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4, 2007

麥當勞欠我一個飲料

?有經驗的人大抵知道,在外地旅行或觀光,若要找比較乾淨的洗手間,大型速食店是一個目標,因為他們有專人負責打掃。從蒙特利半島開往舊金山途中,我因此到了麥當勞。

那天我們早早就出門,什麼都沒吃,飢腸轆轆地上路。既然到了麥當勞,我就順便去買點東西填肚子。不過,有個小問題,之前幾乎不吃速食的我,不知道該點什麼。麥當勞有什麼可以吃的?(我是指比較好吃的。)我一點譜都沒有。

人的味蕾經驗與偏好,跟幼年有相當大的關係。而一般的兒童,都由母親決定哪些東西可以吃,哪些不能吃。麥當勞進入台灣時,我娘已經跨越三十歲的那條線。據一些占星學的說法,人在三十五歲以後,由上升星座決定行為模式。我娘那時已經有明顯的上升處女座性格了,非常注意健康議題,而且掌管一家大小的飲食健康等相關問題。速食這種東西,既然被她認定為不健康,那當然不能吃。她頂多偶爾在家炸個雞塊給我們,算是讓我們對「速食」有一點點的概念。

往後我就學的地方都不在市區,附近沒有速食店,自然也沒有機會親近速食。後來因為種種緣故,吃遍各種食物,知道所謂的「美食」是怎麼一回事。又因為工作繁重,把身體弄壞,食物的選擇受限,離速食就越來越遠了。

因此,當我站在麥當勞櫃臺前,看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該點什麼。我一點都不想吃漢堡薯條奶昔等東西。好吧,既然要吃早點,那就看麥當勞的早餐選項吧。從圖片來看,Deluxe Breakfast份量似乎太大,因此我最後決定點一份Big Breakfast,這是六個早餐選項中,份量第二大的。然後我說要外帶。

當時那家店的生意不算很好,沒什麼人。西裔的店員很快地幫我把我的食物裝在一個紙袋裡,然後放在櫃臺上,跟我說好了。我問她,這是全部嗎?她說是。於是我便拿著袋子往外走。正巧發現某人已經下車也到店裡來了,於是我們就在麥當勞解決那頓早餐。

某人看了我買的東西,狐疑地問我:「沒有飲料?」「沒有啊,應該要有嗎?」「是啊!」我立刻想回頭去問,但他阻止我,說算了,因為已經過了一會,沒有證據好對證。

那份早餐讓我非常失望。少了飲料不說,打開大大的保利龍盒一看,食物比我想像中的小,實在不夠吃,不知道點份量較小四個選項的人,是哪些人,我可不相信美國人食量這麼小。早知道就點漢堡算了。我嚼著那難吃的食物,內心難掩對麥當勞的失望之情。

因為我們家附近沒有麥當勞,無法實地瞭解到底麥當勞的Big Breakfast是不是含飲料。但是在網路上搜尋一陣,發現Big Breakfast的確附帶飲料。哼,可惡的店員,居然不告訴我。往後就把麥當勞列為拒絕往來戶了,反正美國多的是速食店。

我們吃完份量很少的Big Breakfast後,我發現紙袋上赫然有英文、中文和西班牙文等不同語言的宣傳詞,就是沒有日文。某人便跟我說:「大概因為日本人不屑吃這種難吃的速食吧!」進軍過台灣的美式速食中,麥當勞不是最好吃的,卻是生意最好的。我只能揣測,大概是台灣麥當勞很會搞行銷吧!至於在美國,麥當勞應該不算是最會搞行銷的速食店了(下回再討論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4, 2007 10:49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