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2, 2006

陪診醫生,你想做什麼?

本以為自己可以平安無事地度過這陣子的流感風暴。沒想到,昨天坐在前一天才因感冒、上吐下瀉去急診的同事對面吃飯,今早起床後,開始覺得不對勁。沒多久,才咳了一聲,就把早餐吐了一地,只好火速掛號看醫生。

雖然掛到滿前面的診號,卻沒馬上去。等我到的時候,診間幾乎空無一人,只剩下一個穿著白袍的年輕男生坐在醫生附近的地方低頭看書。

在另外一個診間找到護士,讓她們把醫生找來。在那之前,另一個穿白袍的男生跑進來,瞄一眼我的病歷,說道:「以前來過嘛!」然後開始拿起來翻,好奇地看我的整份病歷。

真正要看的醫生,是位年輕的女性。進來後,立刻用壓舌板壓住我的舌頭,看一下喉嚨,說:「很紅喔!」又看了一下鼻子,就回到座位去開藥。前後過程不超過三分鐘。

原先看書的那個白袍男,因為反應不夠快,似乎沒看到我的喉嚨發炎有多嚴重。在醫生回位後,也拿著壓舌板對準我,似乎想要看一下。但我的表情是:「你想做什麼!」他很快地把壓舌板放回去,讓我坐到醫生前面。

一直到結帳、領藥,我都在想,這兩個陪診的(準)醫生,到底是哪個醫學院的?對病人的態度實在需要加強。

記得之前住院時,我的主治醫生總是帶四、五個人一陣風似地進來。雖是主任,她非常親切,注意到我身上有抓癢的痕跡,問明我沒有食物過敏紀錄,便判斷我對某種藥物過敏,立刻要身邊的助手幫我換藥。她不像《白色巨塔》裡的財前,看到一般病人,敷衍兩句就離開;看到有錢的病人,則是非常親切,擺明大小眼。

有次問到一個問題,她立刻幫我推介另一個主任醫生,還叫手下幫我掛號。只是,在她前腳離開後,一個跟在她身旁的白袍女生,跑來跟我說「內線消息」。她告訴我,就我的狀況,要掛另一個醫生才對。跟我談到她之前有過類似經驗,是如何處理,所以可以在我無助的時候,以經驗和醫學來和我討論。

這個女生,一問之下,是醫學系大六而已,還不到當實習的intern。她說有兩個大六暫時跟著我的主治醫生,難怪隔壁床的主治醫生只帶一個學生,我的主治醫生卻多帶好幾個。

這個大六女生,隔天在我醒來後,跑來找我,拿了一個紙盒,說那種東西對我有幫助,說完便匆匆趕去上課。

我忘了記下她的名字。但是從她能夠以自己的經驗為師,善體病人的行為來看,我深信,她未來會是個好醫生。

至於那些粗率對待病人的intern,拜託他們多學著點,好歹看點黃崑巖的書吧。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2, 2006 04:23 PM | 引用
迴響

那個醫生開的藥似乎沒效,咳得更嚴重了。禍首可能是「複方甘草合劑液」,一喝就咳不停。

早先吃爸爸買的百合固金湯,咳嗽倒是止住一陣。

媽媽以前是不是說過不要喝咳嗽藥水?待會問她。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4, 2006 01:56 PM

娘說,萬芳醫院中醫科的女醫生,痛罵西醫開咳嗽藥水給病人。因為咳嗽藥水使得痰卡住咳不出來,只會更咳而已。

聽起來很像我的狀況,嗚,還是去看中醫好了。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5, 2006 08:58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