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05

再上火線

做為資深菜鳥,最吃虧的事,莫過於,感覺總是處於代班的狀態。尤其在人力青黃不接的時候,年資長很多的partner休長假,剩下資深菜鳥一人撐一組,那真是有如啞巴吃了一池塘的黃蓮。

同樣休假好幾週的上司神清氣爽地從國外度假完回來,坐下便瞪大眼問資深菜鳥:「妳怎麼瘦了?」過度勞累,吃得太少,睡眠不足,自然就瘦了。這話,當然是沒說出口的。

代班代了好幾週,每天折手指盼啊盼的,總算快要盼到partner回國了,上司突如其來地在會議中當眾宣布,資深菜鳥要上火線。向來不會說No的資深菜鳥,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這次要深入前線的程度,勝過以往。但上次同時打兩場戰,足以讓資深菜鳥負傷累累,元氣大傷。這回,資深菜鳥只怕自己不成功,就要成仁了。

距離七月結束還有一週,案頭的行事曆卻已寫滿。每天,資深菜鳥順著自己勾來彎去的箭頭,像看尋寶圖,尋找下一個行程。

如同莫非定律,最忙的時候,永遠是最多人打擾的時候。「我的黑夜比白天更忙碌」,資深菜鳥夜晚趕工時,總是在內心低吟著這句話。白天在外頭奔波的行程,沒有少過,電話從早說到晚。進了辦公室,更是拼命打電話、接電話、講電話。總是在不方便的時候,接到討人厭的電話,不問方不方便,就開始講落落長、沒有價值的東西。

資深菜鳥不明白,為何電話比手機還敏感?每回手機還沒響,電話就開始出現蜂鳴,常常驚得資深菜鳥要從座位跳起來。偏偏這情況不少。前一天,正在講電話的資深菜鳥情急之下,竟然移動有輪子的椅子,把手機丟到地上,以避免干擾電話。好在地上鋪了地毯,否則資深菜鳥要頭痛手機壞了怎麼辦。第二天,同樣在講電話的資深菜鳥在緊急的狀況下,居然把手機放到隔壁「水深少一公分,火熱少一度」的同事桌上,讓他代接。

資深菜鳥講電話時,偶爾碰到不識相的人,在面前比手劃腳,或者嘗試用唇語說某些東西,正在動口又動腦的資深菜鳥,一時分了神,語無倫次,電話那頭說:「我聽不懂」資深菜鳥很想回答:「我是說我快不行了」但這話依然沒說出口。

披星帶月地趕末班捷運回家時,資深菜鳥已經不想算今天到底上班幾小時,於是默背〈涼州詞〉:「葡萄美酒月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資深菜鳥的媽要是知道這首她當年教的詩,如何發酵的,一定很後悔在小孩七、八歲的時候,談起戰場這檔事吧?資深菜鳥倒想知道,那些馬革裹屍的知名將領,身在承平時代,不能被重用,應該渾身不舒暢。但他們這樣驍勇善戰,老了也得上戰場,最後弄得屍首不全,算是一了心願、適得其所嗎?資深菜鳥更想知道,若楊家女將不是傳說而已,那她們中、老年還上戰場的心情會是什麼?真有軍人性格這回事嗎?資深菜鳥即使曾在職業軍人手下做事,一時也沒有答案。

隨著上火線的時日拉長,不斷進行拉鋸戰,考驗資深菜鳥的體力、耐力和策略,資深菜鳥發覺自己的脾氣由於睡眠減少、消耗過大,而越來越差,也失去了耐性,於是有感自己屬於爆發力強的那種人,適合速戰速決,碰到曠日廢時的僵持,不管是被圍城或兩軍對峙,總是處於發狂邊緣。

夜深了,對於陌生的前線和激烈的戰事,資深菜鳥只能祈禱自己趕快睡著,及早恢復體力。上一回,資深菜鳥連續兩週沒有休息。這一戰,又不知要到何時。每到這個時候,資深菜鳥總想,既然MSN和Blog這麼流行,為何沒有人想到把兩者結合?這樣在忙碌的狀態,可以顯示主人狀態,或把Blog設成某種封閉模式,讓無暇分神的主人,可以不必掛慮。

至於現在,只能直接宣布,主人閉關去也,來客請自行參觀,恕不導覽\解說。

Tomorrow is another day……another working day.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23, 2005 01:30 AM
迴響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