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3, 2005

Cheer up, buddy!

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看到隔壁的隔壁還戴著耳機打電腦,叫了他一聲:「颱風要來了,還不走?」「颱風來,可以不用上班嗎?」「不知道,希望可以!」我好想、好想放假啊!如果放了天上掉下來的假就可以好好睡一覺。

戰役接近尾聲,還沒結束,我們卻不支了。以前會說笑話的partner,最近的表情總是臭臭的,常常發牢騷,連我們的稱讚都不領情。昨天跟我說他已經連續十天沒吃中餐了,就算有一點空檔,他也是忙著手邊的事,而忘了吃東西。「那你要跟我一樣帶麵包了。」

其實我也常常把麵包帶去又帶回家。過了兩天只吃一餐的生活,我便跟主將求饒,說我受不了,可能隨時都倒下去。但她也沒能作主,都上戰場了,還能怎樣?可以想見,久戰之後,如果連老將都開始浮躁,就有很大的危機了。我在越戰戰場喊著:「我想回家」!

急匆匆地經過大廳,根本沒注意左前方那團人裡有誰,直到發覺有人像響尾蛇一樣發出氣音,我才回頭看到ㄓ大爺。ㄓ總是能苦中作樂,把小悲慘變成大家的快樂,典型的牡羊座。於是笑嘻嘻地走過去問:「你去美國出差怎麼沒通知我們,都沒幫我們帶紀念品!」「唉喲,很慘的!怎麼每個人都問紀念品?」他的眉毛立刻倒了下來。我急著想說: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就不像大爺了,像俗辣!你不可以浪費我給你的綽號啊!但是突然想起手邊的事,急著走開。

臨走前想起每月至少一次的午餐會報,又因為我而無限期延後,於是找S發通知給大夥。沒想到,有空會來幫我打氣的S,也是一臉陰天,讓我倒退三步。會提醒我臉頰又凹陷的M,最近看來也不太好。

然後某某要離開,附近的某某也突然在今天走人。一時之間,讓我真鬱悶。怎麼周遭的活寶走的走,不然就通通奄奄一息?應該去問一下最近星象是否有異,不然為何不同的人同時變成這樣?如果我會畫漫畫,要畫一張大海報,畫他們奄奄一息的樣子,旁邊是我,臉上的眼淚流成兩條小河。然後標題是:「活過來吧!兄弟們!」你們通通變成這樣,生活欠缺樂趣,我怎麼活得下去?

算一算,活寶名單上只剩下奶哥了。用念力希望哪天剛好碰到他,可以喝個下午茶,至少聽一、兩個笑話也好。希望他還是愛耍寶,但是上次的最後一小時,他好像也開始變得「山地饅頭」了。好像全世界都不太對勁/_\

最近壓力太大,情緒不斷上上下下起伏。光是累到忘記把衣服先放在洗衣袋裡,再丟到洗衣機,因而把絕版的黃色上衣洗出一堆毛球,就讓我幾近捉狂。後來邊打呵欠邊上街找類似的,怎麼找都找不到,更是悔恨交加,想要狠狠地踹洗衣機。

不斷地忘記繳這個繳那個。有天問G哪裡有荷○銀行,他竟問我:「妳為何要辦荷○的卡?他們的分紅很低。」我累到沒力氣追問這兩者究竟有何關連,以及他到底說的台灣還是美國。曾經一掃而過的念頭是,要他直接告訴我哪些銀行不要往來。但是念頭很快就被疲倦的浪潮打下去。忘了過了多久,我又問他一次哪裡有某銀行,問完才想起,啊,我問過了。

記性像有壁癌的粉塵一樣脫落。發生一起記錯時間事件,而且錯得離譜。不敢相信竟然發生這種事,打電話跟W2確認。當下,我真想蹲在地上,問自己怎麼了。

晚上在有機店看到一張海報說某種茶可以幫助入睡,心想,後者我需要,但是,茶?喝了還能睡嗎?最近常常在睡了四、五小時後醒過來,明知道還很疲倦,沒力氣站起來把冷氣重新打開,卻翻來覆去沒法再度入睡,讓我十分苦惱。應該去上海針灸一下嗎?

今晚究竟要不要下雨?窗外看來沒有任何動靜,有點懷疑颱風明天會不會來。趕快用我僅存的力氣祈禱:颱風趕快來吧!下大雨吧!讓馬英九宣布明天停止上班上學吧!但是不要淹水、不要有人員傷亡、不要淹掉農作物和牲畜。如果颱風能讓死掉的活寶重新活過來,當然更好。但是看來我又在痴人說夢話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3, 2005 10:39 PM
迴響

沒有颱風假,還被助理妹妹通知,我生日那天開始有戰鬥營。。。

Debby 發表於 August 4, 2005 11:16 A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