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5, 2004

許我一個夠冷的冬天吧!

冬至後四天,天氣突然變涼,合歡山下雪了。在辦公室覺得有股寒意,剛開始以為是空調太強所致。-_-+

冬至隔天和弟坐在客廳,我突然想到:「啊,冬至!應該吃湯圓。」印象裡,報紙的家庭版介紹某幾個牌子的湯圓比較好吃。哪知,他竟然說:「那麼熱!吃什麼湯圓!」(←真沒禮貌!)天氣不冷就不能吃湯圓嗎?O_o

其實吃湯圓比較需要的是心情。就像在華東時,不顧腸胃不佳,吃了一堆湯圓,儘管不能說話,還是挺開心的。

去年冬天一開始,似乎也是不冷的。大家都說是「暖冬」。但是到了一月,開始冷了。尤其過年時,冷到直發抖。年初三和France、小黃夜裡在忠孝東路四段一帶尋找「陽台」,冷得我鼻水直流。

印象裡,好似很多年沒有這種寒冷的冬天了,國高中時,總是有同學會互相比較誰穿得多,我記得自己曾穿過八件!內衣、衛生衣、套頭t-shirt、襯衫、背心、毛衣、外套、大外套……把自己弄得像熊一樣,行動起來非常不便,深感偽裝的胖子也是很辛苦的。

雖然當時穿那麼多,也是因為學校制服質料差,太不保暖。到至今仍對寒冬深深恐懼。每次一聽到寒流要來,上街就會四處尋找保暖衣物。前不久買到一條寬褲,很滿意地想,要是寒流來,在裡頭加件衛生褲也可以。儘管我從沒穿過衛生褲。

有人說:「不過冬至不冷。」但去年我也聽到有人說:「『冬至』要是不冷,『大寒』的時候就會非常冷。」難道上一個冬天的狀況,又要在這次重演嗎?

上網向google老師請教冬至的氣溫,得知還有「數九不冷,來年看瘟(山西寧武)」的說法,要是冬至後八十一天內不冷,病菌容易過冬,來年氣候暖和時,就會有瘟疫。似乎挺有道理的。那麼,還是祈禱這個冬天像樣一點吧!我可不想再經歷一次SARS恐慌了(不過SARS病毒在高溫狀況下比較容易控制住)。

不可否認的,是近年因為過多人為因素導致氣候異常。爸媽說,我剛出生時,他們到夏天的六月,還蓋著棉被。但現在可不,都十二月了,我還看到有人穿短袖。整個台北市因為廢氣太多而發燙。

人終究是渺小的,想要改變大自然,卻總是遭到大自然的反撲。還是識相點吧。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25, 2004 05:15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