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5, 2004

遠渡重洋的日本御守

年初三,收到三個剛從日本回來的F遠從新竹帶給我的御守。

為了報答F和小黃的恩情,本想帶他們去陽台或花徑開坐坐。

balconynotopen.JPG偏偏東區依舊擠滿人,停車位難尋。F想起E以前都指揮男友把車開到市民大道,要回家時,再叫男友把車開到面前。於是我們便指揮小黃把車開到市民大道。說指揮,是因為小黃不識路,「路癡!」,F說的。小黃總很著急地要我們別顧著在後座聊天,要告訴他怎麼走,不然「一回頭已是百年身」。這用詞好強烈啊。

我第一次來到市民大道的停車場,發現這裡停車一小時才30元。我說台北停車一小時100元是很普通的事,遠企那邊要150呢,消費滿2500才可抵一小時。他們聽了吒舌,說我若去新竹,會覺得錢很好用,因為新竹多半是一小時30元,甚至有20元的。

然而,把車停在這是所有悲劇\笑料的來源。我的方向感大亂,但他們卻得依賴我這個唯一在台北生活及工作的台北人。讓我備感艱難及壓力,天知道我平時都是坐在車上,別人說到了,便下車走進店裡的那種人。這回為了他們,事先上map.com.tw查了地圖。

不料,所有的不巧都湊在一起,地圖標示錯誤、店家竟在我熟知地方的反方向,再加上台北市的路標連我這個台北市人都看不懂,不明白路的號碼怎麼標的,但理工出身的人則在一旁說:「這是合理的。」……。我們在寒風中繞了一大圈找到陽台前,小黃說:「該不會門口貼張紙說休息吧?」被F斥責:「烏鴉嘴!」沒想到,陽台到了,黑漆漆的陽台前有張紅紙:「本店公休日:除夕~初四」小黃哭倒在F肩頭,沒想到真被他說中。我則蹲在一旁笑到直不起身子。

從可以喝咖啡的時間,混到再喝就要睡不著了。天氣凍得我直發抖。他們說台灣比下雪的日本還冷。

forsafe.JPG我拿著三個御守,對F這麼多年的熱心和大力幫忙感激在心。把台灣的護身符和日本御守放在一起,不免嘆息,唉,日本人即使是學別人的,但能推陳出新,把御守做得這麼漂亮,讓我都想收集了,卡哇以ㄋㄟ。台灣的,就塞到包包裡,別讓人看到。

他們的日本遊歷,讓我再度考慮去日本玩的可能。或者還是等T去北海道回來再決定好了。

另一個問題是,長輩們總百般交代我別再騎車,尤其是媽媽,看了我今年的生肖和星座運勢,更是強烈反對我再度騎車。但既然有了交通安全御守,那這下可以騎車了吧?不知道隔著海洋,日本的守護神是否還能發揮神力了?

對了,好像還需要一個事業順利御守 ^__^

由 debby 發表於 January 25, 2004 11:58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