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4, 2005

颱風假如願以償地來了

站在玻璃帷幕大樓的高樓層看著颱風來襲時的街景,感覺不真切。距離地面太遠,聽不到風聲,感受不到雨勢,像是上帝低頭看人間。直到親自走到風雨裡,才會知道那是什麼滋味。

雨開始下的時候,還在家裡。站在窗外楞楞地看了一陣雨景,其實很想像隻好奇的小貓歪著頭看雨,但是終究得出門。沒多久就在馬路中央的公車分隔島上,被左右兩方急駛而過的汽車噴了一身水,無處可躲。忍不住埋怨,是誰把公車站牌設在這種位置的?分明歧視行人。

八點多的時候,媽媽打電話來,問我在哪,怕我被颱風吹跑。我當然還在辦公室裡對抗室內的颱風。

坐在交通四通八達的東區位置,注定得送往迎來。助理妹妹離開的時候,開心地向我出示手中的大傘,那是SOGO的贈品。前幾天她看到我有一支,便嚷著她也有。「待會試試看耐不耐用吧!」「這麼大,應該很耐用吧!」「那很難說,贈品傘的品質大都很爛。」我已經用壞好幾把百貨公司的贈品傘了。

後來想起一個月前把新傘丟在一個陌生男人家。我老是把傘遺忘在不同的地方。上回跟某人要回我的傘時,被笑是「掉羅帕」情節。曾經想過,如果不想見那個人,就算了,心愛的傘除外。

剛從香港出差回來的同事下班前,問我還好嗎。我把嘴角往下彎成半圓形,沒有直接回答。不到一個小時前,「主將」才說我:「工作的時候很嚴肅,笑的時候很甜。」我只承認前半句。她出國的時候,沒完成的工作,像落石一樣砸到我身上,而且交接不清,讓我陷入五里霧。

還沒走的都在等明天究竟要不要上班的消息。正在討論工作時,有人竟大聲地說明天照常上班,我大叫:「你一定是騙我們!」衝過去往他的電腦上一看,居然有則新聞這麼寫。

一離開大樓,就知道在上面看到的風雨都是假象。難怪一堆電視記者要在大風大雨中涉險,那些看電視的人,有時跟從高樓看外面一樣。

下公車的時候,五、六個男男女女都站在公車亭的行人椅上,因為來往的公車都不留情地把污水潑到路人身上。

撐大傘也沒用,整個人濕了一半。這個時候,我總是非常佩服那些穿高跟拖鞋的人。因為我連繫帶的涼鞋都快穿不住了,她們卻可以用腳抓穩濕答答的高跟鞋,並且取得行走的平衡。

在捷運中,終於聽到有人談到明天不上班的消息,鬆了一口氣,讓我把死期往後延一下也好。三個日本人穿著彩色夾腳拖鞋和寬鬆的花短褲大聲地談笑經過,讓我側目。

好吧,算是如願以償。但是大石頭還沒落下,今晚還不能安心地睡。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4, 2005 11:53 PM
迴響

嗨,我經常會來看看你的blog,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總之,來打聲招呼。

Jerry 發表於 August 6, 2005 10:49 PM

嗨,Jerry,

I knew your blog,too! :b

Debby 發表於 August 7, 2005 04:0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