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6, 2005

巴士電影院

夜晚的魔法把人變得不一樣。九點多從台中坐上返回台北的巴士時,妳這麼想著。

從在豐饌的晚餐開始。白天拿著妳的道具拼命發揮表演欲、逗得妳們開心大笑的M,這個時候也安靜下來了。忘了是誰提到「巴黎野玫瑰」還是哪部電影,他們在片刻間讓妳覺得離得好遠,妳自成一國,因為沒趕上那個時代,也沒看過那部隨著成長,而給予他們不同感受的老電影。原來,藝術電影陪這麼多人走過他們的青春。這些零星散布在各地的星子,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一天會聚在一起,談論那些差點被他們遺忘的故事。

坐在寬大的座椅上,望著窗外的燈光,某個遺忘多時的片段竄了出來。車子開動後,妳把小螢幕拉到眼前,「Notting Hill」,有個東西在心裡再度一震。妳不是那種會把電影或書看兩遍以上的人,興趣和時間都不允許。但Notting Hill例外。加上這次,該是第三遍了。

所有成功的劇碼,都可以抽出幾種共通元素,那是人類共同的嚮往,或許個體會有差異,但至少是可以理解的。這部片的上演已是六年前的事。這麼多年來,妳一直沒能說出哪裡對上妳的味,除了英國的場景給予的熟悉感以外。

再次溫習。妳閉上眼睛,發覺它牽動一股隱隱浮現的渴望。妳其實很想過某種緩慢的生活,就像修葛蘭日復一日走過他的Notting Hill,妳也想好好地把某些路慢慢地走一遍,甚至有時間可以耐著性子把很冷門的書看完。能不能停下來?妳一直想按下這種狂亂的生活方式,回頭仔細檢視這幾年的過往。把所有散亂的雜記都找出來,重新讀一遍,好好瞭解到底發生過哪些事。

妳在修葛蘭和茱莉亞羅伯茲的角色裡,各自看到一些與妳有關的東西。妳同時面對的是那個內在的脆弱,面對快速變動的外界時,總得武裝自己,只有在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軟弱,以及……。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快樂,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幸福。妳不禁問自己:到底要選擇什麼?當春暖花開的時候,能不能讓毛細孔感到花開的喜悅,或者只能匆匆走過,什麼都感受不到?

司機在巴士轉入市區的時候,把片子切了。妳聽見partner在後面大叫一聲。像是現在的生活終究難以盡從人願般,沒能複習甜美的結局。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6, 2005 12:05 AM
迴響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