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 2006

絢爛之後——冰爆好萊塢

從出入口往上走五十幾階,才是我要坐的位子。在那居高往下望,「冰爆好萊塢(Hollywood)」的表演者都成了小小的人偶。小到讓我想起差不多二十年前去看的小人國裡的小人偶。

那次,還在念托兒所的弟弟流連忘返,最後哭喊著不要回家,吵著要住在那裡。因為就在他蹲下可以端詳的小小世界裡,居然有這麼多精彩美妙的事物,那是他小腦袋瓜裡還沒開始拓荒的新天地。

而在冰爆好萊塢的舞台上,是另一個精彩的場域。只是,幾名男舞者把女舞者抬在頭上退場時,竟讓我想到螞蟻把食物搬回家、準備過冬的畫面。巨蛋兩側安置了大螢幕,從距離來看,那螢幕頂多相當20吋電視。所以,沒帶望遠鏡的我,只能看見舞者身上的大塊色,而看不到她們華麗服裝的細部了。

說是歌舞劇,還不如說是溜冰舞表演,畢竟音樂只是配角。但不能否認的是,這樣的演出,不只是冰上舞技而已。雖然那場的觀眾非常喜歡炫技的部分,一旦看到舞者單人急速旋轉、雙人旋轉、跳火圈、空中表演時,都會用力鼓掌,甚至吹口哨叫好。我不免納悶,這些人去看馬戲團豈不是更興奮?

冰爆好萊塢的精彩,來自於它齊聚她們最精彩的影劇歷史之樂,結合曼妙的溜冰舞,和絢爛的燈光、服裝等,集結成一個可以讓觀眾眼睛捨不得眨眼的作品。它就像是不分年齡的視覺版Disney Land,不斷把過去的回憶,帶到今日。

換場很快的表演,用音樂、燈光、道具和服裝來區隔。雖然前後場表演差別很大,觀眾卻不覺突兀,因為這是冰上版的好萊塢時光隧道。「My heart will go on」以雙人舞讓觀眾憶起鐵達尼號(就算像我一樣沒看過電影,也會知道),熱舞十七、閃舞則讓我想起以前在有線頻道上看過的老電影,還有很多在電影中用過的古典音樂,都會使人想起不同的電影。將歷史當作一項重要資產,不斷翻新,創造新的價值,這是Disney Land、Holiday on Ice等的成功之處。

她們同時使歷史延續。今日看過這場秀的兒童、青少年,會在記憶的角落儲藏這些表演片段和音樂,他們也可能對劇中的卓別林、奧黛莉赫本等明星從陌生到好奇。一旦有天他們接觸到類似的東西,會讓他們很快地熟悉、接受,進而成就好萊塢的新的商品價值。

那些七○年代的老電影,可以因此不斷活下去,即使在今日復活的只是一個片段,即使只是一小段音樂。在未來數位內容當道的時候,觀眾可以輕而易舉透過網路找到她們渴望的老片,那麼,新的價值就展現。

這些歷久彌新的戲劇價值,絕對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用禁播外國戲劇就可以阻擋的。我也不相信用鎖國的方式,可以扶起一國貧乏的戲劇體質。好萊塢的確是大資本,但他們的大資本不是在美國上檔一次就完畢的,而是可以在各國、各層面創造新的價值。他們的模式,需要許多傑出的人才,除了在各自領域專精的人,還要有能夠在各環節協調溝通的人,才能把這些東西通通串起來,成為一個大型表演,餵飽觀眾的眼睛。

Holiday on Ice當初可能只能做一般性的溜冰表演,但是結合自己國家最豐富的戲劇資產,她們成就了「冰爆好萊塢」這個讓三億人看過的精彩節目。

這場秀,如同Disney Land,刺激完,可能讓人對某個片段念念不忘,但是不會動腦想太多東西。倒是從事戲劇相關工作和資本進出的人,可以探究一下Hollywood的運作模式。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10, 2006 11:53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