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3, 2007

金門大橋和關渡橋,是誰學誰?

「要不要去金門大橋?」
「當然要啊,到了舊金山,沒道理不去金門大橋,畢竟那是舊金山的重要地標!」
當某人看地圖研究開車路線,發現金門大橋的位置有些偏遠後,與我有上述的對話。

然而,一直到在舊金山過了一夜,我們心裡仍沒有譜,不知道該怎麼安排金門大橋這個景點。相對於其他地區,位於舊金山西北角的金門大橋,實在太偏僻了,交通路線要如何安排,是個棘手的問題。

我曾經提過,如果真的安插不了在舊金山市區的行程中,那就最後一天開車前往金門大橋,再開回南加州。但是,這對我們是很大的風險,畢竟我們不熟舊金山的市區和路線,從旅館到金門大橋,可能迷路很多次,那勢必會花去許多時間。另一方面,我們開了兩天的車,才到舊金山,回程準備用一天的時間開回家,所以沒有多餘的時間在路上耽擱,更別說迷路了。

後來,到了藝術宮,我們發現附近有前往金門大橋的公車,於是縮減在藝術宮和探索館(Exploratorium)停留的時間,趕緊尋路前往。

在接近傍晚時分,我們終於親眼見到往昔在各種媒體上看到的金門大橋。看到這座寫下許多記錄的紅色大橋,我的腦海突然浮現另一座紅色橋的印象,那是關渡橋。不過,1937年啟用的金門大橋絕不可能複製或模仿關渡橋,後者才有可能,而且達到某種混淆視聽的效果。我一度走上金門大橋,感覺一下這座橋交通繁忙的狀況,這裡是兩條交通路線會經過的地方,據說每天有12萬輛車從此經過,而且這裡是六線車道和一條人行步道,橋面非常寬。吸了很多廢氣,不斷感受到腳底的震動後,我終於放棄往前走,於是走下金門大橋。

在這一帶,讓我印象深刻的兩件事,其一是看到遊客禮品中心有個為日本遊客設立的「土產屋」招牌。由於寫的是漢字,所以讓我不免猜想,「土產」二字可能不是中文,而是來自日文,最後變成中文裡的「外來詞彙」。

其二是等公車準備回市區時,瞥見一大批鳥在地上移動,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名穿深色衣服的餵鳥人從我身旁經過。他邊走邊丟飼料,所以他的身後一直有一大批鳥跟著。這情節比德國童話「吹笛人」更合理,俗諺不是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嗎?看到這一幕,便覺得那句俗諺非常寫實。

至於金門大橋公園,就沒有空去了,這應該可以給我再訪舊金山的理由吧!


以下是在金門大橋拍的相片,點入可看大圖:

舊金山灣區的黃昏

寫下記錄的金門大橋

金門大橋旁的餵鳥人

金門大橋旁的「土產屋」

金門大橋的工程師雕像

金門大橋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3, 2007 11:57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