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7, 2005

熟年離婚潮以外

正在吃很晚的晚餐(late dinner)時,聽到媽媽在電話中安慰人。她掛上電話後,我才知道,有位女性長輩,和丈夫吵架後,一氣之下,回娘家住(這個年紀還有娘家可回,是幸福的)。我有點疑惑,「不是六、七十歲的人了?」「就是因為這樣,隔閡更深,因為相處久了,會知道哪些話最傷人,一旦吵架,就通通搬出來。」稍微可以理解,為何76歲的郭婉容,會傳出跟105歲的倪文亞離婚了(但是郭婉容的女兒否認有此事)。

老年的夫妻相處問題,不知何時,慢慢地從周遭冒出。前陣子,媽媽「點播」次數最多的文章,是六月號康健雜誌的〈工作退休,婚姻也退休?〉。由於她提到的次數過於頻繁,我只好找雜誌。一看到封面故事是「電磁波與癌症」,心想,果然每篇文章的設定族群不一樣。我一定會先看切身的電磁波問題,畢竟退休這事離我太遠,看到「退休離婚潮來襲」,很容易就跳過。

可是,就是因為像我們的家庭都處於子女離巢期,老一輩的退休後規劃問題,就顯得特別重要。附近的一位女性鄰居,跟娘訴苦說她快得憂鬱症了,因為老公退休後,每天都像顆石頭坐在電視前,只會發號施令,逼得她每天早起,八點半要帶他去大安森林公園運動,不然兩人就在家裡對戰。

過去聽過日本女性在五、六十歲、丈夫退休後,因為受夠了氣,幫自己做的最重要決定,就是走出婚姻。那些被拋下的日本男人,由於過去被伺候得太好,立刻像洩了氣的皮球,從「產業廢物」變成「家中的巨大垃圾」,在事業和婚姻上,頓失依靠,再也不能為所欲為。

〈工作退休,婚姻也退休?〉給我最大的警惕,莫過於其中提到廖輝英的看法:「退休後的夫妻關係是把剛結婚的磨合再拉回來,而且比新婚時更困難」。當中有各種例子,總讓我覺得,跟不會過生活的男人結婚,還不如不婚。以及,那種在財務上依賴男人的已婚女性,到老年,顯得更沒尊嚴,因為男人到此時把金錢看得比天高,若是要低聲下氣向他們伸手拿錢,除非是一直過這種仰人鼻息生活的女性,否則,對曾經當過職業婦女的人來說,都很難接受。

閱讀過程中,同時想起一件事。某位牡羊座男性友人,由於個性風趣,因此有一陣子身邊充滿爛桃花。據他說,都是那種bf是無趣工程師的女生,希望他能當地下情人,做到工程師bf無法做到的那一部份。讓他感到十分洩氣,就像許多女生會大喊:「我想要真命天子啊!」他也想喊:「我想要真命天女啊!」(岔個題,現在是民主時代,沒有天子,只有不斷被民意考驗的總統或黨主席。)

那些想要嫁給「竹科新貴(還是「新貧」?)」的女生,大概都沒想到退休後的問題。雖然可能有一段時間在金錢上不虞匱乏,但終究要面對兩人的相處問題。其中的艱辛,恐怕不是用小兔子的想法:「不喜歡就跳!」可以解決的。

我不瞭解台灣的理工科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每次和典型的理工男生交談,總有碰壁的感覺。身為女性工程師的F覺得男性同事說話都「很冷」,更別說我們這種圈外人。有些工程師MSN或email,總是讓人不知如何回答,所以就乾脆不回。來比冷吧!

就像發球,他們的訊息就像打出一個沒辦法讓人打回來的球,直接殺球。有時更像落石,讓人避之唯恐不及,遑論接住。談到生活,這些人更是生活白癡,通通不及格。

對他們來說,最大的浪漫,恐怕就是收集一千個親友(或網友)祝福,或者送一束超大花束等等,有的還會想出在眾目睽睽下給驚喜的點子,不給人有轉圜的機會,若碰到不接受的,則變成拒絕者的錯。這些人的思維中,不是數字,就是大小,跟生活和情趣無關。欠缺體貼、深度、精緻與品味。

能跳脫這些的,反而是在求學過程,不那麼典型,可能轉了幾個彎,或者是閱讀、興趣屬雜食性的那些人。所以我很能理解,為何那麼多人認為台灣的教育要加強通識,因為「觸類旁通」,多學習不同的東西,才會使人的腦筋活絡、思考靈活。這些人到老年,也比較懂得規劃自己的生活,不會只在家裡從臥房移到客廳、餐廳和廁所,就打發一天了事。

其他學科出身的,雖然好一點,但未必在「生活」學門上及格。前陣子執行一項質化訪談,頓時發現台灣的老男人根本不懂「溝通」為何物!不管別人問什麼,他們只講他們想講的(完全離題),而且不斷重複。氣得我跟同事說,這些老頭的腦袋都裝混凝土。

到那些社區大學、活動中心、私人教學課堂一看,參加者幾乎都是女性。台灣男性不只懶於進修,連學習生活都不願意。到最後,不只是我這種積極追求自我人生的女性無法接受那樣的意識型態,就連老一輩,沒受過什麼性別教育洗禮的婆婆媽媽,都覺得受夠這些男人了。

這種現象其實不只是退休後的兩性隔閡問題,而是在各年齡層都會引爆兩性不協調的問題。我們應該鼓勵那些不那麼典型的範例浮上台面,把性別的制約規範打破,把學科的界線模糊,兩性的衝突才可能減少。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17, 2005 04:35 PM | 引用
迴響

Debby,

Hi,又來了。總算熬過小弟的指考(我到底在緊張甚麼呢?唉)跟計畫送件,沒想到一來又是個熟悉的議題耶。
我家是單親家庭,唯一的異性生物-我家小弟-在兩個宛如慣於發號師令的女王(母)跟懶於家事整頓的公主(姊)之間應該是狹縫求生吧?(笑) 

不過,這並不表示我對上述議題就不了解,因為家母姊妹眾多,類似的問題也頻頻耳聞,大致上困境也區分為兩種:有自主經濟能力與無獨立民生基礎的,前者多半抱怨的多,然而後者卻是走投無路啊。遑論如果家中還有未成年子女的阿姨們,仰人鼻息的生活更是經濟與精神上的雙重壓抑。

無怪母親總是聳聳肩告訴我不婚也無所謂,固然尋求與人生伴侶和諧度過需要長期的努力,然而如果努力的workload總是表現不均的話,對某些忍無可忍的人來說,也許獨善其身是不得不為的選擇了。

famina 發表於 July 20, 2005 03:17 PM

自己來懺悔-挑錯字:發號「施」令。(抱頭)
歐買尬,愧對所學。

famina 發表於 July 21, 2005 10:26 AM

http://udn.com/NEWS/WORLD/WOR4/2958743.shtml
「退休老公症候群」 日婦女的夢魘

因擔心一旦離婚,自己生活恐陷困境,寺川櫻只好維持婚姻,結果是得了許多日本年邁婦女都罹患的一種心理疾病,專家稱之為「退休老公症候群」(簡稱RHS)。

老公退休後完全斷絕社交生活,幾乎沒有朋友,害得寺川櫻每一分鐘都得與他長相左右。寺川櫻說,老公往往連續數周足不出戶,不是看報就是看電視,不然就是對她大吼大叫,頤指氣使。他往往禁止她和朋友外出。一旦獲准外出,她還得事先為他備好三餐才能出門。

幾個月後,她得了胃潰瘍,說話言詞不清,眼睛四周長滿疹子。醫生發現她的喉嚨長了息肉,卻不知起因為何,於是介紹她去找專門醫治「退休老公症候群」的黑川醫生。「退休老公症候群」一詞就是黑川在一九九一年先提出的。

(刪)

在日本,結婚超過廿年的一群,即大部分已婚老年人,如今是日本離婚率成長最快的族群。政府統計數字顯示,一九八五年此一族群只有兩萬零四百卅五對離婚,到二○○○年已成長至四萬一千九百五十八對。專家警告,在二○○七年到二○○九年之間,將有創紀錄的大約七百萬日本男人退休,屆時將是爆發「退休老公症候群」的尖峰時段。

【2005/10/18 聯合報】

剪報手 發表於 October 18, 2005 05:2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