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5, 2006

「我要你有教養」

在小麵館吃豬腳麵線,希望去點霉氣時,聽到小孩哭鬧的聲音,由於聲音過大,時間過長,我只好回頭看一下。居然是個八、九歲的小男孩,我給他一個衛生眼,他依然吵鬧不停。

其實我應該給他的爹娘一個衛生眼才對,但他們只顧著自己吃,更讓我厭惡。又不是那種一、兩歲,聽不懂大人講什麼的小孩,居然都不會管教一下,生而不教,這對父母真是徹底失職。

記得前上司提過,當她的孫子要被別人帶出門玩耍時,她的兒子媳婦通常交代:「要乖喔!」但她不願意這麼說。

「所謂的乖,不過就是聽大人的話。」這世上總是有許多失職的父母,以虐待、強迫等各種方式,要小孩聽話。他們的小孩或許乖,但行為可能有違常理。好比那個拿四十幾萬買新車、叫妻兒站在街頭募款的男人,有乖巧的小孩,但不是正常的案例。

所以前上司把她那個一歲多的孫子帶到一旁,跟他說:「我不跟你說要乖,我要你有教養。」當小男孩在別人家時,其他大人問他:「你要什麼?」「教養!」小孩似懂非懂地大聲回答。

過去,我以為教養是有文明社會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但近來看到越來越多的案例,讓我懷疑台灣社會走倒退的路。

例如,啪咑啪咑地穿著藍白拖鞋坐捷運、衣著光鮮的女子用細跟高跟鞋踩人一腳也不道歉、粗魯男人或女人走路時揮手或用包撞到人仍自顧自地走開、開車經過單行巷道違規被開單卻罵警察、走法律漏洞卻覺得天經地義……這類行為多到,讓我懷疑在台灣經濟走下坡,在政府官員競相說粗魯的髒話(LP之類)當幽默後,台灣人的水準也不會比我們認為還落後的大陸人好多少。

前年在華東,最讓我受不了的事之一,是在醫院時,居然有人可以橫過我,「呸!」一聲把痰吐到我右前方的垃圾桶,把我嚇一大跳,深怕自己被那口痰濺到。聽說,上海等大城市漸漸有人懂得把痰用衛生紙包起來,再丟到垃圾桶裡。但在台北市的巷子裡,仍可聽到可怕的「咳~呸!」的聲音。

教養的提升,可能是受到先進文明的刺激,因為比較過,所以知道哪些事不該發生,禮儀究竟為何物。像S在她的書裡提過,她從比利時學成歸國後,對台灣很多事都看不順眼。她娘罵她個性搞怪,她感到委屈。

回國後,會「搞怪」的不只是她。某人從美國回來後,也覺得台灣人為所欲為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在小巷子口,一部車不打燈就突然倒車,要進巷子的另一部車沒法進去,塞在路口,要穿過巷子的行人也沒法走過去,馬路上的車子也要稍微避開那輛準備開進巷子的車。所有人,都因為那個隨心所欲要倒車的傢伙,而停在路上。沒有人道歉。

有次在公車上,一個人才準備離座,另一個中年太太立刻搶一步站到那個位子前用力拍椅子,一面大聲地叫她的朋友過去。某人便跟我說:「有些人很奇怪,有位子不坐,當著別人的面一直拍,很沒禮貌。」我接腔說:「是啊,如果那個椅子那麼髒,拍了以後,手不也髒了?」當然,我們是講給那個拼命拍椅子的人聽。

對於種種怪現象,台灣媒體似乎失去客觀衡量的能力,把粗俗當有趣,露臀的不雅畫面也可以一再播放。所以,當我看到林懷民提到教養是台灣的競爭力時,不由得懷疑他講反話。特意強調的東西,有時是不存在的。

倒是《讀者文摘》在前些時日發佈一個關於讓亞洲人反感的行為調查,台灣人討厭穿低腰褲的人和濃妝豔抹的老太太;香港人討厭父母在公共場所罵小孩、男性露出色瞇瞇的目光;新加坡人討厭在電影院聽到手機響和在公共場所接吻的人;泰國人則討厭在公共場合接吻的情侶……。

歸根就底,這些討人厭的行為,都是因為沒有顧慮他人。

社會發展到一個開放的程度,不可能有道德警察,而是要靠自律來代替他律。如果自律不能提升,那文明的程度,恐怕也只會停滯或後退,而不是前進了。在這個鼓勵消費、瘋狂消費之後要求別人幫自己打消卡債、萬般過錯都在別人的社會,似乎該想一想自己能做什麼、該如何節制,而不是都怪別人了。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5, 2006 09:50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