢業的J醫生可是不客氣地當著西語裔護士的面跟我們提到:「那些老墨的肚子都很肥……」某人私下便說,J醫生未免太不知遮攔,也不怕員工哪天跑去學中文,聽懂他講的話。

某人說的情形,非常可能在未來幾年實現。一則「秘魯小子學習華文嗄嗄叫 不輸華人」新聞提到:「紐約市華人家長學生聯合會(CAPSC)最近舉辦一次美東區數學英文及中文寫作大賽……華人子弟報名參加數學及英文組較多,中文組反而較少。……中文比賽部分,一年級組第一名居然是一位七歲的西裔學生,名叫索拉諾,來自南美祕魯,父母親連英文都不太流利。……索拉諾四歲半上幼稚園時,向父母表明想學華語,還說這是未來的語言,就這樣學了近三年中文,講的字正腔圓,還能演講,又能簡易的中文寫作。目前他還是紐約天主教鳴遠中文學校的學生,這次除了中文組第一名之外,英文組也獲冠軍。更令人好奇的是,索拉諾也開始學書法。」

在國際媒體不斷宣揚中國威力和中文價值(前往中國大陸淘金的工具)的情況下,類似這名秘魯小子的西語裔應該會更多。所以,像J醫生那種口沒遮攔的華人,可要當心點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3, 2007 03:14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