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07

華人醫生在美怪現狀

?找會說中文的醫生,似乎是此地許多台灣人的寫照。就連某人的同事H,在美國唸完博士學位的,工作許多年了,卻要開車到大老遠的Chinatown去看中國醫生。這點令我不解,在美國這麼久,他的英文不是理所當然可以應付日常生活對話,包括醫療間的對話嗎?或許,跟醫生講中文,不管英文程度好壞,還是比較自在吧!

但是,趕快提升英文能力,以便脫離華人醫生,已經成了我現在的目標之一。這是拜我在美國碰到的第一個華人(台灣)醫生J所賜。

J醫生和另外兩個醫生合組一個醫療群,他是三人之中年紀最輕、學校也最好的。他是台大醫學院畢業,而另外兩個分別畢業自北醫和中山醫。

由於他和我及某人有同鄉、校友、同姓等關係,再加上那個醫療群的主要客戶\病患都是西裔,所以碰到我們,便很高興地講了許多無關醫療的話。第一次見面,我們就得知他的外祖父也是醫生(所以他自稱出身自醫生世家),他的女兒在Google工作,他的兒子自UCLA畢業後,要去B企管顧問公司(雖然沒有麥肯錫有名,但也是很有規模的,他強調)工作。

我在台灣的時候,從來不曾聽到一個醫生提他的個人背景,但是他提了也無妨,知道一些他的個人訊息,有助於我們認識這個醫生,以及建立信任感。

我們沒料到的是,每次見面就跟我們談他個人的事,似乎成了常態。每次走進診間一看到我,他就坐下來,開始滔滔不絕地講他的私事。所以看診三次,我們已經聽他提過他的外祖父、媽媽、岳母、岳父、表妹、兒子和女兒了,希望他不是準備把祖宗八代都跟我們交代完畢。我問過其他找白人醫生的朋友,沒有人碰過這種拼命把「我、我、我」擺在病人前的醫生。我很好奇,他跟西裔病患見面時,也會講這些嗎?

如果他在醫療方面夠專業,我還能原諒他這種行為,即使他的漫天亂談佔去我們不少時間。然而,最近兩次我問他問題,他都好似沒準備,亂答一通,甚至答非所問。有一次還跟我說:「你先生是學╳╳的,問他就好了!」如果我要問某人,隨時都可以問,不需要花錢;更何況,我問的是與他專業有關的問題,他居然想丟給別人去答。更糟的是,正因為他提到的部分東西屬於某人的專業,所以某人一聽就知道他完全講錯。

同樣一個醫療系統裡,他看不起的北醫畢業的醫生T,雖然一開始給我們的感覺不佳,有那種台灣醫生典型、不自覺的輕佻(我們把此歸咎於台灣的醫療教育),但是對待病患的態度,顯得認真許多。有次我列了十個問題,他全數仔細回答。而我才問J醫生兩、三個問題,他都亂答一通,沒有一個回答讓我覺得解惑了。

我們相信,J醫生是個聰明人,但他的態度讓我不能苟同。另一種華人醫生的態度,我也沒法苟同的,是利用病患詐領醫療保險。

那是我只看過一次的華人醫生。我不知道他是哪一國來的,只知道他在菲律賓受醫學院教育,會說中文,所以猜測他原是某個東南亞國家的華僑。

美國的醫療帳單通常都是事後寄來。我接到他的帳單時,覺得很奇怪,他居然填了我沒做過的醫療行為,以此跟保險公司要錢。雖然我不必多付錢,但他的行為讓我不開心,因此決定從此不去看他,換了一個日本醫生。

我們認識的一個長輩,最近也把她的牙醫從華人醫生,換成日本醫生,原因同樣也是那個華人醫生會利用病患當人頭,填寫病患沒從事的醫療,然後跟保險公司要錢。那個診所的護士甚至說,離開的病人,遲早都會回來,因為這個醫生要病人付的錢比較少。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就算有那個護士說的情形,我仍寧願花多一點錢做對的事,也不願意幫助這種醫生詐領保險金。明明知道這個醫生會這樣做,還自己送上門去當他的人頭,在我看來,根本就是共犯。我非常不喜歡華人圈屢屢傳出這類的佔人便宜又自我合理化的事。我記得幾個月前洛杉磯的華人地區就有不少華人因為詐領醫療保險被逮,針對這類行為,刑罰是不可能太輕的。

另外一種當這類醫生共犯的,是偷偷摸摸以觀光名義到美國(月子中心)生美國寶寶的產婦,她們得付現金給醫生,這表示幫助醫生逃漏稅,而她們本身利用到加州納稅人的醫療資源,另一方面,她們的醫生可能是美國沒有執照,過程中要是出了問題,那些醫生和產婦若沒法及時離開美國,鐵定吃不完兜著走。而在她們出問題前,倒楣的,就是像某人這種每年辛辛苦苦工作,然後交很重的稅的加州人。

至於我那個日本醫生,態度跟其他所有的華人醫生都不一樣。美國的醫生也是很競爭的行業,每個人都要想辦法開闢客源,所以每個華人醫生第一次見到我,都問我:「妳從哪知道我的?」然而,他們的行為,並不讓我覺得他們很努力地留住客人。而那個日本醫生,則是兩者都做到的那種。不論我講什麼,他都很認真地聽,然後仔細回答,態度不輕佻,很客氣,把病患的大小問題都當一回事,企圖與人拉近距離。至於私事,他壓根沒提過。

比較起來,我們覺得台灣的醫療教育有太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了,最讓我們詬病的,是專業態度。通常一個專業工作者奠定專業態度的關鍵時期,是工作的前幾年,而我們碰到的台灣醫生,顯然都是有點年紀才到美國的,那時他們的專業態度早已定型。即使他們在美國行醫,必須遵守美國的醫療規範,但「態度」還是很難改的。

台灣醫生種種不專業的怪現狀,我在台灣時,體會已經夠多了,實在不需要在美國繼續增加這方面的data。雖然有語言的障礙,美國仍是一個可以找到比較專業、態度比較正確的醫生的地方。所以,開始收集醫療英文詞彙吧!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10, 2007 11:14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